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四十六章,心中剑出鞘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36  |  更新时间:2019-11-28 15:45:26 全文阅读

小庭院那边,与剑乡有着说不清冤仇喜欢穿红衣的女子总算是说服自己来到了小庭院这边,拐角处偷看着那座高大的府邸,她足足侯了半天也没有见到府邸内有什么动静,更没有什么人进出,反倒是小庭院内如今一举一动都能影响到剑胎的高挑女子出来几次,第一次出了小庭院就往东,不知道是见什么人,她跟了一路,以她这般修为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这高挑女子也不过是杯水之间,别说跟踪了,最后遇见了高大少年谢川穹,近日来被先生告知这个最初答应高挑女子的少年已经被武仙城的人截胡,就目前来说,北唐皇朝那位李大人没有来之前根本没有什么话语权。

那位来自北唐皇朝的高挑女子离开了剑胎之后脾气就不太好,离开东边的巷子来到桃子坞之后又遇见了两位道教修士,不是东胜神洲煊赫的道家三教之一,只是极不起眼修为还可以的小修士,显而易见,他们并不知道如今委羽镇的情况,走进桃子坞就‘好言相劝’让高挑女子相让,实际上桃子坞早已经宾客满堂,哪里还有什么好位置。

因为某些事情心情原本就不太好的高挑女子彻地暴怒。

这个近日里生活在剑宗浥轻尘阴影之下,堂堂北唐皇朝长公主身份尊贵,开第五境天眼的修士竟然沦落到需要与一个少年形影不离才能保命,这种事情搁到谁身上都不会有太好的心情,况且她还是女子,传出去更是有辱名声,也不愿意与他们多说什么,抬起脚一脚便将其中一人天府踢碎,另外一人也是依葫芦画瓢,让后一手提一个从二楼窗户丢了出去。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这种饭后谈点的事情原以为很快就会过去,只是不曾想临近黄昏的时候两人就不知道以什么秘法传音请来一帮修为不弱的修士,为首的人礼仪十足,只是笑着说要一个说法好与师门交差,只不过这样一群人对于颜宝钗来说修为实在是太弱,大多都是第三四境的小修士,没有迈过第一道分水岭之前便是蝼蚁,以桃子坞酒客们谈点之中得住马蔺莫名其妙受伤之后的高挑女子心情大好,因此只是将他们一个个都丢了出去,没有像第一个人那般被废掉天府,但她也手下留情了,类似于这种断绝他人修炼大道的手法,几乎都是先废天府再废神阙穴。那群修士原打算群起而攻之,可一想到如今年纪就能开天眼的修士东胜神洲实在是不多,便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除了道种之外还有哪一号人物,可偏偏道种又是一个男的,那这位必然就是道家三教中第三代,甚至圣人第二代关门弟子,这样的修炼天才不说被竖起高碑当宝贝一样供着,身上怎么也得有一两样通天彻地的法宝,况且要是这样的天才被欺负了,道家三教可不是春秋学宫一百零八山门要与你讲道理,东胜神洲的修士可不太明白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大道理,他们也会读圣贤书,但喜欢用拳头刀剑讲道理。

一天之内发生这么些趣事,为静如止水的委羽镇增添了一些不平凡,而且小镇上的百姓们也彻底知道了这位来自天都的贵胄脾气不太好,与小庭院孑然一身的少年关系不错的人心里默默替少年悲哀,娶这么一房媳妇进家门,不得被欺负成什么模样?

闹剧来的快去的也快,倒是因为这样不起眼的动静让许多小修士们‘闻风丧胆’,间接的告诉他们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王屋洞天的机缘,现如今知道的人都明白,当修为通天的大人物没有出来之前,哪怕是天大机缘就在眼前也没有人敢动。

回到小庭院之前,颜宝钗遇见了一位老熟人,被皇帝亲自赐婚的颜如镜,这个不知道听到什么消息来到委羽镇的年轻人很显然率先接近了剑胎,之后才来到桃子坞见到自己未婚妻颜宝钗之后,第一句话不是家常家短,便是问起剑胎,像极了捉奸在床,“你那心心相印,与你形影不离的剑胎呢?”

或许北唐皇朝没人摸得清这位藩王的脾性,但颜宝钗是一个例外,她很清楚这家伙的脾性是那种君子一类,神情平淡,“大夏皇子马蔺被人打伤?”

颜如镜端起一杯茶轻轻喝了一口,毫不在意,“我可没心思陪他玩,你那剑胎来官衙被我打压一翻,你不会生气飞过来打我吧?!只不过那家伙脑袋实在是不开窍,我很想知道你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这样会让他修炼大道越发艰难,如果被气宗的人知道,你,乃至北唐皇朝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我特意来到江北,并不是因为一纸婚约,你喜欢谁我懒得管,我只警告你颜宝钗,别把北唐拖下水。”

若是说起对皇室的期盼,那么整个北唐皇朝没有一个人有这个藩王的一半,颜宝钗不清楚他到底知道些什么,只是平静说道:“那样最好,我也警告你颜如镜,最好少与剑胎接触,死了可没人替你收尸报仇。”

话语虽然难听了一点,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颜如镜无语的无以复加,摇了摇头之后这个地位背景煊赫的北唐藩王低声道:“背剑山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山河四洲也并不是剑士的天下。”

颜宝钗默然不语。

颜如镜满脸无可奈何,不知道忽然想起什么却又豪情壮志,“只是剑意天下的剑胎,道家三教还有道种,春秋学宫还有个读书种子,有个圣人转世,我九州共主没了剑胎难不成还有国灭?”

颜宝钗满腹无语的摇头,这家伙总是这样眼高手低,本事不大,口气不小的滑稽模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认清。

颜如镜也知道自己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的脾性,多说无益,于是换了个话题说道:“颜宝钗,你当真要因为一个剑胎与东胜神洲顶尖仙宗结仇?”

颜宝钗微微一笑,讥讽道:“你当我傻吗?断剑山那几位圣贤能眼睁睁的看着剑胎安然无恙的走到剑乡?”

这一次,颜如镜却是一头雾水,无言以对,片刻之后仍是开口问道:“那你为何接近他?”

颜宝钗吐出四个字,说服力不是太高,但是很气人。

“我喜欢他。”

颜如镜彻地无语,这未婚妻与皇亲国戚说话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明明把利害关系看的很清楚,说的话却偏偏装作不知道。

“其实起初我只是看他资质不错,不曾想就是剑胎,有些事情你也清楚,一旦靠近要想脱身那就难如登天,与其如此,还不如将错就错。”

颜如镜笑容满面,春风得意,“我先叫你一声颜圣人。”

颜宝钗转头瞥了一眼这个不知道来到江北到底有什么事情的藩王,满肚狐疑道:“你来这里该不会也是为了王屋洞天的机缘吧?”

颜如镜一本正经,天经地义道:“我好歹也是一位人间修士,有偌大机缘怎么也得来看看,顺便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二,先前来的时候匆忙还不知道这小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去来一趟官衙便打听的一清二楚,但怎么也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小地方还能聚集山河四洲顶尖势力的修士,更没想到的是你颜宝钗竟然沦落到与一个少年形影不离才能活命的下场,剑意天下的人太可怕,没办法,我只能把李大人请出宫。”

颜宝钗很想把这家伙脑袋挖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只不过想着这家伙十句话八句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之后也就释然,关于剑士实力的划分,她也不是很清楚,只想起李幼孤有说过他也有足够的实力登背剑山。

最后,颜宝钗看着窗外,酒楼极高,她看见有一个少年正四处奔波,她低声喃喃道:“不管剑宗有什么想法,反正我知道,剑胎不会跟他们走。”

颜如镜一脸感慨,“那这可就要命了,总不能让我出手帮喜欢我未婚妻的人吧?!难为人啊!”

………………

孑然一身的李当归这些日子去了很多地方,无疑都被婉言拒绝,甚至去过赵钱孙李四户大家,结果仍是一样,有些事看起来只有自己亲自做,最后便重新来到青田巷向口碑不错的朝大夫买了很多药,外敷内用的都有,更多的还是治疗内伤的药材,煎药这种技术活经过上一次赤芍的事情之后少年也轻车熟路,况且还有着朝大夫专门给的方子,如果这要是煎不出来,那真可以去死了。

这一次李当归没有着急,只是回到小庭院独自煎药,这是朝大夫送的维持灵气的小汤药,古蜀武夫经常以这个方子徒步翻越百万里蜀道,然后是一副养身的汤药,这已付药材要煎很长时间,少年专门拿出积蓄为颜姑娘准备,趁着这个空闲时间他特意换了方便行动的衣服,把颜宝钗赠送给自己的小玩意放到袖子中,显得有些怪异,少年用布条捆住,这才看起来正常许多。

李当归四处搜寻着能用的武器,发现小庭院内就只有书,看着那把菜刀,犹豫了很久,最后仍是放弃携带它杀人的荒谬想法,拍了拍颜宝钗特意差人打造的剑鞘,挂在腰间。

不可为而为之,就像命里无时要强求,看起来与少年毫无瓜葛的事情,他却肯吃很多次闭门羹还保持初心,这就是孑然一身李当归的‘固执’。

就像是有个道人说的不去试试看怎么也不会甘心,不出剑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破开紫霞大道。

小镇上唯一一个肯出手的就只有赤芍这个妖土的大妖,只不过被严词拒绝,然后便想着去私塾,这个明知道又会吃闭门羹的地方,最后结果可想而知,关于灵山和尚,少年只是担忧这位尊者说什么以慈悲为怀的话语。

现如今这般光景,李当归想的很清楚,那些神仙道人们肯屈身也不过求一个名正言顺,没有任何人答应,这个时候他还是有些失落。

委羽镇最明白少年的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赤芍,反倒是来了一个多月的颜宝钗。

她知道这个少年有时候很固执,就像要拿马蔺当替死鬼一样。

李当归就端把椅子守着药炉,前一副药已经服用,物有所值,最后效果还不错,这一壶药却是没有什么稀奇,朝大夫就是说养身,尤其是对女子效果出奇的好,镇管没有更换之前,这一副药备受青田巷的女子们喜爱,有的人甚至不惜花费几倍的价钱买一副,值得一提的是药材都不是什么名贵,可唯独其中有两位药材极其难得,也是影响药效的两位药材,年份越高药效越好,只不过这两位药材年份越高就越难活,因此这幅养身药会被朝大夫买的极贵,普通人家根本喝不起,少年能花低价买到,还是托了上一次买一大堆名贵药材的福。

药出炉之后少年也就把它以秘法保温,尽量让颜姑娘回来的时候这味药还保持着最好的时候。

少年起身看见灶房还有着上次没有吃完的珍贵药材,有些舍不得,也就拿了一点生吃一口,约摸半个时辰还不见颜姑娘回来后,他就悄无声息的离开小庭院。

黄昏已过,天光暗淡。

孑然一身的少年再一次走向赵钱孙李几户大人家的街区。

江北的小镇之中,李当归低头前行,孤身一人。

………………

偶然得知马蔺受伤的李当归怎么也寻不到这家伙的身影,想来以这位大夏皇子身份小镇上也就只有赵钱孙李四户人家肯收留,少年也没有什么大事情,于是像小商贩一样四处吆喝,博一个眼球,少年的名气原本就不低,这样一来更是家喻户晓,几天时间一过也就习以为常,然后李当归才开始慢慢打听起马蔺的下落。李当归来到孙家大院,不知道经历了什么,门前有着一尊两丈高的石像,模样骇人,上面歪歪曲曲写着类似于驱邪避祸的文章,李当归其实不是很想来到这里,原因就是孙落葵给少年的印象不错,百姓们口碑中少女也是属于上乘,但四户大人家也唯独剩下这么一户没有打听,有些不甘心的李当归就来到了这里。

他没有着急敲门,只是围绕着府邸跑了一圈,环顾四周,静静的侯了一个时辰,孙家往左就是青田巷,径直走估摸半个时辰的教程就来到江边,前往江边的青石板小路上风景不错,其中有个地方为位置很高,能看清委羽镇一大半动静,以前经常会是江南大官们视察小镇的绝佳位置。

老一辈人口中,这位置以前就是临时的点将台,为了图个吉利还被种了几颗树,槐树,桂树,桃树一年四季的树都有,被人以上乘道法种下,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凋谢,几年来再没有开过花,老人们说是有人动了煞气。

李当归之所以会最后选择孙家,一是因为孙落葵的口碑不错,二是到青田巷买药的时候朝大夫有意无意的提点了一些,赵钱孙李都不是大隋余族,来自境外,赵家妇人小时候经常被人,长大了也就想让自己吃的苦别人也吃一次,钱家崇尚武道,主支弟子为人豪爽,李家的小姑娘钟敏灵秀,就像是天上宫阙摔落人间的精灵,以后老天爷只要不老眼昏花,长大最少也得是徐冉修那种一笑就能让东蜀皇帝举国投降的俊俏美人,越说越气,也不知道哪个狗日的有福气能娶了她。

最后这样一句话让李当归对朝大夫的印象瞬间坠落万丈深渊。

青田巷药铺的时候李当归就很好奇这些个趣事,起初少年静静的听着,小镇上可没人说过赵钱孙李几户人家,有意的问了许多药材的名字用法拖延时间,最后也会插嘴问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问题,像是初学儒生们好奇夫子讲的每一个问题,朝大夫就像是举头三尺的神明,对于赵钱孙李几户人家的秘辛了如指掌,最后就以几户人家中唯一口碑不错的孙家为例子,说了一些个趣事,更多的还是一些大户人家的礼仪规矩。

朝大夫的意思,李当归心知肚明,微笑示意。

最后得知马蔺被无名人打伤,大夏皇朝有了动静,已经赶过来几位武夫,告诉少年若是要动手就趁早。

关于马蔺的踪影,朝大夫也说不清道不明,不过大致意思李当归明白,如今关键时刻那个皇子不可能轻易现身,最少大夏武夫来之前他不会出现。

只不过从头到尾李当归就没有放弃过把马蔺当替死鬼的想法,既然这家伙能小人行径一般把颜姑娘推到风口浪尖,他为何不能动手杀人?

谁也不知道那句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如今马蔺就被李当归这个‘贼’惦记。

这一次,李当归行事风格权然不同往常,仔细一看根本就像是两个人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