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三十九章,春秋武夫,红衣师姐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143  |  更新时间:2019-11-21 16:28:17 全文阅读

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剑杀人不太喜欢讲道理的剑士,李当归没有上前敲响大门过问一番,而是看了一眼就转身走入小庭院,看到颜宝钗,便讲了一些王屋深巷遇见的人,关于青田巷的事情李当归认为颜姑娘知道的越少越好,并不是少年有什么私心,那个地方实在是太过神秘,天知道巷弄里边住的会不会就是先生口中的“大人物”。

现如今委羽镇来什么牛鬼蛇神已经不能引起注意,对于这座镇子出了名的金童玉女,颜宝钗没有任何意见,只是叮嘱说这些日子就好好学剑,如果柳如晦真的已经请人解决了问题,那她颜宝钗大不了就欠一个人情,日后离开江北的时候让江南派人下来还了。李当归不知道她脑袋里面琢磨的什么‘好事’,嘴特别好奇的就开口随意问了一下,也没有把她说的话放心上,结果不曾想到她一眼就看破了少年的心思,一张脸低沉如水,李当归如临冰窖,然后就听见颜姑娘说,你这种修为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用处。李当归尴尬的笑了笑,很识趣没有继续问下去,免得又被这个皇家女子玩笑。

颜宝钗看见李当归手中那被包裹的严实的东西,瞥一眼就皱着眉头,鼻子一嗅就知道那里面是什么玩意,肯定是这家伙心里面有着猫腻,要不然也不会去药铺买这玩意,高挑女子便有一些意见,一时间竟然觉得这个看起来读书不少的少年会是这样一个人,哪怕是有什么私心,说一些谎话她都觉得是人之常情,偏偏要买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让她不知道从何开口,于是就觉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在这些日子这个家伙这么努力的份上就当是已经过去了,然后就开口说着柳如晦的事情,“赵钱孙李,柳如晦是不是跟钱家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或者这个家伙偶然间得到了王屋深巷那真人洞府内的一些老物件,然后碰巧遇到西蜀剑士上门,情急之下就与钱家达成交易!”

李当归稍作思量,以柳如晦那天的神情举动来说的确有可能,也许可能是他等不下去了,想到这里就摇了摇头,略微有些愧疚道:“镇子上的人都知道柳如晦眼睛毒辣,看待事情总会有独特的一点,当初我才来到委羽镇,身上除了寥寥可数的钱财之外就是孑然一身,他却非要说我日后不凡,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帮助我,过了这么多年,我还记得他说的每一句话。”

颜宝钗身为北唐皇朝长公主,土生土长的委羽镇百姓她倒是了如指掌,不过相较于一些来自东胜神洲各地的牛鬼蛇神就显得太苍白,她收敛眉目,重新问道:“那个家伙我早看出来心思细腻如同女子,有时候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摸不着边际,但他心里都有数。只不过有着高出一切的利益,哪怕知道你是剑胎,他也没有将宝全压一个人身上………”

其实还有八句话颜宝钗没有舍得说出口,因为知道少年的脾性,一旦她说出口这个有时候想事情会一根筋的家伙就会有不太好的情绪,虽然不会表现的很明显,但印象分总要差一点。

李当归陷入沉思,确实要让他一下子否定一个已经认定了的人太难,至少不会是朝夕间就能完成,最后他望着颜宝钗,少年很少压抑心中想法,尤其是与颜宝钗在一起的时候,只不过世事无常,这就是第一次,“柳如晦我也说不清楚,总之我知道他以前帮助过我,我或许没有能力还回去,但不可能恩将仇报,除非就真像颜姑娘你说的那样,他出手真的就是为了私心,那个时候我会跟他彻地划清界限。”

颜宝钗轻轻笑了笑,脸上一对梨涡,随口说道:“就来江北之前朝中了解到的情况来说,柳如晦并不是什么土生土长的江北人,若是追根溯源彻底一点这个心思如同女子细腻的少年甚至不是北唐人。唯一困惑的就是,我不知道这个家伙心里面到底想要什么,若是单单只为了王屋洞天的一些老物件还好,洞府内除了那把剑之外也没有什么太惊人的物件。”

李当归点了点头,如今他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年,清楚颜宝钗这番话代表什么。

颜宝钗坐到地上,双手轻轻捶着大腿,似乎是有些疲倦,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神色,只是口语有些格外的冰凉,“赵钱孙李都不是太难对付的人物,我最怕的还是剑乡来的人会插手,只不过让我带着你这样一个拖油瓶办事情恐怕会功半事倍,不过这之前我还有亲自去一趟私塾,东胜神洲这一洲之地身后没有一两位圣贤真人撑腰会寸步难行,如今委羽镇就是这样,最怕的就是打了小的出来老的,而我们恰恰没有老的,换句话说,万一我们被打也就相当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如果真的求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你就自己去敲响对面那座府邸的的大门,跟浥轻尘商量一下什么事情去剑乡。”

李当归摇了摇头,又有些顾虑道:“颜姑娘你是要出手了吗?”

颜宝钗抬起头,眼神冰冷,“谈不上,我也不是浥轻尘这种蛮不讲理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没有触及到我的底线,我甚至不介意拿了我需要的东西就直接离开。”

李当归扯了扯嘴角,万万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少年担忧问道:“颜姑娘,这能行吗?”

颜宝钗一笑置之,“你知道暗恋你的那小妖精吗?真身为九头蛇身妖土上古四凶,传言妖土王者大妖都有摘星拿月的手段。只不过妖土距离东胜神洲有几座天下,因此没人亲眼见过,但好歹也只妖土的人,振臂一呼就会有数以万计的妖精聚集,实力不容小觑,若是有需要,你就…………”

有些话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李当归看了看,一头雾水的问道:“我就怎样?”

颜宝钗双手微微用力一捶大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傻的出奇的少年,她义正言辞,一脸正经,“你就去色诱她,妖精不像人一样,别看它们几千、几万年的寿命,真正能像人一样的也就只有几只。”

李当归无语的无以复加,也坐到地方挠了挠头,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颜姑娘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这样的。

李当归慢慢起身,正准备回到房间的时候,高挑女子就已经整装待发,少年看了一眼就转身走到高挑女子前面,领着明明知道怎么走却偏偏要有人陪同的颜宝钗去往私塾。

吃了很多次闭门羹的李当归,对于私塾已经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就像是去王屋深巷的时候会刻意绕道。

颜宝钗看着空无一物的少年,眉头微皱,问道:“李当归,你知不知道有一个词叫‘人情世故’。”

李当归点了点头,一时间没能明白高挑女子的意思,但是当顺着她的目光看着自己空空荡荡的双手,他笑容有些尴尬,不等少年作出解释,她就又说道:“刘先生或许一身清白、两袖清风的人,可并不代表他弟子也是,难怪你前些日子被拒之门外,就是最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明白,天底下谁还敢帮你?”

李当归叹了口气,“高良姜,先生最得意的弟子,前段时间来敲门的年轻儒生,他以前是江南名士,后来夫子声名渐显他慕名而来,先生与他秉烛夜谈,最后他就留在了私塾,按照百姓们文绉绉的话说就是‘孺子可教也’。”

颜宝钗无奈的笑了,对于这个少年来说拿不出什么看得上的礼物,也许礼轻情意重,可礼也不能太轻,因此当少年刻意扯开话题的时候,她只是有些感慨,就顺着他的话题,神情故作凝重,沉声道:“高良姜,公主府中的名册上第十七个名字就是他,我原本打算离开委羽镇以后就去江南,把名册上排名前二十的人都招进皇庭,没想到已经被捷足先登了。”

李当归与高挑女子相处这么长的时间,多多少少也了解到这个皇亲国戚的女子性子,而且少年也不是那种不破楼兰终不还、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主,自幼习惯一个人读书,没事就会去私塾旁听,会经常去听半百老儒生略带人情世故的江湖意气,耳濡目染之下也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有略微的见解,他顺着颜宝钗的意思,开口笑道:“高良姜这样的儒生都只能排到十七,那名册上面前三甲都有谁?”

看着笑问出疑惑的家伙,颜宝钗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佩服名册上前三甲名士大才,轻声说道:“江南名士曹家三甲。”

江南一十五郡有什么大事都藏不住,关于一些文人雅士们之间的事情更是如此,大概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李当归便理所当然认为这是今年暮春论道大会崭露头角的书生。

看着想明白之后满脸喜悦的少年,颜宝钗又是一阵无语,纳闷道:“李当归,修炼大道上有一个说法是心无杂念。”

李当归忽然觉得她有些莫名其妙,说着说着怎么又来到了修炼大道上?!

颜宝钗笑了笑,一眼就看穿了他心里的想法,“李当归,你以后要是能走到巅峰,爬上背剑山,那才叫怪事。”

就目前来说李当归早已心满意足,唯一可惜的就是只有剑鞘没有剑,就像是只有饭没有菜,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他很满足,不贪心,至少背剑山对于他来说还以很长一段路,用虚无缥缈来形容也不为过,他不以为然道:“我的要求也不高。”

颜宝钗摇了摇头,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背着手加快步伐,三两步就赶超了少年,就像是遇见了火烧眉毛的事情一样。

穿过巷弄,倒是又遇见了王屋深巷的吉祥如意,双手负背气势沉稳的老人让颜宝钗停住脚步,遥遥看着,老人身上有一股纯粹到极致的武人气息,手背满是老茧,光线下的古铜色异彩连连,幸好李当归发现的及时,对于眼前那个老人某些凶名小镇上鲜有人知,而少年恰恰就是其中之一,生怕稍有不对吉祥如意的姥爷就真像老儒生私底下告诉他一手搬山、一手填海的绝世神通用来对付颜姑娘,便来到颜宝钗身前,肃然朝着老人鞠了一躬,起身后朝着颜宝钗小心翼翼的说道:“吉祥如意,就跟他们的名字一样,百姓们都把当作祥瑞一样看待,他家长辈,很可惜小镇上很少人知道他的名讳,小辈们就跟吉祥如意一样叫一声姥爷,稍微有些年龄的就果断一点,有什么说什么,以前赵钱孙李请江湖武夫当护院的时候还遇见过一些不开眼,被他三下五除二打断骨头废掉四肢丢到了北岸的江里喂鱼,他下手极狠,因此镇子上很少有人敢靠近他,当然,只有你没有什么坏心眼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付你。”

少年不知道这位手段骇人的姥爷有没有类似神仙一般的玄妙道法,话不多说,看向吉祥如意,温言道:“吉祥,脾气不太好,用十二岁的话说就是能有拳头解决的事情绝对不会跟你讲道理。如意,小丫头灵气很足,就像是山水间诞生的精灵,遇见她总会有好运,因此百姓们把她看作祥瑞,只要是一个人,不管走到哪里身后总会有些人跟着,买东西百姓们没人肯收钱。”

颜宝钗摇了摇头,对此她感触甚微,让她如临深渊的就只有那位不知道名讳的姥爷。

哪怕她已经莅临人间修士第五境嗜欲境,身为北唐皇族,她自幼就见过东胜神洲许多上乘仙宗掌教,天资聪颖的道家奇才,肉身强硬的武夫,高高在上的仙人,也有傲气十足的天潢贵胄,甚至有像李幼孤一样的剑道强者,唯独没有见过一个‘春秋武夫’。

她,颜宝钗,北唐皇朝长公主。

皇庭大内高手缔造者,听李幼孤声色俱佳的讲起山河中一些奇人,灵山上面有位大佛拈花一笑。还有人修十世金身游历山河十六座天下,最后也没能如愿以偿圆寂于佛国。

道种她也看过,而且自己也是道种,曾经有幸得见道家三教万仙来朝的圣人尊颜,现如今有一位活生生春秋以前号称能力拔玄穹的春秋武夫,山河由小到大的各种奇人她今天算是一个不差了。

当然,她的道心自然不可能跟少年说,就像少年也会把苏檀香以及药铺的事情隐藏不说一样。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位不知名讳的老人把这句话的含义发挥的淋漓尽致,很多时候有人不经意间触怒他,只要肯低头认错他绝对不会动手。擦肩老人的时候颜宝钗特意转头看了一眼,将老人作为春秋武夫确认无误之后心里再一次悬起一块石头,然后来到私塾,有些礼仪注定是少年这种人很难知道,由颜宝钗亲自走上前敲响了大门,开门的仍旧是一提起剑就会低沉着脸的红衣女子,经过两人交谈也知道了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女的名字,空青。

身后有几位私塾的学生,准确来说又不像是,因为李当归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们,这几人也只不过是穿了一身儒袍。

李当归不知道颜姑娘跟红衣女子说了些什么,总之她面带笑容,一脸和善权然没有那次让少年吃闭门羹的低沉模样,她就看着眼前这个能让一座皇朝公主冒着会被灭国的风险与剑乡争夺的剑胎种子,她轻声问道:“李当归,我知道你,喜欢偷听……哦!旁听先生的课,也算得上先生小半个弟子,这样说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师姐,不过这就免了。你既然是颜姐姐的朋友,那自然也是我的朋友,除此之外,我擅自决定,以后你可以光明正大的走进私塾来听课。”

大概被颜宝钗先前那句人情世故点醒,李当归竟然喊了一声师姐,红衣少女死鸭子嘴硬,嘴上说着不要,但是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满脸喜悦,这一种享受可不是高良姜喊一声师姐能有的。

笑容之后,空青就带着两人走进私塾,私塾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往常先生要见什么人要么是来到课堂,要么去书房,但现如今课堂上应该还有学生,所以就带着两人来到书房,李当归踏进房间,眼花缭乱的书籍,伸手抽出一卷,眼神出现片刻呆滞。

对于正事,颜宝钗身为皇族女子的雷厉风行就表现的淋漓尽致,寻了个位置坐下,转头看了一眼‘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看见这么多书的少年,然后又看了一眼古井无波的红衣少女,两个字,丢人。

她微笑道:“你是替刘先生还是替自己?”

不明所以但也知道事情重要的李当归一言不发,继续翻看着书籍,想趁着这个机会充分利用他过目不忘的天赋。

空青望一眼少年的举动,微笑默许,良久之后才回头看着已经‘静候多时’的颜宝钗,有些玩味,“先生不会帮你们,那自然就只有我,我尽力而为,要是遇见能威胁到我性命的人,那很抱歉我会丢下你们不管……因为……大仇未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