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PNong界限 > 正文
第一章 不敢说得太多 虽然我们彼此相爱
作者:幸运数字3和7  |  字数:2480  |  更新时间:2019-10-13 17:16:43 全文阅读

Singto视角

我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我,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吧?

就像现在,Kit正睡在我的身侧,静谧而美好。

别误会,我们什么也没做,是真的。时间是2019年3月,地点是中国青岛的海景酒店,昨天我们刚刚到达这里,准备今天的FM。Kit提出小酌一杯,然后就醉倒在床上,我也就一起睡下了。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大概是昨晚Kit昏睡过去之前说的那些话。

“P……Kit真的喜欢P啊……P’Singto……P’Sing……Singtuan……”

Kit拉长了声音,用慢1.5倍速说着,我却用慢10倍速听进了耳朵里,然后他就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了,丝毫不考虑听到这些话之后,我足以震动整个房间的心跳声,幸好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隔过窗帘看不见外面的光线,我撑起头,观察起Kit的睡颜,就像Kongphop无数次做过的那样。看着看着,我的思绪就飞走了……

Kit喜欢我,我是知道的。要说怎么发现的呢?是因为去年5月5号演唱会上,他把假戏变成了真吻?还是在更早的时候,因为《Sotus S》天桥上那个情不自禁的“蜻蜓点水”之吻?

切,想来想去都是关于吻的,我轻笑却不敢笑出声,无奈地摇了摇头,反省自己“思想龌龊”。

说来也是好笑,还记得拍《Sotus》第一个天台吻的时候,我在心里挣扎了好久,对着面前这个“汉子”,怎么也下不去口。靠近的时候看到了Kit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副不情愿,闭着的眼睛都在使力,睫毛一颤一颤的,我反倒觉得十分有趣,这才下定决心“为艺术牺牲”。

虽然之后还被Kit嘲笑“太用力咬着他的下唇,都不松开”,他也不想想,那可是我的初吻,就那么送人了,没经验还能吻戏拍得那么“自然好看”,还能找出第二个人来吗?从那时到现在,我接吻的次数用十个手指都能数得过来,而且大部分对象都是他。要是吻技不行,那Kit也有责任。

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有个交往了多年的女友,skinship方面自然是“专家”了。

啊,对了,关于他的女友,我们并没有聊过很多。虽然我们会聊彼此的家庭、学业、工作,当然还有游戏,甚至是任何一件小事,但在“女友”这件事上,我们始终保持默契,闭口不谈。他觉得,这样做是对我这个“官配CP”的尊重,也是对Peraya的守护,他比谁都看重喜爱我们的粉丝,不希望她们因为自己的私人生活伤感情。

说实话,在他们分手之前的一年,Kit的工作很忙,没能抽出太多时间陪她。但在我看来,这只是表面现象,他的心似乎已经变得不那么在乎了,具体原因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并不是一点闲暇都没有,反倒是有大把时间跟我聊天,或是玩游戏,而我,只能放下没有写完的作业,强忍着睡意陪他。

好吧,其实我也不想写作业,也没那么困,或者说,我就是想陪他。

总之,后来他们就分手了,一直有人说,是因为我。我真的很无辜,因为我跟所有人一样,是Kit在公开场合回应这件事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已经分手了。Kit也不是不难过,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换谁都会觉得可惜,但我看到的他只是短暂失落了一阵子,就恢复正常了。

Krist视角

其实我早就醒了,甚至能感觉得到P’Sing烙在我脸上炙热的目光,然后就是从脖子到脑门燃烧起来的温度。我猜我的耳朵现在一定已经红透了,谁让我太白,太容易被发现了。

我翻了个身,假装还在睡梦中,因为我实在没办法睁开眼睛,去面对P’Sing,或者说,我确实是“一时冲动”了,搞得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那,都来到青岛了,当然要尝尝当地最有名的青岛啤酒啊,不然多遗憾?

好吧,这些都是借口,我知道P’Sing喜欢什么,他最喜欢我对他撒娇,虽然我在他面前总是炸毛或是话痨。还记得去韩国的时候,我也是心血来潮,说要尝尝烧酒,P’Jane背着P’YuYuYui拿了两个瓶子过来,说是水蜜桃和青葡萄味的烧酒。

虽然我不像Arthit一样喜欢喝粉红冻奶,不过粉色的水蜜桃模样倒是莫名吸引我。倒了一小杯,P’Jane提醒我酒量不好,别喝太多。我想说水果味的酒,不就跟漂亮的鸡尾酒一样,能有多少度数。没想到水蜜桃的甜味和烧酒的苦味混在一起反倒更苦,我没忍住伸了伸舌头。

“你要不尝尝我这个?我觉得还好。”P’Sing递过他手中的青葡萄味,我自然地被他喂了一小口,点了点头,切,明明都是透明的酒,为什么他选的就没那么苦。

没几杯酒下肚,我就变得晕晕乎乎地,踉跄了几步坐到了P’Sing的怀里,他无奈地看着我笑,知道我不敌酒劲,我却露出一个邪笑,然后捧着他的脸,用力亲了上去。一口不够,还要再来几次,P’Sing看着我一脸惊愕,却也没有推开我。

P’Jane边摇头边收起酒,只当我是在耍酒疯:“你们两个都不许再喝了,照顾好Krist,我去处理一下这个。”

等P’Jane出了门,P’Sing用一只胳膊把我的头禁锢在他胸前:“Kit,你喝醉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演出。”

我轻笑,没拒绝,大概因为已经到了濒睡边缘,P’Sing把我扶到床上,我一头栽下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我对于发生过的事情,都是记得的。于是我对粉丝说,“P’Sing最喜欢昨晚”,粉丝的脑洞很大,所以我喜欢用暧昧不明的语言来刺激她们的想象力,尽管我们并没有发生什么。

粉丝那些“我喜欢的CP一定是真的”的想法,我曾经觉得荒唐可笑,但我对粉丝的珍惜是真心的,毕竟没有她们,就没有现在的我,所以我会配合,去做一些营业。

认真营业时候的我,大概不会想到有今天吧。真的喜欢上对方,还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我并不后悔,我跟Arthit不一样,有时演着演着,我自己都受不了他那股傲娇劲儿,喜欢就是喜欢,想说就说出来,干嘛要活得那么别扭?要是我是他,才舍不得看见Kongphop每次失落的眼神呢。

可我也不是要逼P’Sing出柜,换了我也不会出柜的。虽然我很清楚地知道,P’Sing也喜欢我。为何能如此笃定?大概是因为,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还记得我们一起演《Sotus》的时候,说到一些肉麻的台词,我们的表情都会有些不太自然。但演《Sotus S》的时候,我们能面不改色地自由发挥,脸上眼里全身深情,就连那些撩人的台词都是我们自己顺口说出来的,谁敢说没有几分真心呢?

(未完待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