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冰冷触感 > 正文
004 覆天魔主
作者:我为妖风  |  字数:2548  |  更新时间:2019-10-18 23:58:44 全文阅读

寒风凛凛,薛羽那千疮百孔的身躯几近僵硬,伤口处的血迹早已凝结。

  青紫色的嘴唇微微颤抖,尽管已经失去意识,那刺骨的寒冷依旧在摧残着他的身体。

  就在薛羽马上要冻死的时候,脖子上的乌黑色石牌突然开始闪烁微弱的光芒,石牌缓缓的悬浮起来,从中迸发出一股异样的波动,形成了一个透明球体,包围着危在旦夕的薛羽,释放出阵阵微弱的热浪,缓解着冻僵了的薛羽。

  不一会,薛羽颤抖的身体恢复正常,紧皱的眉头也渐渐平缓,紧闭的双眼缓慢睁开。

  “这是什么?”

  薛羽目瞪口呆的看着脖子上悬浮的石牌,阵阵热浪拍打在他的脸上。

  “谁来解释下为什么这石牌能自己漂浮?”

  从小佩戴到大的乌黑色石牌,再次打破薛羽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本以为这荒古大陆,就是一处未开化蛮夷之地,相当于地球石器时代,可现如今来看,这个世界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庞大的生物、悬浮的石牌,或许真的存在非凡力量”

  薛羽曾经询问过脖子上的石牌是何物,只不过石穆海也不能准确判断,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他的生父生母留下的,毕竟上面刻着名字,至于材质就算年过半百的石穆海也是没有见过。

  “在我来到这个世界清醒意识后,就已经被穆海爷爷带回巨石部落,那就意味着这身体原本的主人已经死亡,自己不过是机缘巧合降生到他体内,这块石牌他父母也是留给他的,那么这身体原来的主人到底是何身份呢?”

  薛羽摇摇头不在多想,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如何离开这幕阴山脉,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谁也不知道这漆黑的夜晚究竟还隐藏着多少危险。

  “现在这副残破不堪的身躯,倘若再出现意外,那可真的是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原地等死,期待危急时刻白虎再次登场?不不不...自己的身死怎能寄托在一个野兽身上。”

  这时,刻着薛羽名字的乌黑色石牌掉落下来,用手抚摸片刻,依旧能感受到的残存的余温。

  “想必是其内的能量耗尽了吧!”

  没有了石牌提供的热源,冬日的刺骨寒冷再次笼罩,薛羽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不能在这里久待下去了,不然就算没有危险也会被冻死。”

  薛羽并没有选择原路返回,天知道那些狼蛛没有了白虎的威慑还会不会袭击他,转身向着山峰的另一边走去。

  薛羽记得在狼蛛巢穴附近的时候,隐约的看见山峰上冒着森蓝的火光,可现在环绕一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难道刚才是我出现幻觉了?”

  ——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徘徊在山峰之上,脚腕处的伤口也因过于奔波,刚刚愈合的口子再次开裂,渗出的鲜血顺着破烂的鞋子滴落在地上。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薛羽吃惊的发现,这地面似乎像是一张撕裂的大嘴,不断蠕动起来,一张一合饥渴的吞咽着鲜血。

  “难道脚下这座山峰是一直巨大无比的妖兽不成?”

  还来不及等薛羽反应,身旁的石质地面瞬间凸起,冒出六根绑有铁链的石柱,扭扭曲曲的刻画着诡异的铭文,时不时的乍现一抹森蓝色火焰,正是薛羽在狼蛛巢穴所看到的景象。

  四周石柱紧紧包围住薛羽,四肢不得动弹被铁链捆绑,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突然,地面开始剧烈震动,刻有铭文的石柱缓缓下陷,被铁链捆绑的薛羽也被拉入其中,转眼间就消失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处无底深坑,不一会便恢复原样,好像刚才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而薛羽则是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尝试一番发现无法挣脱,索性也不做过多的挣扎,尽可能的保存自身体力才是最主要的,这要才能沉着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薛羽此时只能感觉自己正在飞速下降当中,四周除了耳边的风声再无其他,再这样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下,心中难免有些颤栗,生怕再入一处丑陋的巨虫巢穴。

  砰~

  “似乎落地了!”

  ——嗡——

  “什么声音?”薛羽猛地一惊,立马提高警惕,时刻注意着四周一切声响。

  咔嚓~

  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困在薛羽身体四周的铭文石柱退散,四肢捆绑的铁链也松动掉落。

  漆黑的空间里,噗轰一声,燃起一束束森蓝色火焰,突然的强光使得适应黑暗的薛羽有些不适应,眼睛微微一咪,用手挡住那刺眼的光芒。

  片刻后,薛羽睁开眼睛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赫然是一处数百米空间的钟乳洞穴,上方倒挂着的钟乳石光泽晶莹剔透、形状奇特怪异,一根根坚硬粗壮的石体,均匀分散在四处,支撑着整个洞穴。

  洞穴的中心位置有着一座篮球场大小的水池,上方悬着一根猩红色钟乳石,还未靠近薛羽就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还时不时的凝聚出一颗水滴状的红色晶石落了下来,再看水池之中已然是堆积了三分之二的区域。

  “那是...?”

  薛羽定睛一看,钟乳洞穴的最深处,一个高达十米的巨大骸骨手握古老玄木制成的法杖,镶嵌着一颗闪烁绯红光芒的六边晶体,身披厚重的乌黑色盔甲,一条铺天盖地的红色披风悬挂于身后,形态不拘一束的瘫坐在一把无数头骨堆砌而成的骷髅王座之上。

“逃!”

容不得薛羽多想,因为他注意到那王座之下尽是一些人鸟走兽的尸骨,而且时代绝不久远,大大小小得有上万具之多,如此庞大数量的生物都死在这里,一定有着致命的危险。

  可还没等薛羽反应,巨大骸骨空洞的眼眶乍现灰紫色魂焰,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薛羽,使得他无法动弹分毫,就像是被禁锢了一样,漂浮而起,缓缓落在了骷髅王座之下。

  “吾乃上古第八纪元的覆天魔主,观你体内拥有孽龙血脉,如认吾为主,可传你本尊无上魔功。”

  巨大骸骨嘴巴一张一合,诡异之处如同魔音灌耳,震的薛羽心神恍惚,差一点就跪下亲吻骸骨的脚背认主了。

好在薛羽意志坚定,一生只为自己而活,容不得他人干涉他的人生。

不过刚刚恢复的精神再次耗费个精光,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睡眼惺忪,只能勉强支撑着身子不摔倒在地。

眉头一皱,眼神紧盯巨大骸骨的眼睛,想要开口说话脖子却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怎么也发不出声。

“哦?虽是孽龙血脉,但却还未觉醒,依旧是一具凡躯,竟然能不受我蛊神魔音侵袭。”看到薛羽仅仅只是眼神迷离片刻便恢复清醒,巨大骸骨诧异的重新打量了他一番,不过它并没有回应薛羽,而是暗自盘算起来。“其魂魄也有异变,加上孽龙血脉,或许不用再等了,数万年...我已经等待了太久了。”

巨大骸骨眼眶之中的魂焰射出一道精芒,薛羽刚想躲闪开来,可却发现身体再次被禁锢,如同滔天巨浪般的神识汹涌而至,依靠着强大的魂力支撑,凝聚成虚化魔针刺入薛羽的识海,化为六根禁忌魔碑立于各个角落,释放出一朵朵绚烂的魔零花,落在识海上生长扎根。

“此子的魂魄留着慢慢蚕食,这样一来夺舍他的身体也不会出现太大的排异,现在就差让他觉醒孽龙血脉了,上古罪族...哈哈哈...谁能想到后世之人居然还能返祖拥有它,而且看似血脉纯度已经达到始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