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四十七章,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119  |  更新时间:2019-11-29 16:28:30 全文阅读

那个少年守候着这座大庭院,有那么一瞬间就像是官衙前的石狮子一样,威严,李当归心里略微有些难受,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欠过谁,自然也没有谁欠他,眼见四下无人,便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只不过性命攸关的大事,这一次再容不得他有迟疑,月黑风高杀人夜,李当归就守到了深夜,然后微微蹲下,目光凝视着墙头,骤然发力,一跃上墙头,少年闲庭信步行走于高墙,看见一颗大树,伸手抓住枝丫,刹那之间,真没有学过什么精妙道法的少年身形如同老猿一般矫健的站在了枝丫上面,这个位置极好,正好可以斜看见大堂内的一举一动,李当归屏气敛息,静静的看着大堂内发生的一切,没有看见‘惊喜’之前,他根本不会入内。

与颜宝钗学《春秋剑诀》的时候他问过许多东西,颜宝钗知无不言。

更多的还是长生天下的四座皇朝,有人间修士,春秋武夫,人间修士会因为各自潜修道法不同具体不好琢磨,不过总不会高出原境界太多,武夫却可以轻易的看清楚譬如大夏皇朝有几位横炼功夫了得的武夫,身体坚如磐石,修士一般灵剑都无可奈何,一拳有三千斤,最主要的还是那群武夫速度是不是极其快,现如今大夏也来了人,不用想都知道肯定会是那几个已经成名已久的武夫,到时候如果打不过还要想办法怎么逃。

颜宝钗也很讶异,如果往常有人这么喋喋不休,她一定会把这个人脑袋砍下来,换作李当归,她偏偏耐心的讲完。

按照颜姑娘的说法,无论是人间修士,春秋武夫,境界越高便是越坚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敢有丝毫懈怠,最后便是王屋深巷那洞府旁边会有压势,低境界修士靠近会难以聚集灵气于天府,有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只不过一夫被换作了普通人,试想一个普通人,哪怕地理位置很好,面对一万铁骑冲杀试试?

要杀人,对于颜宝钗来说真的再简单不过,但李当归却是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举头三尺有神明的情况下颜宝钗这个北唐皇族也不能明着给什么帮助,只能尽量多说一些话,一是让这家伙能功成身退,二是缓解心中愧疚。

老树枝叶茂盛,躲藏其中的少年一只手拨开树叶,恰好看见了马蔺,少年眼神忽然坚毅,脸色冷淡,嘴里默默念叨着颜宝钗千叮咛万嘱咐的那些话,“速度要快,最多十息时间。”

颜宝钗把能想到的局势都说了,若是马蔺躲到赵钱孙李四户大人家,那么他只有十息时间,只要不惊动几家护院,他就能功成身退。

现如今马蔺身上带伤,实力大不如前,虽然不知道期间谁出手,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影响。

只不过李当归却觉得这一次要杀的残忍一点,不能像洞阳山的人那样干脆利落,然后回答颜宝钗,“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颜宝钗一脸笑意,眼神中全是望子已成龙。

李当归认为,一定要打碎马蔺的天府,苦于身上没有什么玄妙道法加持,但却很清楚天府的位置,也许并不能一下子打碎,只有对准那个位置打一千下,一万下,滴水穿石总能成功,哪怕大夏真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手段也徒劳无益,最后只想看看如果马蔺真的被救活发现天府已碎不能修炼之后,会不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

当然,一切的前提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之下,如果遇见孙家护院,一个照面就会被打死。

李当归双眼死死盯着大堂内谈笑风生的马蔺,自顾自的喃喃自语,“你走不了。”

既然来到这里,李当归自然没有想过会放走这位大夏皇子,早已经蓄力多时。

…………

孙家大院,那个来自大燕皇朝四位异姓王之一嫡长女的孙落葵,身为孙家嫡女,自然被孙老祖宗们当菩萨一样供奉起来,委羽镇不是燕都,身边跟的自然不会是奴仆,全是来自大燕的高手,突出手脚干净利落,杀人毫不拖泥带水,自幼被孙家收养,脑海里被阴阳家灌入一些思想,到了如今这般年龄也就只记得“大燕孙家”。

有着孙家大院的街道,靠近青田巷,那边是官衙,少年要想行事就更要小心,最好不惊动任何人,第二天清晨让孙家的人发现马蔺死了,不知道谁杀的也就会像那群西蜀剑士一样不了了之。

孙家大院唯一没有战斗力的兴许就是孙落葵的妹妹,小女孩子苓,实际上她才是大燕孙家的掌上明珠被当作宝贝,有着极其罕见的修炼天府,天生天府大开,用儒生们形容的话便相当于“生而知之”,能清晰的看见未来高度,足以让大燕孙家敢冒险把她送到委羽镇来。

具体是不是,不清楚。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大燕异姓王,自然是开国功勋,有着半个春秋的历史,三千年以来子苓的根骨天府具是大燕独有,或许不如阐教道种,但也相差不离,换句话说,孙家想让这小丫头五百年之后会是一个开宗立派的老祖。

那时候大燕孙家便会是东胜神洲孙家,什么道种佛陀,他们没见过,只知道子苓的天府大燕独此一人。

小女孩随时都有孙落葵守着,根本没有机会独处于一个空间的机会,大夏皇子来了之后,进入孙家便意味着大燕大夏结盟,有些事情需要商议,她不喜欢听,自然不会傻乎乎的侯着,月黑风高更没有了修炼的心思,听姐姐的话,家族不知道自己及笄之后要被送到哪座道教。李家有一位姐姐便有幸被万仙来朝的道教看中,有机会修真人法相,开天眼的时候还被圣人亲赐一座山峰作为道场,虽然没有看见过,但每次想起来子苓总会羡慕。

她实在是不喜欢听两人谈论大事,觉得乏味,来到后殿,坐到台阶上。

子苓身后自始至终都有几个寡言少语的护卫,几个人都是自幼被孙家灌输入大资源培养出来实力不弱的武夫,关于修士,培养一个开天眼修士的资源足以培养一百个武夫,因此世俗大家们总喜欢把护卫们培养为武道中人。对于世俗大家来说,这种行径自然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这些人都被看的很穿,大多都没有机会跻身进入武道宗师的境界,孙家也不会傻到花更多的资源培养一个什么春秋武夫,皇庭内还有主弱臣强,他们自然需要避免奴大欺主,如果嫡传人没有根骨出众,只是平庸之人更是如此,只不过这一代却是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不论是孙落葵还是子苓,无疑都是天资聪颖之辈。

子苓也被特意叮嘱过,如今小镇上接连死人,都没人知道谁是罪魁祸首,所以她耐不住性子也只能转转这座大院,没有孙落葵的命令没人敢放她出门。孙落葵也叮嘱过侍卫们,如今小镇上来的都是东胜神洲顶尖势力,随便一个人都足以颠覆大燕皇朝,笼罩王屋深巷的薄雾消散之前,谁也不能擅自行动。子苓年幼,老祖宗们喜欢却不能把她捧坏,因此自幼就被灌输尔虞我诈的观念,关于上乘仙宗之间的云波诡谲也略知一二,加上天资聪颖,自然不会是顽劣孩提。

独自转了一圈,子苓也回到孙落葵身边,她知道自己姐姐一会没见到人就要狗急跳墙,所以这种事情小女孩不敢拿来开玩笑,心里安慰着忍一忍便过去了,实在百无聊赖,就拿出大燕的一些小把戏来玩,闭目养神,尽量使自己不去听那些令人作呕的交易。

玩了一会,就听见一阵风啸。

子苓先是抬起头看了一眼仍旧是商量的津津有味的姐姐,有些疑惑,很快释然,原来她们交谈声音恰好掩盖住风啸,她却是手疾眼快的踢了侍卫一脚,那侍卫训练多年,瞬间心领神会,立刻神经紧绷。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侍卫只觉得自己身体被万箭穿心一般,捂住胸口,低头看去,衣服被细针穿了数百个孔,他忍住疼痛尽量使自己不要叫出声来影响主子的思绪。

身后另外一名身形瘦小,显然是经常锻炼脚力的侍卫眼力劲也丝毫不逊色,当听到有物体破空而来当即就护住小女孩,目光环视四周。

交谈的两人早已发现了异样,孙落葵环视四周,似乎能看清黑夜中的一草一木。

砰然巨响。

大唐大门瞬间炸开,无数跟细针飞出。

没人人看见身影,那细细一想便不难发现,府邸内藏得住人又能暗器伤人的位置便只有那颗枝繁叶茂的老树,武道境界不低的护卫忍住疼痛指着那颗老树便喊道,“那边,他躲在那颗树里。”

另外一名护卫飞奔过去,他自幼学习一些身轻如燕的法门,两个飞跃便来到墙头,果然发现树里藏着一个身影。

不过他却有些为难,这颗老树乃是小主子最喜爱之物,常说离开的时候也要搬走,现如今这名刺客便躲老树里,他要出手不然要毁了这颗树,而且老树离墙太近,若是稍有差池,就会让他溜之大吉。当看见这人丢暗器之后还心安理得的躲着的时候就猜出来这八成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所以,就是这么一瞬间他就有了对策,假装没能发现,继续前行,来到能直接阻截的完美位置,越下高墙。这期间,哪怕明知道对方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也不敢掉以轻心。

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树中那人似乎是一个愣头青,既没有破罐子破摔的觉悟,也没有撤退的心思。

两人之间,有着四五丈的距离。

树与高墙,只有六七尺。

大堂内则是不敢轻举妄动,不知道来人具体实力之前,最好的选择就是原地不动,因为只有光线充足。

侍卫目光盯着老树,注意着树上那人的一举一动,与此同时也有着蓄力的动作,最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一跃上树丫。

拨开云雾见青天。

一抹月光下来,侍卫看清来人之后心头一颤,那刺客竟然只是一个少年,轮廓如此熟悉。

少年手中拿着圆球,不大不小,侍卫觉得这应该就是那种暗器,心中警惕,不敢贸然靠近。

他也弄不清那暗器原理,一瞬间,可以说是悄无声息的就飞出无数细针,尚且不知道是否被加持道法,被打中且不说会不会命丧当场,但绝对不好受,以那细针数量,哪怕准头不够,只要速度不够总要中几根。

大堂内,孙落葵显然也发现了异常,脸色低沉,愤怒道:“饭桶,快滚回来,护住子苓。”

抓人,杀人一切都不是那般重要,孙落葵心中保住子苓这个天才最重要,她不太关心刺客是谁,其实这种事情心思细腻一点都能猜出来。

她来到委羽镇便有意放低身段,镇子上口碑还算不错,来到江北没有与人结,刺客要杀谁自然也就水落石出,然后想想这些日子有谁四处奔波?

孙落葵一脚把捂住胸堂战斗力几乎为零的侍卫踢飞门外,给了跑回大堂的瘦小侍卫一巴掌,蠢货还愣着干嘛?赶紧去叫人,若是子苓出了意外,你们都得死。”

与此同时,那名侍卫没有片刻疑惑,立刻高声呼喊,“快来人,有刺客。”

期间他目光也不曾离开老树,一边喊一边飞奔。

确定了庭院内没有护院武夫,或者说护院武夫不在之后,躲在树枝中间的少年嘴里念念有词,像是佛家念往生经超度厉鬼亡魂,一手把临行时向颜姑娘求了好久才多要到两个暗器“李当归”摔出,暗器正好朝侍卫胸口飞去,仍旧是静静观察的侍卫瞬间暴怒,下意识的便想要串上老树,不曾想砰一声,那圆球结实的打中胸膛,数千根细针飞出,侍卫迎来钻心剧痛,与此同时也被圆球所带的力度砸的倒飞出去,如同断线风筝。

看着暴跳如雷跃过来的孙落葵,少年把最后三个暗器一齐丢出。

侍卫运气不错,原本要爆炸的暗器却没有下文,原来只是一个哑炮。

但是孙落葵却是不好受,三个圆球一齐爆炸,几乎万根细针飞出,密密麻麻不留一丝空隙。

少年目光从未放弃过马蔺,发现他独自一人之后,扯下衣服遮住脸,飞奔过去,速度之快,宛如鬼魅,尤其是时机恰当,正当孙落葵忙着躲避细针的时候,少年已经袭杀到马蔺身前,低着头,以腰间剑鞘拍到这个大夏皇子胸口,训练多时的少年对于春秋剑诀的招式早已经得心应手,加之对方又有重伤,便是这么一下便把马蔺拍出去撞到柱子上,少年原本打算趁热打铁杀掉这个皇子,那孙落葵已经杀来。

大夏皇子可不能死在孙家,她不留余力。

李当归也没有片刻犹豫,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提起小女孩就跑,孙落葵也不敢贸然动手只能紧随其后。

最后翻越高墙,那少年身影如同飞鸟腾空,留下墙角的子苓看着消失的身影,喃喃吐出一句话,“李当归,你欠我一条命。”

小女孩年龄不大,却也是第一境界的正宗修士,若是要杀一个贴身少年只是举手投足间的事情。

小女孩回到庭院,斜瞥了马蔺一眼,低声喃语,“废物,要不是顾忌大夏皇朝,死了也就死了。”

半个时辰的功夫,大堂内聚集了孙家所有侍卫,已经赶回来的护院,杀气腾腾,气势压人。

孙落葵低沉着一张脸,大堂内没有人敢喘一口大气,全都低着头尤其是贴身护卫小女孩两名护卫,一个因为暗器是哑炮保住性命,一个单纯是因为少年试探得以保命,此刻两人跪在地上,一言不发,静待着处罚。

已经知道刺客是谁而且没有什么愤怒的小女孩子苓看着孙落葵,又看了一眼自家这群习武多年的护卫,摇了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姐姐,算了吧。”

小女孩不想告诉这些人真想,来人只是一个才踏上修炼之路不久的少年,哪怕他有什么暗器。

委羽镇赵钱孙李孙家嫡女作为大燕孙家继承人之一,凑巧便遇见这种能影响今后大道的事情,这位不管燕都还是孙家大院,向来说一不二的少女冷着一张脸,哪怕如今是孙家的小祖宗也不给什么好脸色,“这一次确实触及到我的底线,按照手法来看刺客只是初出茅庐的小子,看身形应该十四五岁左右,明早清晨你们便开始调查,我也会向老祖宗请求支援。”

她想起什么,添加道:“具体是谁我心里有数,你们只是确定一下目标而已。”

子苓也没有办法,自己姐姐这应该说与大夏结盟,放弃了距离东胜神洲几座天下的剑意天下孕育七千年的剑胎。只不过要想动剑胎,却不是太简单,她也只能提醒道:“姐姐,如今多事之秋,小心一点。”

孙落葵犹豫了一下,挥手遣退侍卫,“那就去官衙讨一个说法,要一个名正言顺,然后我亲自提笔向老祖宗请求族中前辈出山,要让一些人知道,孙家为什么能屹立大燕三千年而不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