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为生而活 > 正文
乐山
作者:红心吉他社  |  字数:2951  |  更新时间:2019-10-29 02:35:12 全文阅读

  高铁上,快到乐山的时候,山里几户人家,房屋后边都是树,像一个个卫兵一样,伫立在半山腰,远远望过去层峦叠嶂,随着单独看每棵树像一个小的万民伞一样,树干比直,树叶都在顶上呈散开状,因为动车太快,距离太远,来不及看是什么树。亚洲睡的跟猪一样,因为我们座位号是1A和1B,座位后边还有空间,我们放着鼓和吉他音箱麦架,有两个乘务员,在我们座子后边蹲着用四川话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也不知道说的啥。反正听不懂,索性不听。

  车很就快到站了,出站的时候拿出票,塞到检票机器上显示车票错误,我仔细一看上面写着是北京到成都的,原来拿错票了,嗨。出来后,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空气很清新,放眼望去,是一个大广场一马平川,车辆不多也不少,我们找了个不挡路的地方,放着音箱,坐了下来,查了一下将要去哪里,因为没有导游也不知道哪里好玩,就凭感觉走呗,到了乐山,当然去一趟乐山大佛附近,搜了一下,乐山大佛需要坐船过去看,可是我觉得大佛远处看看就好,到跟前只是看到大佛的脚,远远没有远处看好看。听说滨河路可以隔远远看到,而且在大渡河旁边,想过去看看,于是百度地图到滨河路,坐12路到土桥站,公交车一块钱,上车人还挺多,坐惯了城里的长公交,突然坐这个不算小的公交,觉得有点小。坐到后边没人的座位上,把琴放在旁边椅子,尽量别挡到别人。这边的楼房基本上没有太高的,可能是因为建太高的楼,打地基的时候挖的深了都是水,不好建。我瞎猜的啊。公交车到了乐山广场,树底下的石桌上四五个人一堆,大概有十堆左右,有的在下象棋,有的在打牌,有的在聊天,打麻将的有没有还没看到,不过应该是有的,安逸的城市,安逸的老头老太太。突然看到还有王府井,我的天呢,乐山也有,不过好像只是个商场,没有北京的王府井大,也没有成都的王府井大,毕竟是旅游城市,人口密度也不是很大,有就不错了。慢慢的,好像是进入村里了,很繁华的村儿,道儿挺窄,挤的满满的店铺,楼也不是很高。路边倒是很多树,应该是小叶榕,道路两旁的树长到接在一起,下雨就跟雨伞似的,根本淋不着啊。

  下了车,走在路上,感觉很挤,到处都是小巷子,但很繁华。我们先找了个便宜的住所,叫宏扬宾馆,一个中年大叔,我们进门问,住一晚多少钱,他说100,亚洲说,网上八十,然后我拿出手机想从网上再定一家,他说八十就八十吧。拿出身份证登记了一下,探头还是人脸识别,想不到这么破落的宾馆,还整这么个洋玩意儿。第一次跟身份证没识别成功,我把帽子摘了,眼镜也取了,然后就识别成功了,然后是亚洲,他一次性就过了。给钥匙呢时候,老板说,狗日的还挺会,弄过是不?我笑笑没说话,心说,开玩笑老子以前可是干程序的,就这我都可以写出来。

  拿了钥匙,老板说房子在三楼,我以为会有电梯,没想到是爬楼梯。。。来到这个房门前,感觉一脚可以踢开,跟纸糊的似的。掏出钥匙,打开门,里边就一个电视,旁边放着机顶盒,幸好不是黑白的,万幸。进卫生间一看,蹲便,没有下水道,淋浴头在坐便的正上方,老板倒是挺会装修,连下水道都省了,厉害。墙用瓷砖贴的很光滑,还有个洗脸的台,放了行李箱和琴,坐床上休息了片刻,很巴适。然后我们打算去四周转转,先不拿东西。走的时候,亚洲想照照镜子,去洗手间找了一圈发现没有。

  出了门,拐了弯,看到一家叶婆婆,进去自己挑菜,店家说有藤椒的和红油的,我们选了个红油的,还点了一盘蛋炒饭,没一会儿菜就上了,刚开始以为火锅什么的,结果上来一看傻眼了,菜都是生的,上面倒了半盆红油汤,漂满了芝麻,算了,管它熟不熟生不生,自己点的菜,怎么着也得吃完,尝了一口,还挺好吃,亚洲有点吃不惯,吃了几口土豆片和牛肉,蛋炒饭也没怎么吃,我问他你怎么不吃,他说太油了,油饱了,吃不下。我告诉他蛋炒饭里边倒上红油汤,味道贼溜。不信你尝尝,他死活不吃。我把油用勺子漂过,舀了点汤,倒在蛋炒饭里,那叫一个香。最后一个人吃完了,还挺爽,结账的时候,把签子称了一下,付完款我们就出来了。

  然后走去大渡河旁边,叫肖工嘴,这里是三江汇流的地方,大渡河,岷江,青衣江三江,青衣江汇入大渡河,大渡河再汇入岷江。大概隔几百米一个跟地下通道的入口一样那种的渡口吧,下了楼梯就是大渡河岸,楼梯旁有告示写着“严禁电鱼”,哈哈哈,电鱼。走出楼梯,黄色的河水,远处是乐山大佛,有几只船飘在河面上,有拉客的船,也没有问坐船到乐山大佛多少钱,以岸边为参照物,看流动的河水,有点晕,我这不会晕船吧,北方人离黄河还有点距离,从来没坐过船,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晕。围墙边,还看到有人在理发,还有钓鱼的。河岸的路边是一排ktv,说一排是因为那一排都是,里边应该还挺小的。顺着河岸溜达到了一个广场,其实说是广场,跟我们村的广场一样大,比篮球场稍大点,拐过去上村里边,矮子馅饼门口排了十几个人,要不是排的人多,得尝尝好吃不。有条街叫较场坝街,抗战时,叶圣陶教授在这住过。大街上很少有二十多岁的姑娘,都是爷爷奶奶辈儿的。街边小孩在嬉闹,生活状态特别惬意,与世无争的感觉。

  我们溜达一圈回去背着琴,带着鼓心怀忐忑的走到海棠广场,打算在那唱歌,亚洲说,照旧,我给你拍照,你先唱,然后唱了一两首歌以后,一位大哥,拿了十元钱放在了我还没有摆出去的琴包上,感觉这位大哥像大佛派来渡我们的使者一样,还是挺感动的。广场上人越来越多,当对面音乐响起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大妈们的广场舞时间到了,嗨,那我先停一下吧。于是就收了琴,拎着音箱,走到了大渡河边,快走不动了的时候,挑了一个长椅子,坐在上边歇歇,掏出琴,弹了一会儿,亚洲正在放罗大佑的恋曲1990,我说你别放了,我给你唱,拿出歌词,唱了起来,突然一位遛弯的老大妈,就问亚洲,你鼓怎么不敲啊,说着跟着我的节奏敲了起来,虽然大妈控制不了音色,但是拍子还挺稳。亚洲说您坐,我录个视频,于是我跟大妈合作了一首恋曲1990哈哈哈,打完大妈说,跟帅哥合作真好,哈哈,帅哥这个词用的是真好。我每天都过来溜弯,你们每天都来就最好了。我们可以合作玩玩。后面走在路上想想应该唱最美不过夕阳红。

  过了会儿,猜想着广场舞大妈应该走了,我们又回到海棠广场,又开始唱,来了个小老弟,也是性情中人,加好友,扫码,听我唱歌。唱完歌说明天我请你喝酒啊,他说他是在沈阳,他妈妈在这边,他过来玩几天,写了首歌词,给我问能唱不,我看了一下,觉得很有韵味,虽然短短几句,但是意味深长。我说你这词得喝完酒唱。他说那就说准了,明天几点能过来,我门商量两点左右吧,于是约定明天下午两点过去。收摊了的时候他帮忙提着音箱,告诉我这片是乐山老城区,我说怎么这么多大爷大妈,送我们到宏扬宾馆,聊了一会,他平常听hipop多一点,我就问,那怎么会写出这么古风的诗词?他说喜欢什么不一定要非得做什么。

  坐了一会,送走了小兄弟,亚洲说肚子饿,于是我们下去找吃的,才九点五十,好多店已经关门了,麻将馆倒是挺热闹,很安逸的生活,到点下班也不磨叽。绕了一大圈亚洲找了个酸辣粉,吃了,他说还挺好吃的,我点了个杂酱面,也还可以,但是没有找到大蒜。北方人喜欢吃面就着大蒜,我是无蒜不欢。吃完饭,街边店基本上都关完了,来到住的地方,拉上窗帘,街上听不到车声,万籁俱寂。突然一个脚大拇指趾头大的蟑螂,爬上了我的床,我惊呼一声,妈呀,把它从我床上甩不知道哪去了。亚洲笑死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