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仙听不见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鬼街(三)
作者:可怜猫猫头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20-01-17 23:47:32 全文阅读

“站起来... ...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霁看他一副呆样就觉得好笑,感觉又可以再吓唬吓唬小朋友。谁知道秦朗这下完全不怕了。

“那意思就是魂魄又回去了是吧?不过这怎么可能,算起死回生吗?”

“呃,是回去了。但是不算起死回生,呆久了最多就变僵尸罢了... ...你不怕了?”

“可以摸到的东西怕啥,摸不着的那种才最吓人... ...长得还丑。那现在要怎么办?”

霁一看没搞头了,嘟嘴:“行,她过来的时候你制住她,让她双脚离地就好啦。我把她封在尸体里面,再教教你怎么收魂。”

秦朗点头会意,余光一下子就瞟到那尸体已经走到转角了,却也无声无息的,比鬼还厉害。

秦朗一个箭步上去,那尸体也没什么反应,或者说反应很慢,秦朗都绕到她后面了,才伸手过来。秦朗直接就把她僵硬的手又掰下去,然后连着手一起抱住往上面一提,就让这具并不高的女性尸体离了地。

另一边霁嘴里念念有词,掐着剑指在空中绕了几圈画了个符,然后一指点在女尸的美心,尸体便也没了动静。

秦朗问过霁之后才把女尸放下,只能直挺挺地放在地上,也不知道刚才为啥这东西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一只在这里了,朗,你能感觉到这里一共有几只吗?就这个房子里。”霁蹲下,把女尸的眼睛盖上,这次倒是很轻松就合上了眼。

问有几只,加上这只至少三只吧。刚才在窗户趴着偷看他们的绝对不是这只,这只太弱了。虽然可以重新回到身体里面,并且操控身体做出这么多动作,确实非常厉害了这只鬼。但是刚才那只,给秦朗这么强的不安感觉,绝对比这只要厉害上百倍,感觉是个老玩意儿了。

“加上她,三只?”秦朗回答。

“四只,有一只太小了,你可能忽略了它的气息,觉得是别的鬼气混进来的。毕竟它连现形都做不到,忽略掉很正常,而且一般这样的也造不成什么大影响。对了,在解决这只之前,我们先去把最厉害那只捉住吧。免得等会儿它来捣乱。你带路。”霁“你请”的姿势都摆好了。

秦朗硬着头皮,打算先去找那间有窗户的房间,但感觉到那只鬼好像自己靠过来了,周围都开始变冷了。

沿着走廊过去,很近,就到了那个房间。

秦朗敲门进去,里面是一间卧室,不大,很整洁,看起来是女孩子的房间。但是本来应该是摆着床的位置,现在居然摆着的是灵堂,上面还有一个牌位。那扇窗户对着门,诡异的是窗口旁放着一把椅子,感觉以前应该有人经常坐在这里看街上的人吧。

秦朗先走到灵堂那边看,是一个叫徐青寻的人,虽然从名字看不出来男女,但应该是个女孩。

又看了看左右,一些散落的香,纸,蜡烛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地上也有一层薄薄的灰。突然身后一冷,感觉什么东西凑过来了,秦朗先稳住,然后猛一转身。身后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身上的皮肤也是纯白色的,乌黑的头发及腰。

秦朗这个位置,女人是背对着他的。看起来就跟确实有个实体的人坐在那里一样。秦朗咽了咽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可不知道要怎么拘魂,他只知道怎么干掉它。

秦朗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只鬼上面的时候,霁在门口猛一跺脚一声巨响,把秦朗吓得跟地板一起抖了三抖。霁一步一罡地进来,那女鬼也没见有什么动静,等霁开始接近她的时候,秦朗才发现这女鬼的身体开始慢慢变透明了,想跑?

但是霁是何方神圣,它怎么可能跑得过。秦朗就看见它的身体先是变得透明,然后又凝实了起来。可以感觉到周围的鬼气都被它吸收过去,很快周围的阴气都开始变淡了,那女鬼也惨白惨白地完全现了原形,还是坐在椅子上,维持着看着窗户外面的姿势。

霁踏步到离它只有一米左右的地方,然后朝秦朗歪歪头,示意他过来,别愣着。

秦朗也就小心翼翼地过去。

“看它这副傻样就知道问不出什么。”霁俯下身子盯着女鬼,似乎下一秒就要伸手上去撩开它头发看看是不是个美女。

“你怎么做的?”秦朗看这鬼一动不动的样子,知道是被完全制住了,便问。

“用气压它呀,它要是不把自己身体凝实了,就要被我压散了。啧啧啧,那可不好受。实际上,朗你也可以的,只要你别虚它。还有就是踏罡,可以护住自己也更好运气。朗的话,你踏罡应该也行,其他心术不正的妖怪来,可能就自燃了。”霁说着,还真就伸手过去,秦朗脸都变了,谁知霁只是伸手扶着窗台,往外面看,看看女鬼到底在看什么。

“有些鬼是有意识的,一般都是些有机缘的。看这只就没有,就死的时候一口气没咽好,就变成这样子了。不过这里风水挺好。把它养的厉害,看看它脸,都基本成形了,”霁收回脑袋,也没碰到女鬼,拍了拍手上的灰,“看一只鬼厉不厉害,先看整体再看细节,最重要是看脸是不是特别清晰,如果是那可就是只老东西了。对了,朗你拿个葫芦出来,就最外面的小葫芦就行,那种橙色的,没贴符的。”

秦朗闻言便提了个看起来最人畜无害的小葫芦出来,霁接过,然后示意他看好了。

霁先把葫芦打开,然后拍了拍葫芦,那女鬼瞬间有了反应,头猛地往这边一转,然后疯狂的挣扎起来,虽然它本身还是被压得动弹不得,但是秦朗却听到了很多人说话的声音,细细辨认却只是一个女人的嘶吼声,一段一段的,像是在峡谷里面回响一般。

很快它维持不了形态,溃散成烟雾飘进了葫芦里。进去完之后,霁手里的塞子就自己飞了回去堵住了葫芦口。

“很简单吧,只要你压的好,别让它跑了剩下的交给葫芦,一般都会成功的,只要葫芦质量好... ...实在不行就把这玩意儿打散再装,你一般到市面上买的葫芦都比较差,千万不要像我刚刚那样,不然赔了个葫芦不说,鬼还跑了,”霁把葫芦扔过来,“这里面有很多鬼哦,是攒着送到地府换点寿糕给寒儿续命的。等这里没事了,朗你正好陪我去一趟地府吧。你应该还没去过。”

“没去过,我没死过... ...”秦朗接住葫芦,把它放到回戒指里,又在霁的描述下拿了另外一个出来。

“你要是死了,那我也差不多了,”霁白了他一眼,“外面尸体里那只应该有点意识,我们去问问她。”

秦朗跟在霁后面离开房间,不知道怎么滴就觉得虽然鬼都没有了,但是房间的温度还是这么低,感觉一点都没有回升。又转身往窗口一看,什么都没有,那椅子还是好好地放在那里,窗台和椅子上都积着一层薄薄的灰。

那窗台,不该有两个手印吗?

秦朗发现异状,立刻告诉霁。这种事情肯定是危险的,无论什么时候这些细节都要说出来。

“啊啊,老东西,是阿梓吧。不过现在别管它,它不敢进来。”霁知道那东西几乎无处不在,所以其实呆在这些有其他小鬼在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鬼与鬼之间是会相互吞噬的,大鱼吃小鱼那样,但是也有保留点意识共存的,阿梓这么厉害了,但是这里还有楼下那只小男孩这么弱的鬼在,说明这里并不算它的地盘,它触及不到这里。楼下可能有什么镇住邪气的东西在,虽然那小男孩也存在,但是活动的范围也只在那楼梯那里,也不能离自己的尸身太远。而且小姑娘的尸体跟挂腊肠一样挂那里也是有镇住她意思在,但是秦朗把她放下来了自然就跟解除封印一样,那女鬼想把自己的尸体再拖远一点,活动得跟肆无忌惮点。这间房间里的鬼应该是不能离开这里的,不然肯定早就出来吃了外面那小姑娘。虽然没有灵智,但还是有点所谓鬼的本能的。

霁解释一番,秦朗便问镇住邪气的是啥东西?

霁恨铁不成钢道:“你想想小男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呃... ...刚才... ...”

霁扶额:“是在那桌子翻倒之后出现的。那桌子就是,但是大概是被阿梓给掀翻了,它估计不太喜欢我们。”

“啊... ...那刚才不是说这里不是她的地盘,她怎么能做到这么厉害?”秦朗不懂就问。

“对呀,怎么这么厉害呢?... ...因为我在这里啊!我压住了这里的所有气息,包括那张桌子。”

“为什么?”

“不这样,我怎么保证我们的安全,还有小鬼们敢现形呢?”霁撇嘴,然后示意秦朗把尸体抱起来挂回去,他要教他怎么把魂魄提出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