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桂时年 > 正文
殿上抗争 和亲事止
作者:世发老表  |  字数:2847  |  更新时间:2019-10-18 23:57:46 全文阅读

神册十五年春,荒国、汐国使臣来桂,恰逢皇宫举行的魂启大典。故而,魂启大典推到迎接荒国、汐国使臣的宴席之后。

  池沌端坐在天门殿陛下右侧第二位上,第一位,也就是他的左边,是宁陵王贵秋和商丘郡主贵纪湘。对面前侧,是荒国来使萧光,宗师上境。对面左侧,是汐国来使秦石举。宗师下境。其他王公贵族子弟,皆坐在再下一层。

  酒至酣处,荒国来使萧光起身道:“今日,外臣带回了桂国质子大暑太子殿下。桂皇可高兴?”

  “寡人甚是欣喜。”

  “接下来外臣要说一件令桂皇更高兴的事。”萧光拍了拍手掌,殿外的荒国来人抬了百余口红绸箱子进入大殿,“荒国愿与桂国世代结亲,故托外臣不远万里携来彩礼,迎娶长公主殿下入荒。”

  “什么?萧来使莫不是在开玩笑?”桂皇攥紧酒杯。

  “同时,我国公主端木藻与大暑殿下情投意合,已私定终身。正随我国大君之好,故端木藻公主不日就会嫁入桂国,协助大暑殿下一同治理桂国,桂皇可享天伦之乐矣。”萧光毫无顾忌地说道。

  桂皇脸色很难看,他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怒火。

  殿上一时安静了。

  “你大胆啊萧来使,就不怕就此回不了家乡吗?”此刻池沌勇敢地站了起来。

  萧光看了过来,发现是个毛头小子,便睥睨道:“你是何人?”

  “本王乃桂国南陵王-------池沌。”

  “我道是谁?原来是池道的儿子,怪不得敢出头。若你老子还在,本使臣还需忌惮你几分。但你老子早死了。”萧光又坐回座位,不把池沌放在眼里,“你连个屁都不如。”

  “萧光,你现在是在桂国不是你们大荒。在哪里就要守哪里的规矩,你刚才的说法,按桂国律法足以定你的死罪。”池沌又进一步。

  “本使说了什么不对的?”

  “桂皇正处壮年,怎可享天伦之乐?大暑殿下刚回桂国,怎就可接管桂国?”

  “你们的大暑殿下受我大荒军事学院十年教导,怎么就不可执政?”

  池沌摇了摇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把太子殿下养成一只白眼狼,断送我整个桂国。”

  “你……”

  “陛下,不如先让太子殿下掌管邕城城主一职,三个月后考察邕城的发展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废太子。”池沌朝桂皇拜道。

  “什么!废太子!”萧光急了起来,“你们的大暑殿下质留荒国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居然要废了他?不行!绝对不行!”

  池沌笑了笑,自己的目的已然达到。“来使为何如此着急?大暑殿下又不是你荒国的太子。”

  池沌说完,下面的王公贵族议论起来,言语中有支持三殿下贵小暑为太子的意思。

  “南陵王,你可敢同我一战,一绝生死?”萧光愤怒地出了席位。

  “哦?来使一个宗师上境要和我一个普通人一绝生死?难道我说对了,来使便要杀我灭悠悠众口?”

  “你!”萧光将手中杯爵朝池沌怒掷而去。

  这一击萧光加持了魂力,威力足以让池沌当场裂身。眼看池沌就要血染殿堂,一团水墨挡在他的身前,杯爵的方向忽然改变,朝地上砸去。

  “咔!”杯爵砸在地板上出现多条一米长的裂缝。

  天门殿的地板石用料可是烟图火山上的沅石,坚硬可比钢铁。足以见到刚才那一击的威力有多大。

  见到自己的攻击被阻断,萧光怒视身旁的始作俑者。“秦来使,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位十六岁的翩翩少年收回手中画笔,微笑说道:“我这是救你的命。南陵王,虽年幼,城府却深不可测。可赞,可赞。”

  “这小子有什么可赞的?”萧光问道。

  “你想想,若你杀了桂国的南陵王,和亲还能进行吗?”秦石举看向池沌。

  “彼此彼此。不知秦来使居然看破我的企图。那么秦来使打算何时才说明您的来意?”池沌本想激怒萧光,让他先出手杀自己。这样虽然危险,但毕竟是在大殿上,桂皇会出手制止。一来二去,不仅不会有事,和亲也可以推掉。

  可惜的是,秦石举洞悉并破坏了这一切。

  秦石举站起身,道:“南陵王,本使还是小看了你。抬上来吧。”

  又有百余口红绸箱子抬进殿里,秦石举在殿中跪请道:“汐国欲与桂国结亲,迎娶贵漫儿公主殿下。同时,本国公主汪真真殿下也会嫁入桂国,给三殿下为妻。”

  “哗!”殿下议论纷纷,荒、汐两国同时与桂国结亲,而这些都被南陵王猜中。

  “其实,汐主派我来使前私下召见过我。碍于荒国,汪真真殿下是嫁给桂国中最有可能成为桂皇左右手的人。至于嫁给谁,汐主交给我定夺。通过刚才的观察,我已内定了人选。他就是……”秦石举看向众臣。

  什么?三殿下不是第一人选?众臣心里各有想法。

  “南陵王——池沌。可惜了,若不是身中腐毒,你以后或许能当上宰相。”秦石举对池沌称赞极高。

  “原来南陵王已中腐毒,命不久矣,本使差点忘了。刚才多有得罪,请南陵王海涵。”萧光冷笑道,“和亲的事差点就不成了,多亏南陵王指出本使刚才的不当言行。”

  桂皇看池沌的眼神少了些长辈的关爱,而多了些对人才的欣赏。

  “两位来使请坐,结亲一事是必然的。但不是现在,我桂国的女子出嫁年龄为十八岁,再缓个三年不迟。寡人也想亲人再陪伴几年。”桂皇说道。

  “桂皇,求婚不成,是我荒国之耻。您是在羞辱荒国吗?”萧光请道。

  “羞辱你妹啊。本国公主年龄尚小,荒国天高路远,路上舟车劳顿。本王怀疑公主活不到贵国。”池沌似与萧光势不两立。

  “你竟敢诋毁我大荒!不怕不日大荒兵临城下吗!”萧光吼道。

  “萧使,你太过于冲动了。南陵王年纪尚小,说话难免心直口快了些。您得多包容。”秦石举继续替池沌说话。

  “仗还打不起来,你们没有太多空余兵力,春季北草原的兽潮足以拖住荒国三分之一的军队。本王说的对吗?”池沌笑道。

  萧光叹了口气,道:“南陵王,若你成长起来,必定是我荒国大患。就如同你父亲一样。”

  一代骁将居然输给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这个孩子以后必然大有作为,前提是他能够长大。

  “桂皇,若想延婚也不是不可以。只需在王公贵族中找一位十五年限的少年,让其战胜我荒国小将宋悲阴即可。这样陛下即可以延婚,外臣也有交代。”

  “哦,可以这样?”

  “是的。”萧光诚恳道。

  “不知您带来的这位小将的境界如何?”池沌问。

  “今年十五岁刚入宗师,是狼帅宋隆晴的亲弟弟。”萧光报上身份,“他如今就等在殿外的擂台上,有意者皆可上台攻擂。”

  果然没有那么简单。池沌心里说道。

  修行一途,分为三境。即初境、实境和神境。初境又分入学和精通二境,跨过初境便是入了实境,又有宗师和大宗师之分。最后的神境只有一重境界——圣师。

  修行者本就是万中无一,而成为了修行者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初境修行者在实境修行者面前就如同一只蝼蚁,在神境修行者面前就是一粒尘埃。

  修行有天才也有废柴。

  天才修行久了也有可能变成废柴,废柴拼命修炼也有可能成为天才。

  所以说,修行充满不确定性。唯一能做的只有保持之前修行的初心。

  唯有初心不改,方成大道。

  宋悲阴十五岁便入了宗师,可见他是个天才。而且是那种永远不可能变成废柴的天才。因为要想从初境跨进实境,需要经受极大的磨练,方才冲破那一层桎梏。

  很多从小被看做是天才的人都是卡在精通境巅峰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变成了一块废柴。

  “萧来使,你这是强人所难。我桂国里哪有这样的天才?”池沌说道,“所以你的目的是这次的魂启。”

  “哈哈!不错。”萧光大笑道,“你们桂国只有从刚魂启的人中选一个来应战,希望主宰降福给你们。”

  “可恶!”池沌骂道。

  “行了,寡人就瞧瞧谁会替朕分忧?谁会护我桂国之威?”桂皇举起手掌,“魂启开始,将启魂石碑抬上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