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度低山 > 正文
第一章 重识城市
作者:竹壳儿  |  字数:16649  |  更新时间:2019-10-23 13:47:41 全文阅读

唐森,33岁,坐在城里的一个公园里。

拿着面包屑喂鸽子,他第一次认识到活了这么大,第一次可以这么轻松地看看天上的云朵

看看周围的行人,对着公园里的小猫发呆。

小雨淅淅沥沥,唐森一点不想离开,周围的人都散去,浸湿了衣衫,他感觉还不错。

大概在半年前,是另外一个样子。

也是一个雨天,唐森从家里出来,他来不及看天空,看行人,匆匆忙忙赶时间

担心泥水会溅湿裤腿,匆忙中脚步还很轻。

出家门,下地铁,从subway随便买点东西,拿在手里,挤进地铁。

出了地铁,还有一段路,外面依然在下雨,撑着伞,来到写字楼。

楼下拥挤,一批又一批,才轮到能挤上去程度。

上到楼上打卡,一次又一次,只有语音提示“指纹无法识别”

两个实习女生说着笑着走过来,唐森让到一边“你们先”

等她们走了唐森继续对着打卡机使劲。

小倩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过来。

唐森让到一边“你先”

小倩打完卡,手机都没放下,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表示打招呼。

袁天娇随后到。

唐森继续发扬风格“你先”

袁天娇嘲讽地看着他“固执,早告诉你换个指头录指纹,你不听。你握笔时间太长,指纹都磨模糊了。”

唐森自己觉得很幽默地道:“不用,我觉得人活着得有所坚持。”

唐森走进去,坐下,看到公司里的一对情侣,还有张东方早就到了。

唐森坐下后,看看桌子上,

立刻又站了起来,道:“为什么这个项目还在我这里?这几天就没人接吗?”

旁边的情侣档,小琳头都不抬道:“老板说了,咳咳。。”小琳清了清嗓子,“逃避工作,逃避工作,

以为请几天假就可以把工作推给别人吗?工作态度呢?”

小莫道:“这工程非唐森不可了,谁都不要插手。”

唐森拿起桌子上的那堆纸,冲进了经理室。

经理:“休了两天班,过得不错吧?”

唐森:“不错。”“我想问,这个项目为什么还在我这里?”

经理:“你不在,投资方来过好几趟,指名要叫你,我也没有办法。”

唐森:“小倩不行吗?她不是万事通吗?还有她做不到的事情。”

经理:“小倩不行,小倩有小倩的工作。不过,你终于承认小倩能力比你强了?你进步了,唐森。本来,你

休了两天班,该扣一个星期的工资,这样,只扣你五天的好了。”

唐森:“哪里有这样的规定?这是霸王条款。郑斐一个月就没来过几天,怎么不扣他的?”

经理:“不要跟别人比,因人而异的。”

唐森回到座位,听到小莫和小琳在笑。

小琳道:“我赢了,今天晚上你请。”

小莫冲唐森道:“投资方来找过你好几次。”

唐森道:“是吗?”

小琳拉长时间道:“是的。”

投资方是个肥婆,名字叫如花。

唐森不在的时候,她确实来过几次。

不打招呼地闯进来,没把自己当外人。

如花在张东方那里看了看,张东方一贯是苦瓜脸忙碌着,

如花觉得无趣,就拽了把椅子,坐在了小倩旁边,

小倩正在自顾自地打电话:“对,昨天他对我表白了,

他说他想对我说三个字,我说,你说吧,他半天没动静,我听到他哭了。

这种事情我遇见的多了,每天都有人给我表白,我不能都同意吧。你那有青年才俊?

介绍给我认识,给他说啊,让他请咱俩吃饭。。。”

如花在旁边坐了一会,对小倩道:“给我倒杯水。”

小倩自顾自打电话。

如花大声道:“给我倒杯水。”

小倩抬头道:“我不负责接待,白秘书呢?白冰,白冰,客户来了。”

白冰应声而出,满脸堆笑,道:“进来,进来,老板在,里面来。”

如花回头对着小倩道:“这是你们公司的人吗?招的什么员工啊,把她辞了。”

老板推门出来道:“贵客,贵客。那是小倩,我们这里的业务骨干。”

如花不满地进屋去。

小倩站起身来,电话在手,声音高了几度,

“怎么了?来了一个疯子。就是说,只要认识我的人,说到我,

谁不说我,小倩多好啊。谁能跟小倩吵起来啊。那个疯子你知道她说我什么吗?

没事,就一肥婆,我没放在心上。”

说着小倩拿着电话走出去。

小琳道:“我每次听到她自吹自擂说什么,我认识的人都说我,小倩多好啊,

我就头皮发痒。不就是自己吹自己吗?就她那样的,

别人夸她,小倩多好?您能告诉我具体有多好吗?”

小莫道:“没人夸还不让她自己夸夸自己过瘾?说实话,我听着头皮也发痒,晚上回去好好洗洗。

小声点,别让她听见。她要是到老板那告状,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唐森开始忙碌。

张东方发文件过来。

唐森接了,

张东方,写道:“我做的,我给公司给个人都发了一份,

你也帮我看看,有没有问题。”

唐森看了看,

“不会有问题的。”

张东方是这个公司的元老,

是最早进入这个公司的员工之一。

每天早来晚走。

桌子上放着一本很厚的行业规则,头几页都翻破了,后面的还没翻到。

我确定,无论他在这个公司呆多少年,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是什么地方,周围人在做什么。

两个实习生来到小倩旁边,

拿着张纸道:“这是你让我们做的,我们主要修改了这里,这里

我们还增加了这一块,画圈的地方是我们做的。我们电子版的发给你。”

小倩低头打着电话,道“等会,等会。”

“我们想说明一下,我们这样修改是因为。。。”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们放那里吧。”

两个实习生离开。

这两个实习生来的那天,正是唐森为了月底工资找老板理论,

和一个员工离职的时候。

唐森:“哪里会有这种破规定?迟到扣整天的钱?底薪按的是城市最低工资标准,

为什么底薪这么低了,扣钱这么大方?太没有道理了,这不公平。”

离职者:“这是什么规定?不到年底离职的,这年的提成全都不给。不把离职报告写好,

不给结算扣发的第一个月工资和这个月的工资。这不是把人欺负到干不下去,辞职还得给你们写表扬信吗?”

老板:“就是这样,这规定是我定的,在这里就是这种规定。要不你们就走人,工钱就不结算了。”

离职者:“算了,我不要了,我走了。”

老板:“好,这就对了。要是有空可以回来看看同事,聊聊天。”

离职者走到门口:“呸!”

老板一副很装的样子:“这人没有素养,到哪里都混不下去的。”

唐森:“老板,这种规定不对,这不公平。”

老板:“你跟我谈公平?上天对我公平吗?我怎么对你们公平?这社会哪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

两个实习者进来:“你好,我们是来实习的,之前发过简历。”

老板:“欢迎,欢迎,白冰,带他们去那两个座位。”

白冰带着两个实习生出去。

老板开始对唐森进行教育:“你看看窗户外头,对面工地搬砖头的,

你再看看走廊上做保洁的,你再看看你,这是份体面的工作,你得珍惜。

你算过没有,我们这里一天的租金是多少?你们的电脑,一天耗电多少?

你们一天的工资是多少?你一天给我带来的效益是多少?你对得起坐在那里给你的工资吗?”

白冰进来:“都安排好了。”

老板喜笑颜开:“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求职吗?就一个月工资两千的职位,你看这一堆,

都是简历。白冰,把订书钉启下来,让他们先用这些背面,节约用纸。”

老板推门出来,喊道:“小倩。”

小倩放下手机,站起来。

老板走到旁边,小倩半个屁股坐在桌子上,

笑颜如花看着老板。

老板赞叹道:“小倩就是小倩,可惜了,这么好的才能。

可惜了,可惜是个女的,啧啧。。。业务能力特别强,做事情从来不会出错。”

小倩骄傲地笑着。

老板:“上次我让你查的关于JFU的资料,你查了没有?”

小琳在旁边低声道:“唐森那里有。”

小倩自顾自表情认真地走过去,在唐森桌子上翻找,

“你桌子怎么这么乱?垃圾堆吗?”

“要什么,我帮你找。”

“不用,只要你有,我肯定能找到,你忙你的。”

找到后交上,

老板赞叹:“小倩就是小倩。”

老板道:“大家努力干活,不要在意钱多钱少.要是说起钱 ,

我们这个公司,只要你有能力能拉来项目能给我增加收益,

你们猜最高的年薪最多会是多少?猜,往高处猜。”

小琳叫:“一百万。”

老板摇头。

小莫叫:“一千万。”

老板摇头。

老板道:“上不封顶,一个亿都有可能。只要你有本事,赚多少,我给你们多少。”

员工拍手。

老板道:“大家好好干,咱们公司有的是机会。今天晚上在公司加班的有谁,报上名。”

小莫喊:“小琳。”

小琳喊:“小莫。”

张东方举手。

唐森举手。

唐森噼里啪啦地敲着电脑,一直到下午下班。

老板出来,提着包,道:“熬夜加班的,过几个小时,把电脑关一会,

用了一天了,别把电脑烧坏了。”

听到加班,小琳和小莫特别兴奋,换了拖鞋,抱着抱枕,露出一种特别愉悦的笑容。

袁天娇关了电脑起身走。

老板把屋里用不到的几个灯关了。

走到门口,袁天娇冲着老板打招呼“老板”

老板“走啊,袁老板”

袁天娇笑。

小倩也离开。

小倩看见他俩道“老板”“袁老板”

大家都叫他袁老板的当然不是公司的老板,

他只是跟唐森一样的公司员工。

但是他是所有人嘴里的能人,

听说他有亲戚是省里 市里的领导,

有各种门路,能打通各种关系,

能搞到各种项目,这个公司现在在做的项目中,

百分之八九十,是他给拉来的。

但是他长得一点都不像个有背景的人,很像个木匠。

这不是我说的,所有同事都这么认为。

唐森经常在公司里揽生意,

问大家“我有项目,谁愿意做点私活,多赚点钱?”

当然是在老板不在的时候。

小倩经常是积极相应的,凑到旁边,笑得特别甜蜜,

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选定一个,转手给她深不可测的

关系网里的什么人。

老板走的时候,会把不需要的灯都关掉。

室内稍微暗了一些,更有加班的感觉。

整个城市也慢慢暗了下来。

唐森有些疲惫。

回头看看。

张东方正在忙碌着。

小琳在找寻什么,

推开椅子,满地搜索。

小莫道:“找到没有?”

小琳道:“没有。”

小莫道:“不就是上次我们逛街买的那枚戒指吗,

值不了十块钱,再给你买个。”

小琳“不行,就要那个。”

小琳抬起身,拿起一个盒子,递给小莫

:“我做的,你吃了吧。”

小莫打开。

“不能吃,我妈知道了会伤心的。”

唐森保存了一下,

关了电脑,

走到门口道:“我走了,再见。”

小琳道:“再见”

小莫道:“bye bye ”

赶上末班的地铁,唐森回到家。

桌上有饭菜,盖着碗。

清清道:“吃饭吗?”

唐森道:“吃过了。”

进屋,关上门,唐森倒了杯咖啡,

继续对着电脑使劲。

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会,

起来继续对着电脑使劲。

天刚亮,唐森提起包就走。

找了一家超市,买了面包。

收银员结账,卡纸。

唐森有些不耐烦。

唐森开始对别人洗脑,他所受过的洗脑课程,

“你知道时间意味着什么吗?时间对你意味着什么?

也许你觉得时间就是用来消遣的,想方设法把时间浪费掉。

你知道时间对于别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盖茨一小时大约赚45万美元,

折合人民币约307万元,

每分钟大约赚5万;有人算过,如果有一块钱在地上,

他不会弯腰去捡一元钱,弯腰的那一瞬,赚的钱可比捡的这一元钱多了。”

终于好了,收银员把凭条和面包放在塑料袋里,

又拿起旁边的“满二十元赠抽纸一包”,

放了包抽纸在袋子里。

唐森有些气愤“我说这些不是找你要包抽纸。”

收银员看着他。

唐森愤愤离开。

唐森就是这样每个月拿着比工地搬砖头,写字楼做保洁还低的底薪,

听着从来没拿到过手的一百万,一千万,一个亿。

讨论着中国富豪,世界富豪。

奔波在家和写字楼。

唐森上楼 打卡,

进屋,

只有张东方在。

张东方的上班时间对于唐森永远都是个迷。

唐森曾经提前半小时到公司,张东方在。

唐森曾经提前一小时到公司,张东方在。

唐森曾经提前一个半小时到公司,张东方在。

唐森曾问过:“你是不是昨天没走啊?”

张东方:“不是,我早来的。”

张东方的存在使得唐森想诉苦喊冤都不能,

唐森走的不是最晚,来的不是最早。

唐森接了杯水,

拿了抹布擦了擦自己桌子,

又擦了擦前面的桌子。

唐森前面的桌子是空着的,

唐森刚来到这公司的时候一度以为前面没人。

直到有一次他因为公司规定跟老板发生了一次争吵,

才知道这个人是活着的。

“这个公司有问题。”

“不是这个公司有问题,是你有问题。

我们这个公司开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员工也不是一个两个,

怎么就你觉得有问题?

你说说你,

论给公司带来项目,带来业绩,你比不了袁天娇吧?

看这些,都是他给公司拉来的项目。

论学历背景,你比不了郑斐。。。”

“谁?”

“郑斐。”

“咱公司有这个人吗?我来公司时间也不短了,

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为了糊弄我,现加的?”

“怎么没有呢?你前面那个座位,不就是吗?”

“我还以为那人死了,就留一照片呢。”

“跟你说,跟他比不了吧,他是海外留学回来的,

不经常来上班是真的,但是,不要跟他比。”

“好吧。”

“我接着说,论工作能力,你比不了小倩。论勤奋,

你比不了张东方。论给公司活跃气氛,你比不了小琳和小莫。

论薪酬低,你比不了实习生。

你谁都比不了,还不快去努力?”

郑斐桌子上放着个盆景,摆着张照片。

唐森浇浇水,擦擦桌子,就开始自己的工作。

员工陆陆续续来公司了。

下午时候,如花来到公司。

唐森很怕,但是表面上装出无所谓的样子。

唐森知道,如花正在表情妩媚地朝这边看。

唐森故作镇静,假装不知。

过了一会危机自动解除了,如花跟老板聊了一会,

自觉地离开了,唐森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又到了晚上加班的时候,

公司里只剩下小琳和小莫在互相传着图。

张东方在忙碌着。

这天袁天娇也没有走。

他走到唐森的桌子旁边,道

:“忙着呢?”

唐森道:“是啊,没忙完,被自愿义务加班。”

“给你个赚钱的机会要不要?”

唐森保存了一下,站起身来,道:

“等会,我先去趟厕所。”

袁天骄伸手相拦:

“钱重要?你重要?”

唐森道:“我重要。”

袁天骄无奈道:“那你去吧。”

唐森回来,袁天骄还在。

袁天骄道:“想不想接私活,多赚点钱?

知道你策划做得不错,我有个项目,越过老板这一层,

你赚点,我赚点,怎么样?”

“上班也不是只为了赚钱,老板不是说嘛,不要在乎钱多钱少。”

唐森回到家,正要推门进屋,

继续对着电脑使劲,

想起自己很久没跟清清认真谈谈了。

唐森找到清清,道:“我觉得我们应该谈一谈。”

清清道:“好的,说吧。”

唐森嘴巴张开又闭上,道:“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

唐森第二天早上,跟清清一起吃早餐。

清清道:“今天还要去加班吗?”

唐森道:“从早忙到晚,节假日无休。”

唐森看到桌子上有张纸,拿来看,见是一张广告彩页。

唐森看了看内容,皱了眉头道:“什么意思?”

清清道:“没什么啊,插在门上,我拿进来的。”

唐森道:“我不吃了。”

匆匆去加班了。

清清是唐森的妻子,

商场里一名售货员。

在唐森眼里,一个很落后的女人。

如果唐森想成为龙,清清恐怕甘愿一辈子想当条虫,

还是个可怜虫,并且自己觉得自己很快乐。

唐森觉得清清的头脑很简单,

别人最多是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清清则是被人卖了,不光替人数钱,

还替人省钱,甚至还考虑替人赚钱的那种。

更雪上加霜的是,清清有个闺蜜,

一个能够在任何时候,把任何事情搅浑的人才。

星期六的下午,唐森放弃了晚上继续加班,

回到了家里吃饭。

清清道:“你那份工作不好,要不就不要做。

同样类型的公司在这个城市有几万家,几十万家。

没必要卯足了劲去适应这么一家为了钱没底线的公司。

再不行,你就跟我一样,去当个售货员。

钱多点少点无所谓,顶多就是少吃点肉,多吃点菜,

少买两件衣服,少出趟门。”

唐森道:“我就是觉得你太单纯,太内向,

没见过世面,特别像从偏远农村山区来的。

你看看你周围的女人,你觉不觉得她们很酷?

她们活得很精彩?”

清清想了想,摇了摇头。

晚上,唐森对着电脑使劲,

唐森想了想清清,他觉得清清很可怜,

唐森很多次试图说服清清

“猪也是活一辈子,人也是活一辈子”

唐森想告诉她,虽然都是一辈子,但是差距很大。

唐森想强调的是“要当人,不能当猪”

但是看清清那个表情,他觉得清清理解肯定是,

“都是一辈子”

反正都是一辈子,再厉害又能怎样?

星期天的早上,清清开始忙着做早饭。

唐森突然脑子一热,拉住清清道:“

别做了,出去吃,顺便去逛逛街。”

清清立刻听话地停下,换衣服出门。

唐森的记忆中,清清从来不发脾气。

唐森当初选老婆的时候,不是没有别的选择。

甚至更漂亮的,学历更高的,家境更好的,都有。

清清也很奇怪地问过唐森,“为什么会选择我?”

唐森的回答是:“你是贤妻良母型的,我要的就是你这样的。”

清清很满意这个答案。所以唐森一直把它作为标准答案来应对清清。

什么是贤妻良母型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标准,在唐森看来,

这个问题其实很俗。就是唐森能应付得了,在别的女人看来给得太少的时候,

清清已经觉得给得太多了。别的女人因为太少而发脾气的时候,清清已经在

幸福地欢呼雀跃了。清清是个特别容易满足的女人。

就像现在,因为一起出门吃个饭,清清在一边幸福着露着笑容。

换成别的女人,每天西餐厅说不定都得闹情绪。

结实 耐用 容易维护,这是唐森这种在这个城市苦苦挣扎生存的男人最需要的。

“我闺蜜说我穿这件好看,显身材,你觉得呢?唐森。”

“我觉得挺好,你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上次那件挺素净的也不错,感觉特别好。

鲜艳点的也不错,上次你穿那件,吓了我一跳,真好看。”

“那件是打折的,很便宜的。当时我都不想买,结果穿了你说好看。”

两个人说着,走着。看到路中间站着小倩。

小倩提着袋子,前后左右晃,嘻皮笑脸地对唐森道:“

我看你两只手空着。”

唐森接过袋子,道:

“我两只脚也空着。”

唐森抬起脚示意。

于是三人结伴而行,

小倩在一旁,一会挺胸,一会前仰,

带着特欢实的笑容。

唐森介绍道:“我们公司的女强人,

从来不犯错,能力特别强。”

小倩谦虚道:“也不能说从来不犯错,

只能说基本上没错过。”

“你好”

“你好”

两人握手。

唐森问道:“我们去吃饭,一起吗?”

小倩笑道:“既然你邀请了,我就勉为其难跟着吧。”

唐森和清清一愣。

三人一起吃饭。

小倩特别热情,让完唐森,让清清。

“我给你夹菜。”

“你也吃啊,愣着干什么?”

“多吃,多吃。”

尴尬艰难地吃完饭,一起下楼。

小倩道:“我觉得我给你们带来不少欢乐,虽然我平时挺忙的,要是你们想再叫着我一起逛街吃饭,

我可以牺牲个人时间陪着你们。”

唐森道:“一定,一定叫着你。”

清清道:“一定。”

小倩跟二人道别。

唐森和清清往回走,两个人都不说话。

快到门口,清清道:“这顿饭吃得特别堵”

唐森道:“你以为我想啊,这不碰上了吗?”

清清道:“你们公司人都这样吗?”

唐森想了想,道:“也不是。”

唐森道:“我去加班了。”

清清道:“我今天是下午班,一会我也走。”

唐森加班到很晚,坐着末班地铁,回到家门口。

唐森停下来,他觉得自己很喜欢现在的感觉。

晚上,路上行人稀少,周围很安静。

这种时候,他忘记了白天单位上的同事 领导,

觉得他们很遥远,遥远到像是不存在。

家就在眼前,却不想进去。

似乎整个世界都只有他一个人,

身心自由的时刻只有现在,

一天能放松下来的时候,只有现在。

所有的烦恼都在安静的深夜被抛在脑后。

唐森停留了片刻,还是走进了家门,

清清已经睡下了,桌上留了饭,扣着碗。

唐森推开门,进了屋,继续对着电脑使劲。

早上一切如故,唐森去上班。

这是飞来横祸的一天,上班后没多久,

白冰出来,笑着对唐森道:“老板让你过来一下。”

唐森去了老板的办公室。

老板道:“唐森,你准备一下,明天你和投资方去下现场。

公司的司机开车,把你们带过去,明天一早出发。”

老板拿了几张纸道:“这些你先看看。”

唐森道:“老板,这活我接不了。”

老板道:“这活你接不了,你能干什么?”

唐森道:“老板,你说得对,不要在乎钱多钱少,

我就按我的本事吃饭。我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多少赚多少钱。”

老板露出奸诈的微笑道:“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你做不了?对不起,你走人。

我们这里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养闲人。觉得自己委屈,好,我们这座小庙供不起你这尊

大佛。把离职报告写好,交过来,把押你的第一个月工资和这月工资给你结了。我也不拦你。”

唐森犹豫了一会,抓起那几张纸离开。

唐森坐在自己座位上想了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自己去找老板理论,绝对是世上最愚蠢的事情。

每次遇到不合理的事情去找老板要个说法,

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这件事继续不合理,并且老板把自己打击一番。

唐森觉得自己距离忍气吞声,逆来顺受越来越近了。

这天坐在唐森前面的同事出现了,

唐森道:“来了啊。”

郑斐转身笑道:“同事是吧?”

“我叫唐森,上次介绍过的。”

“我郑斐。”

“我知道”

“脸上起了个痘,真不想让你们看见。很烦恼。”郑斐指着脸上一个不明显的凸起道。

“你不说还真注意不到。”唐森看了看。

小倩看到,满脸堆笑地跑过来拉郑斐的胳膊,“郑斐,稀客稀客。”

郑斐笑。

“你上我这来看看,公司的几个项目。”

小倩打开几个文件,滚动鼠标,翻看。

“这个是我在现场拍的,这里,都拍模糊了。”小倩指着,笑得很嗨。

郑斐陪着笑。

“这个最好,我找了资料,改了改。”小倩接着开始笑。

郑斐陪着笑。

两个实习生见小倩这会工作热情高涨,也赶了过来。

“这是按你的要求修改后的。”

小倩笑着停不下来“等会,等会,放这。”

嘻嘻哈哈了一阵,郑斐往自己座位走。

半路被袁天骄拦下:“我有私活,有没有兴趣?”

郑斐道:“我要想工作,还愁没机会?”

郑斐回到桌子上收拾了一下,打开电脑,上了会网。

起身,关机,回头对唐森道:“我约了牙医,下午两点。

若是老板问起来,这是医院开的病假条。”

唐森道:“好不容易来一回,不多坐会?”

郑斐道:“回见。”

郑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小琳道:“每次都是,说他脸上起了个痘,变丑了。”

小莫道:“长得不好看也不能把责任都推到那颗痘身上啊。”

小琳道:“就是,一颗痘能有多大作用。”

小莫道:“你说他是怎么买通牙医的?每次都给他开病假条?”

小琳道:“他家本来就有钱,说不定牙科就是他家开的。”

唐森这天下午没有加班,跟随着小倩 袁天骄一起离开公司。

唐森道:“袁老板”袁天骄点头。

唐森道“小倩”小倩举着电话,拍拍唐森的肩笑笑,表示打招呼。

电梯到了,三人上了电梯。

小倩在打电话:“论相貌我比她好,论气质她比不了我,论能力我比她强,

论家庭背景我比她有钱。我就得找人打他们一顿,上她家门上踹两脚,拿猴皮筋砸她家玻璃。”

唐森回到家,跟清清一起吃饭,

“公司派我出公差,要走几天。”

“嗯。”清清点头。

“你一个人在家可以吗?”

“嗯。”清清点头。

“你别光说‘嗯’啊,你怎么想的,你得告诉我,

我才能踏实啊。”

“那你路上小心,多带衣服,别受凉。

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清清道。

“好吧。”唐森道。

唐森之所以喜欢清清,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

清清不多事,不多话,平时最常见的状态是微笑。

唐森对于那种张牙舞爪,特别强势的女人,完全招架不来。

结婚几年以后,唐森又觉得清清有些太没话,太没事了。

清清到底怎么想的,唐森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头绪。

她究竟需要什么,她对自己的满意程度,仅从她始终如一的微笑上,

什么都看不出来。

次日,唐森跟如花坐在公司车的后排,

前面司机全神贯注开着车。

如花看上去很愉悦,不时看唐森几眼。

唐森第一次遇到如花,是在某天下班以后,

老板叫着唐森 和小倩,

“小倩来,唐森不用加班了,

你们两个跟我去见投资方。”

也是公司的这辆车,唐森和小倩坐在车后排。

在酒席上,小倩不时起身敬酒。

被对方不好笑的笑话逗得前仰后合。

“来,喝个痛快。”

“喝个痛快,这酒杯太小啊。”

小倩笑得差点仰过去,背过气去。

对方没有被自己的幽默感逗乐,

反而被小倩夸张的笑逗乐了。

唐森笑不出来,对方有个性别不明显的女的,

她一直盯着唐森,眼神中含情。

唐森预感到不对,

唐森吃东西的时候,总觉得她在看自己。

似乎整桌只剩下两个人。

这是出事前的征兆 ,

如同乌云密布的天空,

极有可能下雨,

瞎子才看不出来。

车一直开到下午才到。

又是一顿宴请,接待方很热情。

晚饭很丰盛。

唐森被安排坐在如花的旁边。

如花道:“做这一行就有这点好处,吃的好。”

桌上上了海参和鲍鱼。

服务员端了盘子,一人一个小碗。

如花接了,递给唐森,示意唐森接过去。

唐森装傻,不接。

如花嗔怪着瞪了他一眼,放下。

酒席散了,唐森回到房间,

继续对着笔记本使劲。

清清下了晚班,跟闺蜜结伴而行。

闺蜜道:“你不给唐森接你?”

清清道:“唐森出差了。”

闺蜜道:“出去多久?”

清清道:“几天。”

闺蜜道:“几天?”

清清道:“我也不知道几天。”

闺蜜道:“你怎么不拦着他,或者跟着他?”

清清道:“我是嫁给他,又不是卖给他,我管这么多干什么?”

清清给唐森去了电话:“是我,忙着吗?”

唐森:“还行,刚吃完饭,写策划呢。你呢?”

清清:“我刚下班,在回去的路上,旁边是我闺蜜。”

唐森:“行,那你注意安全,保重。”

清清:“好,你也保重。”

唐森:“那,挂了。”

清清:“嗯,再见。”

闺蜜看着清清,表情严肃,很严重。

清清道:“怎么了?”

闺蜜道:“怎么了?我看你是真傻啊。我问你,

平时,你跟唐森走在一起,他走你左边,还是右边?”

清清道:“我想不起来了。”

闺蜜:“你仔细想。”

清清道:“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闺蜜道:“那好,我再问你,他每天拉不拉你手?

他多久抱你一次?他在别人面前怎么介绍你?”

清清道:“你别问我这些问题,我听到这些问题就想哭,

头特别大,特别疼。你问这些烦不烦?根本没有人会注意这些。”

闺蜜直接上手,一个指头顶清清脑袋,道:

“要不怎么说你傻呢?你男人要跑了!”

其实,对于清清来说,男人跑不跑这个问题,

远没有如何摆脱闺蜜无休止地纠缠来得重要。

但是有些话是不能说出口的。

闺蜜夸张无厘头又认真的表演,使得清清无法拒绝也无法反驳。

看到清清被吓住了,闺蜜显然受到了鼓舞,

乘胜追击:“你听我说,我能帮你。

这世上没有坏男人,如果夫妻感情出了问题,问题肯定在于女人。

女人不在自己男人身上用心,不动脑子。

世上没有缺乏魅力的女人,没有犯错的男人,只有你这样的女人。”

“该做的我都做了,不该我做的我也不做。”

“问题就在这里,我问你,你们家窗帘多久换一次?

桌布多久换一次?图案适不适合夫妻培养感情?桌子上有没有经常

更换的鲜花?各种床单被套,你有没有问过唐森他喜欢什么格调,花色?”

只要到了这里,清清知道在劫难逃了,“窗帘又没有破,桌布有一块就行了。”

“错,你错了。你知道别的夫妻是怎么过的吗?为什么别人夫妻都这么甜蜜?

为什么你跟唐森没有?你想过没有?”

清清知道自己躲不过了,非得做点什么才能让闺蜜停止,

否则这种攻击可能持续数天,甚至几个月。

清清的做法是,闺蜜要求是十,她做到二或者三,

然后痛快地表示自己愚笨不如她,做不了这么好。

好让她住嘴,结束这次没事找事。

让她很有成就感地准备下次继续对清清发起进攻。

唐森那里忙碌着,听到敲门声。

“请进,门没关。”

如花进来,道:“我来了解下,策划案怎么样了?”

唐森道:“我还正在改进。”

如花来到边上,拿起策划书看。

唐森道“我用的西游记第五十五回 ,作为策划方案的主题。”

如花念道:“我枕剩衾闲何不睡?”伸手就去摸唐森的后背。

唐森道:“我头光服异怎相陪!”

如花往唐森身上贴,道:“我愿作前朝柳翠翠。”

唐森紧张道:“贫僧不是月庠黎。”

如花笑道:“我美若西施还袅娜。”

唐森念道:“我越王因此久埋尸。”

如花情绪高涨道:“御弟,你记得宁教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唐森有些意乱情迷,哆哆嗦嗦念道:“我的真阳为至宝,怎肯轻与你这粉骷髅。”

唐森听到门外有响声,脚步声,有人在屋外喊:“大晚上的,你们发出这么恶心的声音,

有没有公德啊?报警了啊!”

唐森慌忙出去解释:“我们也是公事,要不是为了公事,我们也不会大老远跑到这里来,

讨论策划案。”

解释了一会,终于作罢。唐森回屋,如花也回到自己房间。

这几天,唐森和如花几乎形影不离。

两个人算是并肩作战吧。

经常唐森拿着图纸苦恼的时候,

如花拍着后背表示安抚。

唐森假装不知。

就算在人多的时候,

接待方在场讨论事情的时候,

如花也偶尔会拍唐森的手,

表示下惊叹,或者同意。

唐森也默认了。

几天后的下午,唐森回到了公司。

跟老板汇报完之后,从办公室出来,

唐森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同事在窃窃私语。

袁天骄回头在跟他们说着什么。

小倩笑得前仰后合。

小琳和小莫在嘚啵嘚啵。

唐森坐下,很认真地对着他的项目使劲。

小琳道:“如花来找过好几次,这回好了,

两个人一出去好几天,还被投诉了。”

小莫道:“服务客户也是对的。”

唐森坐不住了,站起来大声说:“

你们脑子都想了些什么?你们就不能多想想工作吗?

我们绝对是干净的。你们都怎么了?这社会怎么了?”

办公室安静下来,没有人再说话。

唐森气愤不过,这天没有加班。

唐森这天回家比较早,走到楼下,

看到一个卖水果的,他觉得自己应该捎回家点东西。

于是要了二斤梨。

卖水果的拿起杆称要称。

唐森突然怒从心中起,道:“

现在哪里还有用杆秤的?你用台秤多好,数字显示的。

读起来也方便。杆秤早就被淘汰了。用杆秤称出来的准吗?

你知道你为什么是个卖水果的吗?因为你不会利用资源。很多成功人士

他们的起点并不比你高,但是钱到了他们手里,他们会用来做投资,

用来更新设备。你用来做什么了?买吃的穿的养家糊口?存起来?

如果你没有新的头脑,你永远都只是个卖水果的。”

卖水果的看着他:“我就是个卖水果的。”

唐森觉得他很可悲。

回到家里,饭已经做好。

唐森刚吃了两口,看了看家里,

明显是被改造过了。

唐森道:“这是怎么了?”

清清道:“没什么。”

唐森道:“你听到什么了吗?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什么了?”

清清道:“没有啊。”

唐森放下饭碗,推开门,继续对着他的电脑使劲。

唐森觉得很多时候他借口努力工作,拼搏事业,

其实是在逃避很多他讨厌的事情。

他讨厌周围这些人,看不惯周围这些事情,

而泡在工作里,可以忘却一切。

第二天,一切如故,唐森下班的时候,

老板说:“今天大家一起去KTV唱歌。”

在KTV里,小倩和两个实习生坐在一起,

两个实习生问道:“你衣服从哪买的?”

小倩道:“我们还是谈正事吧,你们有没有工作上的事情要问?”

“我们觉得你很漂亮,你衣服很漂亮。”

“也不是很漂亮,一般漂亮就行吧。”

小倩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她们:“

这个送给你们,从这家店买衣服打九五折。”

实习生接过去。“打九五折”“打折卡”“不是免费的。”

卡又被递了回去,道:“我们不要。”

“不要就算了。”

清清上晚班,下了晚班跟闺蜜一起回家。

“给唐森打电话。”

“为什么啊?”

“别问了,给唐森打电话。”

“清清,你在哪啊?我这里听不清楚。”

“我下班了,在回家的路上。你在哪啊。”

“我跟同事在KTV唱歌。”

“在KTV?”

闺蜜抢过电话,“我跟他说,你在哪个ktv?”

“我在13号路上这家。”

闺蜜挂断电话,对清清道:“走。”

唐森隐隐地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快应验了。

他看到清清黑着脸站在KTV 包厢的门口,

唐森瞬间很恼火。

清清站在门口不动。

唐森跟老板道了声:“今天家里有事,先走了。”

出了KTV,清清跟着他。

唐森一言不发,很是愤怒。

唐森跟清清两个人一言不发一直走到家门口。

清清伸手去拉他,唐森一把甩开。

清清又去拉,唐森怒气未消,

他看看清清,清清眼里含着泪。

唐森有些于心不忍。

如果可以,唐森曾经想,

一辈子看着清清那种没头脑地微笑,

不会为任何事情犯愁。

但是今天的事情,

唐森觉得无法容忍。

清清拉着他,不放手,

唐森再不忍心推开她,

唐森道:“你知道我从来不在家里谈工作的事情,

我也从来不在工作的时候讨论家里的事情,

我的原则是公私分明。

你来这里做什么?来查岗吗?

怕我跟别人在一起是吗?

如果我跟别人在一起了,

想瞒着你,你会知道吗?

如果我跟别人在一起了,

你就算发现了,你打算怎么做?”

清清看着他,眼泪流了下来,

唐森突然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不是她的错,:“

我真的很讨厌别人介入我们的私事,

如果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不能跟我谈,

需要别人跟我说。那么我们之间真的完了。”

唐森开门进屋,推开房门,躲在屋里。

唐森知道,清清在另一个屋里哭泣。

唐森开始后悔,自己有些反应过度。

自从结婚以后,他很少跟清清吵架。

这些年加起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结果一般是现在这样,清清在一边哭泣,

唐森开始懊恼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唐森对着笔记本使劲,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唐森知道现在无论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甚至会激化矛盾。

尤其是唐森很清楚,

每次吵架都跟这次一样,

唐森觉得自己才是对的,清清是错的。

唐森觉得清清这样表情不快地出现在自己同事面前,

很丢脸。

这会让同事和领导觉得唐森连家里的事情都搞不定。

这是唐森无法容忍。

唐森只能接受,清清和他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

夫妻和睦,两个人微笑地看着大家,接受赞叹,完美的情形。

第二天早上,唐森犹豫要不要去道歉。

这就是唐森的风格,他坚持认为自己是对的,

但是还是会去道歉。

唐森试了试,张不开口,

于是他决定去上班。

在公司里,唐森脑子里全是清清悲伤的脸。

心烦意乱地敲着键盘。

手机一阵嗡鸣,

短信中,显示唐森这个月的工资。

唐森用尽了他贫瘠的想象力,

也无法想象出老板怎样把钱扣到这个数字。

唐森已经不会再去找老板理论了。

后排两个实习生在兴奋着,

“这个月给了我五百块。”

“我要给家里打电话”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

唐森总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

在他眼里,这也不对,那也不对。

唐森以为,只要他是对的,他可以与整个世界为敌。

现在所有的想法都开始动摇,摇摇欲坠。

唐森定定地坐在那里,

旁边小倩正在打电话:“

我当你是我哥们,怎么?

不行啊?周末一起出去玩吧?

对了,有个男的老缠着我,很讨厌啊。

你假扮我男朋友陪我去见他。之后我请你吃顿饭。”

唐森觉得自己的世界开始坍塌,他的原则 他的坚持 他的观点,

轰然倒下。

唐森拿起电话

“是我啊,唐森,聚一聚吧。对,想你们了。就今天吧。”

“很久没联系了是吧?就不能找你了?想求你帮个忙,太客气了

你帮我看看,你周围有没有。。。”

“有好事我不能叫着你吗?有空?真有空?那好啊,就今天晚上吧。”

小倩在另一边低头打电话。

小琳道:“这还传染吗?以后咱公司是不是都变成这样了?”

小莫道:“你小心自己,别被传染上就行。”

这天唐森,按点下班,匆匆回到家里。

清清正在准备饭菜,看得出她有点不快。

唐森上前道:“别做了,赶紧打扮打扮,跟我出去。”

清清没有露出一贯的欢快的样子。

唐森迟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自己去准备了。

唐森在屋里冲外面道:“收拾得漂亮点,那里有好多人呢。”

唐森和清清打了个车来到地方。

确实人不少。

唐森拉着清清一阵寒暄。

清清看唐森,觉得他有点心不在焉。

唐森拉着清清来到一个男子旁边。

“这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大鹏。”

大鹏看着清清道:“你别说,让我猜,我能猜出你叫什么名字。”

清清笑:“名字还能猜出来吗?”

大鹏作思索状,道:“你叫清清,对不对?”

清清看着唐森道:“真的,假的?他能猜出我名字。”

唐森道:“假的,我跟他说起过你,他知道你。”

大鹏找请清清说话:“

你知道动力火车有首歌叫《当》吗?"

大鹏看了看清清的表情道:”

不知道也没关系,想不想听?

清清笑道:“听。”

大鹏拿起一个杯子去碰瓶子,发出“当”一声。

大鹏道:“当”。

清清笑,她听出来这是个笑话。

大鹏道:“还有。。。”

清清发现趁这个机会,唐森溜走了。

清清慌忙去找唐森。

大鹏伸手去拉住清清的手。

清清表情僵硬,把手慢慢拽出来。

清清赶紧跑去找唐森。

清清和唐森走在回家的路上。

“你那朋友怎么回事?”

“清清,我觉得你跟他在一起不是挺开心的吗?

你知道我很忙,但是我很开放,如果你能跟别人玩得来,

我也不会拦着。我给不了你的快乐,别人可以。为什么不呢?”

“你让我打扮漂亮点,原来就是要把我送出去。”

“看你怎么理解了。”

“唐森,你变了。”

“我是变了,整个世界都变了,每个人都变了。我怎么会不变?

清清,你也该变了。”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怎么不知道?清清,是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这样做,

对咱俩都好。你为什么不接受呢?”

清清快步往家走,唐森站着静了一会也跟了上去。

清清不再跟唐森说话。

唐森几次试图引起话题,都失败了。

“清清,快发年终奖了,我这一年的提成给家里添点什么好呢?”

“清清,家里缺点什么,想买什么,你想着点。”

唐森和清清的关系开始变得很紧张,

说话开始小心翼翼,生怕触动了对方敏感的神经。

唐森想要做些挽救措施,

但是陷在公司项目的泥沼里抽不出身。

公司项目提成就像驴子前面的胡萝卜,

激励着唐森把无限的精力投入进去。

这天早上,老板出来了,对着大家喊话:“

今天大家把年终总结写写,下午评选年度最佳。”

唐森终于开心了一点,付出总算到了回报的时候。

在唐森忙着整理材料的时候,

发现郑斐大摇大摆从前门进来了。

袁天骄道:“稀客,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郑斐道:“回来写年终总结,评选年度最佳。”

郑斐走到座位旁。

唐森道:“来了。”

郑斐道:“来了。”

唐森道:“你也参与评选年度最佳吗?”

郑斐道:“本来不想来的,老板打了好几个电话催我,

一定要我过来,说我是公司大热门。所以,我就来凑个热闹。”

唐森道:“也好。”

唐森心说,多个炮灰也不错。

过了会,郑斐回头,敲敲隔断:“

把你的总结发给我看看,我参考参考。”

唐森道:“我这一年跟你不同,我做了很多项目。

咱俩做的事情不一样,怎么参考?”

郑斐点点头。

郑斐在网上搜,看到窗口闪动,

发来一条信息:我有模板,你用吗?表情:害羞。

是小倩。

郑斐道:我在网上搜了一些,不了。

下午时候,年终总结被秘书收了去。

下班前,老板兴高采烈地道:“都到前面来。”

众人站成一片。

老板道:“这一年大家都辛苦了,我们还是要表彰最优秀最努力的。

年度最佳就是我们公司业务能力最强的小倩。”

老板递给小倩一个红包道:“我包了大红包,作为奖励,明年继续努力。”

然后走到袁天骄旁边:“第二个红包,给带给公司财运的袁天骄。离年度最佳就差一点,不要气馁,明年还有机会。”

又走到郑斐面前:“第三个红包,给我们公司优秀员工郑斐。离年度最佳就差一点,不要气馁,明年还有机会。”

老板忙完,道:“大家都鼓掌。明年继续努力。”

唐森走上前问道:“为什么年度最佳不是我的?”

老板:“当然不是你的。”

唐森道:“能给我个理由吗?”

老板道:“这不很明显吗?还需要解释吗?”

唐森道:“我觉得,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认为,我才是公司的年度最佳。”

老板道:“有吗?”

唐森对着大家道:“认为我是年度最佳的举手。”

没有人举手。

老板“嘿嘿”笑看着他。

唐森觉得是自己的方式有问题,于是换了种提问方式。

“认为我不是年度最佳的举手。”

果然,还是很安静。

唐森认真对老板说:“怎么样,大家都认为我才是。”

老板道:“你回头看。”

唐森回头,看到所有人都举手。

清清下了早班,跟闺蜜一起走在外面。

清清道:“我去超市,捎菜回家。”

闺蜜道:“看你这样子,还捎什么菜啊。你跟唐森怎样了?”

清清道:“我不想提他。”

闺蜜露出地球毁灭的表情来,看着她道:“

你这样可不行,你这样下去就完了。”

“你得跟他说话,什么你工作啊,遇到什么人啊,

看到的所有事情,都讲给他听。”

“我给你看段视频,你这种情况叫做家庭冷暴力。”

“这视频跟我的情况也不太像啊。”

“你得按这个来,像这样。”

“这不是没事瞎折腾吗?”

“别小看这个,让男人缠着你不放,我再给你找段视频。”

“不就是我整一堆破事,他再对着我整一堆破事,有什么用吗?”

“用你的身体拉住他!不要小看我们女人的力量,

你得引诱他,让他离不开你!”

闺蜜充分体现了世界上最优秀推销员的职业素质,清清听得头皮发麻,

看得直皱眉头,但是完全找不到机会和理由反驳。

“听我的绝对没错,你得拿着这个,用这个。”

唐森放弃了加班,打算回家跟清清吃饭,好好谈谈。

唐森回到家里,饭已经做好了。

唐森想说点什么,一抬头,发现清清的领口明显低了很多。

唐森并不是拒绝性感的女人,并且他也觉得清清身材不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怀念以前的清清。

唐森看看周围,墙上挂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桌子中间也摆了些什么。

清清露出一种很艰难的表情:“我们商场今天一楼有促销,

我的闺蜜,你认识的。。。”

唐森道:“清清,你不要勉强做这些事情。”

清清不再说话,低头吃饭。

唐森道:“我让你改变,不是让你变成这样。”

唐森道:“清清,以前的你挺好的,

我只是觉得你有些太安于现状,

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稍微进取一点,

你不用像现在这样。。。”

清清不等他说完,起身回到了屋里。

唐森意识到自己不该让清清改变,

这对清清来说太难了。

改变有两种方向,一种是变好,一种是变糟。

清清属于后一种,她把所有唐森曾经爱得发狂的优点全改了。

经常挂在脸上的微笑变成了痛苦的表情,

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变成了充满了心机,

搞些令人头疼的小动作。

眼下,他要挽回局势。

唐森决定用自己结婚以来屡试不爽的手段。

星期六的早上,唐森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推开清清的房门:“

走,今天出去吃。这个项目终于忙完了。

犒劳自己一顿,你想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

你看我穿这身好不好,跟你配不配,出去不会给你丢脸吧?

家里的电饭煲一直不好使,用了多少年了,买个新的吧。

还有走的时候,顺便把那几套穿破的衣服带下去,有个回收点扔那里吧。”

这一套果然奏效,清清又一次上当了,她服从命令似的开始打扮。

唐森窃喜,他觉得找个好糊弄的媳妇,

就是在这种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的。

清清虽然还是带着一种不乐意的神情,

但是还是听话地跟了出来。

唐森走到楼下,

手机响,“等我会,我先接个电话。”

“唐森,项目完成了,我们要招待投资方,你赶紧过来。”

唐森有些犹豫:“

公司有事情,我得走了,下次吧。”

“我们刚认识那会,你就是请假也会陪着我。”

“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

“那是以前,我们回不去了。”

“你能不能不把事情看得这么悲观?”

“以前你从来不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你从来不会这么大声。”

唐森觉得越解释越麻烦,匆匆去了公司,

陪着投资方一起吃饭,虽然如花还是不时骚扰,

唐森带着一种很快就可以解脱了的心态忍受着。

唐森一直到最后都没有等到项目提成。

两个实习生离开了公司,临走还对老板表示了感谢,

老板恨不得录下来播给每个人听。

几天后,一群工人找上门来。

搬了会议室的沙发堵在门口,讨要薪水。

老板走出来,毫不示弱:“

怎么了?怎么了?无法无天了?

要钱没有,我们这里也没钱发工资。

要么你们等,要么你们去告。

去法院告我们啊,我就在这里等着。”

老板被暴打了一顿,躺在地上,手里攥着一支钢笔

喊着:“白冰,快报警。”

那些人把老板一顿打之后,扬长而去。

老板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他们。”

白冰道:“老板,又不是私人恩怨,

为了公司的事,犯不着打打杀杀的。”

唐森和清清安静地并排坐在家里。

清清道:“离婚吧。”

唐森低头看着地板,抬起头道:“好吧。”

“什么时候?”唐森问道。

“明天吧。”清清说。

唐森离开了那家公司,

自始至终那笔工程提成都没有存在过。

唐森走在这个城里的公园里,街巷里,

自由得像个流浪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