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五十二章,那座山河,星光璀璨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114  |  更新时间:2019-12-04 20:36:45 全文阅读

算是别开生面的“英雄救美”,李当归力气到底还是不大,抱着颜宝钗跑了一会就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却也不好意思开口。颜宝钗受伤不重,只是天府内气机差不多消耗殆尽,也不顾什么颜面,趁着被少年抱着的机会调理身体气机,如果这个时候魁梧武夫追上来,她并不指望少年能有一战之力。

低估了敌人的实力便是错误的开始,颜宝钗有些心有余悸,想起最后遮天蔽日的‘壮丽’,问道:“那丫头如何答应的?你到底许诺了她什么?不会是跟她一起到妖土吧?我可告诉你,若是让剑乡的人知道他们的剑胎要跟着一只妖精去妖土,必然会引起第三次剑妖大战。”

剑妖大战,程度完全不逊色于春秋乱战,不管是春秋学宫儒生们的天地正气也好,还是东胜神洲自春秋大战之后道家一家分三教层出不穷的手段也罢,到底还是不如被称为“山河杀伤力第一”的剑士。那些孑然一身腰间唯有一剑的剑士们战力之高,妖土深有体会,实际上当年要不是剑气大战与剑妖大战爆发的时间节点一样,如今妖土只怕早已经支离破碎。

大战之后,剑士与妖土的关系也没有得到缓和,导致大战爆发的源泉蝉衣更是杀穿妖土,让妖土巨头一怒之下登临背剑山怒杀剑宗五圣,最后苡仁这位剑心纯粹,剑骨晶莹剔透的天才剑仙出手才稳住局面,然后两座天下的巨头们出门签订协议休战千年,蝉衣香消道殒,剑宗第八代宗主上任,妖土生怕这会是第二个蝉衣不明所以的情况下率先展开大战,不过由于参战的大多都是蝉衣那一代深受其“剑妖不两立”思想影响的剑士,因此那份合约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约束,实际上只是不太过火,就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也不会有人去追究什么,合约到底还得拿来约束剑妖两方的圣人,剑乡历经天地初劫,巫妖大劫,春秋量劫而屹立不倒,底蕴深厚冠绝山河四洲。

颜宝钗十句话中九句关于赤芍,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李当归没有心情回答,最后颜宝钗忽然恍然大悟,想起了身后穷追不舍的魁梧武夫,“跑快一点,你多坚持一会,我尽量把天府气机调理到七成左右,孙家武夫被那异象破了黄金真气,一时半会还恢复不过来。”

李当归点了点头,猛吸了一口气埋头加快步伐,一瞬间健步如飞,穿梭巷弄之中的少年郎如同鲤鱼欢游于溪水之中,来去自如。

踏进青田巷的底牌,遥遥看见偌大官衙,李当归先生放慢脚步环顾一会,然后继续小跑,魁梧武夫没有被杀之前他便不会掉以轻心,只是腾出一只手按住胸怀,有一副画卷,这一幕被抱怀中的颜宝钗看的清清楚楚,她正要开口询问,李当归就开口解释道:“赤芍说这是天地初开,春秋学宫老祖破开紫霞大道的时候浩然正气冠亚正气天地,天地有感形成山河画卷,分为阴阳两幅,这一幅为阳,另外一副为阴,被赐予嫡传大弟子,起初听到颜姑娘的名字赤芍说什么也不愿听,我好说歹说了很久,最后答应她有朝一日修炼有所为,有生之年必定不让剑妖大战爆发,她这才肯借给我用一次。”

“拿到之后她教了我一段口诀,然后我生怕你出事所以马不停蹄的赶过来,起初来到青田巷看见一片废墟,地上有血迹,实际上心有点凉,最后听见江边有动静,就像春雷绽放似的,估摸着颜姑娘你把那家伙逼的狗急跳墙,我不知道他如何出来,但是水性肯定不好,细细一想要是我迟迟不来你肯定要跳江躲命,所以我隔着很远就念叨了口诀,还真神奇,眨眼睛就来到来江边,然后就是天狗食日的异象。”

颜宝钗起初只是轻轻应着,心里还琢磨着榆木脑袋可算是开窍,逐渐认识到山河险恶,可是听到最后却一肚子怒火,她凭什么在前面挨最毒的打,然后就开始故作正经的算账,那模样吓得李当归呆立原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李当归,好样的啊!肚子里装了一肚子坏水,我才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你实话告诉我,你还许诺了那丫头什么,这类宝物可不简单的是光有交情就能过来,你是不是占了人家便宜?”

半晌,李当归回过神来,还没能理解颜宝钗话,就好像忽然被门夹了一下,“什么?”

颜宝钗身为皇室中人眼光何其毒辣,这么说也只是发泄心中被那武夫毒打的怒火,关于李当归,少年还达不到“色”的程度,单纯的情窦初开,只不过目标似乎是她自己,这就有点麻烦了。

她抬起头,自言自语,“难搞啊!”

李当归一脸茫然,“你说啥?”

高挑女子没有理会,实际上她根本不好奇少年答应了那丫头什么事,哪怕是说娶她也与自己关系不大,颜宝钗就是这么一个人,一旦坚信心中想法,哪怕是天地失色也不会因此改变。

李当归还是很好奇,“颜姑娘你说啥?”

颜宝钗没好气道:“我说让你放我下来。”

李当归低头看来一眼如今场景,一时间有些左右不是感觉,“你调理好了?”

颜宝钗想了想,“差几不离了,不过暂时还不宜动手,强行牵引会留下后患,你这样抱着我也不是个办法,万一那武夫追上来,我肯定打不过,到时候你又精疲力竭,我们就真的死翘翘了。”

李当归闻言缓慢脚步,呼吸起伏逐渐开始有规律,抬头望着还有一段距离的官衙,头疼道:“颜姑娘,我们要不要改道去朝大夫家?我想的那个地方很少有人会乱来。”

颜宝钗突然想起铁公鸡苏檀香,开口问道:“镇子上那个出了名的铁公鸡呢?”

李当归摇头道:“不清楚,他很抠门,我怕到时候把我两拒之门外,那个时候孙家武夫追过来就真的是走投无路,朝大夫人很好,他这个人有点财迷,只要给的钱足够,他一定会帮忙。”

颜宝钗叹了口气,说的很晦涩难懂,“那也要看给的什么,还是去官衙,要是你速度够快回家也行。”

李当归犹豫片刻,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想明白之后几乎没有片刻停滞,转身重新抱起颜宝钗就跑,也不给她一刻说话的机会,途中颠簸的厉害。

少年跑一段就会转身朝后看一眼,确定孙家武夫是否追赶上来,只不过途中好几次都看见隐隐约约的模糊身影,不能确定是不是那武夫,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反而是加快步伐,彻地离开青田巷之后,李当归蹲到地上气喘如牛,不忘记抬头问道:“颜姑娘,我来的时候看见了刀片,你也是用刀的吗?”

站巷弄里看不出大战过一场的颜宝钗没好气道:“不是,顺手而已。”

太敷衍,李当归也就没有多问,这次走前面,大气如牛仍是不肯把脚步缓慢半分,穿过桃子坞,私塾,近日里的委羽镇极其安静,想来若非是因为“天狗食日”的异象,街道上根本见不到行人,最后来到小庭院所处的巷弄。

小庭院,相较于委羽镇来说地理位置有些僻静,其实事情发展到如今这种地步已经不是躲到少女地方就能解决,委羽镇一共那么一亩三分地,赵钱孙李家族又是出了名的显赫,便是铁了心把小镇翻个底朝天也只不过小事一桩只是现如今僻静的小巷对于李当归来说没有那种游子归家的感觉,反倒是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不过好歹李当归也住了十多年,哪怕真的有什么洪水猛兽少年也不会无缘无分丢弃这里,李当归独自围绕着小庭院转了一圈,偷偷的勾到杜府听了一会,最后敲响大门还了山河图省的被魁梧武夫追上来过杀人越货,然后推开大门,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圣人语录,牵起颜宝钗的手就往小庭院内跑,又里里外外的搜了一遍确定没有被人守株待兔之后,官司大门,坐到地上长长舒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少年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

接下来如何应对孙家武夫那就不是李当归能顾急得了,便是向阎王爷报道也要当一个饱死鬼,李当归煮好饭菜,一炷香时间的功夫舒舒服服吃了个饱,大敌就要当前颜宝钗可没有这么好的心情吃东西,对此少年也没有多管多问,只是拿出上一次剩余的药材,按照朝大夫给的法子煎好之后端到颜宝钗跟前,死皮赖脸的才让这位皱着眉头的高挑女子喝下去最后看着脸色红润如初的高挑女子,凑上前笑着问道:“怎么样?”

药汤人腹,天府内气机狂窜肚子胀痛片刻之后,颜宝钗下意识的抹了抹嘴角,把药物残渣抹去,闭目养神感受着已经恢复九成的气机,眉头舒展,问道:“什么时候买的?”

李当归坐到地上仰头望着旭日,经过天狗食日异象之后失去温暖,初夏时节却有些秋意凉爽,他笑道:“上一次买了很多珍贵药材,第二次买药的时候朝大夫附赠了我这些药材,还特意叮嘱我煎药方法,火候,时间,差一秒效果就有天差地别,朝大夫名声很好就是因为他药材管用,虽然贵了一点,但是只要你第二次来他都会附赠一些药材,我听十二岁谈起过他,说朝大夫有一个宏愿,山河无医。”

颜宝钗站直身上,一脸严肃,朝着青田巷深深鞠躬。

李当归有些不明所以,但也是跟着颜姑娘一起行了个大礼,少年不清楚颜姑娘寓意何为,但他由心的感谢朝大夫。

李当归收拾小茶壶,煎药的小灶台,然后把小庭院内能用的上的东西全拿了出来,唯一看得上眼的就是那把刀锋锋利的菜刀了,显而易见,颜宝钗这种身份不屑于用菜刀。

颜宝钗坐到被挂满海棠香袋的门槛上,这么长时间过去,便是有香气也早已消散。

李当归不好意思与高挑女子坐一起,就坐在台阶上,背对着她说话不舒服,于是就转身看着她。

颜宝钗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对我我非分之想?”

李当归扯了扯嘴角,现在不是应该讨论如何应付孙家武夫吗?

坐的端正的颜宝钗看破了少年心思,认真道:“先回答我的问题。”

李当归看着她,不知道如何开口。

盯了一会,觉得无趣的颜宝钗问道:“我底牌用尽,你还没有什么后手?”

李当归很干脆的摇头道:“没有,那武夫的黄金真气不是已经被破了吗?”

颜宝钗长长叹了一口气,少年这句话似乎触到了高挑女子的痛处,“我低估了孙家的实力,来之前没想到孙落葵地位会这么高,大燕孙家肯把这般境界的春秋武夫派出来,我浑身解数用尽却没能逼出人家本命法相,要是追上来,我两没后手多半是要向阎王爷报到了。”

李当归伤口撒盐道:“颜姑娘,你没有什么法相吗?”

关于这类问题,一向是人间修士们的大忌,她熟读百家,有道种资质已经是山河中独一无二的天才人物,但真正与阐教的天才道种相提并论还差十万八千里,其中或许有资源问题,但结果就那样,就像“胜败乃兵家常事”会是每个将军失败最好的借口。

颜宝钗还是没办法向一个她觉得懵懂无知的少年发泄怒火,想了想,转移话题道:“孙家武夫如今算得上公然坏了规矩,其实我们游回小镇的时候他就跟着,没有出来只是被对面府邸内的剑士警告,哪怕剑乡与东胜神洲有千万亿遥遥路途,但人家到底还是山河第一势力,孙家撑死不过半个春秋底蕴,翻个底朝天也顶多不过一个略有所成的武夫坐镇,他对我出手却想借此毁你道心,让你今后于修炼大道彻底绝缘,这一招手法歹毒程度称得上第一。”

李当归眼光炯炯有神,双手有序的拍打着大腿,抬目望着高挑女子,笑着问道:“我读过大燕皇朝的史册,大燕国祚千年,燕高祖册封三千王族其中只有赵钱孙李四位异姓王,纵观春秋无数王朝没有一位异姓王有好下场,赵钱孙李却能屹立几千年,我曾经琢磨过一段时间,发现他们大多倾向于上乘仙宗,族中子弟极少出仕,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把这里的赵钱孙李当作大燕王族。”

颜宝钗眉毛一挑,“李当归,没看出来你花花肠子还不少,说,你是不是也这么调查过我?”

李当归被颜宝钗忽如其来的发问堵的横竖不是滋味,怎一个“难受”了得。

李当归微微一笑,“颜姑娘……”

少年说了半句话,他原本想要说些心里想法,用脑子里面积累不多的圣贤箴言来把自己的地位提高一点,日后说起话来颜姑娘也能细细斟酌不像现如今这样几乎都是脱口就来,喊了一句颜姑娘,当颜宝钗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少年,纠结半晌的孑然少年到底还是把话吐出来,只不过用了一些委婉的说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实在不行我们就走,到时候再回来也不迟。”

颜宝钗背靠着门,双腿瞪着门槛,以极其舒服的姿态眯着眼睛看着少年,“我又不是君子。”

李当归笑呵呵道:“我也不是。”

颜宝钗决定给这个白痴少年普及一下山河知识,不要什么都听圣贤书的,“李当归,你知不知道十年对于修士来说是多久?举个例子,就像对面府邸内的浥轻尘一样,光是登临背剑山就需要起码一个甲子的功夫,道家三教圣贤打个盹都以百年计算。”

这一次少年转身背对着高挑女子,清白少年关于年数的认知还停留于人生百载匆匆,并没有像高挑女子一样接触道动则百年千年的上层。

有些事情不是读尽圣贤书就能理解,就像人间修士,书上不会有一字提及。

颜宝钗继续说道:“像妖土巨头,有些甚至以劫来记载,一劫十二万年,有的历经数万劫,那该是多久?便是整个长生天下都没有这么久的历史,我只想告诉你一个道理,就像胜败乃兵家常事会是失败者最好的借口一样,永远不要想着以时光来消磨对手。”

李当归眼神复杂。

颜宝钗叹气道:“人间修士匆匆不过万载,破开紫霞大道便与天地同寿,证道圣人,天地不崩,我身不朽。”

李当归低着头,若有所思。

人间修士,所求不过长生,紫霞金光大道之后不是什么举手投足间崩碎山河的实力,而是长生大道,紫霞大门外能崩坏山河的大有人在。

颜宝钗有些不是感觉。

说实话,这段时间她也有点对这少年上心,说不出什么感觉,反正不想让他碌碌无为一生,也不想因为他是天生剑胎而被带回剑乡走早已经被圣人被规划好的修炼大道。

山河四洲星光璀璨,到底还是要见识一下。

当颜宝钗正要继续说的时候,少年有气无力道:“颜姑娘,我累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