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体内有头大妖 > 正文
第 116 章 朱小刚的奇遇
作者:七桥  |  字数:2316  |  更新时间:2019-11-21 23:25:40 全文阅读

李夜真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善意的提醒女生多注意休息,多喝些热水,她们反而就会更加的生气。

他的本意明明是为了她们的身体找想,她非但不领情,还气得把花扔在地上愤愤而去。

那99多百合花像是一件被人随意丢弃的废品,静静的躺在他的脚边,仿佛从来没有人能欣赏过这些美丽的事物。

蹲下身子,把这99朵玫瑰花捡起来。小心翼翼的吹走花瓣上的泥土。

“唉…真搞不懂,女人真是一种男以理解的生物。”

李夜悻悻的回到车内,将99朵百合花轻轻放到副驾驶座位,深深看了一眼这些漂亮的花儿。

“既然她不要,那我就把你们带回别墅养着,这么多好看的百合花儿,相信有灵气滋养下肯定开得更漂亮。”

“只可惜今天打算和陆妙语一起逛逛的,但她既然生病,那只有等下次华夏修灵者大赛结束再和好好的陪她了。”

……

朱小刚睁开眼,吓着从床上蹦了起来。

“太恐怖了,还好只是一场梦。”朱小刚深吸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天还没亮。电子闹钟显示着凌晨5点钟。

“吱呀。”

还没等朱小刚打开电灯,就只听见屋外传来熟悉的关门声。

这是他旁边的隔壁的租客起早去给孤儿院给做早饭的关门声。

朱小刚现在已经没有了睡意,索性起了床,一屁股坐在离床只有半米远的桌前。

在这蓝色书桌上放着的,是他租这间屋子时,原本就放在那儿的铜镜。

“这面铜镜,我怎么感觉越看越和梦里的铜镜这么想像?”

朱小明觉得有些蹊跷,于是拿着这面铜镜细细打量,这圆形铜镜看上去有些年头,镜子外面铜制的境框已有斑斑锈迹。但是镜面照出来的事物依然清晰。

虽然这铜镜和梦中的一模一样。但是镜中的自己却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孩儿。

果然,我是男孩子,不喜欢男孩子。

忽然,铜镜里的朱小刚白光一闪,镜中的画面居然变了一个样。

这怎是么回事?

朱小刚傻愣愣的盯着这面镜子看了半天,起初镜子中全是厚厚的白色浓雾,到最后浓雾渐渐淡去。出现了一坐耸入云霄的大山,山腰上各种奇形怪状的鸟类盘旋,时不时还从中传来几声摄人的兽吼。

只见镜中的画面不断的扩大,大山之中无数的阁楼,身穿白色道袍的人各自的忙碌。到最后镜子的画面停在了一座宛如仙境的小庭院。

屋内,一位身材消瘦的少年正躬身站在桌前,在他的面前正坐着一位身着青灰色道袍的中年道士。

“既然你已入仙门,那自该斩去凡尘。在尘世间的名字应该抹去,以后本座便唤你凌尘,”

凌尘当即跪下,恭敬道:“谢师傅赐名。”

中年道士欣慰的点了点头,轻嗯一声。便从袖中摸出两本泛黄的旧书和一张写满字的薄纸,轻推到桌前,说道:

“这两本书,一本是本宗的修炼功法。另一本是你作为我的徒弟,应该学习的炼器基础。”

“这两本书籍好好拿去研读修炼,到时候本座会来检验你学习的成果。”

“至于这白纸上写的各种灵草,便是你练体所需的药液配方。你把这张纸拿到灵草殿去,那里会有弟子给你配好灵草。”

“谢师傅。”凌尘起身,拿起桌上的秘籍,再次对着中年道士鞠躬道。

“嗯,去吧。记得第一次使用练体药液的时候一定比配方上少用3成,不然可能会直接暴毙而亡。”中年道士轻轻的挥了挥手,凌尘便轻脚走出了屋外。

画面到这里就已经没有了,铜镜依旧还是之前的模样。

这面镜子能够看到修真界?!

不,朱小刚并不相信,这一定是一个梦。

“看来我还得床去躺一会儿”朱小刚迷迷糊糊重新爬上了床,准备再来一个回笼觉。

.......

当朱小刚在一次醒来,已经是上午9点钟的样子,他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桌前,看一眼这古旧的铜境。

铜镜中一张消瘦的脸出现在朱小刚眼前,自从别墅事件之后,他带着弟弟的尸体离开,已经整整过去了3个月。

3个月的时间,原本身体肥硕,爱去网吧通宵的他早已变了一副模样,经历过人生中最大的挫折之后,游戏,网吧,通宵这些日子已经离他远去。

他为了报仇,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毅然而然不远万里,来到了华夏古代修炼的盛庭,虎龙山。

据他多方面的打听,也在网上查了许多资料,收获到了很多信息,他知道想要找李夜报仇雪恨,那只有成为一名强大的修灵者,才能有实力去对付李夜,已经他身边的那种恐怖妖兽。

可惜如今的他已经在虎龙山下住了两个多月,在虎龙山走了无数遍,也没有找到那些隐世的修灵者。

他身上的积蓄本就不多,刚来虎龙山一个星期家底就已经快花光,为了维持生计,他只好在一家餐厅当服务员,一边工作,一边再去寻找修灵者。

“难道我昨晚做的那个只是一个梦?”朱小刚拿着这面古镜研究了半天,根本就没有昨天夜里那番仙韵磅礴的景象。

他的心里有些失望,以为他真的时来运转,拥有了传说中的金手指,想不到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时间已经不早了,朱小刚急忙穿好衣服,为了以防万一,把铜镜也一定并带在身上,连早饭都舍不得买,就徒步走到了离他租房3公里远的餐厅打工。

“朱小刚,都几点了?怎么现在才来?”说话的人是一位40多岁的大妈,她是这家餐厅的服务员领队。

“不好意思,我这就去干活……”朱小刚连忙对她道歉,其实他到餐厅已经比正常上班时间提前5分钟,但即便如此,他也不得不腆着脸,低声下气给领队说好话。

“行了,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你快去后厨把昨天晚上顾客吃的碗刷了。”大妈白了一眼朱小刚,嘴里还磕着瓜子。

现在时间才上午10点,按照餐厅的晚上营业你时间,这个点算早的了,店里其他上班的同事根本就没有来。

后厨,一摞一摞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脏盘子把朱小刚包围,他坐在一根小凳子上,很快的洗着面前堆积如山的碗。

其实今天按理来说是由朱小刚和那个大妈一起洗盘子的,但她在外面看电视嗑瓜子却让朱小刚一人在后厨洗盘子。

“哼,老太婆,要不是小爷我真的缺钱,怎么会看你一个八婆的脸色……”

朱小刚一边动手洗着,一边嘴里骂着吃人吸血的大妈。

忽然,一位中年男子的话语声响起。

“凌尘,本座教你的那些道法,你今日学得怎样?”

朱小刚脸色大喜,慌忙从胸口掏出一面铜镜,激动道:“竟然是真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