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气冲斗牛 > 冰海雪原
第八十九章 削弱魔法
作者:真墨  |  字数:2237  |  更新时间:2020-02-17 22:15:12 全文阅读

无法参与其中的牛蛮面对着擂台边的热闹,百无聊赖地回自己帐篷休息。

愤怒的琳达目光最随着牛蛮远去,但身处风暴中心的她却不能离去,因为擂台上的骑士们正为她打得不可开交。

她咬牙切齿,誓要将牛蛮纳入奴隶大军中。

而牛蛮趁着琳达吸引整个烈火佣兵团的注意,快速在地上绘制一个巨大的圆形,并在内圈画上六芒星,自己端坐正中央,口中念诵着古老的咒语,那是与深渊沟通的魔法。

很快,在牛蛮正前方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从中传来图丽珀慵懒的声音:

“族长大人,召唤小女子有何贵干。”

牛蛮哪敢托大,他朝黑洞中扔出两朵在路边随手采摘的小野花讨好图丽珀:

“虽然只是野花,但你也将就着看看,等方便了给你买玫瑰花。”

此时的牛蛮哪会不知玫瑰花的含义,不过念着图丽珀喜欢,只好装作不知,而图丽珀自然也在装傻,连连说好。

在深渊,所有与人族有联系的领主,都要保持其神秘感,因此没有人会要这些花花草草或者便宜物什,图丽珀更是时隔千年才见上一会,拉着魔龙女炫耀着:

“见过没,没见过吧,这是人族的野花。我在人族时连正眼都不瞧它一眼,不过在深渊就不同,我看你们地狱根本就没有花这一说吧。”

原来,魔龙女是地狱魔龙一族?牛蛮将此事记在心上。

两人闲聊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才开始谈正事。

“我将前往冰海雪原,寻找能唤醒阿黛尔的神物,到时候就能知道她是不是当年那个伤害你的阿黛尔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她是当年的阿黛尔,你会怎么做?”

图丽珀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牛蛮的态度,这个问题确实让牛蛮觉得有些棘手。

“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我会帮着你的。”牛蛮自己也没底气,但于情于理也要帮着图丽珀。

“嗯,需要我传送些东西给你么?”

“目前不需要,只是告诉你我回人族了。”

帐外一阵骚动,显然是舞会结束,牛蛮迅速撤了法阵,将地上的沙子混在一起,以免被后来人发现。

本想早些休息的他却久久不能入眠。

经历这么多波折,从兽族到人族成为奴隶,再到深渊变成幽魂,又莫名其妙认识图丽珀成为郁金香家族的族长。

然而!

自己还是个初级骑士,以及不能使用的初级腐朽魔法师。

今后的战斗该何去何从?

如今天一般以智取胜?

一晚翻来覆去,不知何时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是清晨,睡眼惺忪的牛蛮拉开帐篷,却发现琳达早已坐在门口等着。

“琳达小姐不曾休息?”

“美得你,我的帐篷就在这儿。”琳达指了指身后,这才继续道:“牛满你哪儿人?”

来了,这是要探自己的虚实!

对于贵族这一套,牛蛮经过脑中三魂的指导已经驾轻就熟了。

“来自一个神秘的地方。”牛蛮打着太极。

“哦?”瞧着憨憨的,居然这般油滑?琳达自然不甘心,她继续追问:“怎么个神秘法?”

“离死人很近的地方。”牛蛮刚从深渊回来,这可不算撒谎,而且也可以是乱葬岗,他也想试探下琳达。

“墓地?”

“乱葬岗?”

“难不成是地狱?”

说完,琳达妩媚地捂着嘴偷笑,领口的玫瑰图案迎着晨曦若隐若现。

见琳达毫无尴尬地说出乱葬岗,牛蛮与三魂的意见是,要么此女的伪装能力毫无破绽,要么杀牛蛮的可能是另有其人。

但!

琳达的伪装能力真的比她的斗气强太多,牛蛮不敢妄下定论。

“琳达小姐的想象力真丰富,难道魔萨城也会有乱葬岗么?”牛蛮将话题直接引到此处。

“怎会没有,我的妹妹阿黛尔便是在那儿陷入沉睡的,她的奴隶也死在那,说来跟你的名字还很像。“

“哦?怎么说。”

“他叫牛蛮你叫牛满。”

“难道你不知道身为一个贵族淑女,不应该将别人与奴隶相提并论么?”牛蛮假装愤怒地朝琳达发火,手中的郁金香徽章却晃得若隐若现,让琳达偶然瞥见。

居然是郁金香家族?不可能吧,琳达心中暗自思量着,身体却往牛蛮身上倚,希望拉近两人关系,再做试探。

两个心怀鬼胎的人你来我往如唇枪舌剑,却不见远处的缪斯咬牙切齿地盯着他们。

见此亲密行为,他实在忍不下了,一口气冲了出来,脱下手中的白手套往牛蛮身上一扔:“决斗。”

牛蛮像看傻子一般看着他。

“我和琳达小姐友好交流,碍着你事了?”

“昨晚打擂你使诈,是男人就跟我决斗。”

牛蛮瞧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傻小子缪斯,也有心给他些教训,可若是琳达在此,容易被看穿身份。

“为给你留面子,我们两人到远处树林里决斗,免得你输了面子过不去。”牛蛮刺激着缪斯。

“走就走。”

达米安第一个忍不住,笑骂道:“真是天真无邪的傻小子,不过米青虫上脑!”

牛蛮虽未接话,但心中默默赞同。

两人二话不说撇下琳达快速往树林奔去,琳达不能明目张胆的跟,等两人瞧不见自己了才偷偷前往。

缪斯一进树林二话没说便是一剑刺出,牛蛮以无锋轻松应对。

经过牛蛮三个斗气结节加成,两人在力量上呈现势均力敌的状态,缪斯又不能外放斗气,两人你来我往铿铿锵锵打得不亦乐乎。

牛蛮突发奇想,能不能将腐朽魔法偷偷用上?

他一边应付缪斯一边还念念有词。

但是!

他疏忽了缪斯的暴击。

缪斯在不断尝试着暴击,那套对付大胖子的剑阵不断被用在牛蛮身上。

突然间,缪斯眼中精光闪过,嘴里怒吼一声:“暴击!”

牛蛮正不亦乐乎地研究着腐朽魔法,一听缪斯之言刚好嘴上腐朽魔法中的削弱咒语念完。

一道流光闪过,削弱魔法直接丢在缪斯的剑尖之上。

牛蛮迅速将斗气轮转至三大结节中,而后狠狠甩到持剑的右手臂上,右手臂呈现金黄色。

“锵“,两剑相交,缪斯嘴角抽搐,一副解恨地模样喊道:”死!”

可片刻之后,他便叫不出来了,因为牛蛮不仅抵住他的华丽长剑,还趁他得意之际迅速反击。

重锋停留在缪斯的脑门上!

只要牛蛮用力,他便死了。

“我对琳达这女人没兴趣,滚。”牛蛮倒不是心慈手软,而是初来乍到就杀人,不太合适。

但牛蛮的英姿与他的话语,都被躲在一旁恨得牙痒痒的琳达听见了。

“贱种,一定是贱种,我要让他匍匐在我的脚下,舔脚趾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