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清风任去 > 正文
归家篇·第十章·别离
作者:悦木木  |  字数:2037  |  更新时间:2019-11-17 11:52:08 全文阅读

“下次有空再来玩啊!”姑婆热情对我们挥手。

我对姑婆留下静谧微笑,安然离去……岁月静好……

太阳收起那,旧旧的,旧旧的房间里的寸寸光华。藏匿在隐匿的角落,台灯下露出的一角白……

那是陆裳替我拟的,这是我认为,最好的方式。

姑婆,我是林悦。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也许游行在名山大川,也许藏匿车水马龙的行人。我也不过是芸芸众生的一员。我的童年里,全都是你,它也属于你。那个小小的孩子,永远是你的孩子。我曾数次与你说起我所向往,拟出在我想象里的远方,梦。你总是不认同,我却总是倔强的认定远方是我想象里的美梦。

事实证明,我错了。一切不像想象中美好。它一次次告诉我,年少的梦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一触及镜中花,只是一阵冰凉。一寻向水中月,只是一片虚无。书上的一切,我花了将近十年追寻。最终一无所获。也许留下的只是荆棘给幼稚,倔强的孩子留下的满身伤痕。

不过,如果有机会,歇息歇息。我还会远走高飞,不识好歹也好,重蹈覆辙也罢。至少,我花了十年时间坚持的东西,我不想就这么放弃。等到十年,二十年之后,对别人说起。我坚持了十几年。嘿!这不是一件很酷的事吗?

我的根,我的灵魂居所,一直在这。而我与我的人生,却属于无尽的远方……

难忘亲恩

只苦于今生难报。

来生当时,

青衣残灯古佛。

常伴亲身……

林悦留,记得看背面。

姑婆轻轻翻过信纸“我爱您,很爱很爱您。”

旧旧的月光幽然轻柔洒在江面,冬风凛冽扑打在我的面上。

陆裳站在我的身后,两手搭在我的肩膀“回去吗?”

我轻轻摇头“再待会吧。”乌龙江对我似如母亲河。这次,也许就是最后的告别了……

“林悦!”不知是谁,唤起我的名字,我扭过头,小小的影子在我眼前放大。

思雨,久违了……

她的身边站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她搀扶着他,对我挥手,向我们走来。

“上次怎么一声不吭就离开?你不够意思!不把我当朋友?”思雨走到我面前,身旁的男人大概就是张鑫了吧?总算是醒了,你啊你,终于等到了。

我也不言语,泛着温柔的笑意,柔柔看着她。我总是觉得,人啊,能露出温柔的笑意,而非开怀大笑,即是幸福……看着身边人的幸福,我也总能感到不知何来的幸福。总之,我认为,看着身边的人幸福,是件很幸福的事。

“得了得了,当我没问。这是张鑫,我男朋友。”思雨挽上张鑫的胳膊,眉间的愁绪已经难以再嚣张。

幸福,大概是在春风拂面的日子里由衷一抹微笑。大概是凛冽冬日里的一个怀抱。大概是伤悲满心时的一个劝慰。而表现,大概就是嘴角一抹温柔微笑。

“走吧。”我对陆裳轻声呢喃,转过头,“再见,思雨。”

不知怎么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最终似乎总会哑口无言。与感情无关,只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从何说起了……在心里轻轻送上一份祝福,就是朋友最后的形式吧……

思雨明白我是这样一个人,所有言行从心出发,若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就作道别。似乎就是这么一个怪人。

再见?真的能再见吗?思雨也不知道。张鑫似乎总想说些什么,欲言又止。

思雨噗嗤笑出了声,环上他的脖子“他是我的朋友,不过我们似乎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两种人,他的世界,总是让人向往。可他终究生活在这个世界,不免让人有些心疼……”

张鑫脸上一红“这可不是我问的,你自己说的。”

“好了好了,知道了,咱们回去。”夜色下的乌龙江,桥上霓虹成了唯一光源。屹立寒风。映于江面。江中波澜让光浪此起彼伏,一阵接一阵。难言冬风断续,清唱谁家民谣。

悦悦,你看到这份信,我大概已经在飞机上了。我的父亲,有个朋友。在美国,毕生研究渐冻症。相信我,你会好起来的。一点点的希望,我都没放弃,你怎么可以放弃?希望,就是晨曦的先使。它在暗无天日里,透出丝丝光明。有了希望,有了这丝丝光明,才有机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我……

爱你,陆裳留。

离别总是在静静悄悄的笙箫里,冬夜的默曲由冬风奏起。比起夏虫奏起的夏日舞曲,似乎更添一番意味。

寂静默然中,我嘴角勒起微笑。这样,她就看不到我离开的场景了……不知怎的,我总觉得我时日无多了……可是,这眼角止不住的泪,是怎么回事……我不想你回来,可是我又好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你……

柔月悄悄踏进我家窗,被摇曳树影破碎,银光柔柔的,柔柔的。揉成一团,丢在书桌上,斜斜的月光洒成一个梯形的样子。今夜的月,很圆很圆,似是在嘲讽我们的离别。又似乎在嘲讽我的懦弱……

是的,我的懦弱……事到如今了,陆裳依旧没有放弃我这个病入膏肓的废人,而我却随着身体一日日僵硬,心也一寸一寸凉透。一天比一天更甚的绝望不断蔓延我的身心,我总是将它不断压下,在陆裳的面前,我从没提起过。总是若无其事的样子。也不是刻意,大概是我觉得,与她最后的日子,就别谈论这些徒增烦恼的话题了吧……

天边,云雾绕卷着天边的白色光点,它驶向希望……

陆裳望着窗外的云雾,呆呆楞楞。她不知道这次的决定是否正确。她只觉得,她一定要保住他……她用着最单纯的心,最稚嫩的方法。可是她却从来没想过,她都离开了,他能撑多久?都是两个笨蛋……一个笨蛋,温柔的自我。一个笨蛋,幼稚的可爱。但愿上帝能善待这两个笨蛋吧……他们只是,太爱了……

归家篇……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