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五十三章,三尺有神明,青天只三寸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98  |  更新时间:2019-12-05 19:12:14 全文阅读

身上书卷气息还算浓厚的李当归讲理不是太厉害,知道颜宝钗喜欢讲道理,但是也没有真正见识过这位身份对他来说已经极其尊贵的女子认真同人理论过,想来不会太差,起码也是夫子那种级别,因此李当归带着颜宝钗回到小庭院之后只是零碎的说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还了那副宝物画卷之后再没有踏出过小庭院半步,哪怕明知道魁梧武夫很快就会追到这里来也没有露出片刻的胆怯。

没有亲眼见识过所谓人间修士、春秋武夫以前,李当归以为西蜀那位历经两代的女将军就是九州四海前十甲的存在,便是璀璨星光底下最厉害的十个人之一,甚至有可能还是第一甲,就像前些日子颜宝钗所说的皇庭第一的李幼孤一样,便是拿到剑乡也是不俗的人物,最后见识过真正的修士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坐井观天了,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巨隐隐于心,那些看起来极其平常的人根本不屑于名利,便如同青田巷的吝啬的苏檀香,没有听到三人谈话之前李当归完全想不到他也会是一位修士,然后就是私塾的红衣女子,李当归心里细细估量了一下,依照她的脾性来看恐怕十个孙家武夫也不够看,那日看她与朝大夫唯苏檀香‘马首是瞻’的模样就不难发现这位或许就是那个神秘的大人物,也就是东胜神洲神仙道人们嘴里举头三尺的神明。

十五个春秋见识过真正遮天的大手段没想到还是自己亲自弄出来的,颜宝钗一眼就看出来哪怕眼前这位少年对山河早已有模糊的认知,但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还是颠覆了他的印象,生怕日后小镇上真的出来两位山河四洲中最顶尖的圣人手段会把这家伙吓个半死,索性趁热打铁道:“委羽镇上还有一些不同寻常,只不过我修为太低难以看出端倪,你却要早有心里准备。”

李当归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颜宝钗私聊片刻,低声问道:“我来之前你有没有遇见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李当归坐在台阶上抱着脑袋,思索着十多年来发生的所有事情,最后有些惋惜,他十多年过得似乎极其平淡,当就要惋惜摇头的时候,突然说道:“以前没有,不过前几日遇见过,就是两尊石狮子被换作一尊威严石像,看起来就像是有人从哪座庙里搬出来的一样。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反正我看那座石像不太平凡,好像一些奇闻异事里面有所提及千百年大墓中的镇墓兽一样,不过意义不会一样,用些虚无飘渺的说法便是它可以镇压一些东西,反正这些日子我见到的东西杂七杂八,就是说它可以镇压什么通天修为的仙人我觉得也很正常。其实我有时候也很纳闷,看起来不会太轻的石像怎么就会莫名其妙的出现,按理来说搬来搬去虽然不是大事情,可委羽镇也就那么大,巷弄间抬头不见低头见,各门各户有什么事情都藏不住,不过见识到孙家武夫之后就想明白了,我想像这种武夫别说石像,我看背一座山都是吃饭喝水的事情。”

李当归也不清楚颜宝钗有没有看见那尊石像,反正把它往神明身上联想少您就觉得不太简单,看见颜宝钗低头沉思,他忽然有些怀念起以前的事情,如今这种不知道武夫什么时候就会来杀人的时间却莫名其妙感伤起来,这让沉思的高挑女子抬起头望着少年。

少年说的认真,女子听的认真,“南田巷曾经来过一位道士,也就是第一次说谢川穹天煞孤星的人,看起来又是杜若父亲昔日的朋友,那个道士似乎深明人情世故,没有给杜若什么金银钱财、没有想象中的仙家法器只是送了一堆书。说起话来高深莫测,生涩难懂,看起来有一些修为,还亲自给王屋深巷那边立了一块石碑,当时还没有什么真人悟道的传说,同龄人们玩闹心又重,大抵是谢川穹这家伙心气重觉得自己遭遇全都是道士一句天煞孤星给害了,只有看见道士的东西气就不打一处来,久而久之那家伙名声更坏,最后他硬是徒手把几百斤的石碑抱起来丢到江里,最后大抵是神明显灵,凡是靠近那家伙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颜宝钗要少年说一些奇怪的事情,以此判断出今后的局势,少年却认为颜姑娘单纯的好奇。

颜宝钗再次陷入深思,最后双手拖着腮帮子,笑意浓郁,眼眸深处流光溢彩,好像突然参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道一样,极其高兴,“如果我想的不错,道人立那块石碑只是想镇压王屋洞天最后那点气运,好让气数不外泄,以此待洞天福地大开之日所以机缘不会被委羽镇以外的人得到,只不过谢川穹徒手搬走石碑让道士一切功夫都白费,虽然无伤大雅,可任由哪位高人看见自己的东西被一个蝼蚁拿走心情都不会太好,想来他也是道家三教正统道人,并没有使出阴损招式,只是单单让那家伙有点‘孤独’。”

李当归早已经不是最初懵懂无知的少年,但是听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是有些如坠云雾,因此,两人的关注点逐渐走向不同的地方,“害死了别人一家人,难道也是正统道教?”

颜宝钗懒得与李当归解释,拍了拍脑袋让自己心中好受,自己认定的人哪怕是个傻子最少也得带到天都见见世面,转移话题道:“你不好奇杜若他爹是什么人吗?区区一个被灭的西楚世家能认识那种通天修为的道人,最起码本身修为也不会太低,要是修为高的话西楚还会被徐冉修一夜灭国?”

李当归忽然发现什么新鲜事,一脸求知。

颜宝钗低声自顾自道:“我也没游历过山河,踏上修炼大道也不过十八年,你说那什么石像我没有见过,不清楚它是道家三清四御还是儒家诸子,亦或是灵山众佛之一,但很清楚那种可以弹指间改变一个人气数的手段,最起码也是第六圣贤之中的古之圣贤,修为或许不高,但年岁肯定不小,说不定又是一个历经春秋乱战而道心不损的老怪物。”

李当归听的愈发云里雾里,没有开口说话,原本还想着让颜宝钗多说一些,只是可惜她话点到即止,然李当归左右不是滋味,就像那种到嘴边的食物怎么样吃不到那种感觉,实在忍不住也就开口问道:“我看他来的时候对杜若挺尊敬的,就像普通官员见到皇室尊亲一样,只不过我想不明白的是既然有那种修为,为何不出手解决杜若天生顽疾?”

颜宝钗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原来把修士当作无所不通的人了,忍不住纠正道:“圣贤书上有没有一句话叫术业有专攻?”

坐在台阶上的李当归这一次没有说半句话,只觉得颜宝钗此话有理,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要是天生顽疾这么好医治,那还叫天生顽疾吗?

颜宝钗似乎猜测到少年还有隐瞒,忍不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道:“你还有没有见过其他道士,不是什么仙风道骨,反而有些邋遢的那种?”

李当归想了想,摇头道:“没有,江边附近没什么道观,我也没出过江北,哪里有机会见到什么道士,和尚倒是有两个,其中还有一个苦行僧,讲着什么佛行一生,最为天地桃花开。”

颜宝钗无奈笑了笑,西牛贺洲的事情她也是两手抓黑,轻声道:“大隋年间委羽镇曾经是一座道门,道家三教内地位还不低,自从委羽真人破开自相大道之后更是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这才引来东胜神洲许多上乘仙宗们的关注,这是一点,另外一点自然是因为你这个剑胎,这一点不用我说相信你也知道。”

迟迟不见魁梧武夫追来,少年心神也逐渐神游,忽然提议道:“我们要不要偷偷去王屋深巷那边挖一挖?”

颜宝钗脸上笑意浓郁,“迫不及待想看看那把剑长什么模样?全盛时期的天龙都被它耗尽气血,你就不怕丢了小命?”

摸着腰间空荡荡的剑鞘,看见的时候总觉得不舒服,被道破心思,他也没有打算隐瞒,实诚道:“不是为它量身打造了剑鞘吗?我寻思着颜姑娘你以前见过它长什么模样吗?要不然怎么先打造了剑鞘?”

颜宝钗伸手空中划了几下,看见书呆子少年一头雾水的模样也知道自己这差不多是对牛弹琴,无奈道:“你傻啊?!没听见老儒生说三尺青锋破开紫霞大道吗?况且山河之中名剑一共就那几把,这一点修士们或许不清楚,但是历朝历代的皇帝们可是十分上心。”

李当归没想太多,只是觉得颜姑娘这个解释实在是太敷衍。

他拍了拍衣服起身,似乎真准备去王屋深巷挖宝贝,“颜姑娘,书上说重宝出世必有天地异象,祥瑞携宝来贺,你说我们要是这么光明正大的把它拿出来,会不会出事?”

颜宝钗没好气道:“人家肯不肯跟你走还不一定呢,像那种宝贝可是剑修们眼中不二法宝,光是佩戴身上就能够滋养剑心,”

颜宝钗说起关于剑士的知识话不会太多,犹豫一下,然后伸手指着腹部天府,神阙穴,这两个位置是李幼孤提及剑士的时候说的最多的地方,一个是修士武夫都必不可少的地方,一个是人体唯一可以代替天府的穴位,也就是上乘剑士们储藏飞剑的地方,她轻声笑道:“你以后也得把佩剑藏起来,不能像武夫一样随时都佩一把剑,要是修为不够岂不是告诉别人我有宝物你快来抢吗?”

李当归有些沮丧,也有些茫然,“气聚天府我都耗费了不少时间,要想藏一把剑那得需要多少精力?可藏来拿去,最后不还是要拿出来吗?”

颜宝钗无言以对,她被少年这套有理有据的歪理堵住。

如果让她说一些低层次修士的事情还可以信手拈来,若是说起上层境界那就有点难为人了,她说到底也只不过才开天眼,那些大道理知识与资质根骨没有半点关系,全第是境界上的感悟,让她第五境的修士说出第七八境界的感悟,无异于痴人说梦。

但是她也不肯承认自己修为不足,也就当了一次哑巴,可是看着少年一脸希冀,她还是心软,中规中矩道:“很多东西要靠自己感悟,就像修炼大道,只有自己亲自走一次才知道哪一条大道适合自己。”

见到颜宝钗答非所问,李当归并没有太死板的斤斤计较,也就顺着她的话说道:“颜姑娘,你见过修为最高的人是谁?”

颜宝钗双手抱胸,一脸春风得意,似乎说的是她自己一样,没有片刻犹豫名字脱口就来,“李幼孤。”

李当归原以为她会毫不犹豫的说浥轻尘的名字,再不济也会是灵山和尚,人家到底是来自其他地方,望着她认真的模样,问道:“他有机会登背剑山吗?”

颜宝钗一笑置之,这位北唐皇族似乎也不太喜欢剑乡,只不过并不像空青一样把不屑全写在脸上,相反总会轻轻笑一笑,“山河也不是它剑乡一家独大,东胜神洲还有道家三教,道家三教之下又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十八水府,三十六靖庐,十洲三岛……底下甚至还有数之不尽的支脉,如同千年老树盘根错节,其中用剑的道家真人也不计其数,人家主修道,剑为辅助,与剑乡大道截然不同,却也能被称作剑修,所以山河中并不是所有剑士都想登背剑山。”

李当归点了点头,深处的道理他明白一点,底层的剑士心目中的圣地到底还是背剑山,像李幼孤这一类剑士看待背剑山的眼光就与普通剑士截然不同,至少不会把背剑山当作一生目标。

颜宝钗身负北唐气运,世俗皇朝实力不如上乘仙宗,可肩膀上扛着的气运却很少有仙宗可以与之媲美,关于即便圣贤都谈之色变的因果,她不是很在乎,有一说一,有板有眼,“还有一类需要香火气运,也就是常说的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一类神明除了剑士之外什么人都有,最多的还是灵山众佛,关于其中说法,有时间你亲自去灵山打听打听就清楚了。”

“关于江北没有寺庙一说,整个江南文人占了九成,文人香火之盛不是冠绝山河,起码也是十六座天下内排的上前三甲的地方,没有寺庙也再正常不过。许多大门大户门前门上家里家外有些石像木雕也不过是出于对天地神明的敬畏,就像你常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一样,凡俗间的事情都有人管辖,如同帝王下派官员管辖各个郡县一样。”

李当归问道:“为何那什么委羽真人会把江北当作道场呢?要论到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荆襄九郡,江南哪个地方不胜过江北百倍?”

谈论起仙人道场这一类事情,无异于琢磨神明的心思,李当归可以理解为懵懂无知,哪怕是有因果加身自然有剑乡的巨擘出手消除,但是她却不一样,她虽然有道种相媲美的根骨资质却没有拜进一家道门,肩膀上还扛着不到半甲子的北唐。

有些天机称不上天机,只能当作秘辛,真正的天机却是道不得。

天光下一道疾影射来,她猛然站起身抬手捏住,张开手掌,眉头微蹙,原来是一颗无名指头大小的果子,经过岁月打磨已经如同石头般坚硬,只不过力道不打,并不是孙家武夫应该有的力道。

颜宝钗隔空挥了挥手,一道强烈气劲冲向果子射来的方向,被一个个果子拦截,小庭院内砰砰作响,如同春雷舌尖绽放。

她挺立身姿护住李当归,少年眼中她如同五岳泰山。

李当归抬头,顺着声音望去,高墙上站立着一个身影,十一二岁出头的身高,衣着单调纯黑,李当归站起身急忙止住两人,大声道:“颜姑娘,他就是吉祥,南田巷姥爷的小童子,脾气不好,但不是坏人。”

颜宝钗默认不语,是不是坏人看不出来。

吉祥却不与如意一样被当作祥瑞,他举起手中弹弓示意刚才就是这个小玩意射来的果子,其中也有更深层的意味,他一把小小的弹弓就能让你如临大敌,若是出力十分不是要掀翻小庭院了吗?

他修兵家正统,自幼长大于满城衣冠皆武夫的武仙城,小小年纪就极其老练,没有那种文人雅士们说话九拐十八弯的花花肠子,开门见山道:“孙武夫让我来,小镇也就那么大,我也不瞒你们,他被人缠住脱不开身,早年孙家与我姥爷有些交情,特地让我来了结这场因果,打赢过所有事情都既往不咎,若是打不赢结果就不必我多说。武仙城虽然不敢与剑乡媲美,但还是拿的出十多位与先天神灵都不逞相让的春秋武夫,孰轻孰重你们自己掂量掂量,若是最后逼的姥爷亲自出山,那可不是打一场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