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致梦人 > 正文
对垒
作者:散发衬凝脂  |  字数:3568  |  更新时间:2021-03-23 17:06:25 全文阅读

不知道算不算未雨绸缪,韦恩给自己报了拳击班。之所以学习拳击,是妄告诉他拳击最重要的是不被打而不是打别人,特别适合龙这样的新人。而想要提升自己的战斗力,龙需要提升精神力,反而韦恩能做的却是技巧的提高。对此妄的解释是,肌肉记忆经常能渗入梦境中,就像小婴儿梦里做的最多的动作就是裹奶嘴。

韦恩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而且拳击班的确每天都在强化肌肉记忆:班前热身就先来五百个跳绳,后半夜梦里不知道因为腿抽筋龙被踢出梦境多少次,经常刚刚进入禅定就俩腿一蹬消失在梦境中。

但没过多久,果如妄所言,拳击下盘稳健的特点果然很适合龙。韦恩所在的拳馆小的可怜,教练也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拳师,但在教授基础方便要求极其严格,随着韦恩步伐越发熟练,并没有急于让他上沙袋而是在梨形球下开始躲闪。韦恩是从不质疑教练的,但不知道是不是教练怕他们有意见,担心学员流失,毕竟拳击就带着个“击”字,讲道理讲得头头是道。从“侧闪”到“下潜”,从后撤到泰森的“摇闪”,甚至超纲地教大家如何用“侧闪压进”技术反客为主。

对此韦恩有点哭笑不得,或许教练是那种后发制人的拳手吧,总之跟妄他的教导思路相辅相成,没过多久妄就拉着他在梦里切磋。

妄右手双指在左手手心一捻,庭院中心的空地“唰”地向外散开,成了一大块开阔地带。“准备好了,我可是综合格斗出身哦!”

“来吧!”龙神经紧绷,生怕看错一个动作。妄却不慌不忙,身体稍稍后倾,接着一个飞身刺膝直冲向对方;龙双手挡下,不待站稳脚跟,妄一个下段踢踢在龙肌肉还未绷紧的大腿外侧,刺痛还未传来,龙只觉得右腿一软,妄双脚夹住他右侧小腿横身一滚直接将其缠入地面,瞬间锁杀。

“哈哈哈,再来再来!”妄将龙拉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龙此时脑瓜子嗡嗡的:妄原来这么强的吗?原本以为他就是负责远程支援的部分,这就是传说中的近战法师而近战才是他的绝对领域?“不逗你了,我从你学的程度来。”正说着妄便从单足吊马站架切换成阿里经典蝴蝶步,龙也赶忙踩上小碎步。

“嘿!”妄轻笑一声,前后脚变换位置,身体侧向相反方向,不待龙思考,妄虚晃地向前试探,龙仰身躲闪后下潜前突接刺拳。龙自知实力差距明显,这一击也只是试探,重点应该放在防守反击上,不待大臂伸直便提前收拳参与防守。

“聪明,但可惜还是晚了!”妄向着龙刺拳背身的方向环绕步直接到了龙的身后、后手平勾拳头直接停在了龙的面前!“仔细看我的站架。”两人拉开距离后,妄让龙仔细看他的动作。

妄防御站姿跟龙镜像对称,右拳在前左拳在后,难道他平时也是左撇子?不,这跟之前泰拳站架的习惯手完全相反。“大哥你打拳击跟打泰拳不是一双手吗?难道高手能随便切换战斗形态的吗?”

妄没有回答,又是同样的环绕步、左上勾右平勾带走了龙的一套进攻。“你这么多天白学了,拳击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移动,移动最核心的是什么?”经过妄的提点,龙的视线回到妄的双腿上:妄的脚步跟龙也是镜像对称,右腿在前左腿在后,而几次进攻妄都是绕到了自己的身后。龙突然发现,不管脚步如何跳动,妄的右脚总抢在自己左脚的外侧!

妄率先下探出拳,这次龙没有急于防守,而是在后撤的同时将自己的左脚挡在了妄的外侧。妄同一时间发现脚步被封,一直微笑的笑脸上不易察觉地一挑眉毛,右腿借势前叉,直接封住了龙将退收回来防守的步伐,失去重心的龙哪怕是没挨一拳也被妄KO倒地!

“大哥,想不到你实战经验这么丰富!”连续几个回合,龙不甘心地瘫坐在地上,大汗淋漓,妄拉他也不起来。

“实战经验这东西是最容易获取的,别忘了这是哪里。”妄指了指脑子。“这是经典的洛马琴科步伐,这种技战术模式被认为是正反架对抗中最正确、最安全的方法。因为向外侧移动以及切换角度可以有效避开对手的后手重拳,而且发起进攻的位置较为隐蔽、刁钻。洛马琴科极为出色的平衡能力及协调性极佳造就了他的步法,为这种模式的高效执行提供了保障。”

“洛马琴科……好像听说过。”龙一脸懵。

妄耸了耸肩:“大概是位优秀的拳击手,经常出现在谁的梦里,就被我学来了。”

“你们两个很有兴致啊,本小姐也来试试!”远处简跟绛两人穿圆门而出,与往常不同,绛跟简一样穿着同款的蓝色运动衣,连头发都一样扎在脑后,要不是简的头发是红色,又比她高半头,还真认不出来了。“你发什么呆, 咱俩来切磋一下!”龙看得有点出神,看惯了她古装造型看到这幅样子还真不适应。

“不了,我还是算了,欺负我什么本事,有本事你跟我大哥打,看我大哥不揍你!”听龙这么一说,妄还真有点跃跃欲试当仁不让的意思,绅士地向两位女士点了点头以示邀请。本来只是转移注意力,看这场面龙可来了兴致,只顾自找了个石凳盘腿坐下就吆喝:“来啊,别怂啊,不行俩一起上啊!”

话音刚落只觉得三束如刀一般却意味迥然的眼神朝他杀来。“既然如此,妄哥,讨教了。”绛大小姐脾气上来简也拉不住,不如就刚好切磋一下,可龙那么一拱火,妄也有些认真起来。简虽与他认识多年,但对其真正实力也并不了解;方才二人对决,对抗虽然不甚激烈,但远远观察的二人也对妄精湛的武艺暗自称赞,尤其是绛,本以为妄只是个书呆子,不服气的她换了身衣服就要一起过过招。与其说是受了龙的挑拨,不如说绛本就打算跟妄领教一二,只是那个傻憨憨还看热闹,一会儿打起来可没那么简单。

绛微微下蹲,双手握拳,以前以后平伸体侧。龙是见过绛格斗术,当初制服大写A的时候的两个人之一应该就是绛。

妄也改变的了策略,双掌向前,双臂护于身前,动作有些滑稽,再向上伸就跟投降一样。“龙你好好学着,如何能够快速近身,绛姑娘就是最好的示范。”话音未落,绛一跃前出,双臂在空中合十,突入到妄的面前,电光火石之间单肘直击妄的胸口!这起手,绛打的是一套八极拳,这一记顶心肘直接撕开了妄的防守。

后者显然比龙早看出了绛的套路,双掌向前便是因为其早有防备,果然这一肘被妄用手掌稳稳接住,只是难以想象的力道也逼得握住手肘的手背紧贴在了胸口。“切!”绛反手抓住妄的手腕,后撤一大步,直接拉开妄的重心,借着后退发力反身顶了回去,此时妄被拉的手臂不能参与防守,重重吃了一记铁山靠!

龙看的目瞪口呆,方才两式的冲压早已把正处在妄身后的他从石凳上掀翻在地,不过看到跟自己对阵时防守固若金汤的妄被近身打飞了出去,心里还有些窃喜。不过飞出去的妄也只是借助距离化解了绝大部分力道,顺势重新建立距离上的防守优势。绛单脚踏地,换做一套行劈动作,“擤气”一声,双手化掌直抡下来。妄不慌不忙一一接下,两侧进攻被死死防住,绛掌锤吸引防守,自内而外探马掌直捣妄的下巴;妄身位被卡死,只得偏头向右,这一躲重心偏向右侧,还不待妄移动,绛“震脚”直接踩在妄的身子右侧、绊住对方移动,上壁一掀再度将妄摔了出去!

八极拳凶狠异常,攻守兼备,却也是以身为盾,需要身体极其强壮,在能在敌人力道发挥只有一成时强行接下。妄虽不是强攻的类型,但几次反击都被绛用身体硬生生接下,这小姑娘的体力不容小视。

龙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显然绛能够破防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简化防守的动作,而是靠身体卡主对方发力的路线,若不是妄经验丰富,恐怕都不会有出手的机会。

二人你来我往十几个回合,整个庭院里都是拳手交接跟绛短促发力“震脚”的砰砰声。龙则是东躲西藏,时不时便被气浪掀翻,庭院里已是满目狼藉。看到龙狼狈的样子,简站到了龙的身后,淡红色的气息萦绕二人,乱窜的劲道也被隔绝在外面。“你也看到了,所有的招式都是相生相克,相乘相侮,功法没有高低之分,只看你的用法。”简有意提点,龙也虚心地体会。“妄虽精通各路拳法,却会在真正的绝对强者面前力不从心;但想要击败对手,主动权便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龙有些不明白此话的含义。简见他疑惑:“绛的技艺并未大成,妄虽然处于下风,但他会依靠他丰富的拳法技巧找出绛的破绽。”果然,当绛再次突入试图抓住妄的手腕时,后者轻巧地反手一绕,借力便便一掌推在绛站立不稳的下盘,后者直接斜飞了出去!

胜负已分,简一抬手让萦绕在周围的红痕散去,正好把满园的尘土吹散了。“那是太极?后面是……摔跤吗?”龙竟呆呆傻傻地鼓起掌来。

“呔,你个笨蛋还不来拉我一把!”绛没好气地从坍塌的院墙里钻出来,妄赶忙上前查看,绛翻了个白眼没理他,倒是把火气都撒在了龙的身上。

简分别对二人进行了检查,除了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没有别的问题,倒是冲妄做了个“你跟孩子叫什么劲”的表情。妄苦笑一下,倒是心底有数,自己要不是抓住这个空档,自己很可能就被这小丫头下一拳就闷晕了也说不定。妄甩了甩震得发抖的双手:后生可畏啊。

“诶我说,我叫你声姐,你教我八极拳呗?诶,要不,你教了我以后你都是我姐!”龙跟在绛的身后跟个跟屁虫似的,简有些发笑:“忘了我怎么教你的?你需要的是更多的实战经验,这样的对练以后每天都做,明天就由绛先来。”

听闻此言龙不禁哀嚎:“跟她打,我还不如去死啊!”

绛坏心情一扫而光,看着龙两眼直冒光:“你放心,明天本姑娘一定遂了你的心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