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华风烟录 > 正文
第六章 羲禾剑法
作者:闺中浪子  |  字数:2603  |  更新时间:2019-10-18 17:04:20 全文阅读

魔教之人向来难缠,这两个女子看起来年纪轻轻,下手竟如此老辣,一言不合就要人断子绝孙,专攻其要害,着实让人惊出一身冷汗,小康康脸色惨白,这要是换做他上的话,康家一脉到他这可能就划上句号了。

徐妈妈听这么大动静,又气又怕,急得来回踱步。

客房的门都飞了,她最是不喜欢跟这种人做生意,打起架就砸桌踢凳,客人都匆匆逃走了,前厅花红的帷幕、珠帘散落了一地,醉欢楼里一片狼藉。

小禾他们都追了出来,看这几人的架势是没这么容易罢手了,就看孰胜孰败。

霜道人自幼便开始练剑,卜卦、算命、画符却是样样不会。老道士穷极一生研创的羲禾剑法都传授与他了,仅仅用了三年,剑意浑然大成,霜道人对剑的领悟连老道士都觉得普天之下无人能及。

意,即意念,意志,万事万物皆有其意。

老道士说:意,不外乎道,生死亦不外乎道,谓天道无常。

雪花漫天,霜道人看着白发飘飞的老道士,心里想:练气者得道成仙,练剑者终为枯骨。

老道士又说:修剑百年,恍如大梦一场,哈哈哈,人生喜乐,皆在其中。

霜道人想:如梦如幻,皆化为泡影,练之无益,弃之可惜,唉,否否否。

为师准你出山。

……

芙璃和青欢两人联手,竟奈何不了对方,如此超然的剑法她们也是第一次见。

霜道人羲禾剑法一出,化守为攻,化被动为主动,两边都要动真格的了,前面只不过是热热身而已。

小禾双手紧紧抓在二楼的围栏上,几乎看呆了,她从未见过有人的气势能够达到这种境界,让人不寒而栗。道衍虽然有点厚颜无耻,但他确实武功卓越,前几日打跑了那个大胡子,都不屑于拔剑呢。

一连串的毒镖飞来,霜道人照单全收,剑身一挡,一瞬间擦出了星星点点的火花,然后给青欢来了个物归原主,这些毒镖马上掉头飞了回去,打在香炉上炸开漫天的黑灰。

小禾惊得手心里快要捏出汗来了。

青欢善用暗器,又精于近身缠斗,还使得一手好毒,如同她身上衣物的颜色一样,不同寻常的红色掩盖着纤长的腰肢,如果你以为这是一朵娇艳的花那就大错特错了,黑夜里的青欢犹如暗红色的玫瑰,带着毒刺针尖滴血的毒玫瑰。

她摆弄着手里的发簪,这就是她现在要用的武器了,女人一对赤手空拳实在没什么杀伤力,若是给她一根针,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青欢十指都非常灵巧,这支发簪与她的双手仿佛结合为一体,加上这诡异的身法,想伤到她绝非易事,她想要杀一个人,只需手头上轻轻一拨。

要是没有神游步,他早就死一百次了。

倒是低估了她们。

芙璃表面上看起来无事可做,还吹起了笛曲,但霜道人隐约觉得没这么简单,这曲子似乎能影响人的心神。

就在他分心之时,右眼差点就被青欢给刺瞎了,他急忙偏过头来,那支发簪就像自己长了翅膀一样,在他的后脑勺盘旋半周,针尖往他的脑壳刺去。

又是神游步救了他一命,果然老道士说的没错,打不过就跑永远都是上上策。

太难缠了!这两个女人的行事风格真是像极了魔教中人,霜道人心里想着要么就速战速决,要么就溜。

他果断萌生了退意。

这时青欢一脚踹飞了身旁的小矮凳,还是对着敌人的脑壳砸去,霜道人一剑将其劈开。

不好!中计了。

霜道人的剑劈下之后,芙璃仿佛移形换位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只觉这妖媚一笑也像极了爱情。

芙璃娇柔的手指在自己的脸颊上缓缓划过,妩媚的神色随即变得甜腻动人,霜道人手上微微一松,连剑都拿不稳了,芙璃见状,半边衣襟慢慢滑落,露出小半个香肩。

小禾下意识地遮了遮眼睛,不敢直视,一旁的小康康看得口水直流,站都站不稳了,下巴抵在围栏上,用极其下流的眼神看着芙璃,几乎已经忘了这两名女子是冲着他来的。

霜道人知道自己已经中招,仅仅是一瞬间的清醒,然后怎么也移不开视线了。

这是媚术!如此邪功,果真是魔教之人。

两害相权取其轻,命都快没了还管他这么多,二脉相冲!以解燃眉之急。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已经来不及思考了,他用最极端的办法使自己保持难得的清醒,随即想溜之大吉,但芙璃和青欢哪能让他这么简单地跑了,负伤的霜道人知道想跑是没有办法了。

想不到这么快就得用本道人的看家本领了,还是用在两名女子身上。

“我不打女人,希望你们别逼我,就当是一场误会,就此别过。”

青欢闷哼了一声,芙璃这时已经出现在了霜道人的身后,双手爬上他的肩头,对着他的耳朵吹热气。

媚意袭来,霜道人神色一凛,看起来对方可没那么容易就此罢手。

“那就别怪我动真格的了”他一声大喝,重重地往地上跺了一脚,用内力震开了趴在他肩上的芙璃。

羲禾剑法第十层,剑意化形。

霜道人的剑意竟能覆盖全身,形成一个完美的屏障,这是一道道剑气所凝成的,并不是平常的内力!还有一阵风从他的剑锋上传来,他此时就这样像个木桩子一样站在原地,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持剑,每一个剑式都有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看似很乱的剑招,实则惊天动地,青欢与芙璃二人疲于应付,明显感觉有点吃不消了。打空的剑气全部落在对面的屋瓦上,哐当哐当的响声不绝于耳,差点就把人家的屋顶给掀了个遍。

小康康捏拳庆贺,得意地喊道:“无上剑道,啊哈~给老子死!咻~咻咻咻”

小禾看小康康此时仿若一个白痴。

变脸变得可真快啊,刚刚不是怕得要死吗。

猛烈激斗一阵过后,芙璃与青欢两人互相搀扶,受了一点伤,幸好对方留手了,不然可不是受了点伤这么简单。

霜道人把佩剑往地上一插,青石板顿时出现了一条裂缝,他运功舒了一口气,开口道:“你们走吧。”

“要我走可以,把乾坤锁的钥匙给我。”挫败的青欢恶狠狠地看向小康康,后者已经悄咪咪地躲到了小禾的身后,不敢见人。

霜道人怒道:“还敢口出狂言!乾坤锁乃我……乃无崖子前辈倾尽一生所炼,老人家称其无解,又哪来的钥匙?好心放你们走,别不识好歹。”

芙璃有所顾虑,劝了她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能护他一时,能护得了一世吗?”

青欢:“姓康的,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聊聊,后会有期。”

小康康送瘟神的一样把她们给送走了,心里嘀咕着:臭婆娘,这么凶巴巴的,谁要跟你唠啊,后会无期,再也不见。

霜道人收了剑,干咳了几声,经过这么一闹腾,身体也有些虚弱,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小禾,两人四目相对。

小禾先是一愣,本来没道衍什么事,是她非要把他扯进来,这事理应是算在她头上的,虽然觉得有点亏欠,但是想想昨夜,还是恨不得撕了他,除非……

小禾虽为女子,但也是一身傲气,她挺了挺胸,微微撇嘴看着道衍,还有点楚楚动人的意思。

霜道人好像有点撑不住了,步履飘忽,要倒了,要倒了……

太华山绝迹崖,一位白发老者在悬崖边上,正襟危坐。

老道士白眉垂吊,正掐指算卦,当他睁开眼时,晴空已转为黯淡,伴有一阵冷风吹过,他抿了口茶,摇了摇头说道:“道心不稳,有此一劫呀,我的傻徒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