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界笼 > 正文
第一章:圆桌会议
作者:海上塔  |  字数:3557  |  更新时间:2019-11-05 10:29:11 全文阅读

“准备的如何?”

古朴的大殿中,围绕圆桌而坐的六人中一个身穿麻衣的老人严肃地问道。

“九十九个天然小世界已经凝炼为一个世界了,一切都准备妥当”身穿火红色神袍的老者说道,

“不,还差一步”麻衣老人接着说道,“这还不够,还需要最后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界主,真的非这么做不可吗?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这样做您会……”身穿水蓝色神袍的老者话还没说完就被麻衣老者打断,

麻衣老者继续道:“不用再说了,那魔修实力太强,如今怕是伤势已然痊愈,若再不阻止,必后患无穷,只能也必须用那个秘术了,不然这将会是我五行神界的大劫难”气氛骤然变得更加肃穆。

这时身穿土黄色神袍的老人开口道:“界主可知那魔修的来历?且听那魔修而言外界除了我五行神界还有其他的神界?”

麻衣老者无奈地说道:“你们晋升神界时间稍短,不知神界的经历。先祖曾有只言片语传下,说我们的神界曾遭受过外界的攻击,具体情况和结果都未曾言明,后来我翻阅了神界所有的古籍,发现先祖所言的那场大战并没有被记载,而且古籍记载在时间上也出现了断层,想必是那时的记载尽毁于那场大战中。至于那魔修的出处我并不明了。”说完麻衣老者便摇了摇头,

接着转头问向圆桌边上的青绿色神袍老者:“那魔修目前身在何处,可有消息?”

身穿青绿色神袍的老者开口道“那魔修行踪不定,而且气息独特,我的木属性神力沟通整个神界植株都无法寻得”。

身穿金黄色神袍的老者接过话头,就问道“界主,那页神纸究竟有何作用,为何那魔修不惜得罪我五行神界也要留下那神纸?”

麻衣老者迟疑一番,开口道:“那页神纸是先祖们遗留下来的,并没有直明其作用。我研究数年后发现那页神纸似乎是关于神魂修炼,具体怎样修炼我没有得到任何的门径,但可以确定地是神纸对那魔修很重要,且那魔修知道神纸的来历。那魔修破界而来估计就是为了这页神纸,但破界可不是随便的事,从交手过程中可看出破界反噬让他受了不轻的伤,且那魔修体质特殊极为强悍,不然的话以我们几个不会留不住他。”

麻衣老者叹一口气后,继续道:“今天的会议就先到此结束吧,密切关注那魔修动向,我有预感那魔修接下来会有大动作,待我做完最后一步,就去除掉这个不稳定因素。”

接着麻衣老者示意火红色神袍老者,火红色神袍老者立即双手结印,磅礴的火焰神力涌出,火焰深处浮现一颗珠子,紧接着麻衣老者身影消散进入珠子之中。

周围五位老者互相点头示意,火红色神袍老者用神力将珠子托于圆桌之上,圆桌光芒大起,显现图案,赫然是整个五行神界,珠子位于桌面中心,缓缓转动,忽亮忽暗散发着神性的光芒。五位老者依次围绕着桌子席地而坐,浩瀚神力不断涌出,金、木、水、火、土,分明五种属性,五行神力在五位老者的催动下不断演化,逐渐形成一个五行大阵。

…………

那天,随着咔嚓一声,似是什么破裂了。很快一道身影浮现在声音响起之地,那道身影浑身没有半点神力波动,在普通人看来就是一位身穿麻衣的普通老人。

老者看向那处声响之地,一道道裂缝清晰可见,紧接着五位老者身影也出现在此,那道道裂缝自然也被看到,其中便有人问道:“这裂缝?发生了什么事?”

麻衣老者说道:“有外来者进入。神界界壁一直以来都有禁锢,数万年来没有人进来,我们也无法出去。如今有人打破禁锢进入神界,不知是好是坏,而且这禁锢还不断地在修复”

突然间麻衣老者抬头说道:“不好,神殿有人闯入”。随即身影消失便赶往神殿,五位老者紧接着消失。

神殿前一个身着黑色衣袍的男子,手掌托着一页神纸,神纸上散发着淡淡的柔光。

见那男子眉如剑,眼如渊,黑发无风自动,衣摆缓缓摇曳,男子嘴角微提,颇具一番谦谦君子而又带着些许邪魅的模样,男子抬头便看到了麻衣老者,轻轻说道:“来了吗?这么慢啊,看来这五行神界的人修为不怎么样啊,正好可以活动活动”

麻衣老者看着黑衣男子说道:“你就是那个进入我五行神界的人?放下神纸,速速离去,我神界且可既往不咎”,老者从黑衣男子身上感受到强烈的威胁,不敢轻举妄动。

另外五位老者接着也出现在此,看到此景身上立即释放出骇人的气势,向黑衣男子压过去,场面剑拔弩张。

黑衣男子不以为然,面色不变,跟之前一样轻松。感受到五位老者的敌意揶揄地说道:“好歹我也是客人,五行神界的人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真是让人很失望啊”

麻衣老者并没有理睬黑衣男子的话,说道:“阁下手中是我神殿之宝物,阁下行这般盗窃之事不有失强者颜面吗?”

黑衣男子随即大笑道:“既然是宝物,那么就是能者居之,自己实力弱守不住,怪得了别人吗?至于颜面嘛……” 说到后面黑衣男子一脸古怪。

麻衣老者黑衣男子这般便说道:“阁下若是如此没脸没皮,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动手!”

六人一起动手,麻衣老者手中出现一方印,朝那黑衣男子压下去,印章散发着古朴的气息,通过印章似是能够遥想到那番古老的岁月。

身穿金色神袍的老人手中出现一把神剑,神剑通体金黄,紧接着劈出一道剑气,金黄色的剑气散发着惊人的气势,似是要将这片天给劈开。

水蓝色神袍的老者双手打出一叠浪,火红色神袍老者双手荡开一片火海,一水一火不仅没有发生排斥反而形成互补之势,威能倍增。蓝色红色神力不断交织形成绚丽的大河席卷全场。

土黄色老者使出大地之土之神力限制黑衣男子的行动,青绿色神袍老者借助土之势挥手成林进行藤蔓缠绕,于土黄色神袍老者一样是限制法术。

见那黑衣男子依旧面不改色,有条不紊地应付。

黑衣男子抬起左手,以血肉之躯抵挡那方印章的下压,右手一拳怼向火海叠浪,任由那剑气在身边肆掠纵横,那限制法术对黑衣男子没有起到半点作用。

黑衣男子趁机嘲讽到:“你们就这点本事吗,连给我挠痒痒的资格都不够,”看到嘲讽对六人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黑衣男子心中暗骂一句无趣。继续应付着,虽然嘴上这般说着但没有丝毫马虎。

六人见奈何不得就不再试探,纷纷使出真本事。麻衣老者双手结印,只见那方印章逐渐变大,气息更加恢宏古朴,印章上的神龙图案仿佛活了一般,在印章上不断地变化,下一刻似乎要冲出印章的束缚,直面扑向那黑衣外人,金色神袍老者单手握剑,没有什么漂亮的剑花,只是两个简单的动作,一个十字剑斩劈向黑衣外人,水蓝色神袍老者和火红色神袍老者身后分别浮现一具共工,祝融神像,神像巨大且表面浮动着古朴无华光芒,两神像齐齐一拳轰向黑夜外人,土黄色神袍老者一招大地崩坏震动整个地面,青绿色神袍老者召出一把木制弯弓,一支木箭应弦而发,携带着呼啸的狂风,可见这只箭的可怕。

黑衣外人此刻不见之前的那般,身前结出一朵黑色莲花抵挡着直面而来的各种攻击,黑莲缓缓旋转吞吐着庞大的魔气。

六人见此皆皱起眉头,六人从未感受过如此纯粹的魔气,六人心中各有了定论,此人魔修,且修魔不受魔气控制。像在五行神界,入魔之人心智不清,滥杀无辜,有修魔之人用人的气血来修炼,魔修与入魔之人在五行神界一直被敌对,此时这黑衣男子在六位老者的心中已经属于必杀之人。

黑衣外人不断地输出着魔气,黑莲面对着各种攻击似乎有些支持不住,黑莲表面的光芒黯淡了许多,突然被牵动伤势的黑衣男子一口逆血喷出,麻衣老者见状说道:“想必阁下击破界壁时遭受到极大的反噬吧,若是阁下就此罢手,我们可以既往不咎,若是阁下一味地冒犯我神殿,那么此时此地就是阁下的葬身之地。”

黑衣男子挺起身来吐出一口血道:“如若不是遭到反噬,本皇岂是你们几个伪神能够伤地着,更何况是五个低阶伪神一个中阶伪神”,

麻衣老者和另外的五位老者皆被黑衣外人的话给听愣神了,什么伪神,什么低阶,中阶。

麻衣老者忽然大喊道:“别听信他,他是想让我们分神,趁机逃跑”黑衣外人见此哈哈哈:“忘记告诉你们了,你们知道你们这里为什么会有禁锢吗,你们的先祖为了你们的伪神界不被外界吞并,采取封印之术封印了整个伪神界,所以你们只是一些关在笼子里面的鼠目寸光的人”

黑衣男子见六人愣神之际施展神通迅速遁走,离开之际还嘲笑到:“真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人,本皇就先走一步了”,此时六人才回过神来,见那人已然不见踪影,无法追上,纷纷看向界主问:“界主,那人说的有几分可信?”

麻衣老者摇摇头道:“不太清楚,但当务之急是得追到那人,不然的话,那人必然会残害我神界生灵为己疗伤,况且那页神纸也要夺回来,那是我神殿之宝。”几位老者纷纷点头。

黑衣男子此时逃到了五行神界下的一个叫作神州大陆的地方,在神州大陆万重山的一个山洞中,暗自嘀咕道:“那为首老家伙不愧是界主倒是有点本事,想必快要进阶高阶伪神了,那五个五行神殿殿主就差了点,虽然受了伤,倒是无碍,可算是让我找到你了,魂诀”,洞中浮现出三页纸,一页散发着黄色柔光,如同蜡烛灯火一般,一页散发着黑色光芒,黑芒给人的感觉十分可怕 ,黑衣外人眼睛盯着这三页纸,脸上喜形如色,嘴都快裂到耳朵根了,说道:“找了这么久总算是找齐你们三个了,体,技,魂,待本皇返回之际,即是神魔界颠覆之时。不过此刻还得治疗伤势,找那六个老匹夫算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