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四十八章,平生最爱不平事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268  |  更新时间:2019-11-30 17:09:15 全文阅读

孙家大院,一堆密密麻麻的细针当中,遵循着命令,已经有了一把年纪的护院半蹲着身子,手里捏着一把细针,心静如止水静听八方,认真塞选了几根品相不错的细针,细细掂量一番,手指夹住,站起身子猛然转身遥遥望着,忽然掷出,没有加持的细针更加锋利,轻而易举便射穿高墙。

只不过太可惜猜出了少年的位置,实际上想要杀人的少年失败之后也不会傻乎乎的寻下一次机会,但是他却不以为然,抬头望着高墙,犹豫许久,最后双腿轻轻一弯,猛然用力,借着力道身躯弹起跃上高墙。

身材魁梧的护院围绕着高墙走了一圈,最后来到少年的位置,也发现了一些不寻常,正是这些不寻常就足以证明杀人凶手是谁,最后护院听见一阵风声呼啸,转身循去,腰间挂着剑鞘的少年正站在巷弄一脚遥望着魁梧武夫,神色凝重,

魁梧武夫随手丢出一把细针也只是想看看,这家伙有没有逃,现如今看见少年身影也明白自己失算,孙家的护卫们专门等了他半个时辰,小庭院那剑意天下了不起的剑胎少年估计已经没了耐心,杀人失败之后左右不是滋味,不知道何去何从。魁梧武夫迟迟没有动手却是与其他人一样忌讳杜府的剑宗剑士浥轻尘,那人虽然名不经传,但却能被剑宗派出来接引剑胎怎么说都会有些花哨手段,虽然不是杀,但是却可以给一点教训让他终生难忘,魁梧武夫满脸微笑的朝着巷弄脸上明显有来退意的少年勾了勾手,然后把身上的物件丢的干干净净,甚至褪去外衣,示意小庭院的少年他就这么赤手空拳,没有上乘仙宗的法宝,也没有神秘莫测的高超道法。

若说是其中有诈却是自欺欺人的话语,魁梧武夫堂堂正正,春秋武夫更是顶天立地,半甲子道行,半甲子阅历,怎么也不会向一个少年玩花样。

春秋武夫,宁愿站着死,不肯跪着生。

对于神仙高人们来说半个甲子实在是太短,但是魁梧男子却是很漫长的一段岁月,尤其是燕都初期,要想踏进大燕王族,死战避免不了,走到现如今这种地步,魁梧武夫战死了九成同行。战场厮杀他也见过,他眼中今日这种场面实在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只不过细细一想却又会发现两者之间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那场西蜀宣布跻身四大皇朝的战斗中,徐冉修求来上乘法宝牵引天时,身为兵家嫡传的徐冉修横练功夫了得,杀伤力惊人,魁梧武夫一瞬间则像是一群士卒平原地带遇见大夏铁骑,不敢贸然冲杀,而是慢慢寻找完美契机。

如今除了来自各洲的神仙道人之外魁梧武夫也算是委羽镇上横练功夫前三甲,杀伤力前二的人物,那些对王屋深巷有着不一样想法的人间修士们也得到护法大阵的“青睐”,那日私塾夫子破了大阵,却没想到又设了一阵,他们修为受阻,除了浥轻尘,小庭院的少年身后是没什么人了。

不知为何,看见巷弄那个印象之中读书不错的少年,忽然间变成这样,魁梧武夫心底竟然涌现一抹浓郁的战意。

关于少年,魁梧武夫也略有耳闻,只不过这一次让他,或者说所有人都很意外,胆子着实大,脾气固执,不到黄河心不死,耐心十足。

天色早已经暗淡无光,常年修炼使得武夫有一双夜视的眼睛,足以看清少年一举一动,只不过他身为护院的原因需要近身保护小主子,因此对于委羽镇的地理格局不如少年,又怕泥腿子身上有颜宝钗给的压箱底是法宝,先发来这些大概就是少年的倚仗。

魁梧武夫想了想,说破了天也是孙家名正言顺,便跃下高墙,抬腿飞奔,一步七八丈,身影穿梭带着风雷破空呼啸声,骇人听闻。

几乎是同时当少年看见魁梧武夫身子微微一动,他也是抬脚转身就跑,不过却始终不如魁梧武夫的速度,也就拐弯抹角,往赵钱孙李四户大人家反方向逃离,他敢肯定这几户人家穿一条裤子,若是误打误撞进去,谁知道会不会被擒拿。李当归反方向逃跑便是这个原因,还有就是巷弄多如牛毛,不像那边一样都是宽阔的街道,若是街道上逃离李当归相信不出十息功夫自己就会被追上,一旦失去阻碍身后武夫的障碍,李当归很快就会被擒住。

往委羽镇北边会是大江,届时将会是无路可退,于是便往东,那会是通往天都长安官道的必经之路,有着深山茂林,二十余里,穿出茂林便能看见一往无前的官道。

深山茂林之中道路难行,不只是魁梧武夫,他也是如此,却不得不如此。

只不过少年到底阅历太浅,不明白一位历经无数战斗的武夫经历过什么,山川河流,道门仙宗武夫也都亲身历经过许多次,关于山川河流,根本不是小庭院少年能媲美的存在。

高处不胜寒,当魁梧武夫重新跃上高墙居高临下的追寻着少年的身影,少年已经弓着身子如同鬼魅一般穿梭于巷弄之中,鼓着腮帮子,按照着颜宝钗给的法门巧妙的卸去飞奔带来的负担,时不时转头瞥一眼身后,继续奔跑。

逃离途中,少年像最初武夫挑衅一般丢的很多负担,全身上下也唯有腰间剑鞘。

前方便是深山茂林,一旦闯进其中,那么就是出了委羽镇的地界,如此“慌不择路”,少年将会陷入四局。

眼看少年要把自己身陷死局,魁梧武夫眼神却有一些犹豫,停住身子回身看着杜府,灯火通明。实际上只有少年走进大山,那就彻底离开了委羽镇,便相当于独自一人上路,魁梧武夫动手杀之顶多只是杀一个天资不错的修士,与剑意天下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如今却左右为难,少年也是心情复杂,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看着深山茂林深思。最终魁梧武夫还是下定决心,与其让少年大成之后再来大燕报仇,不如当场了结恩怨,屏气敛息,轻轻吸了一口清新气,天地有微光,不多不少,杀人正好。只看见停留于高处的魁梧武夫下定决心的那一瞬间脸色忽变,身形如同高山拔地而起,四周被摧毁大半,出了委羽镇便没有什么人家,如此大的动静也没有惊来什么人,想来一切只有明日才见分晓。

魁梧武夫一跃腾空,居高临下,于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肉身横练功夫了得的武夫给出一拳,正朝着少年脑门,与此同时,武夫双脚落地,掀起一阵尘土飞扬,一声春雷闷响。

少年微微一侧,身体那里都能被打,唯独脑门不行,看似坚不可摧,实际上脆弱不堪,一拳下去必定命丧当场。

听到武夫第二次动静的少年极速后退试图拉开距离,速度更快,隐隐约约之间竟然要快过武夫几分。

魁梧武夫眼中,那北唐长公主教了泥腿子不少,也意味着,这家伙知道藏拙之道,如此更不能给孙家留一个后患无穷的人。

少年极速后退,躲过第一拳已经是竭力,这让魁梧武夫第二拳打中少年,只不过因为早已预料,使得这一拳只是擦胸而过,哪怕就是这么轻轻一擦,也让魁梧武夫顺势抓住少年衣服,提起少年旋转半圈,如同丢垃圾一般猛然丢出。

下一幕却让魁梧武夫也啧啧称奇,从来没有学过什么武艺的少年,空中借势稳住身子,原本应该是狗吃屎一样极其难看场景,却被落地的一瞬间少年双手伸出撑地,由手肘发力,来到掌心,一气呵成的来了一个街头卖艺华丽的旋转之后,双脚稳稳落地,身形矫健,这个词被他表现的淋漓尽致,与此同时少年钻进深山茂林。

现如今,哪怕是魁梧武夫这般且不说身经百战,最少也是经验充足的武夫看见这么一位少年心中也是复杂。

魁梧武夫低头看着地上鲜血,轻轻摇了摇头,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谁给了这家伙那么大的勇气。

至于伤到他,很显然这并不太现实,哪怕少年真有什么法宝,也不可能是惊天动地,四座皇朝排得上号的法器一共就那么几样,不可能给一个泥腿子少年。

只不过少年那惊人的天赋以及毅力,这让魁梧武夫杀人的心越发坚定。

孟夏时节春寒未去尽,林中深寒,小庭院的少年也不是什么道法高深的神仙修士,也不是肉身有成的武夫,不能靠身体抵御寒凉,如今杀人也不会傻到穿太厚的衣服,便是穿了些“阴人”不错的衣服,这一次来到孙家大院也是颜宝钗预料之中,因此特意送了贴身软甲,关于性命的事情上少年都不会显得太犹豫,接过来便穿身上,只不过太可惜,若是那武夫拳头往下几分便会被软甲反伤。

魁梧武夫既然已经公然对小庭院的剑胎出手,那便是不顾及杜府那个剑仙,只不过却不能拖延太久,但就目前来说局势并不太乐观,武夫低沉着一张脸。

魁梧武夫双手负背,深山茂林之中少年不可能待太久,他也不会等太久,屏气凝神不错过一草一木,动用秘法压抑住体内自动流转的生机,双眼变成紫金之色,看得清林中风吹草动。

忽然有一阵呼啸。

魁梧武夫勃然大怒,硬顶着细针穿进胸膛奔向细针的源头。

又有细针飞来,魁梧武夫伸手打落不少,手中抓住不少。

与此同时,林子中有杂乱无章的步伐,显然是小庭院的少年已经濒临无计可施的局面。

近在眼前却触摸不得。

魁梧武夫鼻息沉重,最后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杜府。

生怕那位剑仙出山。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孙家大院,被小庭院少年这么一闹便难以入睡,原本就重伤的大夏皇子经过少年竭力一招已经危在旦夕,深夜里孙落葵带着子苓亲自去露一趟青田巷敲响朝大夫大门,当孙落葵前脚一走,后脚便有人踏进巷弄。

两人突然出现于庭院之中却让孙家侍卫们如同惊弓之鸟,不得不紧绷神经警惕着两人,因为来人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也正是才来到委羽镇的元家兄弟,私塾刘先生的学生。他两形影不离,被人告知有一场好戏上演,不曾想人生地不熟悠悠转转来到这里还是晚了一步,但也看见了以大欺小的好戏码,元芩却极其想看杜府那位剑仙以大欺小,游历山河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如此光明正大的追剑意天下的人。

勇气可嘉,胆色过人。

元芩坐在屋檐下台阶上,没办法人家主子离开,两人便被这样赶出门外,他坐在地上双手托着腮帮子,想着那壮丽的以大欺小过后,会不会发生一些趣事。

“如果没有剑意天下的人,单纯论实力,孙家那横练半甲子的武夫却排的上前七,若是有教无类来分,那就有些苍白不够看了,如果不论年龄,他就不入流,当然若是也有些法宝名次仍旧是如同泰山屹立难倒。”

“细细数一数王屋深巷的机缘,那是能破开紫霞大道的真人所留,纵观山河春秋上下七千年,唯独他一人破开大道。”

元柏没有抬头去看这家伙,出了名的喜欢多管闲事,说着是来拜访先生,其实就是想看看王屋深巷能闹出什么动静,对于他能把一个武夫推到高位,元柏有些无奈,便把话题回到起初,“那少年为什么非要杀马蔺?”

往往人心上的问题自己这个兄长就是个愣头青,元芩微笑道:“颜宝钗运气太好了,但是第一个与颜宝钗一起来的人就只有他,他不当替死鬼谁当?”

元芩更加疑惑,“小镇如今卧虎藏龙,谁还敢出手重伤他,伤了却又不杀?”

看着自己这个兄长满脸疑惑,元柏心里就十分高兴,朝天阙的时候没人能跟他相提并论,但是一说起尔虞我诈的时候这家伙总要慢半拍,“动手杀一个小人物太有损名声,更何况还有因果加身,百害而无一利,重伤却不杀,还把他丢到孙家大院,名利双收。”

元柏站起身看着那处深山茂林,不是很清晰,跃上高墙,眼神古怪。

朝天阙儒士的眼中,或许初来乍到还不清楚委羽镇如今局势谁占了优势,谁占了劣势,但却很清楚那‘不知天高地厚’满心忠诚的武夫坏了规矩,犯大忌,惹得杜府气机激出云霄。

元柏居高临下,平静说道:“难怪先生总说你不知道变通,你既不清楚一个地方的局势,却又不肯去了解,不小心犯了大忌又喜欢同人讲道理,那个时候有几人能静下心来听你唠叨大道理?你不去了解,当真正被先生要求游历山河的时候要吃大亏。”

元芩一笑置之,满脸天经地义,“我一点也不好奇。”

关于性子不是朝夕间就能改变,关于这一点元柏显得很平静,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委羽镇如同一道屏风,它后面有什么总要了解清楚,没有人会傻到等它自己出来,屏风也不会有人伸手搬开,像先生下山之后的第一个弟子高良姜,他悟性根骨皆不如你,这一点却胜过你,我敢保证,不出十年,一旦先生把他领回学宫,你的地位就会岌岌可危。”

“有一句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说着说着,元芩就像是叮嘱即将远行的儿女一般,生怕日后他们会吃些苦头,把能说的说完,话题重新回到那武夫身上,“这一次孙家却是选择错了,那名武夫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流,仔细一想,我甚至还有一点同情那武夫,惹了这么一个背景深厚的小崽子,惨!”

元柏笑了笑,四合院是觉得自己弟弟说的话有趣。

他问道:“背景深厚?”

还没回答,小庭院那方剑气激起,剑光如同旭日照耀整座委羽镇。

剑宗的人果然还是见不得剑胎有半点危险。

元柏有些不明白。

元芩笑意浓郁,北唐长公主好算计。

他笑了笑,站起身子,立于高墙便看见魁梧武夫奔袭而来,显然是把他当作少年的后手,当看见自家高墙上立着一人,也顾不得追杀少年当即提起全身气机赶回来。

元芩显然也发现了自己被错当援手,皱着眉头,他可不是自己的傻兄长。

南部瞻洲正气天下春秋学宫第一甲朝天阙学生元芩,平生最爱不平事。

墙下的元柏抬起头满脸惊色,他平生最爱与人讲道理。

两兄弟,一个喜欢动手,一个喜欢动口。

魁梧武夫一拳轰去,元芩挺起胸膛硬接一拳。

后者如同山峰岿然不动,前者被力道震退数十丈。

又一拳轰来,力道稍减,却有柔劲掺杂其中。

元芩这一次却没有硬接,也是一拳轰出。

两拳相碰,天地之间,有崩碎声响起。

魁梧武夫倒飞出去,撞倒数堵高墙。

元芩儒袍轻轻一挥双手负背立于高墙宛如仙神临世,满脸微笑,“春秋学宫朝天阙元芩,平生最爱多管闲事。”

魁梧武夫摇摇晃晃站起身,吐出一口浑气,举目遥望。

元芩笑眯眯道:“你要不服,随时来私塾。”

魁梧武夫冷哼一声,抬头挺胸走进孙家大院,不见小姐便要发怒,最后被其他人告知小姐带着小主子到青田巷替马蔺买药去了,魁梧武夫这才平静了心情,瞥了一眼没人照顾的大夏皇子,确定小姐不会天什么危险之后,带着十来位手脚利落的人,重新走向深山茂林。

这一次,包饺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