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四十五章,当时明月在,昔照彩云归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53  |  更新时间:2019-11-27 15:41:05 全文阅读

李当归走出小庭院之前天色还不错,可过了一会头顶三寸青天似乎知道少年的心事,因此晌午一过天色就暗淡下来,乌云聚集,似有瓢泼大雨,当李当归来到青田巷官衙的时候,果不其然,小镇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街道上行人也瞬间走得干干净净,细雨下了估摸着有半个多时辰,官衙旁边那几颗大树树叶上残留着雨水,只不过经过一场细雨洗刷,那几颗大树很明显要明亮不少。

唯一不足之处就是官衙前的两尊石狮子失去了往日的威严,湿漉漉的模样总让人觉得像是一只……落水狗,最后李当归走上前敲响了官衙大门,有些规矩少年心知肚明,拿出身上为数不多的钱财塞进石狮子的嘴里,便发现它嘴里有道暗门,轻轻一按,那些个银子就会被‘吃’进去。

打开大门的管事却是一头雾水,有急事必须要亲自告诉老爷?什么时候他也不好打听,只不过看脸色就不难发现,对于老爷来说,这个与公主形影不离的少年不见得有太好的事情。

出门的时候一些规矩颜宝钗细心的告知,而且李当归也待了十多年,期间虽然很少涉足青田巷,但是很多不成文的规定都清楚,他走上前,拿出修士眼中庸俗之物偷偷塞到管事手中,管事最初还有些莫名其妙,低头一瞅,恍然大悟,双指夹住金叶子,眯着眼睛感受着触感,分量不低,纯度极高,然后睁开眼睛并不有说话。少年以为分量不够,也就满脸不舍的拿出一片金叶子,实则是思考少年到底有什么事情的管事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拒绝,如果接过第二片金叶子,虽然普通凡俗之物没人留心,可若是被公主知道的话,委羽镇只怕又要换一位老爷了,他看着这个不知道哪里吸引堂堂长公主目光的少年,三分疑惑,七分好奇,“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既然懂这些规矩,我也不会为难于你,只不过需要告诉你的是现如今老爷已经亲自北上天都,这期间一切事宜皆由我决定。你且说一说有什么急事,力所能及之内我会不留余力的相助,如果超出预料,那就很抱歉,我并不是什么武夫,更不可能是修士,身后没有煊赫的上乘仙宗,便是官职也区区九品。”

李当归点了点头,正要说出来意的时候就被管事伸手止住。

片刻之后,不惑之年的管事就独自离开,没一会就领了一个回来,年纪不大,估摸着弱冠的模样,长相如同翡翠白玉,如松如楠,李当归看了一眼,转眼就看见年轻人身后唯唯诺诺的管事朝着他眨了眨眼睛示意,让他这个时候可别跟傻子一样拿出一片金叶子来贿赂,少年不是十二岁那种心思玲珑的人,但是某些道理也明白,只是按照着年轻人的意思来到后殿,这次的事情不太光明正大,少年也就没有犹豫。

管事也不好奇,这一位今早才来到小镇的天潢贵胄为什么一听到少年的名字就要亲自出来解决问题,只是轻轻叹一口气,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么一个说得上是泥腿子的少年郎祖辈到底修了多少福气能让长公主倾心。

管事低着头没人看见的摇了摇头,他莫名觉得有些心虚,自顾自的干笑,为官的人都明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可老爷临行时偏偏要让他不留余力的帮助少年,最初他还能理解为长公主与这个少年形影不离,相助于他就相当于帮助长公主,可万一要是违背了长公主的意思,那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关于年轻人,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相信以这位于皇庭那个尔虞我诈中走出来有着高深莫测道行的大人物,对于这些小儿科的事情能一眼看透。

规矩不能坏,管事只拿一片金叶子,相信以年轻人的眼界自然不会傻到真的开口要他吐出来,哪怕是知道了也不会制止,所以,第一片金叶子管事拿的心安理得,第二片就怎么也不会收。

现如今唯一的想法就是希冀这个少年心中的事情不要是什么烂事情,最好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后哪怕是杀人放火,只要不是什么大人物,依年轻人的能力都可以压下来。

只不过,就看少年能不能打动年轻人了,如果年轻人不答应,那最后就由他看看,太难也就不了了之,力所能及自然会出手。

或许不欢而散,他也会给少年指一条明路。

被带到官衙后殿,让少年目瞪口呆的是没想到这里如此豪华,相较于前殿,这里更像是谈论公事接待贵客的地方,踏进后殿,那个年轻人就坐回到主位上端起茶杯慢慢品尝。

不惑之年的管事就坐到次位,翻看着近日来的小事情,街坊邻里们送上来的一些建议,若是可以,他也就代替老爷批了,关于少年,这一刻开始他很少关注,将话语权交给两人。

少年又站立中央,抬头看着年轻人,大白袍,气质出众。

品尝一杯,主位上的年轻人这才慢慢放下茶杯,望着少年,朝着他开口笑道:“李当归?你或许不知道我是谁,颜宝钗肯定也没跟你说起,我叫颜如镜,接下来的事情很狗血,我希望你认真听,颜宝钗,我的未婚妻,圣上赐婚。”

管事忽然觉得有趣,他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但很显然这一个来自皇庭的年轻人会因为一个女人与泥腿子少年如此说话。

他觉得接下来可能会坏事,对于至少山雨齐聚的小镇来说是这样。

李当归左右观望,最后寻了一个正对着管事的位置坐下,挪了椅子,然后正朝着年轻人。

一码归一码,年轻人需要先问清楚少年的来意,然后他才有价码讨价还价,开门见山道:“你来官衙,想杀人?是不是与宝钗一起来的大夏皇子?”

李当归现如今心里都是朝大夫三人的那番谈话,听到这个不知道身份的年轻人如今干脆,他站起身说道:“我来只是告诉颜大人,我要亲自去杀马蔺,免得日后大夏皇朝的人问起来你们不知道,这样会导致烽火四起。”

年轻人摇头淡笑,“为了宝钗?那不好意思,今天开始,颜宝钗一切事情皆由我接管,我不想知道你是剑胎还是道种,你的修炼之路该怎么走就怎么走,我懒得搭理。实话告诉你,那群西蜀剑士死都时候我就想让侍卫把你扣押起来,若非是有着宝钗警告,我早把你赶出了小镇,你要杀人,那就去杀,北唐不畏惧大夏,最后,我只有一句话想告诉你,李当归,请你离开颜宝钗。”

年轻人脾气很好,似乎也是一个先礼后兵的人,说起话来和颜悦色,并没有身为天潢贵胄,皇室尊亲的骄横。

李当归却有些不能理解,有些事情也能明白,最后拿出几片金叶子,走过去递给管事,想了想,拿着鸡毛当令箭,说道:“颜姐姐她以公主的身份要你收下,我来这里也不是想让你们真帮我什么,因为这些事情你们也束手无策,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们,要是你们把好心当做驴肝肺,那就由不得我。”

年轻人不以为然,笑道:“你很厉害?人间修士第几境?春秋武夫几品?要杀人,你杀过人吗?不过既然宝钗如此在意你,看起来你的资质不会差,只不过山河中天才数不胜数,夭折途中也不在少数。还有,你这么一个泥腿子,让我没办法正眼相待。”

李当归黑着一张脸,好像遇见了一个喜欢讲道理,但是很自以为是的那种人,只有他讲道理的时候,根本没有你说的份。

年轻人看了少年一眼,现如今并不清楚颜宝钗的态度,没必要把脸皮撕破,换了种稍微和气的语气说道:“孤身一人来到北唐,当他一只脚踏进北唐地界的时候就不是什么大夏皇子,只是一个敌国间谍,他的命分文不值。而且,我北唐皇朝有着明法律令,没有圣上亲口允许,但凡他国重要人员进入北唐,一律诛杀,所以你要杀他名正言顺,难道颜宝钗没有告诉你吗?她大概是想让你涨涨见识,像你这样的少年,兴许还不知道山河是什么吧?!也对,你这种人都没走出过江北,哪里知道什么山河,只怕北唐有多大都不清楚。”

李当脸色愈发低沉如水,咬着牙说道:“颜大人,你如此贬低我就是贬低颜姑娘,哪怕你不相信,但有时间还是要看看。”

这个家伙越是在意颜姑娘,李当归就非要‘不知死活’的气一气他。

年轻人还是不觉得堂堂长公主会喜欢上一个泥腿子,哪怕这个泥腿子有着过人的修炼天赋,但是那也要有伯乐才行,看着少年有恃无恐,颜如镜还是有一些讶异之色闪过,过了一会,微笑道:“李当归,你应该知道,我能心平气和的跟你讲道理那是因为你不让人讨厌,你这个人也很有些意思,如果非要这样,那买卖可没法谈了。”

李当归点了点头,他现如今不是圣贤,心境也没高到那种地步,被咬一口,他总想咬回来,尤其是自己不太喜欢的人。

管事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哪怕是偷偷的看两人一眼,他认真的看着小镇上琐碎的事情,以往这些总让人心烦意乱,现如今看起来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不惑之年的管事,颜如镜懒得与这样一个人斤斤计较,而且之下匆忙来到委羽镇,有很多消息还需要问他,最后,他终于不钻颜宝钗牛角尖,“李当归,你没必要太固执,我虽然不清楚小镇上的一些事情,但知道的怎么也多你太多,宝钗深陷死局,并不是杀一个替罪羔羊就能一了百了,只要宝钗一日不离开委羽镇,那么迟早会有人动手。到时候很少有人拦得住,那个时候你又有什么用!看戏?还是……哭?!”

颜如镜喝了一口茶缓了口气,继续悠然道:“李当归,其实我并不是刻意针对你,你有没有仔细想过,你到底能帮助颜宝钗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你是那方势力看中的天才,但我知道你只会给她增添烦恼。”

李当归抬起头头,“颜大人的好意,我心领了。”

不惑之年的管事最后没有接几片金叶子,少年也就乐的个欢喜独自收下,转身离开官衙,最后来到大门前转头遥遥望了一眼。

颜如镜不会挽留,心里想着看在颜宝钗的份上却也是让管事送到门外,少年矗立门口久久未曾离去,颜如镜换了一个姿势,背对着大门,当管事慢悠悠的回到后殿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道:“我可以考虑亲自出手帮你解决问题,也可以答应,让你不受任何人的威胁独自一人踏上修炼大道,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李当归才抬起的脚又慢慢放下,望着年轻人,虽然已经决定自己去,但听到这番话的时候还是会一脸严肃,算是礼仪。

不惑之年的管事识趣的退到一旁,闭着眼睛,两耳不闻窗外事。

颜如镜淡淡说道:“我与颜宝钗乃是圣上亲自赐婚,天都百官见证,百万户人家家喻户晓,你以后如果跟宝钗到了天都长安,不会太安宁。你只需要离开,星夜兼程离开江北,你可以看着我亲自杀了那大夏皇子之后再走不迟,期间你可以提任何要求。”

李当归摇头拒绝。

颜如镜一笑置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李当归还是摇头拒绝,当孑然一身的少年当着印象不错的姑娘说下一番话的时候,他道心早已坚不可摧。

北唐境内权势隐隐约约压颜宝钗一筹的王侯颜如镜身居高位的气质显露无疑,“李当归,圣贤书上有没有一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李当归犹豫一下,仍是说道:“颜大人,有时间让管事说说委羽镇的事情,我也好心提醒你一句,现如今这里可并不是粮草转运驿站。”

颜如镜把少年一番好心当做驴肝肺,更是把这样一番话当作是狗急跳墙之语,颜如镜目送着少年离开后殿,最后估摸着彻地走出官衙之后,才背对着躲到一旁的管事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颜如镜来的匆忙,只听见父王说颜宝钗来到江北之后与一个少年形影不离,不管怎么说,现如今颜宝钗都说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哪怕是真的喜欢另外一个人,那也要亲自让皇上退婚才行,否则,这让他以后如何有脸与天都贵胄们谈笑风声风声?

他以为表现的咄咄逼人一点会让这样一个泥腿子少年知难而退,不曾想这家伙就是一个老顽固,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

管事唯唯诺诺,对于这样一位天都一百多为王侯之中,出了名的天都贵胄第一甲,当颜如镜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些都是故意装出来的,因此没敢插嘴就是怕说漏的什么,如今却没有什么顾虑,直截了当道:“上一个月王屋深巷被挖出来一座真人留下来的洞天福地,东胜神洲上乘仙宗们来了四成,消息被他们封锁,上一任镇官迫于顶尖仙宗们的实力也就没有敢奏明圣上。”

颜如镜走出后殿,管事紧随其后,边走边说,“他是剑意天下的剑胎,前段时间剑宗来了一位实力不错的剑士,脾气不太好,对公主有性命之威,因此公主才会选择与李当归形影不离。王爷你也知道,想那种修为的剑士要想杀一个人太简单,唯一的办法就是与他们视作珍宝的剑胎形影不离才能万无一失。”

最后,管事吞吞吐吐,声音轻微,“而且……公主对那少年态度出奇的好。”

颜如镜嗤笑道:“真当我偌大北唐只是空壳一具吗?”

管事挺直腰板,试探性问道:“王爷,李大人出宫了?”

颜如镜忽然停住脚步,转头看着一脸好奇的管事,“我已经看出来,你这家伙也想傍上剑胎索求王屋洞天一丁点机缘,对于你来说,哪怕是一丁点也足以保你万世无忧,子孙后代非富即贵,其实你家老爷并不让你答应,但你却收下了他的金叶子。”

不惑之年的管事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这种时候多说只会徒劳无功。

两人来到正殿,颜如镜再一次坐到主位上,舒服的躺着,“我懒得玩这种无聊的勾心斗角,以后你有一说一,不要试图用蹩脚的理由搪塞,这座小镇的水有多深想必你更清楚,光靠你家老爷区区从六品小官根本不够,只要我满意了,我会让你得到一份属于你的机缘,哪怕没有,出了江北,你也会是正一品大员。”

管事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急忙道谢。

自此,颜如镜不再多说什么,就像他说的一样,小镇的水太深,他需要先量一量才方便行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