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五十章,山上山下,画里画外,皆仙人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614  |  更新时间:2019-12-02 19:23:42 全文阅读

把春秋学宫儒家君子错当作小庭院少年后手的魁梧武夫不惜耗费气血与之对轰两拳,理清楚事情来龙去脉之后他并没有多做停留,确认自家主子安然无恙之后为了大燕孙家那一点仙人们眼中可怜的薄面调动气机继续追赶,这一次沿途不放过蛛丝马迹,可惜青石板小路上并没有留下什么足迹,就是出了小镇似乎也有人可以抹除。

只不过魁梧武夫却发现了意外之喜,当临近茂林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串很明显是女儿家才能有的小脚,不用想魁梧武夫也知道这就是主使剑胎少年来袭杀马蔺的幕后黑手,北唐皇朝长公主颜宝钗,关于那冲天剑光,想来剑意天下那名剑士也畏惧委羽镇那个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不清楚是谁的圣人,所以只是警告一番,不过背剑山十剑图的修为,只要小姐能把族中老人请来,借用法宝也能与号称“山河四洲一十六座天下杀伤力第一”的剑修硬撼,他没走出过长生天下,对于剑气也是第一次见,只不过第一次就能遇见这种程度的剑气,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大燕异姓王族皆有半个春秋的底蕴,族中武夫实力必须过关,与此同时见识也不能浅薄,这名魁梧武夫能成为翘楚,关于山河的认知甚至要超过委羽镇许多上乘仙宗,因为有些东西只有小人物的眼光能看见,剑气第一次见,但对于背剑山号称“山河最强十大名剑”也略有所闻,游历山河的时候还有幸目睹过一次,那是一位普通剑修孕育的飞剑,祭出一剑,天地失色,日月倒转。只不过委羽镇这一亩三分地,剑意天下不可能当着妖土把那种修为的剑士派出来。

魁梧武夫立于原地思忖利弊得失,最后下定决心才抬脚前行,他不会傻到按原路去追,刻意围绕着边缘,尤其是汇入江河的溪流,一旦踏进茂林这小溪就会是那少年唯一的出路,自幼习武也造就不乏的感知,风吹草动皆逃不过他一双耳朵,顺着溪水逆流而上,溪边潮湿,一步一个脚印,估摸半盏茶时间就再一次发现了与先前女儿家留下的脚印一模一样,不过这一次看起来似乎是刻意留下的。

武夫并没有因此绕开,先让由孙家带出来的护卫们围绕密林堵住肉眼可观的各个出口,然后自己跟随着脚印前行,当临近密林才肯停下脚步,弯腰捡起一块石头,双指用力丢进林中,初夏季节却不见群鸟飞散,然后环顾四周,终于发现了少年的脚印,杂乱无章,显然不是刻意留下,不过这一次武夫却是没有继续前行,反倒是一跃飞上树巅,身轻如燕,如同蜻蜓点水一般飞掠空中,俯瞰着一切动静,仍是难以察觉丝毫踪迹,唯一的异样就是天地万籁俱寂,落针可闻,哪怕是溪水声也消失。

魁梧武夫脸上阴沉,凝视着山顶,“穷途末路。”

魁梧武夫飞掠于树巅,逆着溪水而上出了密林借势双脚稳稳落地,左右环顾,脚印到这里却又被人刻意抹除,关于是谁魁梧武夫也懒得去想,只是那小庭院对于他来说称得上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有恃无恐的躲山顶,有没有什么仙家法器拿捏不准,而且颜宝钗这位公主也不差那些法器,但是他却是没有。遥望山顶,魁梧武夫一时间犹豫不决,若非身处北唐境内,便像这样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峰只手可移平,然后那少年自然无处可遁。

力能摧山也算是一名春秋武夫基础神通,否则也没有天地初劫之后力撼玄穹的先天神灵,像那种境界的春秋武夫,任你道法通天修为高深莫测,也是一力破万法,三千大道殊途同归,人间修士道法高深到另一种境界也能轻易破除春秋武夫强悍的体魄。

魁梧武夫最后怕的还是来自剑宗的浥轻尘,类似于李当归这种人物,他伸手就能泯灭,如今看来颜宝钗传授了这少年道家吐纳之法,另又有浩然正气加持,常年搬运货物恰好造就不俗的体魄,最后才能与魁梧武夫有着一追一逃的千古大戏,魁梧武夫对于李当归认识不多,只知道是剑乡的剑胎,性格脾性行事风格大多都是由小姐告知,依照他的判断,跑进密林确实属于无奈之举,来杀马蔺应该也有人从中作梗,而且还是以颜宝钗作为目标,否则依少年的脾性绝对不可能动手杀人,细细想想近些日子李当归只去过青田巷一次,果不其然,隐藏于小镇的圣人就身处青田巷。

少年只不过是不想让有好感,或者说有点喜欢的人不会身死道消,青田巷的人却是挑衅一洲修士。

如果那圣人是剑意天下的就不难理解。

魁梧武夫重新凝视山顶,这一次下定决心,喃喃自语,“修行大道上夭折的天才数不胜数,往上追溯三千年道种佛骨读书种子应有尽有。”

魁梧武夫说完这句话,抬腿飞跃向山顶,与此同时,一股剑气激起万丈,横盖整个江北。

一瞬间,小镇如同一幅画,剑气纵横山河万里的壮丽画卷,画里画外,皆是仙人。

…………

官道前的密林之后有蜿蜒曲折的泥路,九曲十八弯,极其难走,山峰不高但是位置很高,屹立山顶恰好可以俯瞰小镇一切,顺着北方天都长安的方向望去,途中依稀可见一座大城,那就是四战之地襄州,往南则是江南。

现如今李当归待在山顶没有丝毫要离开的心思,似乎把九曲十八弯的泥路当作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

颜宝钗坐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这个往常看起来还不错如何满肚子都是如何才能弄死魁梧武夫坏水少年的主意。

若不是怕引起两大皇朝战火,就是这么区区一个武夫,顷刻之间就能让他毙命。

颜宝钗并不是什么春秋剑胎,大成剑骨,所谓道种也不过只是有与之相媲美的资质根骨,生长于深宫高楼心思自幼八面玲珑,熟读诸子百家典籍,奇门遁甲略有所占,俱是精通,轻而易举就能发现魁梧武夫的用意,然后就抬头看着故作出镇定模样的少年,她想若不是自己,这个家伙只怕早已经顺着溪流而下,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现如今怕是已经到了江南。

李当归瞥见颜宝钗正看着自己,被盯的左右难受,便转移视线看着山下。

颜宝钗收回视线,低头看着地上,轻声说道:“不管如何,能独自一个就去杀人已经迈出走进山河的第一步,能安然无恙退出来也算是万事俱备,接下来就是准备截杀那名武夫,万一杀不了怎么办?”

她一脸严肃让李当归不得不严阵以待,目光凝视着上山唯一的道路,呼吸起伏略微大于往常,不重不轻,正是《参同契》那道家药经之中有所记录的专门吐纳窍法,用途则是减轻负担,听到这番话后细细思量道:“颜宝钗,我近日才明白一个道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何况如果我们不啥那武夫,他也迟早会来到山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小镇上有着太多不同寻常,我想要是一直这样下去麻烦会源源不断,那武夫力大无穷,身坚如山岳难摧,但是不会仙家法术,我想到时候我去吸引他注意,你以仙家秘法杀之。”

颜宝钗有些诧异,并不是因为少年这个不太成熟的办法,“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皇庭第一甲也就是《春秋剑诀》的李幼孤已经赶来,你就已经偷偷摸摸的去杀人了……另外,这些道理是你自己参悟的吗?”

实际上关于杀大夏皇子马蔺只是因为少年偶然路过青田巷听见朝大夫几人谈话后决定,起初少年只打算独自埋头苦干,最后还是选择告诉高挑女子,只不过两人自幼身处环境不同的原因会导致处理办法的方式不同,身为一座皇朝长公主的高挑女子更倾向于万无一失,少年则是想速战速决。

李当归说到底只不过是一个身体不错的读书人,颜宝钗身为皇朝长公主又有极品资质的人间修士,传授几招防身功夫的心很坚定,她没有跟李当归说你一个读书人要想拿起刀子杀人,那也得拿得动刀才行,别人上是皇朝皇子,下也是修为不错的天才俊彦,凭什么?李当归并不是那种印象中的书呆子,实际上因为父辈经商的缘故精通变通之道,他欣赏接受了剑招,只不过关于如何杀人就从来都是独自一人,他不是什么上乘仙宗弟子,也不是什么煊赫世家长子,不会有惊天动地的压箱底绝学,只有一个“心”。

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心,这一点李当归看的很死,丝毫不知道变通,

大抵因为颜宝钗?

杀人之后谁来擦屁股,自然就由颜宝钗来,然后才有了建议少年去见人,前面几人都是走形式,换句话说混脸熟,最后镇官才是最重要,世俗的事情世俗了。

久久不见有人上来,不想因此徒耗精力的李当归也席地而坐,说道:“其实我原本打算想请人帮忙的。”

颜宝钗并不好奇,也不惊讶,一脸平静的道破少年心中所想,“那只妖精?”

李当归目光中出现短暂的无可奈何,然后纠正道:“她叫赤芍。”

颜宝钗吐出了那句老话,“人妖殊途。”

李当归想了想,没有继续与高挑女子‘逞口舌之利’,回到正题,开口说道:“其实朝大夫家的药材很好,有时间可以多买一点。”

颜宝钗似笑非笑的问道:“真的?”

李当归郑重的点了点头,“真的。”

颜宝钗站起身,环顾四周,几乎没有片刻犹豫,脱口问出,“山顶一览无余,那武夫飞掠林中,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李当归也往周围看了一眼,正如同她所说那样,眉头微微皱,“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一点可能。”

清楚昨夜剑光,先前剑气意味着什么的颜宝钗早已把十二分警惕的心降低最少八分,“随你,前提是你不会被孙家武夫一个照面就杀了,要是那样的话,我出手再快也没有足够的时间。”

李当归目光凝视路口,伸手指着,“我看过了,那是上山唯一的道路,只不过不排除他会不会飞上山来,但是不管他以什么方式上来都会有动静,颜姑娘,我希望你尽可能不让他发现你,如果最后实在是打不过,那还请你拖住他,给我一个下山的机会,我去请人。”

没人知道这位喜欢用什么武器,只知道不会剑的白衣女子单手负背,屹立悬崖边,有一抹仙风扑来,只不过说的话却有些大煞风景,“听起来有点像打不过请家长。”

李当归没有理睬她,只是自顾自说道:“打不过就跑。”

少年的心中,小命第一,颜姑娘第二。

颜宝钗瞥了一眼李当归腰间剑鞘,恨不得用它挖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有时候一本正经的让人气笑,有时候最简单的道理也想不明白。

她转过身,不知怎的,就有一股属于男儿特有的豪迈油然升起,“跑?我,北唐皇朝长公主颜宝钗的字典里没有这个字。”

李当归也不多与她胡扯,因为每次辩论从来都是他吃亏,索性上演一出沉默是金的好戏,拍来拍腰间剑鞘,眉宇间仍带有一点不服输的倔强,抬目笑的开心,“我,北唐皇朝委羽镇李当归,未来天下第一剑仙,很怕死,所以,颜姑娘,没谁喜欢死这么一个小地方,哪怕真要死也得死在什么背剑山那种山河四洲人间修士如雷贯耳的地方。”

颜宝钗没好气道:“李当归,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真有一点酸儒的脾性了,说起话越来越让人……不喜欢。”

李当归笑了笑,轻声说了句俗语,“颜姑娘你要是觉得我说闲话的话,那闲话终日有,不听自然无。”

颜宝钗嘿了一声,深晓‘适可而止’,“随你,只要你扛得住那家伙搬山填海的力道就行,不要被一拳打死,我也会尽快解决,以免孙落葵亲自登山,我没有见过她,所以并不清楚她实力如何。”

李当归想了想,轻声答应。

少年便立于入口,高挑女子守着溪水泉眼,因为是一溪泉眼,所以被百姓们挡的严实,如今恰好作为高挑女子藏身地,早已开第五天眼的高挑女子用专门的吐纳之术压抑呼吸,与天地混为一体哪怕是魁梧武夫听力惊人也察觉不出一丝异样。少年却是不出这般神奇法门,只能尽量保持体力,能不动则不动。

不动如山,动如雷震。

山顶,仿若只有少年一人,高挑女子似乎已经与天地合为一体。

不知道多久,仍旧不见魁梧武夫,少年往高出俯瞰一会儿,孙家武夫没了踪影,这时,颜宝钗突然开口问道:“他会不会被剑宗的人吓走了?”

李当归摇了摇头道:“不清楚,想起来应该不会。”

颜宝钗陷入深思,凡事都有万一。

她提议道:“要不要先去请你的小情人帮忙?”

李当归没有说话。

她便提起少年往山脚飞奔,几乎是原路返回,期间只遥遥看见孙家十多位护卫堵住各个出口,她把少年丢进溪中,少年潜水游出,她也随之游出。

半个时辰后,两人从委羽镇北边大江上岸,少年蹲到地上双手按住膝盖气喘如牛,李当归抬起头,高挑女子便说道:“我跟她不熟,而且还有一位虎视眈眈的剑仙,这种事情你去最好。”

李当归低头前行,有些心虚,“上一次被她拒绝了,所以这一次我不确定她会不会答应。”

颜宝钗轻轻应了一声,上一次局势不同,只有李当归亲自去必定能成,所以她送少年由青田巷走进小镇,半盏茶功夫,当少年身影逐渐消失之后她才转身,对着空荡荡的街道低沉道:“老东西,出来吧,游了这么久累坏了吧?!”

魁梧武夫身影猛然窜出街道,尘土飞扬,四周高墙轻微震动。

颜宝钗很疑惑,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非要李当归离开之后才肯现身,魁梧武夫看着堂堂北唐长公主不明所以,满脸微笑,“颜公主,那少年有剑宗大能庇佑,我自然清楚一举一动都被盯着,不过你却不一样,我很想知道把你的头颅挂到他门前会不会毁了他的道心,损坏剑胎?杀一个人太简单,让一个人生不如死却很难。”

颜宝钗沉默不语,因为如何魁梧武夫身上的气势更凌厉,显然是动用了燃烧生机的秘法。

魁梧武夫二话不说,果断轰出一拳,想要一瞬间解决掉这位北唐长公主,尤其是青田巷内主动动手已然是大忌,若是再闹得百姓不得安宁,他不敢想象那位没现身的圣人会如何。

也是魁梧武夫近身一瞬间,颜宝钗双袖忽然滑出狭长双刀,与此同时,身影一闪而逝。

左手刀率先递出,拦腰而去似要齐腰将魁梧武夫斩断,右手刀紧随其后,双刀齐攻明显较弱的下盘,只不过魁梧武夫却是徒手拦截,以手掌猛拍向双刀,有金石撞击声发出。

深知不能与魁梧武夫近身肉搏的颜宝钗见双刀失败,调动天府灵气七成,抬腿踢向武夫脖子,试图拉开距离。

魁梧武夫依葫芦画瓢,仍是双手抓住颜宝钗右腿,身子向后极速后退,留下数之不尽的残影。

高挑女子被抓住右腿,若是稍有迟疑就会被雷霆之力打中,有性命危险,两招失效,少女嘴里念念有词,抬起右手,食指指尖猛然射出一道剑气,魁梧武夫侧身躲过,高挑女子趁机飞掠回去彻底拉开距离。

占尽上风的魁梧武夫已经无视着颜宝钗手中被拍出缺口的双刀,嗤笑道:“没想到一座底蕴不过半甲子的皇朝还能有这种资源魄力,若非知道你的身份,今日只怕会把你误当作哪家仙宗嫡传弟子。”

魁梧武夫进一步,颜宝钗就会退一步,自始至终保持着一段距离,武夫看着这般场景,讥笑道:“都说武夫天生不如人间修士,不管你背后有北唐皇朝,亦或是道家三教,甚至是剑意天下,今日我代表山河武夫必然要证明这一点。”

颜宝钗没有理睬魁梧武夫的自言自语,目光从未离开他的下盘,这位武夫是短板就是这里,她却不知道如何着手。

她还不是第六圣贤,更不是历经天地量劫的春秋圣贤,没有那种一招能让半座天下为之震动强悍修为。

便是唯一的法器都交易给了刘言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