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兵至尊 > 正文
第一章 极渊
作者:模拟机  |  字数:5138  |  更新时间:2019-12-04 00:00:46 全文阅读

阴云密集,好似随时会降下雨来。

山林间,一道身形在树梢间不断闪过,速度极快,不出一会儿就冲出百丈远,直冲到在一颗百年老树的树梢上,才停下来稍作歇息。

这是一个少年,身着青衫,五官生的俊朗,胸膛在剧烈起伏,还有些青涩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狰狞之色。

一看才发现,这少年浑身是伤,尤其是腹部被开出了一个血淋淋的窟窿,鲜血直流,很快就积出一滩血泊。

“呼……呼……我李枭自小到大为家族出生入死,想不到今日,竟要死在族人之手,真是他娘的讽刺!”

少年满脸不甘,面露恼怒,右手死死捂住腹部的血洞,但鲜血还是止不住的淌出来,让他的脸色愈加发白。

李枭,千屿城李家族子,自小修炼,便展露出与众不同的天资,被誉为李家百年难得的天才,年仅十七岁便达到了九气境,在千屿城中称得上第一人!

论实力,乃是千屿城中年轻一辈首席,论贡献,自十二岁时便与其他世家争夺地盘,为李家的发展立下血汗功劳。故而,李枭很快就被族长钦定为少族长,在后者年迈退位后将接管李家!这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没想到,这一行为却暗中惹恼了一直觊觎族长之位的大长老,在族长闭关之际,派人围剿李枭,并立自己的孙子为新的少族长!

李枭并不稀罕族长之位,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让自己和妹妹生活的更好一些而已。可即便这样,还是卷进了这场愚蠢的家族纷争之中。

“你们……最好别让我活着,否则必让你们碎尸万段!”

李枭眼中迸发出无比的怒火,杀意如刺骨的锋芒散发而出,惊飞了周遭的鸟儿。

李枭从记事起就生活在了李家,至于爹娘是谁,又是死是活,族中无一人所知。李枭说是李家的人,但在这上百人的家族中,除了妹妹,没有一个亲人。

“嘶……”

李枭冷颤一声,腹上的血洞发出令人昏厥的剧痛,这伤口径直贯穿了丹田,让多年来聚集的玄气一下溃散,现在仅凭着肉体力量在苦苦支撑,即便侥幸逃过一劫,只怕也会变成一个废人!

出手如此狠辣,让人不敢相信是出于自己的族人。

唰!唰!唰!

三名黑衣人如鬼魅一般出现,分成三角之势将李枭围堵在中间,其中一名冷笑道:“丹田被洞穿居然还能逃这么远,也不愧为千屿城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只可惜,这第一人的位置马上就要易主了!”

李枭一脸冷色,缓缓站起。即便这几人蒙着面,但在刚才的搏杀中,李枭就认出了他们施展的是出自李家的武技。他们分明是大长老李魄一派的几名长老!

“李魄深知年轻一辈无人能奈何我,所以便把你们几个长老派来,可真好手段啊!”

见被识破身份,这几名黑衣人索性不再隐瞒,冷笑一声:“说实话,杀你还怪可惜的,若你能为大长老所用,留你一命又未尝不可?可你好死不死,偏偏应了族长,成为下一任继承人,这不是摆明了要跟我们作对?”

又有一名黑衣人道:“要怪就怪你站错队伍了!”

咚!

三名黑衣人同时出手,就要将李枭毙于此地。

正在此时,只见李枭眼神一凝,强提一口气,将经脉中剩余的玄气全数迫出,激起一阵凌厉的劲风,直将三人生生震退,连忙逃遁。

“哼!此子尚有余力,别大意了!”

“那也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又能逃多远?再往前可就是极渊了!他是在往绝路上逃!”

“追!”

……

山林之外,是一道巨大的深渊,像是被一柄绝世神剑劈开的裂缝,从上往下看,根本望不到底,还不断有彻骨的阴寒从深渊出冒出,极其渗人。就连鸟禽都不敢从上空飞过,远远地绕开。

极渊,乃是整个桑州的禁地,来历无所考究,似乎从人族在此立足之前就存在在于此,自古以来,有无数强者下到极渊底部,想一窥究竟,却没有一人能活着回来。久而久之,成了人们避之不及的禁地。

李枭拖着越来越沉重的身躯,猛地冲出森林,却见前方竟是一道可怖的深渊,不禁错愕。

竟然跑到极渊来了!?

李枭是被暗算才导致丹田被洞穿,能逃跑已是不易,根本没来得及想去路,却在误打误撞之中来到极渊边缘,这不是把自己往死路逼吗!?

而就在这时,那三名黑衣人竟已赶到,将李枭堵死在极渊边上。

“天亡我也!我恨啊!枉我为李家出生入死,今日居然要死在李家的人手里!”李枭仰天长啸,目光逐渐黯然,满是绝望。

黑衣人冷笑一声,喝道:“受死!”

刷!

这名黑衣人脚下一蹬,手持一把匕首平移而且去,其速度迅如闪电,就要将他头颅斩下。而正当此时,李枭脸上的绝望之色猛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冷厉的杀意!他抽出短剑,用尽剩下的力气一挥,斩在黑衣人的匕首上!

嘡!

只听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匕首偏移,刺进李枭了左臂,他强忍着疼痛,猛地抽回短剑,刺入了黑衣人的咽喉!

瞬间毙命!

“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李枭临死的反扑势如惊雷,剩下两名黑衣人不敢再贸然上前,而是汇聚玄气,在掌中凝出一抹光华,一掌打去!

轰!

李枭脚下的岩壁被击碎,身子一斜,掉入了极渊之中,在最后时刻,他发出极怒的咆哮:

“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这咆哮响彻天地,如亡魂的哀嚎般久久不散。直到李枭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极渊之中,这两名黑衣人才靠过去。

“大长老吩咐我们将他的头颅带回去,可现在,只怕这小子已是尸骨无存了吧?”

“自古以来,掉进极渊的人都没能活着出来,更何况他?”

“哼!李默那蠢蛋,不知人死前的反扑最为可怖,竟然还敢冲过去,白白搭了性命。”

“走吧,回去禀告大长老。”

两名黑衣人就此离开。

……

李枭感到自己在不断下坠。

这坠落感持续了很久都没结束,让人不禁惊疑,这极渊到底有多深?

而越是坠落,就是越是绝望,一旦跌落至底,岂不是粉身碎骨?

李枭手里还抓一名黑衣人的尸体,他扭动身躯,让尸体垫在身下,想等跌入底部时,能做一些缓冲。

这样做又能让自己活下来吗?并不能。

但是李枭不想死,真的不想死,还没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也还没去看看这片大好山河。最重要的是,自己死了,妹妹该怎么办?

 李枭眼前开始浮现出一幕幕场景,那是这一生所经历的点滴,俗称,走马灯。

 李枭才十七岁,这一生所经历的无非就是修炼与搏杀,平淡且凶险,毫无值得留恋的事迹,唯有妹妹,是他放不下心的。很快,走马灯就结束,而李枭也终于坠到极渊之底!

 咚!

 一声沉闷而巨大的响声回荡开来!

 痛!

 剧痛!

 咦?我怎么还能感到疼痛!?

 李枭没死过,也不晓得死后还能不能感到疼痛,但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触及坚硬的地面而传来的疼痛感,只让他疼得喊出声来。

 而很快,李枭就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死!

李枭有些摸不着头脑,抬头一看,上空被一层红色的光幕笼罩着,竟然是一道法阵,它将整个极渊底部都笼罩起来,使其变成了一处幽暗密封的空间。

 这极渊之底,从未有人活着出去过,自然也没人知晓是什么样子。李枭打量四周,却发现此地布满了阴森的白骨!有的早已腐朽不堪,而有的完整如新,俨然就是历年来下到极渊的人!

 见到这些骸骨,李枭感到一阵绝望,自己侥幸活下来又怎么样,这鬼地方多年来不知困死了多少人,又该怎么出去!?

 “嘶……”

 李枭冷颤一声,才看见脚下又积了一滩血。望着血流不止的腹部,还是先把伤势治好再做下一步打算。正好,在掉下来前还拉了个垫背的,看看有没有伤药。

李枭拖着身子走向黑衣人的尸体,而在此时,异变发生!

 一股震动忽然而来,将本就站不稳的李枭一下子震到地上,而还不待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听到阴暗之处传来一阵锁链摩擦的声音!再一看,竟有两条手臂粗的金链冲出,一下子抓住双腿!

 “这是什么东西!?啊!!”

 李枭眼前一晃,只觉天旋地转,竟被这两条金链拖走!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铁链将他拖进一处阴暗的洞窟,霎时,李枭只觉一阵悚然,好似预感到这洞窟中有什么不祥之物一般!

 李枭挣扎着,抽出护身短剑朝着金链砍去。而就在剑刃触及金链的瞬间,一抹金芒闪烁,而后便是“嘡”的一声,短剑竟然折成了两段!

 李枭不由得大惊,这柄短剑可是成为少族长后,族长赐予自己的玄兵,可是炼制过的强大兵器,非凡铁铸造的兵器能比,而它斩在金链上,跟鸡蛋碰石头一般脆弱!

这金链坚硬异常,李枭挣脱不得,现在只能任由它将自己拖进洞窟之中。

一股浓厚的血腥味传来,这洞窟堆满了尸骨,远比外面还多,就好像完全由森然的尸骨堆砌而成,饶是李枭,也被这番景象惊得头皮发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极渊底部到底有什么!?啊!”

他很快就被拖进洞窟深处,前方出现了些许光芒,而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个古老的祭坛!此祭坛好似由纯白的璞玉打造,上面刻满了金色的花纹,正散发着微微荧光,能感受到一股圣洁的波动笼罩了整个洞窟,与满地的尸骨形成强烈的反差。

李枭从这圣洁的波动中感受到一股摄人的煞气,竟是从祭坛顶部传出!金链将他吊起来,正好悬在祭坛上空。

从上往下看,他竟然看见了一把剑!

这把剑好生邪异,整个剑锋没入祭坛之中,仅留墨色的剑柄露在外面,而还有无数的金链缠在之上,将其牢牢束缚,好似被人刻意封印在了这里!这祭坛的顶端出现了血红的纹路,一眼便能看出,是被这剑侵蚀污染而造成的异样!

见到此景,李枭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不禁惊叫出声:

“魔兵?!这极渊之下,居然是一件魔兵!”

李枭不止一次在古籍上见过。在古时,世间曾出现一群魔种,他们有着不死不灭的生命力,更有着灭绝天地的可怖力量,一度给世间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而当时的强者们面对杀不死的魔种,想出来一个办法,则是将他们封印进绝世灵器中,这才捍卫了世间的安稳。

但是,魔种强大异常,即便被封印,仍有可怖的魔气残留于世,直至后世也影响深远。经过千载岁月,封印他们的绝世灵器也逐渐被魔气污染,变成了魔兵!

现在,李枭的身下,就有一件魔兵!

滴答。

一滴鲜血滴落下去,那是李枭腹部的血洞流淌出来的,竟不偏不离滴在魔兵上!

嗡!

一声震颤从魔兵当中传出,李枭只觉心脏像是被握住一样,竟出现了一瞬间的停跳!只见魔兵开始闪烁出红芒,好似从沉睡中苏醒了一样!竟有一道充满邪异的声音传遍整个洞窟!

“啊——终于有活人进来了!”

魔兵不断闪烁,声音随着闪烁而起落,正是它在说话!!

“让我看看……哈哈哈……来的还竟然是个毛小子!这可真是太棒了!”

李枭被缓缓放了下来,这金链好像是由魔兵控制!看来它不仅侵蚀了绝世灵器,更是将束缚自己的封印一并侵蚀了!

李枭刚触到地面,身子就瘫软下去,脸色苍白如纸。折腾了这么久,体内的鲜血失了大半,根本无力再动作,哪怕想跑,也根本迈不动步伐。

见此,魔兵更是发出嗡嗡的长啸:“小子,你不是个哑巴吧?说句话来听听!我可是好久没跟人聊天了!”

面对魔兵,此时的李枭心情复杂,说不清是怕还是绝望,“我就快死了,你想听什么?我要唱歌给你听吗?”

“听你这口气,好像很不甘心啊?你这种小子怎么下到极渊里来?莫不是被人追杀至此?”

“呵……”

李枭脸色泛起一抹冷色,眼中满是怨毒,“我为李家出生入死,打下大半地盘,在千屿城三分之二的李家商铺都是我从别的世家那抢过来的,个个沾着我的血汗!而如今,趁着族长闭关之际,大长老夺了我少族长之位,让我被李家之人所追杀!我怎能甘心!?我现在只恨自己以前居然会为了这种可笑的世家卖命,早该在我修炼有成时,就带着妹妹离开才是!”

魔兵津津有味的听闻他的恼怒,笑道:“那你现在,想杀了他们吗?”

“想!怎么不想!可我现在已经身负重伤,丹田也被洞穿,即便伤势恢复,也只能成废人一个!能不能离开极渊都是问题。”

“嘿嘿嘿……可怜的小子,我有个法子,既能治好你的伤,修复的丹田,还能让你从极渊出去,修为大增,你要不要听听?”

李枭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让我解开你的封印,成为魔兵使是吧?”

“哈哈哈……想不到你还有些头脑!没错,拿起我!我就能给你力量,不仅能让你重回巅峰,还能助你灭杀那些无情无义之人!怎样?”

魔种发出极具吸引力的诱惑,李枭望着被钉死在祭坛中的魔兵,心中掀万丈波澜。

魔兵使,是常人受到魔兵绝强力量的诱惑,甘愿与魔兵缔结血契的人。他们在拿起魔兵的瞬间会获得极强的力量,但肆无忌惮的使用魔兵,最终也只会有两种结果,要么被魔种的意识吞噬,沦为魔种化身,要么征服魔兵,称为绝强之人。而这其中,往往魔种化身占了极大多数。

至少,李枭从未听说过有人征服了魔兵。

李枭深吸一口气,他当然知道成为魔兵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此与魔兵共生,意味着随时可能会被夺去身体,意味着不能再像常人哪样生活。

会成为魔兵使的人只有两种人,疯子!以及走投无路的人!

而恰巧,李枭均是。

死人什么都做不了,只有活着,才有未来!

“我不想死,所以我没得选,如果解开你的封印,你确保能修复的我丹田,以及带我离开极渊吗?”

“我可以保证。”

“好,那我成为魔兵使又何妨!?”

李枭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可很快又瘫软下去,已经连走路的力气都不剩了。

“我来帮你吧。”

魔兵猛地一颤,缠在其上的金链竟然松开,冲过去束住了李枭,将他一点点拽过去,直到跟前。李枭看着自己像个牵线木偶一样被拖拽过去,又被控制着伸出右手,缓缓握住魔兵的剑柄!

“我等了上百年,总有人能突破囚天阵,活着下到这极渊底部!我会给你力量,用它去复仇吧!哈哈哈……”

魔兵一边说着,一边拉紧了金链,缠紧李枭的手,慢慢贴合在剑柄之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