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仙听不见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鬼街(四)
作者:可怜猫猫头  |  字数:3076  |  更新时间:2020-01-19 18:09:46 全文阅读

秦朗把尸体又重新挂了上去。

“接下来我来说,你来做。”霁站一边左走两步右走两步,打量着这具女尸。

秦朗点头,跟着楼梯下探出半个脑袋的白色男孩对视。

“让她面对你,然后牵她的手~”

这语气略微恶心,但是秦朗还是照做了,把尸体在空中旋转一百八十度,转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尸体的眼睛又回到了那种半闭不闭的状态。

“左手还是右手?”

“随便啦,你开心就好。”霁从楼梯侧边伸个头出去对着白色小男孩一吐舌头,就把小男孩吓得缩了回去。

霁回过头看秦朗照做之后,便道:“好了,现在把自己的气息从手心传进去,注意要集中,不要跟它混在一起了,然后围住它。没关系,现在它跟身体是完全不贴合的,很容易就可以围起来,然后从尸体的丹田导出来。普通人的话... ...下丹田可能有点困难,上丹田倒是很容易但是被我封住了,所以还是从天灵盖出来吧。聚到一起就行了,你别害怕,你肯定压得住,压不住还有我呢。”

秦朗点头,在霁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围了一半了。女鬼在身体里面上窜下跳的,一头就栽进来。想着挣脱,便一直在努力试着侵蚀秦朗的气息。

秦朗也知道,跟鬼这玩意儿呆久了,折寿,鬼如果侵蚀了你的气息,相当于就是被吸阳气了,肯定会萎靡好几天,或者严重的会死,死后还不成魂,只能变成散魂,变成孤魂野鬼的食物,妖怪的补品。说起来作用还挺多的... ...但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秦朗的气息当然是比这女鬼强得多,一凝聚起来,女鬼硬伤也只是会伤到它自己而已。

很快就抓住了女鬼,一鼓作气,从天灵盖里裹着它就流出来了。

秦朗箍得太紧,女鬼几乎不成形,就是一团。

“朗你轻点的干活,”霁就蹲旁边,撑着头慢悠悠道,然后提着葫芦站起来,“做得很好。”

秦朗慢慢把范围扩大,女鬼便显露出半个身子,脸部一片模糊,但总有一股委屈巴巴的感觉。

“你叫什么名字?”霁问她。

女鬼转过头来看着霁,小声道:“徐英。”但是声音异常嘶哑,听着像什么东西在纸板上划破了一样,有点吓人,勉强听得清。

“那好,小英啊,里面那间屋子里的女人是你的谁?”

徐英头像控制不住一样,偶尔扭动一下,扭曲到几乎不可能的角度之后又扭回来:“妈妈。”

“那楼下的是弟弟吧?妈妈是怎么死的?”

“病死的。”徐英简直是有问必答。

霁点头然后走到秦朗身边,悄悄道:“虽然民间说鬼话连篇,但是你觉得它撒谎了吗?”

秦朗摇摇头,他觉得这女鬼说的事情都可以说得通,而且感觉它好像也没什么骗人的必要。

“确实没有,因为它只是只小鬼,那些老鬼才是真的一句话都不敢信,容易死。”霁悄悄说完之后,接着问:“那你弟弟怎么死的?”

“不知道。”徐英如实回答。

“行,我们送你去投胎,但是在投胎之前可能要吃一段时间的苦哦。”霁打开葫芦的葫芦塞子,轻轻摇了摇。很清楚听得见里面装了液体,有清晰的水声。

女鬼点点头... ...或者只是头忍不住乱扭了一下。

霁让秦朗不要松开它,直接开一个小口,主要就是困住它,别让它跑了,就跟刚才把窗边的女人带走一样,压实了就行。

很快,女鬼就被收起来了。尸体的眼睛也终于闭上了。

“我感觉我们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秦朗盯着尸体道,“现在可以放下来了?”

“最好别放下来,会烂掉。还有,别想问这游灵什么复杂的问题,这种都不会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问的太过分,它们会生气的,怕吓到你。”霁解释道,示意秦朗可以走了。绕过尸体,贴着墙就下去了。

“我也没有那么脆弱... ...”秦朗跟着就连忙下去,就算楼上没鬼了,还是觉得背后发凉。

“楼下的弟弟应该知道点什么,只是他没有意识可惜了。”

“怎么看一只鬼有没有意识?”秦朗在后面问,一下来就看到男孩子的尸体窝在下面,也找不到小男孩的灵魂了。

“很简单,看他会不会故意吓你啊。那小英不就吓了你吗?她妈就只是坐着,也没怎么搭理你。她弟弟也只是好奇而已,是本能跟着有生气的东西,但是也没有弄出什么声音吓你吧?”

秦朗细细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是。

楼下还是很黑,但是秦朗发现这个好像没有对霁造成什么影响,他走得还是很顺畅。但是下面一点光也没有对秦朗一点也不友好,于是点了火。

“用气探路,这样就很容易在黑暗中行走。我以前啥都看不见,现在能看见了,反倒有点不习惯。”在秦朗把火点起来之后,霁说道。

“那个男娃娃不收走吗?”秦朗问。

“啊,太小了,换不了啥,由他吧。最后再来清理。快开门。”霁站在被大红桌子抵住的门那里,示意秦朗主动点把桌子弄下来。

秦朗撇嘴,上去扳桌子。桌子很大,这次很轻松就弄下来了,秦朗把它放回原位,刚起身,门突然一下子就打开了,外面的光线莫名刺眼,而照进来的光里面还有一个人影,头发随着风飞起来,巨大的风几乎瞬间把秦朗带着桌子掀翻。

秦朗都没反应过来,脑子里直觉这就是阿梓了。霁的速度很快,在秦朗失去重心的一刹那就已经跨步过来猛地抓住了秦朗的手臂,把他又抓回地面。顺便把人往后面一带,自己站前面,护犊子一样护着,这阴风怎么也吹不动他。后面巨大的圆木桌子直接撞到墙上变得粉碎,阴风直接进到房子里面,那楼梯下的小鬼几乎在碰到的瞬间被融化在一起,完全被吸收掉了。

“滚。”霁低声吼了一句,这个字这个时候简直威武的不像话。

那女鬼阿梓一开始没什么反应,随后像被什么压制住了一样,阴风渐小,随后直接反转方向往门外吹去,还特有公德心地带上了门。房间里又顿时陷入黑暗。

秦朗被身后木板的碎片砸得生疼,但这种程度的伤估计等两分钟就好了。

“你没事吧?”霁的声音显得有点清冽。

秦朗摇头,道:“这就是阿梓了吧?刚刚咋回事。”因为太突然,秦朗反倒完全没被吓到。但是被阴风这么吹,阴气一下子扑面而来确实非常晦气还让人体寒。

“应该是,但也不一定。不过它死定了,”霁不爽道,“今天我们先回去,你被冲了体,先回回阳,不要在这里逗留太久比较好。”

秦朗点头。这次是霁走前面,一下子把门打开,外面还是普通的街景,天跟永远不会改变一样,一直都是暗沉沉。

秦朗并没有注意到小男孩在刚才就已经“死了”,阿梓具有很强的攻击性,而且对男人似乎有莫名其妙的恶意。当然,现在霁也对它有名正言顺的恶意了。

他们翻过那面矮墙,刚好外面是正午,可能是因为凡似玉在这里,今天出了大太阳,人们都在外面坐着晒太阳聊聊天。看他们回来了便过来问情况。跟那边完全是两个世界啊。

“别急,给我们几天时间。”霁这么说。

秦朗知道霁是个非常护短的人,而且也莫名对自己有一点点偏执的感觉,所以此刻霁看着非常不爽他也理解。

接下来,秦朗就被要求晒太阳,除除晦气。还特意找了个好位置给他,让他呆着别动。然后就叫着凡似玉在离秦朗老远的位置说话。

秦朗想听又听不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聋了。但其实只是霁屏蔽了一下下他们说话的声音。

“怎么了,还背着讲?”凡似玉看热闹的眼神看着霁。

“那东西有点危险,我不太想再让朗进去了... ...我是不是太宠他了?”霁不高兴道。

凡似玉啪啪鼓掌:“有点,你不想带他进去,我来啊。保证妥妥贴贴的,这东西不可能比黑魁他们还厉害吧?”

“你有神格,天生压制,对你不成问题,但是护住一个人比杀一个人要难多了。朗要是又有什么闪失,你怎么赔我?别忘了你的黑历史。”霁不爽。

“唔,你先说说是怎么个情况吧。”凡似玉忽略,生硬转移话题。

“那鬼东西我们一进去就盯着我们。我没告诉朗,我们去的那间屋子虽然有大鬼有小鬼,但那不是因为不是那鬼东西的地盘,而是那东西已经有思维了,把那些鬼像养猪一样养在那里的等着肥了吃。我一开始就罩住了房子,不让那玩意儿插手,然后它就气得掀翻了镇宅的红木桌子,最后甚至直接堵到门口,等我们开门就打。我当时护久了,没什么心力,而且那东西也没再有什么动静,有点大意,害朗受了点伤。”霁越想越气,补充:“... ...那玩意儿死定了,我要抓它来炼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