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冰冷触感 > 正文
007 薛羽归来
作者:我为妖风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2019-10-21 22:26:18 全文阅读

灵堂外,一个身材圆润的胖小子用手肘推搡了下旁边的苦面少年,贼眉鼠眼的小声说道:“这老爷子还真的是暴脾气,我舅舅一个部落的族长,被扇了一巴掌都不敢说话。”

  “嘘!你也想挨打不成,这种时候最好少议论,你最好离我远点,我可不想因为你连累我。”苦面少年赶忙捂住胖小子的嘴巴,见他不在多嘴,立马推开像是遇到瘟神一样,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切,你也是个怂包。”胖小子不屑的看了一眼苦面少年。

  “唉,就是不知道那薛羽到底是生是死,穆海爷爷三番两次的进入山脉深处,能平安归来已经是幸运了,谁能知道却死在了黑狐一族的那些兔崽子手里。”

  说话的胖小子正是之前一起进行狩猎的石杰,现在也是真情流露难掩悲伤,因为石正清的原因,石穆海爱屋及乌的对石杰一家也是颇为照顾,使得他们承了许多的人情恩惠。

  “薛羽应该是没希望生还了吧,那可是幕阴山脉啊,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也是穆海爷爷倔强,坚信他还没死,甚至都不让部落的其他人谈起。”一旁的清秀少年接话说道。

  石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双手一摊说道:“你说当初薛羽听我的该多好,何必去冒险呢?这下倒好,把自己搭进去了,还是我有先见之明,要不然我也说不定交代在那了。”

  “是啊!我也...哎哎哎,你看那是谁?像不像是薛羽?”苦面少年突然满脸惊恐的推了下石杰。

  石杰满脸不高兴的转身看着苦面少年,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是怕我连累你吗,你咋还跟我说话呢?”

  苦面少年着急的指着部落的石门方向,身子不由得开始颤抖,结结巴巴的说道:“不..是,你...你快看...那..边,像不像...是..是薛薛...羽?”

  “什么薛羽,你见鬼了不成,瞎说什...???”石杰不耐烦的反驳一句,但随着他转身望去,一个穿着墨绿色长袍的清瘦少年从石门缓缓走了过来,赫然就是失踪一个月之久的薛羽,满是肥肉的脸上写满了惊恐,吓得石杰不由的失声喊道:“鬼啊!!!”

  苦面少年一把抓住石杰,拉倒自己身前作掩护,清秀少年也乘机躲在了最后面,三人熙熙攘攘一个踉跄全部摔倒在地。

  石杰的那一声喊叫也是惊动了众人,看着洋相尽出的三人,几个大人站起身子一脚踢了过去,其中一个魁梧大汉凶巴巴的骂道:“你们三个兔崽子不安生的待着,在那鬼叫什么?”

  其余众人也是面露不满的看着三人,不过看到魁梧大汉教训了一番,也就没好意思再计较。

  石杰揉了揉屁股,这一脚可是不轻那,一瘸一拐的走到大汉身前,委屈的说道:“爹,这次真的不是我的错啊,薛羽...是薛羽回来了,我看见他的鬼魂了。”

  魁梧大汉本来只是打算稍微教训一下就算了,让几个臭小子长长记性,可石杰后面的话一下子点燃了大汉的暴脾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之前的独臂老人学的,啪的一巴掌甩在了石杰的脸上:“你个混球,你在说什么屁话呢?”

  魁梧大汉揪着石杰的耳朵,正准备一顿暴打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

  “看来...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啊!”

  众人顺着声音回头一看,虽然已经是冬季,都穿着厚实的皮大衣,不会感觉到冬日的寒冷,不过在看到薛羽的那一刻,还是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惊惧万分的捂着嘴巴让自己不叫出声来,纷纷四散开来躲得远远的。

  不过魁梧大汉倒是没有退后,反而是上前几步走到了薛羽身旁,所说薛羽性子怪异孤僻,部落的其他人都很少和他说话,但由于石穆海和石正清的原因,两家倒是经常来往走动,在薛羽失踪后也是由衷的担心,也怕石穆海接受不了打击,好几次都是他跟着石穆海前往幕阴山脉。

  魁梧大汉还是比较理智,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丑态尽出,轻声问道:“小羽...你没死?”

  薛羽冷漠的看了一眼大汉,淡淡的说道:“嗯,我在狩猎的时候迷了路。”

  这时他注意到部落的人都披着丧服,院落里还设有一间灵堂,尽管内心好奇,不过也没有开口询问,没有理会众人诧异的眼光,径直走向自己住了十八年的石屋。

  打开房门后并没有看到石穆海,眉头微微皱起,不经有些疑惑,按照往常石穆海的习性,这个时间肯定会在屋内休息,可现在看屋内像是已经许久没有烟火气息,显得格外的阴凉潮湿。

  离开石屋再次回到人群中,走到魁梧大汉身前问道:“穆海爷爷哪去了?”

  “他...”魁梧大汉犹犹豫豫不知道怎么开口,生怕打击到薛羽,毕竟年龄还小,他也不能判断吃薛羽能不能承受噩耗,长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放平和一点,温言细语的说道:“你爷爷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暂时还回不来,这段时间你就现住在叔叔家里吧!”

  薛羽两世为人,心智根本不同于这个年龄段,哪里是大汉三言两句能糊弄过去的,环望四周,发现人们都不敢注视他的眼睛,纷纷低下头去,眼神躲闪,甚至有几个人在看到薛羽后满脸的愧疚,显然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当薛羽再次看向院落的那间灵堂的时候,心中的疑惑有了答案,那灵堂的石棺内躺的或许不是别人,正是他寻找的穆海爷爷。

  不过薛羽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离开人群走到了灵堂内想要确认自己的猜测,无比希望是自己多虑想多了。

  当看着石棺两边坐落的几位老人,还有一旁站立的族长石正清,能让这几位都在这里守灵,无非就是老一辈的长者去世才会如此。

  这时,之前离去的独臂老人听到嘈杂的人群,去而复返的走了过来,薛羽注意到了老人,现在部落的老一辈都聚集在此,唯有自己的穆海爷爷缺席,双眼之中的血丝一根根浮起,几近暴怒的质问道:“穆海爷爷是怎么死的?”

  灵堂外的魁梧大汉当看到薛羽那泛红的眼睛时,就已经知道恐怕是瞒不住了,立即走到薛羽身旁轻声安慰着:“人死不能复生,你如今平安归来,你爷爷知道也算是安心了。”

  “我问...穆海爷爷是怎么死的?”薛羽嗔怒的看着众人,想要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这...”魁梧大汉被问的哑口无言,叹了一口气退到了一旁。

  而坐落在石棺旁的几位老人也是闭口不言,纷纷转头望向了石正清。

  石正清虽然觉得难以启齿,不过薛羽是穆海老爷子的孙儿,他应该知道事情的缘由,叹息道:“你失踪的这一个多月里,你爷爷则是天天拉着人往山脉里找你,而黑狐一族则是上门来开口就是让我们迁移部落,说是这块区域他们要用来采矿,如果十天之内还不离开,那么他们就要攻打我们部落,你爷爷回来知道后,也是气不过,孤身一个人前往黑狐一族谈判,可谁也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老爷子身中数刀,拖着重伤回到了部落,因为伤势太重,部落的药剂师也没能挽回他的生命。”

  “哦?那你们有没有为穆海爷爷报仇呢?”薛羽眼睛一眯,压制住自己即将暴走的情绪,沉声问道:“你是族长,为什么去谈判的不是你,而是缩在部落当懦夫?”

  “薛羽,注意的你语气措辞,他可是你的长辈!”旁边的山羊胡老人站了起来,神色不满的看着薛羽。

  “石正清,我在问你话呢!”薛羽这时也显得有些不耐烦,直呼起石正清的大名。

  “我...抱歉,为了部落的其他人,我只能选择放弃为穆海老爷子讨公道。”

  当石正清这句话说出口后,薛羽眼中血光乍现,如同一把利剑般冲向石正清,灵堂内瞬间狂风大起,一旁的众人甚至来不及反应,薛羽已经来到了石正清的身前,像是襁褓里的婴儿毫无反抗之力,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举了起来。

  薛羽的手掌像是虎钳一样牢牢地扣在了他的脖子上,由于喘不上起来,导致石正清双眼凸起,脸色通红发紫,极力挣扎想要把薛羽的手指掰开,可却无济于事。

  眼看石正清瞳孔放大,即将窒息而死的时候,独臂老人上前劝说:“你不要冲动,你就算杀了他也挽回不了什么,这群孬种不敢去报仇,老子去替你爷爷报仇,就算搭上这条老命也值得。”

  见到独臂老人制止,薛羽缓缓松开了手,在死亡边缘徘徊了一圈的石正清,瘫倒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看向薛羽的眼神也有了一丝忌惮。

  “不必了,穆海爷爷的仇我自己会报。”说罢,转身扫视灵堂外的众人,薛羽心里知道,石正清的决定肯定是经过了部落其他人的默认,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安然的在这里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