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黎哥饶命 > 正文
第97章 调查·
作者:灭蝇灯  |  字数:3657  |  更新时间:2019-11-19 21:15:58 全文阅读

第二天一早,金鑫小区里有两个带着鸭舌帽的少年翻墙潜入。他们有意避开监控与保安,来到了11栋一单元楼下。刘黎问:“这里就是那温家两兄弟的位置?”

  胖子点头:“在四—三,咱们上去看看?”

  刘黎沉默一下,观察着四周此时还没有人出来去买菜什么的,他说:“先观察一下吧,这里的人有很多早上会出门。或者做早餐的时候咱们在上去。”

  俩人就坐在楼下长椅上,这金鑫小区绿化做得很好。有总让人回到农村的感觉,还有修的池塘假山,几尾鱼儿摇摆着身子浮出来觅食。

  过了二十几分钟一位四十几岁的妇女拉着菜篮子走了下来,俩人立刻压低帽子,眼睛紧紧盯着那女人。等她走后胖子才说:“那人好像就是温妈。”

  刘黎拿出资料小心看了一眼才点头:“走,上去看看,踩踩点。

  俩人坐着电梯来到五楼然后又走楼梯来到四楼,四-三的大门敞开里面似乎传来做早饭的声音。刘黎想了想轻声说道;“胖子你就在这里给我望风,我进去摸摸里面情况。”

  胖子点头警惕的看向四周,刘黎放轻脚步来到门口,听声音俩人应该都在厨房里。似乎还为了做菜而争吵起来。

  温宏文说:“你放这么多盐是要齁死人吗?”

  温宏武说:“那有这么多,我是按照食谱做的啊!你行你来。”

  温宏文沉默一下又说:“赶快做吧,一会儿上班迟到了。”

  刘黎嘴角冷笑,他走了进去。里面三室一厅,他来到客厅细细查看里面的摆设位置。又来到卧室里在最左边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发现了一个保险箱。

  他蹲下细细看着,在想如果把东西放到保险箱里可能成功率高点。正想着从厨房传来脚步声,他瞬间头皮发麻一下子躲进了了衣柜里。他屏住呼吸心脏怦怦直跳,温宏文走了进来在床上拿了公文包就离开,刘黎清晰听到他们俩个人出门而去。他苦笑起来,有一种被人捉奸的感觉。

  在确定没人以后他给胖子发了信息,然后走到大门把门打开。胖子进来问他:“怎么了?”

  刘黎示意去卧室,进入以后两人看着保险箱沉思起来。

  “你是说放在保险箱里更好一些?可这保险箱如何打开?硬撬!”胖子苦笑。

  刘黎说:“不知道啊,算了咱们回去从长计议。”

  在温家转了好几圈把这家里的物品摆放记清楚以后才出门,一进电梯温母正好出来。她看了眼俩人并没有多想,刘黎和胖子心脏也是怦怦乱跳。

  李阳家在隔金鑫小区往前走十几分钟的黄龙小区,俩人一进去就开始发传单。毕竟传单拿着不发就没有钱用,发完了传单就坐在李阳家门口。大门紧闭看来是去上班了,从资料里了解到他的父母每天无事都会出去打牌,回来的时间不定。观察了四周许久俩人才离开此地,一天下来也只走了四家人。

  第二天还是重复着去观察下面几家,晚上回到出租房里刘黎拿起纸笔就写了许多东西。他把纸递给胖子说:“每个城市不管大小都有黑市,黑市是从古至今都存在的,只是一般人找不到而已。你问问你的朋友,去查查s市的黑市在哪里,这上面是要在黑市里买的,务必买齐。”

  胖子接过单子一看:“无纹底的鞋,手套,麻醉剂……枪……我们要枪干嘛?还有这个精神病院证明是咋回事?”

  刘黎没有理他,他又仔细看了:“假枪啊!我还以是真枪呢,应该不贵。”

  “虽然是假的不过必须要保证与真枪一模一样,最好能出火,那样我连打火机也省了。到时候不管出了什么麻烦都可以依靠它来解决,有它在心里也有个底气。精神病院的证明很有必要,在黑市里应该可以做出来和真的一模一样。那是咱俩的后路,就算以后也可能用得着。”刘黎微笑,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想留条后路,谁叫精神病杀人不犯法呢?

  胖子那里有一千去置办东西刘黎手里的一千看似很多但可能做不了什么,不过他们当中有黄朴的存在事情就变得简单的许多。他还是想在去塔山坡一趟,但枪不在手还是没有那个胆子。毕竟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就接触过哪些贩子,他们手里个个有枪,如果你问他们敢不敢开枪那完全就是笑话。枪在手才有与人交谈的筹码,这也是底气之在。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这三天里刘黎每次出去发传单都会在那几个比较好下手的人家四处转,每天什么时候出门,作息时间。他默默的把这些记录下来。

  胖子不负重扔把所有东西都带回了宿舍,他擦了擦汗:“累死老子了,差点在里面没出得来啊!不过还是有几样东西没有置办到。”

  刘黎拿过清单发现那没有的几几样的东西其实无关紧要,没有就算了。胖子从背后掏出两把手枪,一把扔给他一把自己拿着步擦拭着。刘黎拿着枪细细观察,他轻轻上膛扣动扳机从枪口一撮火苗冒了出来。他微笑一下,这枪的重量与真枪无二,做工精细没有丝毫模糊的地方。如果不扣动扳机那简直和真枪没有区别。

  胖子抽着烟说:“这俩玩意便宜所以就多买了一把,我也可以装装逼。你知道真枪的价格是多少?猜猜看……”

  刘黎把枪缓缓举起对准他的脑袋,嘴角上扬但眼中却是冰冷:“说,不然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胖子白眼:“土制手枪都是五根手指头,和我们这个一样的真枪起码都是八根手指头。我听那里面的人说最近都有些严打,等过段时间里面的东西多多少少都会降价的。”

  刘黎点头拿出手套仔细看着,他越看越是满意。这手套薄如蚕丝,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材料反正他要求的是全黑色,也便于在夜间做事。在手指头上面还专门做了假指纹上去,他带上手套就感觉跟没带一样,拿了一下杯子。杯子上面的指纹与刘黎的根本不一样。无纹鞋同样是黑色,没有纹底但穿在脚上却不觉得滑。他觉得甚是满意,嘴角不禁露出微笑。看了几眼精神病证明他小心保管起来,胖子就不乐意了:“老子这辈子都没有想过会成为精神病……”

  他一身黑色,风衣的帽子带好,把枪别在腰间,刀入刀鞘放进内衣兜里。一切准备就绪打了个车就直接来到塔山坡。

  塔山坡附近的居民们都知道这里是一个毒窝,一到了晚上家家户户门不出。路上很是冷清连个鬼都没有,刘黎进入上次那栋楼里。没有在一楼停顿直接来到二楼。

  二楼里男男女女一半躺在地上哀嚎,一半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死了。他拿出鼻塞把鼻子堵住,又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捡起地上的针管与葫芦状的东西,尽管带着手套他还是异常谨慎。这里面的人大多乱性,只要有一个人携带病毒那他们身上可能都有。一个不好被扎了一下可能就玩完了。

  他捡了五六个针管也没有人在意他,把袋子放到楼下然后又返回楼里。毕竟现在才不过十一点左右,那些毒贩一般都是午夜过来,他想到高几层看看去。

  越过三层四层直接来到第五层!他反握着刀子一上去就见一个人在角落吸着着,那人双眼欲闭已经飘飘欲仙了,他模样倒是不错,一身衣服看起来也比较华丽。他在那里好像出现了幻觉,在自言自语着什么,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痛哭涕流。

  刘黎在这里没有见到第二个人,他正准备返回楼梯却被一个高大的男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这人接着月光可以看得到满脸的横肉,一丝丝狠意从身上散发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敢一个就来!”男人声音冰冷无比,不是刘黎之前对胖子装出来的那种,这种气质唯有杀人如麻,对生命的漠视从而产生出来的。

  刘黎咽了一口唾沫手悄悄的伸进向背后,可这个动作还是被他发现了。

  “把手放在我看得见的地方,不要我说第二遍!”

  刘黎叹气,自己对于这种人还是缺少许多经验。他把双手举起超过头顶,那人就说:“来干嘛?或者说你是……”

  “我来找人的……”刘黎赶紧打了个马虎眼,自己的眼睛看着那人,脸上此时不露半点可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他知道决不能害怕,也绝对不能对他露出半点破绽。但还是有一个地方不自觉的出卖了他,额头上的汗水。

  那人冷冷的道:“哦?是吗?那你找谁?”

  刘黎一指那个还在吸的人:“找他。”

  “找他干嘛?”

  “回家!”

  “你是他什么人?”

  “朋友!”

  “他姓甚名谁?”

  刘黎随即冷笑起来:“与你何干?”

  那人露出诡异的微笑把刀子放下:“你走吧!”

  刘黎转身猜测这人与那人可能是认识的,那……他迅速拔枪回头一指!枪就指在那人脑袋上,他自己的脖子上有些冰凉,在他回头的瞬间刀子就已经比过来了。

  俩人对峙着刘黎故作镇定的说:“要不要比一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枪快?”

  那人眼中寒意更浓,但刘黎脸上不露半点手指紧紧贴着扳机。他的心里苦涩到了极点,枪是假的,可他的刀却是真的。不开枪还能怎么办?开枪了死的就是自己,死了最多也只能逗别人一笑。难不成把枪放下拔刀对他对杀?笑话!

  “你们在干嘛?为什么不来跳舞?”那个吸毒的人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他疯疯癫癫嘴角拉起长长的口水丝。他跑了过来一下抱住刘黎脑袋止不住的在蹭,他双眼迷离的看着他:“我……嘿嘿嘿……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真好,我们一起去抓蜻蜓呀……嘿嘿嘿……”

  那人见此叹气,眼中的冰冷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奈,他说:“公子,你不是……唉!……家里有这么多好货为什么非得来这里啊!”

  地上这人喜怒无常,他笑着笑着就变得严肃起来,他起身就是给那人一个耳光:“滚!老黄,我灭家一直待你不薄你刚才居然用刀想杀了我哥,你好大的狗胆!如果此事我与父亲说了,你就算有几条命也不够!”

  那被称老黄的人捂着脸叹了口气在旁边不语,眼神里居然露出丝丝杀意,不过转瞬即逝被他压制下去。那灭姓公子转过身来对着刘黎口水又流了出来:“哥……老黄只是有点糊涂了,你别管他。只是你好久没有回来了,他不认得你了。”

  说着把刘黎举起枪的手放了下来,然后脑袋靠在他的胸膛。刘黎都蒙了,这他妈是什么操作?吸嗨了强行认哥哥?不过他能看得出来这人身份可以碾压那老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