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南天门外门口 > 正文
小村
作者:待狂风  |  字数:2734  |  更新时间:2019-10-17 23:51:29 全文阅读

李蓦然与梁锦麟逃脱性命,尽管疲惫不堪也不敢稍作停留,直向北行,待到傍晚时分,见前方白墙灰瓦,稀稀落落的有几栋房屋,知是行到一个小村庄,小村无名,只二十几户人家,寒风渐住,炊烟袅袅,入眼一片宁静。

  二人正当饥寒交迫,见有人家,不禁心喜,当即快步向前,也不用挑选,走到村口第一家便上前敲门,只觉“笃,笃,笃”的沉闷之声如此悦耳,不一会听院内有人踏雪走来,木门开处露出一张老脸,是个四十岁上下的汉子,山人清苦,自然老的快些。那汉子见二人浑身衣服殷血片片,吓了一跳,忙关门大喊:“哪里来的贼人!”

  李蓦然解释道:“大叔莫怕,我们绝不是山贼强盗。”

  那汉子那里肯信,直道:“快走,快走,不然我呼喊一声,四邻齐来,定叫你们受顿好打。”

  梁锦麟笑道:“这位大叔怎地糊涂,尽将财神挡在门外。我们本是外地来的猎户,听闻此处有大花豹出没,特来捕猎,谁知那花豹异常勇猛,伤了我们四五个弟兄,只余我二人逃得性命,我们只求弄些吃食,睡个好觉,大哥若是家中不便,我们只有上别家叨扰。”说完自手腕摘下一个通体碧绿的玉镯,笑道:“我们自有礼物相谢。”将摘下的玉镯递到门前。

  那汉子在门缝中观察二人,正迟疑时,木门被旁人拉开,梁锦麟忽见一只糙皮大手猛的伸来,劈手夺过玉镯,心下一惊,寻思道:“难道此处竟埋伏了锦衣卫的好手,这下岂不是自投罗网么。”但见一张满脸堆欢的笑脸露了出来,这人尖嘴猴腮,颧骨高纵,听她笑道:“哎呀呀,我说今天左眼皮怎么一直跳个不停啊,原来是有贵客登门啦,外面风大,快请屋里歇歇脚,暖暖身子吧,我这老汉不知礼数让二位见笑啦,哈哈哈哈,快请快请。”梁锦麟愣了片刻猜想她定是这家的女主人,便马上笑脸相迎,道:“婶子见笑了,贵客实不敢当,今日走投无路,这才叨扰大叔大婶了。”那妇女将玉镯粗略观看一眼笑着揣入怀中,拉住梁锦麟左手,喜道:“小兄弟太客气啦,快来快来!”说着便拉住梁锦麟进了院子。那汉子脸色微怒,小声道:“就你知礼数,快把镯子还给人家。”梁锦麟回过头来,道:“不必不必,权作酒菜住宿之用。”那汉子心中本也不愿还回玉镯,口中仍小声嘀咕,只怨自己婆娘见钱眼开。

  二人随女主人进得屋内,晚饭恰已做好,那妇女前后张罗,只是些米粥,咸菜,李、梁二人饥饿难耐坐下便吃。忽听外面鸡飞狗叫,女主人急急忙忙跑将出去,大叫道:“喂喂喂,你这夯货,捉我的鸡干么?”那汉子回道:“你平白收人家这些个好处,就拿这母鸡做个回报吧。”女人惊道:“我这鸡昨日始才下蛋,你就要把它杀了,这镯子我还回去就是,千万莫要杀我的鸡啊!”汉子道:“已经捉了,再要放回,惹人耻笑,今天定要将它下锅招待客人。”他左手抓鸡,右手持刀,口中呼喝,却不砍落。女人急了,冲上去开始争夺母鸡,只听见院内吵闹不休,女声道:“说什么也不能杀了它。”男声是:“说什么也要杀了它。”李蓦然好不尴尬,起身来到屋外,道:“叔叔婶婶,快别吵了,这鸡我们不吃,请大叔将它放了吧。”汉子把头拧斜了,瞪眼道:“那怎么成,不成不成。”女人伸手乱抢,“还给我,还给我。”又开始吵闹起来。

  梁锦麟终于也坐不住了,出门叫道:“大叔好意我们心领了,您如此盛情款待,在下受之有愧啊。”汉子只道:“不成不成。”兀自与他婆娘争论不休。

  梁锦麟秀眉微皱,心道“这对夫妻当真是一对活宝,难得她丈夫忠厚,只是这女人未免有点贪财。”心念一转,当下把头上发髻抽了出来,连喊了三四声婶子那女人方才回头,梁锦麟道:“婶婶不要再与大叔争吵,小侄愿将这发髻赠予婶婶,婶婶亦可典当些许钱财,买几只小鸡应不成问题。”这发髻乃纯银打造,上雕龙头,入眼非凡,女人得了发髻欢喜的狠,却假装难过,道:“唉,可怜我的小鸡了。”汉子装腔作势,喊道:“不要再拿人家东西了,这…这怎么好意思啊。”他向梁锦麟赔笑道:“这婆娘我是管不了啦,真是掉到钱眼里去了。”但见梁锦麟去掉发髻之后,长发散乱,倒有种说不出的亮丽,不由一愣。梁锦麟笑道:“玉镯资食,发髻资宿,一会儿还要麻烦大叔大婶收拾一间屋子,小侄实在感激不尽。”

  那婆娘得了银子,满心欢喜,哼了小曲与丈夫打做下手,只弄了半个时辰方才做好,她双手托碟把烧鸡端上桌来,赔笑道:“这半月里风雪太太大了,我老汉用这烤鸡祭祀神明,给老天爷留了两个鸡腿,求他老人家给我们这些个穷苦人家一条活路,莫要下的大雪封山,把我们冻也冻死,饿也饿死啦。”果然那盘子里一条瘦鸡,两条大腿早已被人拔去。那妇人或许心中有愧,复又端来半坛剩酒,豪气道:“二位只管喝,暖暖身子吧。”

  他二人其实早已吃饱,难却主人盛情,是以酒肉只吃了一点便起身告辞回房休息去了。

  梁锦麟身着男装,随李蓦然同住厢房,虽感不便,更不能将实情告知主人,等送走主人家,梁锦麟轻关屋门,转过身时笑脸已变寒霜,冷冷道:“我睡床,你睡地,莫生非分之想。”径自来到床前,把铺下稻草扯出扔给李蓦然,又丢来一套被褥,李蓦然也不与其争论,默默收拾妥当。他身卧草席,心中自感凄苦不已,更觉前路茫茫,静夜中疲惫如潮水涌来,于担忧中沉沉睡去。

  正月夜长,梁锦麟怕锦衣卫寻踪追来,不敢贪睡,睡梦中时刻保持机警,忽梦见爹爹哥哥,他二人衣衫褴褛,浴血而来,四目翻白,舌头伸出老长甩在一边,口中咕咕作响,哀怨低鸣,“救救我!救救我!”径向床头走来。梁锦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被噩梦惊醒,“啊!”的一声坐起,但感窗外明月透窗照来,把一个人的身影影到床角,回首只见她哥哥正站在李蓦然旁边,满月当空,亮如白昼,但见他桀桀怪笑,质问道:“凶手在此,你为何不与我报仇?快快一刀将他杀了。”再看李蓦然,浑身颤抖,口中哀求道:“救救我!救救我!”

  冲云少主怪叫一声,不待梁锦麟说话,猛的挥动大刀,“嗤”的一声,李蓦然头被砍掉滚落在旁,停下时面目正对梁锦麟,脸露狰狞,似有深深怨念,梁锦麟恐惧至极不敢再看,转目一鄙,竟连哥哥也不见了,窗外树影婆娑,哪里有半个人影。

  她凝神提气,稳定心神,待惊惧稍减,回首又看李蓦然,见他爬起身来,左手将头捡起抱在胸间,右手整理散乱的头发,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梁锦麟,口中又道:“救我!救我!”

  世界本梦幻迷离,真假又有谁知?

  梁锦麟被吓得身若筛糠,“啊”的一声自梦中惊醒,始觉天已破晓。原来这一觉睡得好沉,竟做了个梦中梦,把自己吓个半死。正自叹时,忽听地上李蓦然细语低求:“师父,别走!师父,救我!”

  梁锦麟下床走来,动脚轻踢两下,叫道:“喂,起床啦,我们要赶紧走了。”李蓦然混若不觉,体缩如球,裹紧了棉被,自言自语道:“救我救我!”梁锦麟顿时火气,心思你睡觉说梦话害得我做噩梦,看你害怕的样子怎地这么不经事。越想越气动手掀开被子,叫道:“你个大鼻涕虫,还不起床吗?”这才发现李蓦然脸色通红,梁锦麟右手探他额头,直觉滚烫如火,心道不好,他竟然在这个时候病了,当真棘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