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四十九章,谋而后动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108  |  更新时间:2019-12-02 09:35:15 全文阅读

实际上李当归并不喜欢月黑风高杀人夜的勾当,一来一去天色已经微亮,其实李当归跑进深山茂林的时候就想着以什么方式出去,说到底曾经孑然一身的少年风里雨里那里都去过,唯独没有独自于深山之中待过,便是转头看见照耀整座小镇的剑光,他也知道借宿杜若家的那个剑仙出手了。

其实这种时候少年更希望是颜宝钗出手。

天色大亮之后将会无处可遁,因此李当归需要鸡鸣之前就躲到深山之中,卯足了劲跑了估摸一炷香时间,少年举目才望见一处茂盛的林子,似乎已经到来林子深处,一旦穿过林子,那真的要踏上天都长安的官道了,林子里有一条运输粮草道路,少年有意绕开,像猿猴一样飞跃数丫之间,身手矫健权然看不出一个月前这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读书少年。

经过半炷香时间,李当归跑进林子往山顶走,那里是绝路,但是少年能听见溪水声音,百般无奈之下跃进水中顺流而下,虽然不知道最后会被送到什么地方,但是小命可以保住,委羽镇北边隔着大江,因此小镇上的百姓们水性都不会太差,相反有的人极好,譬如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的苏木,这家伙一旦进入水中那就是如鱼得水,整座小镇上能与之媲美的几乎没有,只不过按照记忆水流最后会汇入大江,然后南下江南,所以说,往下游逃窜流亡,如果就这么不顾一切的一直跑下去,最后是会抵达江南,上游山顶就是泉眼,站到山顶如果没有大雾,那就可以把小镇上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这需要极好的视力,李当归视力不错,但是还没有好的那种地步。

不过李当归没有离溪水太远,而是登临山顶之后左右环顾了四周格局,蓦然发现一个豁然开朗的地方,准备靠近那里,静待着魁梧武夫的到来。

然后,孑然一身的少年席地而坐思考着很多事情,遥遥望着委羽镇,喃喃自语,“颜姑娘,我这一次兴许真要死了。”

很快就听到一阵女子回答声音,把少年惊的原地立起,“李当归,你还欠我一个承诺。”

看见是颜宝钗之后李当归的愁眉苦脸瞬间如同雨后天晴彩虹一般靓丽,他没有深追什么承诺,来到颜宝钗身边,喘了几口气,脸上轻松许多,见到颜姑娘,少年似乎能看见那名魁梧武夫的惨状。

关于颜宝钗为何上来,什么时候上来,李当归一句也没有问,他想不管什么,只要颜姑娘肯来就已经很好了,原本他根本没有奢望谁能来。

那一瞬间,颜宝钗的到来,就像是濒死之人看见来救命稻草。

颜宝钗环视四周,轻声问道:“那武夫没能追上你?”

想起就心有余悸,李当归苦涩摇头道:“不清楚,途中似乎有什么人阻拦了一下。”

当剑光冲天就觉察到异样的颜宝钗马不停蹄的赶来,还好没来晚,她继续问道:“有没有受伤?”

孑然一身的少年低头看来一眼胸膛,隐隐约约还有些疼痛感,他摇头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颜宝钗其实没有向少年下达什么命令,少年出门也没有多说什么,想起这家伙命悬一线,她便有些愤怒,或许心中有所谋,但相较于少年来说那是双赢,并不像其他宗门一样只为了一己之私,“你果然很蠢,你知不知道赵钱孙李四户大家是什么样的存在,没被打死,真是出门踩了狗屎。”

李当归咧嘴笑了笑道:“颜姑娘你怎么知道我出桃子坞巷弄的时候就踩到了狗屎。”

颜宝钗呆了呆,深吸一口气强压抑伸手给少年一拳的冲动,笑意古怪道:“这么算起来那狗屎还是你的恩人,以后看见了还要跪地上大喊多谢先生当日大恩,晚辈李当归没齿难忘。”

李当归嘿嘿笑着,他很高兴颜姑娘能来,很高兴,十五个春秋以来第一次这么高兴,逃跑过来他几度陷入绝望。

颜宝钗翻了个白眼,回到正题,认真问道:“人杀了?”

李当归想了想,“不清楚,我冲过去的时候那家伙病恹恹的,看起身受重伤,我竭力补了一招,要不是孙落葵赶来那家伙肯定死了,不过有时间颜姑娘你去青田巷问问朝大夫就可以知道,小镇上大户人家买药都会选他。”

高挑女子开怀笑道:“可以啊。”

李当归突然说道:“颜姑娘,你快走吧,我去之前特意向朝大夫买了一些药材,虽然打不过那武夫,但是跑还是没有问题,别连累了你,他一旦追了我就顺流而下。”

颜宝钗被气的一巴掌拍到少年的脑袋上,气极而笑道:“你傻啊!”

李当归很认真,“我不傻,你要真想帮我的话就离开,到时候我们一起杀他。”

少年想的什么,她一清二楚,没好气道:“没看出来原来你也一肚子坏水,跟谁学的?”

少女递出去一个白瓷瓶,眼睁睁的看着少年扭扭捏捏不适应的脱掉衣服,看见她送的软甲恰好没能护住李当归受伤的位置,少年其实想让颜宝钗转身,说男女授受不亲,但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也就自顾自的倒出一些白色粉末于右手手心擦拭伤口。

并不是什么血流不止骇人听闻的伤口,只不过是被魁梧武夫轰了一拳,还是擦胸而过,因此只是一股针刺般的感觉。

高挑女子便直勾勾的看完一切,最后笑意浓郁,问道:“还行吧?”

少年拍了拍胸膛,顿时一阵剧痛传来,他皱着眉头,很快舒展,逞强道:“没事。”

高挑女子忍住笑。

………………

委羽镇孙家大院那边的巷群,春秋学宫平生只爱不平事的儒家君子与魁梧武夫对轰一拳震倒不少房屋,来自赵家嘴巴天下第一恶毒的妇人骂的天昏地暗,大燕内赵钱孙李就是四大异姓王,虽然明面上顾虑皇帝不敢有什么交情,可私交不小,如同来到鬼神齐聚的小镇更是需要报团取暖,孙家被人袭击,孙落葵家教好不想多说什么,那么一些不太好听的话自然需要赵妇人来骂喊,天色未亮就开始骂喊,如今已经引来不少闲暇无事的百姓围观,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莫名其妙来了一群人,如今便是有钱人家都遭到袭杀,他们这些普通百姓如何活得下去?

高墙那边平生最爱不平事的元芩笑意浓郁。

街坊邻居们围聚一起,谈论着发生的大事情,有人说是孙家惹得王屋深巷那边的东西不高兴,如今抱负来了,说着还有模有样的念叨着神明保佑的话语。也有人说最近原本就不太平,那群西蜀剑士死的莫名其妙,镇官都亲自北上天都向皇庭解释省的徐冉修借口开战,好像半夜拉屎的时候见着黑夜中隐隐约约有两道身影飞驰,飞檐走壁如同闲庭信步,真不清楚又是哪座山门的神仙临世。

来自剑意天下的剑修聚集人群之中,脸色低沉如水。

浥轻尘之前仍旧于杜若畅谈,这个年龄不大却少有看破俗世的少年给他很大的意外,察觉到孙家大院发生的异样,原以为有他的存在小镇上没人敢动剑胎,便把它当作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事情,最后发现异常便剑光警告,这位两百年间便有如此成就的年轻翘楚自负,也清楚委羽镇上或许还有一位圣人压镇,但是区区一名凡俗武夫杀了也就是杀了,便是圣人出山他也不会畏惧,如果真的打起来,按照苡仁那护短的性格,事情可能会很有趣。虽然已经有了眉目,甚至能猜出事情来龙去脉,但浥轻尘还是来到孙家大院附近确认情况,关于魁梧武夫追杀剑胎,哪怕是两人只有一纸之隔,他也能千里之外瞬杀武夫,于是出自剑宗性格自负的浥轻尘便想把这一次追杀当作一种历练。

期间莫名其妙来的春秋学宫朝天阙弟子,孙家魁梧武夫不惜调动自身生机与之硬碰硬轰杀两拳,魁梧武夫身体受创,浥轻尘剑光警告之后,腰间那把剑蠢蠢欲动,几乎就要习惯性的出鞘。这样一位破开紫霞大道得证圣人的传承洞府,按照以往惯例必然会有压制大阵,可偏偏委羽镇没有,因此东胜神洲的上乘仙宗们才敢肆无忌惮的来到江南,只要没有什么禁制,能拿到什么便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换句话说,那名真人显然是把剑胎当作胜负手,若是他以剑意天下的身份出手,便于情于理不合,用灵山说法就是欠了因果,会导致修为折损。

当偶然间看见钱家那位修春秋武道的武夫的时候,便是他这样的人也有一些心有余悸,不明白区区一座世俗皇朝哪里会有这么多资源孕育一位春秋武夫,所以他才只是以剑光警告,赵钱孙李到底传承半个春秋,哪怕是一座世俗皇朝大家也会有不乏的底蕴,不过以浥轻尘的修为要想杀人,现如今整座镇子除了没有露头的人,小镇上没有一个人活得了。

自然,魁梧武夫也不是什么五大三粗之辈,当剑气激起的时候几乎有了化干戈为玉帛的想法。

只不过魁梧武夫于鬼门关像阎王爷讨了一杯酒喝,心有余悸是另外一码事,要是这一次没有一点响动,大燕三千王族还以为孙家好欺负,大燕王族之间有斗争,大多不好明面上来,如果真到那种地步皇帝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般那种时候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杀伐果断,把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表现的淋漓尽致。

实力大过天,浥轻尘如今有冠压小镇的修为。

浥轻尘悠悠转转走出人群,消息差不多知道了七七八八,只不过没有转身径直返回,而是退到一旁静静的看着孙家会如何处理,然后绕到夜里两人对轰的地方,一片废墟,有人哭天喊地,自己睡的好好的莫名其妙便没有了家,孙家现如今并没有心情管这些赔钱的小事情,大好名声差不多毁于一旦,更有赵妇人骂天骂地让赵钱孙李四户人家的名声如同泼水一般,最后他朝着赵妇人轻轻喂了一声,妇人回头,浥轻尘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此,赵妇人勃然大怒,“你把老娘当傻子是不是?吃了狗屎噎住了说不出话?还是你见老娘风姿一等绰约起了歹心,我可告诉你,要是被老娘发现非得脱了你裤子把你那玩意扯下来。”

适可而止,话也不敢多说,关于这位剑仙她还是略有耳闻,若是说多了免不得这就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主,到时候一剑砍来,差不多就得向阎王爷报道。不过风姿确确实实绰约,扭捏着细小腰肢,倒是一旁围观的年轻人们咽了咽口水,这嘴巴恶毒的妇人穿着打扮一样是“恶毒”,向来没有儒家“冥顽不化”的那些个规矩,她的衣服不是露胸便是露腿,所以虽然不太受欢迎,但有她的地方总会有些人观看,至于到底是围观骂街大戏还是看人那就不得而知了。

祸水东引,既然不敢骂这名剑仙,那遭殃的自然也就是围观的百姓们了,“一群有心没胆的孬种,有胆子看怎么没胆子摸?把裤子脱了那玩意掏出来量量尺寸,若是跟开裆裤的娃儿一样那还是扯下来吃了算了,丢人现眼,以后娶了媳妇娃儿也是人家的。”

说的时候胸腹起伏不定,显然是被气的不轻,但是年轻人们置若罔闻,便看着妇人这“壮丽”风景,妇人突然笑了笑,随意指着一人,“看什么看,回家看你娘去。”

那人低着头索性眼不观心为净,妇人又指着一人,低头瞅着他裤裆,琢磨着不小的模样,似笑非笑道:“怎么,晚上要不要来试试?”

那人雀雀欲试,妇人瞬间怒道:“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洗洗脸照照看看自己长什么模样。”

浥轻尘只觉得这人颇有趣,剑意天下一年四季全是剑,别说如此场景,便是小打小闹也是用剑来解决,三尺青锋出鞘既分胜负也决生死,看着被骂的哑口无言,只不过不知道真哑口无言还是单纯想看看“壮观”风景的年轻人们,中年剑修笑意浓郁,突然插嘴道:“来试试?”

赵山瞥了一眼,想了想,挑了一下眉头,“我怕把你爽死,你还是滚回去抱着你的剑玩吧?”

没人敢笑,关于冲天剑光年轻人们都有各自的猜测。

赵妇人不敢答应,她怕这位剑仙晚上真的跑过来,到时候留了这么多年的贞操就得莫名其妙的丢了。

浥轻尘看人观相也有自己独特的一招,如何看不出来这位妇人仍旧是清白之身,但是从周围年轻人们的目光看起来,这位赵妇人于他们眼中差不多已经是与勾栏红娘一般的角色。

浥轻尘伸手拍了拍腰间长剑,笑脸灿烂道:“大姐,真的不和我试试?”

赵楠山脸上明显有些犹豫。

浥轻尘趁热打铁,说着风凉话,“真不试试,反正又不少一块肉?”

赵楠山黑着一张脸,“给老娘滚。”

说完,赵妇人头也不回直接走了,与此同时有一阵戏谑声音响起,“剑宗的人都像你一样?”

浥轻尘循着声音望去,原来是与孙家那名魁梧武夫对轰两拳的儒家君子,元芩,实际上来的时候浥轻尘就已经察觉到了,只不过尚且不清楚这群儒士的目的,倒是他们先生只是教书育人,似乎不太想学生们多管闲事给自己惹火上身,尤其是委羽镇。只不过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多了一个人,正是来到委羽镇的时候先行离开美其名曰欣赏江北风景的女子,元芩的师妹,模样身材都没得说,只不过见到赵妇人的“壮观”之后再看她,那就有些相形见绌了。关于这样一个人,甚至就是元芩都是才来,所以没人知道师兄妹三人的脾性如何,但想来既然是朝天阙的弟子自然不会太差,至少不会干一些苟且勾当。

既然知道不会对剑胎插手,浥轻尘也就没有与他们交涉的意思,当那句戏谑的话音落下,他没有片刻犹豫的转身就走,跟随着赵妇人的脚步,那光景,看起来真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样。

妇人看见也敢怒不敢言,说到底她也只不过是一座世俗皇朝之人,能傍上一座顶尖宗门的大腿那是三千王族多少年轻子弟梦寐以求的事,但是她自己眼光毒辣,她的男人虽然不是那种一跺脚东胜神洲都要震动的大人物,至少一洲大小事情他都要说得上话。

…………

把师妹带回私塾,那位平生最爱漂亮女子的嫡系元柏正与夫子口若悬河的谈论腹中韬略,春秋学宫一百零八山门中刘言尽不是以修为学识著称,而是被师祖亲点为韬略冠绝山河四洲。

刘言尽静待着两人坐下后,平静道:“有些事情尽量袖手旁观,君子不是傻子,袖手旁观也并非不是什么真君子,明哲保身才是君子大道,更何况你与那孙家武夫打两拳只会惹来更强的武夫,大燕四大异姓王族传承三千年,底蕴惊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