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之我的1992 > 正文
第1章 老子居然也重生了
作者:瑶湖居士  |  字数:2323  |  更新时间:2019-11-13 01:05:45 全文阅读

书友群 124377554 验证口令:1992小说书友

陈文感觉自己的意识漂浮在空中,周围一片漆黑,好像还有很多繁星。

2019年的某一天晚上,酒醉致死的陈文瞬间回到了1992年1月6日的中午。

一阵天旋地转,陈文感觉自己脑袋都快炸裂了。

--------------------

眼睛好疼,睁不开,但睁不开也得使劲睁开,耳边好像有个女人的声音,在声嘶力竭地喊着什么。

“你个杀千刀的流氓,你在我家里干什么!啊!你抱着我女儿干什么!我要杀了你!”

一个中年妇女,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拿着一杆扫帚劈头盖脸地往陈文身上打。

“妈,你别打了,再打就要人命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边死命地护着陈文,一边不停地大声嚷嚷着。

“我就是要打死这个臭流氓,敢占我女儿便宜!”中年妇女不依不饶。

“别打了,他都被你打昏过去了!”少女又替陈文挡了一扫帚。

“你给我死开!”中年妇女拿扫帚指着少女。

“妈,他真的昏过去了,赶紧救人啊!”少女着急地喊着。

“哟,真昏过去了,不是装的吧?赶紧,掐人中!”中年妇女手里扫帚放低了点。

“人中在哪儿啊?”少女问。

“鼻子下面,嘴巴上面,你拿大拇指死命按!”中年妇女经验丰富。

混沌的感觉。陈文感觉到一双慌乱的小手,抱着自己的脑袋,有人探了下自己的鼻息,紧接着自己的人中被人使劲按着。

恍惚半晌,陈文睁开了眼。

一张青春美丽的少女脸,这是陈文醒来看到的第一张脸,一张让他深感愧疚了二十多年的脸。

“小娟,我又梦见你了。对不起啊!”陈文迷糊间,说了这句话。

---------------------

陈文的第一感觉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他记得自己在2019年的一天晚上,睡着之前喝了好多酒,再往前好像被自己那个凶蛮的老婆又臭骂了一顿。

陈文觉得自己的这个梦真美,他回到了二十几年前,四十多岁的他回到了1992年十八岁的生日之前的某天,在那天的夜里,他和自己喜欢的女孩互相交换了一血。

陈文记得1992年那天的中午,他悄悄溜到女孩家,想约她出门,不巧被女孩的妈妈撞见,结果陈文挨了一顿扫帚,摔了一跤,把额头给磕破了。晚上,女孩趁着妈妈睡着,悄悄跑来陈文的家探望伤势,两个互相喜欢的少男少女,没忍住热血涌动,发生了荒唐的举动。

那一夜的冲动,没有留给陈文任何美好,反而是二十多年无穷无尽的愧疚和负罪,他一辈子无法弥补的罪过。因为这个女孩在不久之后死了。

--------------------------

回到重生现场。

“蚊子哥,你醒来啦!太好了,你没事吧,你额头都流血了!妈,你看你打的!”小娟嚷嚷着。

“不要乱贼(当地方言,zie,第三声,扯淡的意思),介(他)自己头撞到地下的。”中年妇女插着腰,拒绝揽责。

陈文费了好一会劲儿,适应了光线,小娟美丽的脸越来越清晰了。

“不对耶!我特么见鬼了!”陈文心中大惊!

陈文常在梦中梦见这个叫小娟的美丽女孩,他只能在梦中与她相遇,因为小娟早已不在人世。

就在俩人发生那次冲动的事件之后的半年,小娟就跳河自杀了。二十多年来,陈文每年都会到小娟的坟前祭奠。

陈文大惊之下,挣扎地要从地下爬起来,一阵腿软竟然没能站起,他双腿使劲蹬,试图从美丽女孩小娟的怀里离开!

活见鬼了,真特么活见鬼了!一个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的女人,突然抱着陈文喊蚊子哥,陈文差点吓尿裤子!

老天,别逗了!蚊子哥,这个名字二十多年来就没人再喊过了!

蚊子哥,这个名字只专属于一个女人!

在二十多年前,那个女人香消玉殒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人喊过陈文的这个叫法了!

这些年来,陈文无数次在梦里遇到喊他蚊子哥的这个女人,梦里那一声声蚊子哥,那一声声的美好。

一定是又做梦了,一定是又梦到小娟了,一定是的。

这梦,它不是春梦,不是美梦,而是彻底的噩梦。

这个叫小娟的女人,她是陈文一生的愧疚,无法偿还的愧疚。

这梦,一定是噩梦。没错,绝对的噩梦。

既然是噩梦,那还等什么,赶紧醒过来吧!

陈文右手在左大腿内侧,狠狠掐了一把,好疼,但梦还是没醒。

卧槽,那就让梦醒得猛烈些吧!陈文抬起右手,抡圆了,对准自己的右脸颊,狠狠一巴掌扇了过来。

PIA!这一巴掌力量实在太足了,陈文的右半边脸顿时红了,像涂了一层辣椒油,那感觉,火辣辣的。谁涂了谁自个知道。陈文眼泪几乎掉下来。

嗯?噩梦好像还没醒,陈文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小娟怀里,那张美丽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正惊讶地望着自己。

陈文感觉越来越清晰,这分明不是做梦的感觉啊!好像,不是好像,这感觉好真实啊!

陈文抬眼看着面前的中年妇女,他认识这人,小娟的妈。这女人应该是六十多岁了,怎么看上去四十来岁,还是跟当年一样岁数模样。

斯!陈文脸颊突然一丝疼,一只软软的小手正在轻轻抚摸陈文被自己打肿的右脸。

陈文张望了一下周围环境,房间的陈设毫无现代感,木桌木凳。

不对耶!这特么不是梦!

陈文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急匆匆转悠起来,他想确认一下时间日期,嘴里叨念着“今天是几月几号”。

“蚊子哥,今天是1月6号!你说今天要带我去看电影的!你忘了吗?”小娟提醒道。

“电影电影,看什么电影,不准你跟这个小流氓一起出去!”小娟妈嚷嚷着。

小娟委屈地噘嘴,低着头,懒得跟母上大人反驳。

“那今年是哪一年,今天是哪年1月6号?”陈文转悠了一圈,没找到挂历,急忙问道。

“1992年啊!”小娟说道。

哎哟!我去!老子居然也穿越了,也重生了,这特么太来劲了!哈哈哈哈哈哈!

陈文忍不住大笑起来,实在是没理由不开心啊。

自己充满悲剧的一生,就是从1992年1月6日的晚上开始的,

现在自己居然幸运地也获得了重生的际遇,居然重生到了1992年1月6日的中午,那自己当然不会辜负上天的这次厚赠了!

最起码,这天晚上的那次不该发生的事情,自己绝对不会让它再发生一次!

老子要重活一次,老子要好好活一次,老子不要内疚一辈子,老子要抬起头过一辈子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