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四十章,活人死人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56  |  更新时间:2019-11-23 13:16:04 全文阅读

小镇上总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就像王屋深巷会有背光巷弄,委羽镇上也有很多人都不清楚的地方。

便是这么一个地方,来自西蜀的剑士们倒在血泊之中,身体抽搐,嘴里鲜血就像泉水一样源源不绝的吐出。

这一次,这群横看竖看都有些高高在上的剑士……剑客们已经喊不出一个字,再拿不出钱财来请小镇上的年轻人们帮忙,而且,过了这么久巷弄也不见任何人,就像早已经与整座小镇隔绝。

巷弄外边两百来步就是西镇,那边就像元宵一样很多时候都会莫名其妙的热闹,一座规模仅次于桃子坞的酒楼内人头攒动,台上的说书先生才讲完大隋年间的故事。

待到天光暗淡,无人得知的巷弄这才走进两个人,少年蹲到地上仔细的伸手翻查着这群死人,少年眉头微皱,这兴许是他第一次如此,因此让这里的气氛越发显得诡异。

另外的白衣少女捂住鼻子避而远之,生怕被这死气传染导致日后霉运缠身,低头看见死状最惨的一个,口语中显得极其复杂,“好利索的手段,每个人都没挨住一拳一脚。”

身材高大的少年默不作声,如今开窍,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事情都会问小庭院剑胎少年的人。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自然能看出来这群西蜀剑士每个人都说被人一拳打死,一脚废了天府,即便是有春秋七千年传承的西蜀十门剑冢真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手段,一旦天府被毁只要圣人不出那就无济于事。

只不过白衣少女思考的问题却不与少年一样,她会像商人一样思忖利弊得失,然后才会喜笑于颜,这一次她有些愠怒道:“柳如晦这个家伙果然不同寻常,像这种干净利落的手段解决这群小镇上没人看得起他们,但的的确确还有三分本事的剑士,哪怕是武仙城里面也是极为罕见的人物。”

高大少年慢慢起身,环顾四周,的确是一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天光难进,人音难出,他转头看着白衣少女,像说一样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一脸平静道:“实际上有很多人都知道柳如晦不寻常,我想李当归也知道,只不过那家伙脑筋太死,不过话说回来,师姐,他这次,算不算打破了委羽镇现如今这种平衡?”

高大少年谢川穹,佛门金刚,如今拜入武仙城,也就是吉祥如意家姥爷的门下。

一听见有人叫自己师姐,白衣少女脸上就压抑不住喜悦,说话也和气许多,“看这里的格局似乎有人刻意布置过。”

谢川穹不作言语,他开窍了,可到底并不是什么心思玲珑之人,对于如意言下之意他想不清。

祥瑞一般的少女伸手指了指四周,谢川穹就顺着她所指方向望去,最后扫视四周一眼,学着她闭上眼睛静静感受,片刻时间才发现这里安静的不太寻常,到了晚上小镇上的确很安静,但绝不会像这样。

她就解释道:“应该有人替他出谋划策,要不然以他的脾气就算是心里有花花肠子,也付诸行动,但不会这么干净利索。”

谢川穹低头看着少女,似懂非懂的眼神,轻声问道:“大隋余民吗?早就有人说过这家伙是大隋遗人,如果有人帮他,这家伙说不定还会是王族。”

少女低着头看不清神色,转身就要走出巷弄,大步流星,一往无前,似乎生怕被这个是非之地污染,良久,她沉声道:“不管他是什么天潢贵胄,既然先动手捅破了窗户纸,那么小镇就藏不住事了,我们也是时候拿了东西走人,省的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阴差阳错之下惹恼了青田巷的圣人。”

谢川穹眉头拧的更死,目光中压抑不住雷霆之怒。

他与像李当归一样满头雾水,既然都不是冲着王屋洞天老儒生口中徒手擒拿天龙的真人洞府宝藏,那么提前这么多年还以国破家亡的借口来到委羽镇,就是为了看看‘剑胎’?

谢川穹摇了摇头,这些天跟姥爷学了不少东西,每次老人都会大笑,说着这一次最好的礼物就是遇见了自己,对此高大少年感触不深,但对于姥爷倾囊相授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他犹豫了一下,既然有人打破平衡,从头到尾都没看见过有人插手,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也可以随心随性。

少女走的很快。

然后看见了颜宝钗以及李当归,她眉头也皱着,不过很快就松展,只是忽然想起什么转身看了一眼格局奇怪的巷弄,似乎想起什么,没来由的就笑了。

一旁的谢川穹目光投来,一头雾水,没有得到解释之后继续前行。

清白少年还不是什么人间修士、道家真君没办法像颜宝钗一样靠近巷弄鼻子就嗅到一股血腥味,她下意识的伸手牵住李当归的手,懒散的模样瞬间压抑,与此同时打起十二分精神,生怕少年出来意外,遗憾的是少年并没有察觉任何异样,当颜宝钗的手过来,他下意识的就退后几步,双手背着,嘴里呢喃“男女授受不亲”。

颜宝钗听到后自顾自的笑了笑,就像清水出芙蓉。

那确实是她下意识的反应,身为皇族女子常年位居高位对于血腥味的敏感,有血腥味自然就意味着有生命危险。

当临近巷弄即便是李当归也闻到了浓郁血腥味,刺鼻,令人作呕。

年纪轻轻的少年屏住呼吸,三步一吸气,三步一吐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又练着什么高超道法。

暗淡的天光之下,李当归就是一叶扁舟。

最后,颜宝钗没有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死在巷弄,李当归虽然有些好奇但也因为颜宝钗的缘故没有走进去,年纪不大的少年现如今脑海里还有春秋儒家的礼仪教化,潜意识中还认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他怕万一走进去被人发现,自己岂不是要当冤大头?

李当归这辈子都不想当被人宰割的冤大头,也不想当什么烂好人。

………………

赵钱孙李钱家大院,大气磅礴,风水极好,即便是大燕王朝四大王族的钱家主系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座院子的风水很好,一座千户人家的小地方就有这么好的地方,自然不会奢求太多。那座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大不过整座小镇的院子才真实别有洞天,院子内九曲十八弯,与玉虚传人成功交涉的钱家主人,这次明白了那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诗句,背靠着顶梁柱,心情不要太好,便是一些下人们不长眼也会因为心情不错的原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身穿皇庭武教头劲装的护院就站在一旁,九曲十八弯其中一处有个年轻人慵懒的喂着鱼儿食物,举手投足之间全是‘纨绔’二字,还有一个穿着华贵衣服的典雅女子,两人一起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良久,男子朝着身旁的护院叮嘱道:“我们到底深入敌境,你有时间就先带着柳如晦离开北唐,到了大燕便让你进入皇庭学正统春秋武夫锤体法门,只想心系我大燕,我便让你有朝一日与大成武夫一样力撼苍穹,大燕有几千年的底蕴远不是北唐能够相提并论。”

因为常年注重武夫体魄,法门又非春秋正统的原因年龄看起来略微显得有些大的年轻护院轻轻回了一个字,“喏!”

想到大燕王朝屹立东胜神洲几千年,得意就油然而生,“大燕国祚几千年无忧患,期间不知道多少仙宗传承断绝,如今洞阳山也摇摇欲坠,哪怕如此我大燕也不敢贸然行事,所以我像学北唐皇朝一样,培养出自己的皇庭高手,兴许不如上乘仙宗道法传承正统,可至少不会畏惧他们,所以这一次我会给你一个机会,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年轻护院朴硝当急扑通一声跪下,磕头,砰砰作响,感激涕零道:“先生昔日大恩朴硝不敢相忘,今日以后自当潜心学武,日后出了皇庭,必当让大燕皇朝响彻山河四洲,朴硝今日立誓,此生只忠于大燕皇朝。”

大燕皇朝王族钱家主支男子笑意浓郁,心满意足,温言道:“这些话便太虚无缥缈,以后甚至还会阻碍你的武道之心,你的根骨或许不及这座镇子上的少年们,但拿到大燕,乃至整个长生天下也是排名中上。”

或许是桃子坞与西蜀剑士发生的不愉快让朴硝最后答应了柳如晦的请求,男子有救命之恩,当听到这样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语,才起身的朴硝行了一个大礼,声音微颤,“先生教诲,朴硝当谨记于心。”

男子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他懒得管一群西蜀剑士的死活,怕的只是委羽镇还没有浮出水面的人,真正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凡俗礼节不必太多,修炼大道几百年时间转瞬即逝,武道之路也是光阴极快,你心里记得就行……另外,尽快启程吧,要是那家伙留念不肯走,那就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

朴硝双手抱拳躬身慢慢退出大堂,出了大门最后才挺直腰板,慢慢转身,一位武夫的凌厉重新浮现于脸上,这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杀西蜀剑士的护院,只有与钱家家主谈话的时候卑躬屈膝。

赵钱孙李作为大燕皇朝唯一的异姓王族,与大夏年年不断的战斗之中已经不复往日荣光,尤其是西蜀西楚的楚江一战波及,导致新帝登机对皇庭来了一次大清洗,好在是四大异姓王族心怀大燕,皇帝也不是什么昏庸无道之人,自然只是受到一些说大不大的创伤,但是起码两百年来缓不过这口劲。

要知道,道家三十六福地、七十二洞天,自春秋大战被天下瓜分之后,大燕有幸得到几座洞天福地,这才有了数千年国祚,若不是因为皇帝那要一脚踢开洞阳山的新令,赵钱孙李是绝对不会派主脉弟子过来,而且还是四位异姓王齐聚江北。

现如今才知道江北的水深不但能容下世俗的龙,还能装得下天上的龙。

什么猛龙过江,说不定别人眼中他们就是虾米过大海。

当朴硝离开按照家主的意思收拾行囊准备择期启程,那位喂着鱼儿的纨绔子弟就来到了两人谈话的地方,典雅女子走走前面,身后的年轻人目光中总有一些敬意与爱慕。

走进大堂,他就是讥笑道:“爹,我真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朴硝帮助柳如晦那个大隋余孽,他身上除了能改天换地的大隋国宝之外还有什么?”

男子笑道:“柳如晦说到底还是有些根骨,虽然难以踏上修炼大道,不过尤为可贵的就是他有一双好眼睛,不过话说回来,帮助这家伙只不过是我想看看杀了人有没有人管,要是没人管,我们不要东西只要人,带上就走。况且,他如今翻不起大风大浪,而且圣上也下了旨意,摇摇欲坠到底还是没有倒下,就算是倒了瘦死的骆驼也不是区区一座世俗可以撼动,大燕那些个稍微有根骨的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全被附近道门仙宗垄断。”

典雅女子微微笑了笑,坐到一旁,男子很快就起身懦了个位置,挪到与纨绔年轻人并肩的位置,而女子则是坐到了他原来的位置,他也从‘居高临下’一下子变成了抬头观天,年轻人想了想,说道:“爹,咱们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只是想替皇上物色几个大才,我觉得朴硝一个人就足够了,太多了浪费原本就不多的资源,柳如晦说到底还有着大隋皇室的身份,谁知道当年攻城掠地的时候有多少大隋余民来到了大燕,其中有没有高手也没人知道,大隋那个号称春秋以后武道天下第一甲的天宝将军也只是说被杀了,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万一那小子突然整一出振臂高呼的事情,又冒出来一个天宝将军,那时候可就真是引狼入室。”

典雅女子笑意浓郁。

男子看了女子一眼,满脸全是敬畏,然后再看向年轻人,满是欣慰道:“你这皇庭天字号纨绔小子也不是那么傻,但是,我大燕千年国祚不是荒渡过来的。”

年轻人眉头微皱,似乎觉得他们也有一些千年王八万年龟非要国家有难的时候才出来的老祖宗。

知子莫若父,男子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儿子的想法,对此百般无奈,只是干笑道:“他掀不起大风大浪,要是他敢,我正红名正言顺的拿他一些东西。”

典雅女子笑了笑。

年轻人也跟着笑了笑,不是觉得自己老爹这番话是什么大道理,单纯的看见女子笑他才笑。

爱屋及乌。

年轻忽然想起什么,“爹,那武仙城呢?那个老家伙正统兵家传人,号称山河四洲杀伤力第二的兵家,弟子又是佛门金刚,我却是个弱不禁风的纨绔弟子,要是打起来,能一巴掌被拍死。爹,你说我要是主动结交剑胎会如何?剑乡的人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日后被打死?”

男子翻了个白眼,对于自己儿子这样一种性格,想来也只是公主能管得住,而他也就像他娘临死前说的话一样,一辈子都不要踏上什么修炼大道,安安静静的当一个活在祖辈余荫下的纨绔弟子。

年轻人有些不耐烦了,“你要不说的话我可要亲自去试试了。”

男子无语的无以复加,“那就要看遇见的什么谁了,要是遇见苡仁,光是这么一个名字就会让你在山河四洲中行走如同闲庭信步。如果运气不好遇见了些蛮不讲理的人,那就真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

年轻人也不在意自己爹怎么讲,只是竖起大拇指,笑道:“爹,是这个理,不过咱们好歹也是堂堂大燕皇朝仅有的几位异姓王,什么都能输,唯独身上气势不能低。”

男子点了点头,但是一脸神色很难看出来真正意思。

玩笑过后,年轻人就满脸认真,“爹,我始终都想不明白王屋洞天里边到底有什么东西,一位真人的洞府怎么也不可能让另外一个真人好奇。还有就是剑胎怎么都跟道家三教沾不上边,道家三教却要让嫡系弟子来这里,他这踩狗过屎的运气我都羡慕,坐家里就有一个皇族嫡系上门,堂堂背剑山十剑图的顶尖剑士说拒绝就拒绝……爹!”

男子轻轻应了一声,“嗯?”

年轻人突然一脸愁容,欲哭无泪,“我气啊!”

典雅女子被这家伙的有趣给逗笑了,看着那模样别提有多欠揍。

年轻人站起身就是一个栗子,公主面前还这么没大没小,要是日后继承了王位有朝一日被宣上大殿那还得了?!

说错一句话,那就是人头落地。

典雅女子笑出了声,大堂立即就安静许多。

男子也严肃起来,独自一人走出大燕,脑海中思索着离开大燕的时候看过有关委羽镇的一切信息,以防有遗漏的地方故而让自己日后不知所以的情况下惹下大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