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断古妖帝 > 正文
第五章 我不会输给你
作者:由兄  |  字数:3170  |  更新时间:2019-11-01 22:01:01 全文阅读

洪亮的鸡鸣声自东边的山顶上响起,太阳也冉冉升起。温和的阳光洒落大地,预示着新一天的来临。

  鸡鸣声似具有某种魔力,直贯人耳。不知何时睡了过去的月白猛的睁开了双眼,眼前依旧是那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天花板。

  果然不是梦吗?

  庄毁人亡,异乡逃亡,食果化形,柴刀老头。一切都似梦一样来得太快、太匪夷所思。月白无数次期望这只是个梦,当自己醒来时依旧懒洋洋地趴在庭院的某片树叶上。但给自己回应的却永远只有残酷的现实。

  月白伸了个懒腰,在床上发了会愣,这才从床上慢悠悠地爬了下来。

  好香。

  月白的鼻子老远就捕捉到了空气里的香甜味,这味道是从外面传进来的。

  这几日跌宕起伏,月白可是好久没吃过东西了。此时闻到这股味道,自然是食指大开。

  将门拉开,屋外只坐着老头一人。此时的他正坐在一个老旧的炉灶前,手里拿着扇子扇着火。而那股味道正是从炉灶上那咕噜噜作响的大锅里传出来的。

  看到这老头,本来还有点睡迷糊的月白立刻一个哆嗦,有点不知所措。脑中立刻回想起了昨天他那神鬼莫测的刀术。

  场面此时就显得有些尴尬了。月白有些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就这么过去似乎有些唐突,但就这么退回屋子里的话。。。他的肚子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肚子因过于饥饿而咕咕作响,脚却始终迈不出去。

  就在他脑海还在做思想挣扎的时候,那老头突然熄灭了火焰,然后将锅盖掀了开来。月白的目光立刻移到了其上,目不转睛。就好似一个大汉,看到有女人在脱衣服一般眼神炙热,似要穿透一切遮挡他视线的东西。

  撕去了最后的神秘面纱,先前的香气更是放大了好几倍!热腾腾的烟气在锅内缭绕了几秒会散去,露出了锅里东西的庐山真面目。

  那是一锅,南瓜粥!

  月白愕然啊!南瓜粥他不是没见过啊,沧夜当初也在庭院里吃过。但一锅南瓜粥,居然能散出如此香的香气!

  老头从一旁拿出了两个碗跟一个大勺。碗大小与寻常无异,勺子却是格外地大。一勺下去,就是正正好好的一碗。黄灿灿的南瓜粥从勺子里流进碗里,虽粘稠,却是一点都不沾勺,可谓是恰到好处。由此可见煮粥时水量、时间和火候都把控得极其精准。

  所谓熟能生巧,这种精准只可能是时间的结果。这老头恐怕是煮过不下万次了!

  两碗香气腾腾的南瓜粥就摆在那,诱人无比。视觉加上触觉的双重冲击下,月白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走了过去。但马上他就回过神来,动作骤然停止,看着十分怪异。

  “愣着干什么?不饿的话老朽可就倒了。”说着,就要将一碗往锅里倒。

  “不要!”月白下意识地急忙惊呼道飞扑而出。或许是因为本体是那只灵活的白蚕的缘故,月白的动作格外迅捷。如同一只蓄势已久,猛然暴起的猎豹。

  但这老头却是更加神奇。他的动作很慢,就跟一般的老头一样。但却是以慢击快,若无其事地侧迈了一步,便让月白扑了个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击起大片尘土。

  “啊!”这惨叫声,光是听着就疼。

  老头缓缓说道:“这粥是给人吃的,而不是给野兽。在吃之前,你先得学会如何做一个人。”

  月白摸着摔得红肿的鼻子爬了起来问道:“做人?”

  可我不是人啊。

  “化了形,便是从兽变成了妖。既然具有人形,那踏入人类的世界也是在所难免。毕竟是老朽的化形果,可不能让你在外面丢老朽的脸。”

  边说着,老头边将两碗粥端到了桌上,月白立即紧跟了过去。

  “首先,是筷子。”

  。。。。。。

  月白手里“拿”着一双筷子,显得很不娴熟。也亏得这是粥,能直接喝。若是饭的话,那月白是别想吃到半点了。

  “哇!这粥这么会这么好吃?”

  “如果你做过它一万次,你也可以。”老头回答得很是平静,却是意味深长。能做一万次,这老头的心志之坚毅可想而知。但月白在他的话里听出的更多的是——孤独。他究竟一个人在这里住多久?

  虽然喝粥不需要什么筷子的技巧,只需要记住老头唠叨的一些桌上规矩。但是,桌上除了粥,可还有不少小菜啊!

  肉片一次又一次在筷子之间无情地滑下,气的月白直哆嗦。最后你干脆甩掉了筷子,两只手直接抓了上去。但月白的手却是立刻被一双筷子猛抽了回去,抽中的地方立刻红肿了起来。月白只好哭丧着脸乖乖洗筷子去了。

  第二次尝试夹豆子,更是直接弹飞出去,险些砸到那老头脸上。月白自然是尴尬地挠了挠脑袋,尬笑着试图萌混过关。然后。。。

  “啊!可恶的豆子!”

  此时太阳已升至头顶,正是正午。原先吃饭的木桌上,现在已满是豆子,月白则是在试图一粒一粒地把他们夹回碗里。

  “死老头,臭老头!”月白咒骂道。

  把这些豆子全夹回碗里,这就是他的惩罚。什么时候完成,什么时候才能吃饭!

  原先作为自然界的小昆虫,吃饭在他眼里可是人生大事啊!不能吃饭的人生。。。啊不,是蚕生,那能叫蚕生吗?

  好饿啊。

  已经到了午饭的点,本来早饭就没吃好的月白此时已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要是晚饭前不弄完,这东西老朽可就要下锅了。”

  老头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了月白身后。月白吓了一跳,心里暗想自己先前的暗骂没被听到吧。不过,当月白看到老头手里的东西时,整个人僵住了。

  那是一粒白芝麻一样的东西。那是卵,一枚蚕卵!是巨茧死前交给他的那枚蚕卵,它血脉最后的延续。

  “还我!”

  月白的手骤然猛地伸向了那枚蚕卵,看似迅捷无比。却见老头只是一脚踹翻了月白屁股下的椅子,随即月白整个人就失去了平衡狠狠地摔了下去。

  “还你?在老朽手上,那它就是老朽的了,凭什么还你?”

  月白不甘地爬起,又是猛地扑了上去,却依旧是扑了个空。

果然是孩子心性,这就上钩了。

  老头又继续吓唬道:“听说这极寒冰蚕在出生前,卵会膨胀成一颗巨蛋。这可是大补之物啊,真不知滋味如何。”

  “还!我!”

  月白奋力地嘶吼着,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巨蚕将卵交给自己的景象。纵使是身死,也要保下自己的孩子的伟岸身影。那种绝对纯粹的守护之心,和为了守护山庄而牺牲自己的沧夜又是何其相似?这种心意,他绝不想辜负!

  但无论月白怎么奋力地扑腾,都是连这老头的衣角都碰不到半点。

差不多了。

  “在这扑腾做无用功,不过是变相地在逃避罢了!”说着,老头又是一脚,直接把扑到一半的月白踹飞了回去,直接掀翻了那张桌子。碗“啪”的一声被摔碎在地上,豆子也是撒的满地都是。

  “这冰蚕破卵之日就在今晚。若真想救它,就把豆子一个不漏地夹进碗里。”

  说着,便回到了屋内猛地把门关了起来。

  “啊!”月白跪在地上,猛地一拳击打下去。鲜血一点点流出,染红一片。

  可恶,我怎么就给忘了!要是早点记起来,说不定,说不定!

  “皇,我的孩子就交给你了。”

  巨蚕的声音似乎再次回响在了自己的耳边,月白心中顿生无限的愧疚。

  对不起,对不起!

  “在这扑腾做无用功,不过是变相地在逃避罢了!”

  先前老头的话也再次在脑中回荡。月白猛然抬起狼狈的脸,看向了那扇紧闭的木门。

  逃避,逃避。。。

  “逃避”一词似魔咒般充斥了月白的整个脑海,仿佛整个脑袋要炸开来了一般。

  “逃避。。。啊!不,我不要逃避,我不会逃避!臭老头,我,不会输给你!”

  月白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溅起了不少尘土。捡起地上的筷子,又是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以及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可恶!为什么不行,为什么不行!”

  “月白,冷静下来,不要急。”一个温和的女声突然出现在了月白那已是杂乱无章的脑海中。就如同滔天巨浪骤然归于平静的海面,原先一团乱麻的思绪,此时渐渐变得有序起来。

  沧夜!

  能做到这一点的,无疑就只有沧夜了。

  月白立刻看向了胸口。虽是化成人形,但轮回镜的碎片依旧死死镶在了月白的两肋之间,而且随着身体的变大,这碎片也已长至婴儿拳头大小。此时这块碎片正闪闪发着柔和的光芒。

  “慢慢来,月白你可以的。”说完这句话,碎片又再次黯淡了下来,碎片内的少女再次陷入了沉睡。

  “沧夜。。。谢谢,是我急了。”

  月白轻轻闭上双目,深呼吸了几次,将情绪尽量平稳了下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暴躁的心境必是一事无成。

  月白再次望向老头屋子的木门,眼神里少了狂暴,取而代之的是平静与坚定。

  我不会输给你。

  似感受到了什么,轮回镜碎片又冉冉发出了几道光芒。但这次的光芒却是绝对的无色,就连月白自己都未能察觉到。

  月白周围的空间,似在无形中发生着某种变化。

  。。。。。。(未完待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