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清匪 > 序
第二章 你们愿意侍奉火神吗
作者:梁鹿声  |  字数:3458  |  更新时间:2019-10-14 03:40:11 全文阅读

拓步的两个跟班,被李封狼打伤后,见识到李封狼的厉害,便去通知部落众人。族人闻听拓步和李封狼打了起来,便纷纷喧闹而来。众人冲进帐子,眼前的一幕对于众人而言,震撼到无以复加,最先回过神的是雅若的父亲,八字胡中年人,他踉踉跄跄的走到床边,用他老而颤抖的右手,掀起了染着血线的床布一角,看着死去的雅若,中年人失声痛哭。在部落众人眼中这一刻他的脊梁弯了,一瞬间便老了。

与此同时,拓步的两名跟班,连忙上前查看躺在地上的两名少年,抬起压在拓步身上的李封狼扔到一旁,搭手便欲去扶拓步,却是被拓步的样子惊吓到滚开好远。但见此刻的拓步,双眼圆睁,满是血丝,嘴巴大张,脖颈处被开了个大洞,甚至可以模糊看见脊骨。部落的妇女也是惊叫一声全部逃出帐去。

“雪球儿,你说清洲是什么样子的?听说那里的人穿的可好了,吃食更是繁多,真想去看看。”

“雪球儿,给,阿尼亚做的奶糕,给你,特别甜呢。”

“雪球儿,阿尼亚给阿爸做了新鞋,这双旧鞋便不要了,我洗了洗,还很新,你垫些羊毛先穿起。”

……

李封狼虽然自小在部落长大,但是在部落人眼里,他和马威武从来不是草原的人,是清洲外人,所以苦活累活,脏活重活都是他们做,没有族人真心待他们,除了雅若。

那个温柔善良的少女,每天在他耳边不停的叫着雪球儿,雪球儿的少女死了,死的理由竟然是自己,竟然是只因,只因喜欢他!

在听到拓步这些丧心病狂的话之后,李封狼回忆起那个温柔善良的少女,原本快要窒息的他,不知何处来的力气,挣开了些许刀柄,一口便咬住了拓步的喉咙,少女曾经的话语在耳边不断回荡,李封狼的撕咬不断疯狂,不知喝下了多少拓步的血,直到他的下巴脱臼,此时的拓步不再挣扎,李封狼也脱力昏死了过去。

马威武一瘸一拐的上前扶起李封狼,正欲往外走,却被雅若阿爸一口喝止,

“放下那畜生!”雅若阿爸背对着众人喝道。随即转身低头看了眼早已死透的拓步,恶狠狠地对马威武说道:“拓步和我女儿两条人命,招呼都不打,你是打算带她去哪里?”

马威武唯唯诺诺地道:“这……这,跟雪球儿无关……吧”。

雅诺父亲登步上前,抬手便是一耳光,将马威武打翻在地,连带着李封狼也滚在一旁,怒斥道:“帐内三人,我女儿和拓步皆死于非命,唯独这个畜生只是昏迷,怎与他无关,小小年纪如此歹毒,杀死千长儿子,又污我小女清白,怎能留他。关起来,等千长明日归来将其挫骨扬灰!”

拓步的两个跟班道一声正是如此,便架起地上的李封狼出了帐,将他关了起来。族人皆是神情异样,马威武低着头,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什么。

雅若阿爸见地上的马威武并未阻拦,便不再理会他,又见族人面露异色,道:“小女与千长儿子被杀,族里又没有其他外人,不对,这个小崽子就是,他觊觎我家小女美貌,得知拓步不日将要迎娶我家小女,便恨上心头,不仅杀死小女还残忍的咬死了拓步,他肯定是恶魔之子,万望各位做个见证,待千长明日归来,好叫这个畜生为小女和拓步赔命。”

话罢种族人皆点头称是,但又有多少人真的相信此番说辞呢?有人心中诧异,李封狼杀死拓步,拓步自小跟随千长学习技击,他们都不是对手,更别说李封狼了,那只是个力气稍大些的小娃子啊,至于杀雅若,虽然他们都不待见这个外族少年,但是少年平时木讷,只跟羊群亲近,待人处事却是十分善良,雅若又喜欢他,怎么可能呢,反观拓步却是蛮横跋扈,手段狠毒之辈啊。

这些质疑当然不会说出口,他们深知雅若阿爸所想,拓步死了,必须得有人承担,即便是他死了女儿也得忍着,以拓步父亲的为人,此事一个不好整个部落都得遭殃,尤其是雅若一家。

深夜。

拓步的两个跟班将李封狼关入帐篷,叫人包扎了伤口,守在帐篷里。二人羞怒于之前,少不了对混昏迷的李封狼一顿招呼。之后正欲休息,帐篷里却进来一人,一瘸一拐。

二人见马威武进来,也没什么好脸色,斥道:“你来做什么,莫不是搭救这畜生,出去”,说着一人起身抬手朝着马威武推去,马威武侧身轻轻一挥手,此人就倒了下去。又一步便到了另一人跟前,这一刻马威武完全不似先前般一瘸一拐,快到不可思议,同样是轻轻挥一挥手,另一人也倒了下去。

马威武走到床边背起昏迷中的李封狼,出了帐,直往狼山脚下而去。

李封狼只觉腿也疼,背也疼,总之浑身都疼,胃里也是翻江倒海,直欲作呕。

迷迷糊糊中,李封狼感觉眼前站着一个人低头正看着自己,看不清容貌,只觉得好像在笑。

费尽力气,终于睁开眼看清眼前之人,是马叔。刚欲开口,却觉得整个嘴巴疼痛不已,什么也说不出。马威武看着躺在地上大张着嘴,疼的眼泪直流的李封狼摇了摇头,随即伸手帮李封狼接上了脱臼的下巴。又从怀里掏出一颗黑乎乎,状如羊粪的东西,塞到了李封狼的嘴里。

李封狼吃下马威武塞得“羊粪”,只感觉浑身奇怪无比,时冷时热,片刻李封狼只感觉身上的疼痛似乎好了许多,便坐起身,欲开口问问马威武给他吃的“羊粪”是何物。

马威武挥手示意李封狼不要说话,摊开一个小布包,里面装着些许红色的粉末,用手指沾着粉末,慢慢地涂在李封狼身上的伤口处。待到伤口涂抹完毕,折起布包将他塞到李封狼的手里,郑重道:“拖布死了,雅若死了,他们说二人都是你杀的,你不用解释,我知道,听我说,明日拓步阿爸回来你怕是活不成了,我也逃不了一顿毒打,毕竟你是我抱回来的,我二人又是外人,所以一切的解释都是徒劳的,你明白么?”

李封狼本欲解释听着马威武的话,便又闭口不言,只是点点头。

马威武起身,撕破那只瘸腿的裤子,从裤子里抽出一根黑色三尺有余的石棍,两指粗细,一端小臂长短倒像是棍子,另一端却是扁的,末尾还很尖,总之李封狼没见过,也从未见马威武拿出来过。

马威武将棍子递给李封狼,认真道:“草原已经没有你容身之处,想要活下去,翻过狼山,去清洲吧。你本来也属于那里。”

说着又掏出一块小小的玉牌,递与李封狼,并说道:“这是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身上所带,因当是你的家人所留,上面刻着一个李字,我又是在狼山捡到的你,我便给你取名李封狼。”

李封狼看着手里的玉牌,上面的李字正是他的姓,他虽说没读过什么书,只有两本,马威武也教过些时日,识得些许字,书还是雅若父亲不知从何处得来,雅若偷偷拿与李封狼的,想到这里,又不免想起那个无辜的少女,心头一阵悲意。

不理会心思飘飞的李封狼,马威武又道:“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我知道你心底恨他们,但是如今这般状况,你必须回到清洲去才能活命。这把是石剑,贵人相赠,现在我把他给你防身,布包里是一些治疗外伤的药,每日涂抹,不日伤口便能痊愈,这儿还有一些干粮。”

将干粮仍给李封狼,见李封狼呆坐不动,马威武便上前踢了李封狼一脚,吼道:“还不快走!”

李封狼仍旧不为所动,盯着马威武,语气带着担忧道:“我走了,你怎么办?不跟我一起吗?而且,这大雪狼山,我,能翻过去吗?我们一起走吧。”

马威武嗤笑一声道:“你走了,我就给自己一刀,说你抢了我的干粮跑进山里了,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顶多就是揍一顿罢了,不至于丢了性命。你一失踪,这事情会慢慢被淡忘的。我永远不会回清洲的,回不去的,原因你不要问了,快走吧。”

李封狼盯着一脸轻松地马威武良久,放下手中的石剑和干粮,额头触地,双手置于头前,手心向上,对着马威武做了深深作了一揖,这是部落敬火神的。

头未抬,李封狼沉声道:“十六年前你从雪地里把我救起,是我重生,今日又救我一命,此恩无以为报。”

马威武扶起李封狼,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郑重道:“可以报,可以的。你只需帮我完成一件事情。”

李封狼忙道:“马叔请讲,雪球儿一定完成。”

马威武略显欣慰,便开口道:“到了清洲,勤习武,之后帮我杀两个人,一个姓觉罗,是个大家族,你只需杀了他们家掌权之人即可,若是觉得事不可为,那么就杀了第二个,此人叫李栖凤,放心跟你没有关系,不过此人你得杀他全族。你意下如何?”

李封狼听完,重重点头,对着马威武保证道:“马叔放心,不论此二人是何人,我必定帮马叔完成心愿,以报救命之恩,若是不成,雪球儿无无脸苟活。”

“好,好,快些走吧,天快亮了,一定要活着到清洲。”马威武拍了拍李封狼肩膀,高声道。

李封狼后退两步,随即转身踏上了狼山道往清洲去。

看着李封狼人影逐渐消失,马威武脸上笑容也随之消失,脸上神情慢慢的变得扭曲,疯狂,大张着嘴,仿佛在笑,又仿佛在哭,但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在这里,快快!”不远处部落众人皆持着火把,朝马威武这里而来。当先一高大男子正是拓步阿爸,得知儿子死亡怒不可遏,连忙赶回,却得知凶手被马瘸子带走了,更是怒火中烧。

拓步阿爸见只有马威武一人,咬牙怒吼道::“那个畜生呢?”

马威武无视拓步阿爸的问话,目光从部落所有人身上扫过,歪着头对着拓步阿爸轻声道:“你们,愿意侍奉火神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