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五十一章,天地有正气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102  |  更新时间:2019-12-03 19:54:57 全文阅读

颜宝钗不是什么修为高深的修士,不论近身与否魁梧武夫都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当然,对于一名武夫来说能近身自然最好。

魁梧武夫一步数丈飞掠至颜宝钗跟前,双臂齐咏用双拳轰向高挑女子腹部,气势霸道绝伦,如同雷霆灌顶。

颜宝钗没有什么防身法器,只能以被武夫一掌拍出缺口的狭长双刀竖着格挡,一刀调用周身气机拦住魁梧武夫这威力霸道的一拳,另外一刀对着魁梧武夫心脏正中央的位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去。

却不曾想武夫体魄强度超出预料,一手以拳变爪变化无穷,轻而易举将高挑女子竖着的短刀抓住,挺起胸膛硬生生的以极其脆弱的心脏接了袭杀来的另外一刀,腾出的一只手便捏住刺着心脏的刀身,力量之大,搬山填海,迫使高挑女子丢弃武器之间二选其一。

凡间刀剑难伤分毫,很显然,让高挑女子失去双刀便是魁梧武夫本意。

有着半个春秋的大燕王族,底蕴虽然不如上乘仙宗,但是知识层面的东西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高挑女子仍旧是这么不痛不痒的攻击,并不会让魁梧武夫换气。

颜宝钗见到双刀被抓,几乎是没有片刻的犹豫果断舍弃双刀,与此同时抬腿踢向魁梧武夫下盘,那记撩阴脚极其歹毒。

魁梧武夫见状急忙伸手把高挑女子踢来的腿抓住,武夫侧过身,抓住腿的双手猛然用力,少女被丢出去数丈之外,后背撞向高墙,一声巨响,高墙轰然倒塌,激起尘土万丈,然后地上翻了几个滚,双手撑着地面犁出一道骇人血痕,双手伤痕累累这才勉强止住了后退趋势。

显而易见,高挑女子犯了大忌,低估了有着半个春秋底蕴的大燕王族派出来守护嫡传人的武夫实力。

孙家武夫一步跃出,然后一脚踢向高挑女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肯给高挑女子有一丝反应的机会,企图把她镇杀于此间天地。

颜宝钗捡起被魁梧武夫一同丢过来的双刀,猛然提起一口气,竭力丢向武夫明显较弱的下盘。

孙家武夫侧身躲过,然后回首,高挑女子已经退出巷弄,他也暂时没有任何举动,只是遥遥望着这个来自北唐皇朝的公主,四座皇朝之间号称熟读诸子百家,精通奇门遁甲,当颜宝钗立于高墙的时候,武夫眉头一皱,对着高墙隔空一脚,一道气劲把高墙轰倒。

与此同时,魁梧武夫换了第一口气,春秋武道与人大战最讲求‘一鼓作气’,所以如果战斗中能迫使一名武夫提前换气,那么打起来也会事半功倍。

魁梧武夫抬起头看着,此时天光正好,堪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讥笑道:“刀也出了,脚也出了,北唐皇朝还有什么见不的人的招式一起使出来。”

颜宝钗稳住身子,压抑嘴中一口猩红,咽下去,“粗鄙武夫难成大道。”

魁梧武夫挺立身子,头顶一股黄金气机油然而生,他摇头笑道:“原本还是让你劝劝李当归,让他归顺我大燕皇庭,现在看来只有把你杀了才行。”

颜宝钗呼吸沉重,吐纳法门变换无穷,春秋诸子百家皆有独特的吐纳之法,她熟读百家自然略知三四五六,气息逐渐平稳之后,低沉道:“想让剑意天下当大燕国祚的根本,那还得看看三千年大燕能不能接住大成剑士一剑,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白白断送三千年巍峨大燕,到时候三千年霸业宏图便真要说与山鬼听了。”

魁梧武夫第一次见到颜宝钗,一切都是由旁人口述,如今一看却是相差无几,仍旧是喜欢对什么事情都了如指掌的模样。

所以,当魁梧武夫微笑抬头的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剑气射来,他飞掠其中,躲闪不及,被剑气射中,一身衣袍尽毁,身上也是伤痕累累。

若是修为高深一点,哪怕魁梧武夫体魄当真坚硬如山岳,滴水穿石,也会顷刻间被重伤,破了防御,那个时候便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修春秋武道,如今略有所成自然不可能这座小镇里面翻来船,如果被破除头顶黄金气机消了法相,那才真的与大道绝缘,大燕王族这么资源也就白白浪费,要想再培养出一位春秋武夫,需要消耗的资源不计其数,前者倒是无伤大雅,春秋武夫何其艰难,山河四洲中有多少人肯放弃修士大道来炼春秋武道?

铺天盖地的剑气与浥轻尘宛如仙神临世的剑光不同,这是高挑女子曾经传授剑胎的《春秋剑诀》,她不喜欢剑,可没办法,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学什么会什么,诸子百家,奇门遁甲,但凡东胜神洲说得上名字的她都略知一二。

魁梧武夫陷入没有料到颜宝钗还有这么一招,一时间气极而笑,笑意骇人,“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招,也好,让我见识见识山河四洲杀伤力第一的剑士到底如何,看看你这身板能接得住几拳。”

话虽如此,颜宝钗目光之中魁梧武夫气机仍旧是没有什么变化,双目微微皱,显然是认为这是她最后的底牌,孙家武夫仍旧是没有动用春秋武夫本命法相,显而易见又是要以强硬的体魄硬接这一招。不过这里是东胜神洲上乘仙宗们一致认为圣人栖息之所,武夫也不敢贸然动用大神通扰乱安宁,届时对上一名圣人,哪怕是大成春秋武夫也徒劳无功。

颜宝钗挺立身子,双手血流,伤痕累累,身上仍是少年一次见到的时候那种英姿飒爽,甚至气势更胜以往,轻声笑了笑,“大燕王族也只能是大燕王族,难怪洞阳山不肯庇佑你们,掂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魁梧武夫微微俯身,头顶黄金气机大涨,身后一尊金身法相若隐若现,怒斥道:“不知死活。”

抬腿飞掠至高挑女子跟前,一拳杀向看不清局势的女子。

高挑女子不是傻子,侧身往江北逃离。

魁梧武夫认为已是穷途末路,何况对方又是一座皇朝公主,动了手,自然不会让她安然无恙的回到天都。

逃离途中出奇的安静,不见什么百姓,也没有意料之中的大能出手相助,若非是那春秋剑诀讲求“华丽”二字,剑气铺天盖地,虽然杀伤力不如往常,但是却令魁梧武夫眼花缭乱,每次总能让高挑女子有时间拉开距离,何况剑胎本就是孕育七千年不讲规矩的东西,高挑女子与之形影不离,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会感染一些剑气与剑意,这才使得剑诀的威力大了往常三分。

若是来自剑意天下,哪怕是东胜神洲随意一名剑士魁梧武夫都会认为理所当然,可孙家武夫很清楚的知道眼前那个公主学的很杂,杂到东胜神洲三千大道、诸子百家都有,绝不可能会有这种程度的剑气。

魁梧武夫不清楚剑道,但清楚要想大成,自然需要孕育剑灵,滋养剑心、剑骨,从始至终的武器便会成为本命剑器,藏于天府之内,若是有朝一日得证紫霞,那么它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成为“道器”,威力绝伦,光是气势都能镇杀七境以下所有修士。现如今还没能看出这个长公主的大道,像是兵家“以战养我道”,又像是普通人间修士,更像“大道五十,天道四十九,遁去其一”,但是魁梧武夫眼中这些无疑都是旁门左道,当然,修士眼中武夫自然也会是旁门左道,尤其是春秋武道那句“天地不塌我身不朽”徒增笑柄。

如果单纯以实力来说,魁梧武夫要想镇杀高挑女子再简单不过,只是追过来,高挑女子身上小把戏不少,既有墨家无伤大雅的把戏,又有一些不痛不痒的暗器,再就是似乎服用过什么天才地宝得以保持天府内灵气悠长,源源不绝。江北委羽镇,魁梧武夫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能有什么天材地宝,当想起剑胎,武夫很快就释然,出手也因此有所顾忌显得小心翼翼,想确定这姑娘是不是已经沾染了剑胎的机缘。

只有不被剑意天下的人承认,那么就不可能得到其庇护,届时追出委羽镇地界,再杀她,那么也就没人有话可说。

很庆幸听信了李当归那家伙的话服用了药材的颜宝钗仍旧是一脸平静,如果除去手上伤痕,真看不出来与人生死大战过。

只不过魁梧武夫眼中却是穷途末路,嗤笑道:“逃离委羽镇也就是自掘坟墓,莫非以为那些人还肯出委羽镇来帮你吗?还是觉得你得到剑胎的信任也就得到了剑意天下承认?”

魁梧武夫没有了与高挑女子玩猫捉老鼠的把戏,气机一定,双脚拔地而起,头顶黄金气机游走全身,不去管那些不痛不痒的把戏暗器,一脚飞掠到高挑女子身前,这姑娘水性有多好先前他跟踪过来已经见识过了,如果跳进水中那事情又变得棘手,只是暗器层出不穷,有些甚至有了灵性死缠难打,高挑女子袖里乾坤把能丢的全丢向魁梧武夫,那般光景真像是穷途末路的应该有的模样,尤其是被戏称为“李当归”的暗器,贴近身就会炸开,一个就有数千根细针,几百个丢过去那铺天盖地的飞针到底还是让魁梧武夫身上被刺出血痕。

前路被挡,高挑女子也就立即调转马头,不肯正面与武夫交锋,与此同时心中也迟疑不止,那李当归请个救兵要是再来不了,她可真没有力气拖延下去了。

魁梧武夫自始至终都跟着,每一步都让地面震动,让高挑女子心有余悸。

魁梧武夫身上被黄金气机掩盖,普通飞针靠近五尺就会被泯灭为飞灰,所过之处杂草也是如此,最后颜宝钗只能以《春秋剑诀》骚扰,虽然不痛不痒却总让魁梧不太好受,最后孙家武夫不厌其烦,忍不住愠怒问道:“你到底服用过什么药材,天府气机为何源源不绝?”

颜宝钗被魁梧武夫打中后背,身体前飞出去,最后空中借势稳住身子,随手抓住一旁数丫,整个人如同蹒跚学步的孩提一般逐渐稳住步伐。

被魁梧武夫一拳轰中,颜宝钗趁机把自己与武夫距离彻底甩开,来到江边,高挑女子却没有屏气凝神跳进江水,而是停下脚步蹲到江边用手捧起江水灌了几口,然后围绕江边跑,若是李当归迟迟不来,她就真的跃进江水。

魁梧武夫追到江边,停下脚步,笑道:“人间修士堂堂正正却为何像只落水狗一样左右逃离。”

高挑女子缓了口气,“废话连篇。”

双手血迹已被清洗,她如今除了手上伤痕与平常毫无异样,仍旧是那袭英气勃发的白衣。

大好天光之下,高挑女子更像是一位儒雅女子。

魁梧武夫一步步试探,不知道她会不会走投无路跃进江水,边走边激将道:“山河四洲皆说武夫不如人间修士,如今看来却是如同放屁臭不可闻,你如此年龄就开天眼,资质根骨东胜神洲内称得上冠绝同龄,我尚未动用本命法相便是这么玩笑般的与你打斗都让你无计可施,小姑娘,若是我动用法相你会香消玉损。”

高挑女子迟迟不跳进水中,只是一脸平静,如同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魁梧武夫一席话落下,她脚尖一点,后掠出去,蜻蜓点水一般掠至江面,身轻如燕立于江上。

当高挑女子身形一动的同时就想一鼓作气擒拿的魁梧武夫也是如同山岳天塌不动,并不是害怕这个来自北唐皇朝的公主还有什么后手,而是怕她被带进水中,届时再有人支援过来,局势将会瞬间倒转。

踩立于江面的高挑女子脚尖顺着江水向前一滑,力道轻微,滑出一道水浪激起三丈,脚踝拧转,如同水中精灵肆意蹦跳于江面,眨眼间就来到江水中央。

原来高挑女子借着三丈水浪如同御剑飞行一般行走江面如同闲庭信步,便是魁梧武夫这般人物看见也脸色怪异,权然没想到还有这一招用来江湖卖艺很好用的把戏。

魁梧武夫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扯了扯嘴角,“小东西,花把戏不少。”

魁梧武夫也不担忧颜宝钗会一去不复返,不管她到天都请人也好,还是短暂逃离也罢,到时候小姐请来族中前辈局势仍是由他们说了算,只不过看着却不太甘心,对着那身影临空一掌,江面瞬间如同风雷滚动被掀起数十丈惊人水浪扑向高挑女子。

由于距离实在是太远,水浪够不着,但是仍旧是让她行走于江面的身子不那么平稳,摇摇晃晃,时刻都有落水的危险。

朗朗乾坤之下,天光瞬间暗淡。

如同天狗食日。

道家三十六洞天之一的委羽洞天外,江北水面。

乾坤之下有一副不知长宽几何足以掩盖大日的锦绣画卷,如同天狗,怒而食日。

魁梧武夫身心俱颤,道心险毁,法相险灭。

江北天地晃动起来。

委羽洞天开始晃动。

整个江南随之晃动不止。

地动山摇,人心惶惶。

宛如天狗食日的异象之下却是铺天盖地的浩然正气。

东胜神洲长生天下,如今江南水边,天地有正气。

进山采药的朝大夫望着遁去了无踪影的三千年人参,满脸苦笑。

平生最爱不平事的儒家君子元芩眉目紧锁,正思忖着如何插手这种令人兴奋的大事情。

私塾的刘先生点起蜡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圣贤书。

与此同时,黑暗的天地间响起一道声音,高挑女子耳中,宛如天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颜姑娘,不好意思我来得太迟了,别傻站看了,快走!快走!我求了赤芍好久她才肯给我这幅正气图,她说要速战速决。”

颜宝钗显然被这种异象吓的神志不清,非但是她,便是江边的魁梧武夫也久久不能回神,这般伸手遮天蔽日的手段,她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小镇上的某一位圣贤出手,但是听到熟悉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被伸手抱住如同往青田巷飞奔。

现如今弄出这种景象,谁都会认为是破船了禁制,往后会更加肆无忌惮,如此一来也只有青田巷能有些安宁,少年心中所想还有就是颜宝钗身为北唐皇朝长公主,自然有资格入住官衙。

第一次被异性抱住的颜宝钗瞬间清醒,一直强行调动一口气的高挑女子这一次心神安宁,管它牛鬼蛇神,她闭着眼睛,问出了非常不合时宜的话,“你许诺了那妖……少女什么,她肯把这种先天灵宝借给你?”

颜宝钗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几欲脱口而出的“那只妖精”生生咽下肚子,然后换了话,不再叫赤芍妖精,叫她“少女”。

这种事情李当归哪里还有心思说,更不好意思跟颜宝钗,自顾自的跑,时不时往后看看那武夫有没有追上来,有着赤芍给的口诀以及特意叮嘱的话,李当归只是用来逃跑并没有把那武夫就地镇杀。

关于什么先天后天,此刻一心只想着先跑为敬,然后吃口饱饭的李当归哪里知道这些东西,更没有心情知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