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五十四章,山河人情最难还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67  |  更新时间:2019-12-06 20:18:22 全文阅读

向来都只有李当归与人论大道理的一颗,哪里会有这种光明正大道明来意说要杀人的光景,何况,还是吉祥这么一个小少年,真要说起来,前前后后十多年他也就见过不出双掌。

李当归只觉得有一股有心无力徒然而起,只怕自己使尽浑身解数也不是对手,这种事情没有试过没试过一说,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说出来也不丢人,只不过并不想当着颜姑娘的面说出口,要不然,那才丢人。吉祥自顾自的站立高墙,没有丝毫下来的心思,眼眸瞥一眼低头若有所思的年长三四岁的少年,只觉心中一阵舒畅,也不是每一座天下的人都跟阐教的道种一样,小的时候也不过是个泥腿子。

交情归交情,答应人家的事情总归要办妥当,吉祥低着头看着小庭院内未战先怯的春秋剑胎,微笑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山河底下最难还的就是交情,这样,我不为难你,让你三招,还请你也不要为难我,打死你之后也不用丧尽天良的手段,该坠入轮回那就坠入轮回。颜姐姐只需要袖手旁观即可,期间不允许插手,若是违背规矩,那我也只好请姥爷亲自出山。”

如果少年十七八岁看起来好算正常,可偏偏十一二岁的模样让颜宝钗看的心烦意乱,老气横秋的样子让她压抑不住出手的冲动,皇庭内勾心斗角也不少,按理来说十一二岁便有心机实属正常,可见惯皇子争权夺利的高挑女子最是讨厌这一类,这也是她总会对李当归言笑的原因之一,这个清白少年对山河没有认知之前还停留于读书人那一套,却不死板,但是眼前这个小娃儿却有着能遗憾大半个阐教的武仙城,其中有位老疙瘩更是赤手空拳险些硬生生的把玉虚十二门人顶上三花打掉,这种不拘泥于什么因果的势力,着实让颜宝钗不得不严阵以待。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李当归没有婆婆妈妈,想了一会,抬头凝视高墙上的少年,微微弯腰,骤然用力,一跃飞上高墙,如同出弓箭有去无退。

弹跳力惊人,这就是颜宝钗的第一感觉,她与少年相处这么久,知道这个家伙体魄不错,力气不小,偏偏没有见识过骤然间的弹跳。

坐在门槛上雀雀欲试随时都有可能出手的颜宝钗死死盯着少年的身影,眨眼睛就来到高墙与超出实际年龄应该有身高的少年扭打一起,她有些惊讶,倒非是李当归这个才踏上修炼大道的少年天资如何,如果拿到东胜神洲来说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很少有人会提及,甚至被当作饭后谈点的资格都没有,而是惊讶于李当归这家伙十年如一日的耐心,以及多年来的沉淀,就好像坛子里被人装来原本就上乘的美酒,封坛百年,只待开坛。

颜宝钗望着李当归摇了摇头,她目前还没有修为来当揭开酒封的人,少年沉淀了些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扭打一起的两人很明显李当归略显下风,能不被瞬间击倒全靠着站立高墙如履平地的特点。

李当归看的极其清楚,高墙上的吉祥很显著的特征就是难以如同山岳一般稳稳站立高墙上,每次出手都会短暂蓄力,看起来像是要准备雷霆一击,实际上却是借此调整接下来出拳会带来的反噬力度,当吉祥看见李当归行走高墙宛如闲庭信步的时候脸色变化就像打翻五味瓶,先是惊讶,然后百思不得其解,之后又是释然,最后双手齐出拳,一拳猛攻上盘,一拳猛攻下盘。

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吉祥的李当归清楚两拳过后若是补上一串踢腿,那么他就会掉下高墙,哪怕明知道这个少年下盘不太稳也不敢有丝毫懈怠,身子如同皇庭中第一的舞女,扭动出巷弄中极其美妙的弧度,每一次都准确的与拳头擦过。

吉祥两拳恰好出现于李当归腰间左右,只是他却没了动作,停滞片刻,李当归看见吉祥脸色忽变,心中一惊,果不其然,下一秒,吉祥手腕轻轻一抖,拳换爪,左右猛然拍向李当归腰间,牢牢把李当归困住,手肘蓄力朝前一推,生怕因此被对方抓住破绽的吉祥终于扫出第一脚,试图让小庭院的主人掉下高墙,侧身着地,最起码要躺半个月。

相较于孙家武夫来说,吉祥这种力道就实在太过不值一提,只不过他却没有亲身体验过孙家武夫那种一拳一脚都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但是看着这来势汹汹,不留余地的拳脚,一脸平静的李当归也出现了慌乱,手脚短暂难以跟上速度,最后调动天府内“可怜”的灵气灌于手掌,以手刀猛然拍向抓住自己腰间的手,与此同时,也是以巧劲抬腿与之对碰,那携带雷霆必杀之势的扫腿被李当归自己也不清楚的巧劲化解如同清风吹拂,轻轻一荡消失的无影无踪。

吉祥隔空一摄,这位南田巷来自满城衣冠皆武夫的少年郎,似乎并不觉得高墙上单纯靠着蛮力就能解决掉已经被颜宝钗培育的初具胚胎的李当归,所以并没有用处拳脚招式,反倒是用出了道家法诀,轻轻甩手如同投掷石头一般,一道气劲朝着李当归扑去。

李当归几乎能清楚看见一道凌厉的气劲扑杀而来,下意识的侧身躲过,恰好与那道凌厉气劲擦肩而过,将李当归衣袍肩膀处撕的粉碎,却是没有什么刀剑砍伤的伤口,反倒是有很显眼的淤青。

躲过了这么一招,接踵而来的却是再次被吉祥把距离拉近。

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哪怕吉祥身为“以战养我身”的兵家正统传人,这般年龄早已经是身经百战,不过像如今这种无限接近于生死大战却是头一次,李当归到底有多大的潜力自家姥爷说的很清楚,虽然即便是近身作为武夫最有利的战斗手段,吉祥也没有片刻懈怠,仍旧是确保不会掉下高墙的前提下以疾风般的速度出拳,不讲求力拔山兮气盖世,单纯图一个“快”字,但是李当归已经完成人间修士基础的气聚天府,哪怕“气”少的可怜,但是用起来也非比寻常,手中力道完全不弱于吉祥半分,以掌握拳,速度也因为曾经被颜宝钗要求出几千剑的原因略微要快过南田巷这个少年,所以每次都能准确的握住轰来的拳头。常年习武的缘故吉祥手中已经有了些老茧,手微微后伸,李当归就能看出意图,掌中力道加大,一时间吉祥进退不得分毫,两只手如同先前他困住李当归腰间一样被困得死死的。

明哲保身,这是出门前姥爷千叮咛万嘱咐过的,山河最难还的就是人情,但是若是因此要武仙城死人那就另当别论,更何况区区一座世俗皇朝的王族,便是不还这个人情他们又敢说什么?

吉祥犹豫不决,李当归只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孙家武夫请来要自己性命的,柳如晦那家伙有句话讲的很好,“杀人者,人恒杀之”。

最终,当李当归决心高腿猛攻吉祥下盘的时候,这个少年头顶涌现一股紫金气息,双手手肘发力,轻轻一震,脱离“囚牢”。

显而易见,南田巷的少年这一次动真格了,这个少年阅历到底还是不如与之同龄的祥瑞少女如意。

这个自幼被丢到楼中观兵家典籍,被武仙城老祖宗亲自指点的少年,性格孤僻,从小除了青梅竹马的如意之外极少与同龄人说半句话,大有那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韵味。他修兵家,并不是纯正的春秋武夫,不会炼体魄炼一身蛮力搬山填海,他更喜欢无人的时候左右手互搏,虽然很多时候都显得滑稽,但却要好过无休止的修炼。

吉祥也经常会硬着头皮向姥爷讨教几招,不管最后一招惨败,还是挨了几招,身体内气机总会更加悠长。

他好胜心强,因为这个多次被姥爷提醒,甚至这一次出门的时候还专门叮嘱过。

高墙来来回回也就那么点距离,退来进去也始终不会脱离高墙,一来一去两次打斗,这个时候李当归才真正明白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的含义,被颜宝钗监督出剑数万次,没个休止,李当归臂力惊人,速度极快,当看见吉祥头顶被紫金气息灌溉,片刻之间将天府内气机调集,宽不过半尺高墙上,李当归没有章法的轰出一记重拳,逼进七步,深晓那句“趁你病要你命”的李当归抬腿踢向吉祥下盘,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重拳如同古刹晨钟。

原本就站立不稳的吉祥被这七步逼的摇摇欲坠,李当归忽然想明白一点,如今是生死大战,并不是说谁先掉下高墙就输。

李当归如同被仙人醍醐灌顶瞬间参悟大道,也不与吉祥多纠缠,跃下高墙,这是迟早的事情,并不会因为谁先掉落高墙就输掉这场生死大战,况且他除了只记得招式《春秋剑诀》身上已经拿不出其他底牌。

看见这一幕吉祥嘴角微笑,没有片刻犹豫跟着跃下高墙来到小庭院内,左右手重新握拳,顺着齐冲过去。

实际上一开始他也跟自家姥爷一样有顾忌,只不过目标不同罢了,姥爷顾忌的是来自剑宗剑士,剑乡离江南不知何其遥远,武仙城也不近,因此就目前来说还不足以跟这位剑修闹翻,吉祥却是担忧中途颜宝钗会出手,说到底他再天才也只能欺负一下李当归这种半只脚踏进大道的傻小子。

没有高墙上的顾虑,看起来遵守规则的颜宝钗,吉祥心中大定,紫金气息游走全身,这位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身上气势骤变,像是一个身经百战年岁千年的古老武夫。

李当归体魄不错,到底还是不能跟春秋武夫相提并论,于是一直运用着以前赤芍送来的道经上面的巧劲顺着手卸到地上,七成力道尽数被李当归卸在地上,瞬间裂开拇指大小的缝隙。

卸掉力道的同时,两人眼中流光溢彩,不约而同的高抬腿一踢,不过明显下盘不太稳的吉祥摔着倒飞出去,与此同时,吉祥隔空一摄甩出一道气劲打在李当归胸膛上,两人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倒飞出去,一人摔在墙壁,一人却被高挑女子稳稳接住。

吉祥身上有诸多武艺傍身,华丽的鲤鱼打挺起身,侧身身子,微微弯腰,以单肩箭步冲杀,试图以肩膀将李当归撞个粉碎。

被高挑女子接住的李当归耳边传来一句沉重叮嘱,“傻子,这是生死大战,不是打擂台。”

高挑女子轻轻一推,以秘法借力打力,瞬间被灌于摧山力道的李当归没来由朝着吉祥一脚踹去,顿时把这个少年重新踢回墙壁,轰一声,撞倒高墙。

吉祥单膝跪地,气喘如牛,他抬起手揉揉了肩膀,生痛,咬紧牙关,抬头望着如同行房时候嗑药一般的李当归,眉头微蹙,这个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却也不甘心,“李当归,再来。”

李当归也不太好受,这种硬碰硬的死办法到底还不是他这幅小身板能承受的,右腿如玉遇寒冬打颤,虽然前些日子知道会去杀人特意向朝大夫买了一些临时有用的药材,但终究药效早已过了,颜宝钗借的力度越大,李当归与吉祥这位体魄强悍的人硬碰所受到的反噬也就越大。

李当归右手按住右腿,尽量使颤抖的频率降低,同时低着头,如同蛙叫,深深吸一口气,腮帮子鼓起,重重吐出,身子却没有动作。

他不是神仙修士,没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玄妙手段,他穷,惜命,李当归自幼喜欢读背各种各样的圣贤典籍,因此没有江南的文人雅士们普遍的古板。所以不太富贵的李当归认真打扮过看起来会显得雍容闲雅,受人恩惠替别人还恩的吉祥,李当归起初想的还不是太多,大家总归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么多年即便没说过几句话也都认识,最后颜宝钗那句话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彻底点醒了少年。

李当归背对着颜宝钗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一定不能让女人插手,哪怕是被人活生生的打死也不行。

颜宝钗翻了个白眼,知道这家伙牛脾气又来了,劝肯定劝不动,只能见机行事。

吉祥不依不饶,艰难起身,重新提气,一位武夫应该有的心性在这个十二岁的少年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李当归摆出防御姿态,要他杀一个无冤无仇的人,终究还是下不了手。

这个看起来不像是十二岁该有修为的少年就像变了一个人,宛如游龙,猛攻李当归下盘。

李当归眼中闪过一丝不解,随后抬腿与之对撞,咬牙吃痛急忙后退数十步,但是身形突然变得如同鬼魅的少年对准李当归胸口猛然一记重脚,受到力道身体后仰的同时再次补上一脚。

李当归顿时就像被八百里加急飞奔的马撞上,又有最后那不弱于任何一次的一脚,如同断线风筝瞬间飞出去。

很气人,再一次被颜宝钗稳稳接住,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种结果专门等待一样。

吉祥空中借势身子落地,重新站稳脚跟后身姿犹如山岳拔地而起,继续扑杀,很快就杀到李当归眼前,没有犹豫,默然不语,吉祥便是连环踢脚。

力道一次大于一次。

这种力道,硬接,不死也残,疾风残影,狭小的活动空间要想躲过这么高频率的踢脚几乎是痴人说梦。

李当归,没有神仙手段,没有通天法器,如今技穷

当吉祥就要来最后一次雷霆必杀的时候忽然神情呆滞。

李当归如同提线木偶一般,身后身份尊贵的高挑女子如同这一行的状元,濒临死局的李当归瞬间以没人看的清的速度踢出无数脚,力道,速度,判若两人。

以大欺小。

她颜宝钗也会,玩的还不错。

她可不相信一个春秋剑胎剑意天下会只派一个十剑图的修士,不说圣人,最少也得有十二剑图,百年之内问鼎十三剑图的顶尖剑士。

以外界传言苡仁的护短来看,就怕浥轻尘只是一个试水深浅的士卒。

一边。

吉祥已经来不及收腿,而且一旦收住,那么他局势就瞬间反转,不死也残的就会是他自己,所以吉祥选择了最傻也最有用的硬碰硬,最后南田巷的少年身体莫名其妙的倒飞出去,速度诡异,与此同时天地中伴随着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如同清泉流响。

回过神来的李当归发现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身子,前冲过去就要将倒在地上的吉祥脑袋踩碎。

与此同时,倒塌的高墙废墟处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正是那位姥爷,双手负背,李当归难进分毫。

他出手更加诡异,无声无息,原本倒在另外一侧的吉祥出现在他脚下,伸出手,向上一推,吉祥诡异般的站起,身上伤痕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盏茶功夫之后,眼神中带着些许不满,轻声道:“颜公主这算是要以大欺小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