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三十八章,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75  |  更新时间:2019-11-20 15:11:07 全文阅读

屹立江北数千年的镇子山雨齐聚,再没有什么楚江大战中的难民出现,也没有来自江南的嫡系官员,更不可能出现一两个东胜神洲的仙宗弟子。

凝聚不出剑意心情不太好的李当归都没有带着那剑鞘就前往王屋深巷,绕过闹市,从青田巷踏进王屋深巷,看见以前半个月都不会见到有什么人走动的赵钱孙李四户人家开门关门很‘勤快’,还有许多年轻人也趁着天气不错开始北上天都混个人样,留下一些土生土长的委羽镇泥腿子,庭院是真正的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李当归看见最熟悉的一个人就是钱家那位长子,世家子弟,李当归来的时候就已经听过这人的名声,因为出自有钱人家所以名声不太好。关于青田巷的苏木,有一个铁公鸡老爹一直被百姓们认为是污点,但似乎偏偏是这个污点,或许会让那个少年傲气凌然,不管如何,苏木都已经独自一个人离开了,没人人知道他是北上天都还是游历山河。

委羽镇安静下来之后王屋深巷就有很多人走动,也不见他们有什么事情,就是走来走去就像是江南嫡系官员经常会有人来各地巡查一般,法不传六耳的道理李当归心知肚明,自然不会傻到当着这些人的面来一遍《春秋剑诀》,于是李当归就想着绕过几条巷弄,趁天色尚早,来到王屋深巷背光的偏僻角落,左右环视,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听见些许响动之后才按照着颜姑娘的模样一遍遍学起来,那一套招式李当归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害怕自己有一招稍微有些差池就会让后面的招式错误,所以就回忆着颜姑娘演示时候的身姿,一口气学了六遍。

李当归学起剑招的时候就像起初不识字一样,会像赤芍认字,也会来到私塾旁听,模样那般滑稽,少女便是这种认知之中经常会勾少年门角偷听,其实哪里是什么爱慕之意,根本就是想看看自己教导的少年有什么成就,就像是私塾先生会时不时考察学生一样,人云亦云,久而久之少女也就习以为常,很多时候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李当归有莫名的好感,要知道这少年可是剑乡的剑胎,她是妖土王者,两者可是天敌。

自从开始认字起,赤芍就说过他聪慧盛于常人,更难得可贵是就是有过目不忘的天赋,这一点不亚于长生天下仙宗那些什么仙根道体,不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李当归知道自己能很轻易的理解圣贤书上的大道理,但并不代表悟性很好,哪怕悟性真的很好,他也会持之以恒,这就出现了现如今这般一口气学了六遍气喘如牛之后,席地而坐休息一会,重新站起来演练的时候动作上不会有很明显的瑕疵,然后又会把一些小瑕疵纠正,实际上不管多少遍,哪怕是最后完全一模一样,可没有神也只是一副空壳,用处不大。

只有形神具似才会显得气派,当然,最后学到像亲自创出这招剑式的李幼孤一样融会贯通,颜宝钗也觉得理所当然,要是堂堂剑胎一招普通剑法都会显得愚笨,那这个剑胎要之何用?

颜宝钗有道种潜质,自幼生于皇家,眼界之高,视线广袤,望的是山河四洲,想的是屹立巅峰的圣人。

李当归休息的时候会来到有光的地方,休息过后又回到背光角落重新演练,坐下来心里会思考大抵还有多久就要离开江北,关于这一点颜宝钗没有说,倒是记得谢川穹有说过会是半旬,也会是一年半载,不过想来王屋深巷的真人传承被瓜分干净之后应该就是离开的时候,因为到那个时候李当归实在是想不出来委羽镇还有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然后想着自己要如何才能欲速则达,以至于日后瓜分所谓机缘的时候才不会拖颜姑娘的后腿。孑然一身的少年就凝视着微弱的天光,呢喃着那句君子格言大道:“求人不如求己。”

虽然山雨齐聚,但是委羽镇却不曾出现什么惊人的大举动,颜姑娘言语之中总会说一些秘辛,当自身就是剑乡孕育七千年的剑胎,灵山那个尊者说出一些让少年震惊的话语,现如今想起来李当归还是难以平静。实际上委羽镇上还有一位大人物,就像私塾刘先生说的,李当归不觉得这个人就是苏檀香,甚至发生了赤芍的事情之后会认为极有可能就是桃子坞跑堂的十二岁,那丫头怎么看都不像是她那个年龄应该有的心气儿,而且那丫头似乎还请了长假。

当然,关于这一点李当归不会对颜姑娘提及,那是因为这样只会让自己显得用处不大,一遇见什么情况第一时间久想到颜姑娘,却不是如何解决,哪怕是颜姑娘这样脾气很好的人,相信时间长了也会厌倦,谁都有私心,李当归也不会例外,只不过他表现的明显。

李当归这个年龄还没有达到老儒生那种看淡生死的年纪,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经历,如今这幅光景都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对于青田巷买药的时候喝了两碗茶天府就像被打开一样,自然而然的就气聚天府的事情李当归选择的时候默不作声,这之前气聚天府就像是挡少年眼前的一座大山,挪不开就只能翻山行道,一旦挪开了就会出现一天宽阔大道。

便是苏木原来送给杜若的那黝黑木块,阴差阳错之下他服用了一半,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灵根,然原本还有着污渍的身体一瞬间干净。

真正可怕之处还是被十二岁以神鬼莫测的手段拿掉的大夏皇朝气运,被赤芍丢到李当归身上,当洗筋伐髓,修炼大门逐渐打开之后,这就意味着李当归可以达到第一境界的时候就算是真正的人间修士,可以追求缥缈莫测的长生大道,也能追求号称天下杀伤力第一的剑道巅峰,但是修炼大道上不管是谁都会遇见一些不好的事情,当丢来的一座皇朝气运压到少年肩膀上,他背负的不是颜宝钗一样肃清九州四海的使命,单单只会让少年一路上顺利许多。对于大夏皇朝来说,往后就是天灾人祸不断,摇摇欲坠四大皇朝之一的大夏哪怕是圣贤来了也无济于事。

不管以后如何,当下最主要的就是趁着王屋深巷真人传承彻地被外边的神仙人物打开的时候,有一些说得上话的道法,道法不要求什么霸道绝伦、压倒群芳,对于能不能让修炼大道的境界稳固也不会太重要。

李当归不会把全部东西压上去,至少要有些不耻的‘小人’手段,人前一手,人后一手,人前就是颜姑娘那《春秋剑诀》,关于人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李当归并不是很想去求剑乡来的大剑仙浥轻尘。

就目前来说容不得李当归多想,没有人指点一些少年这般境界还看不出来的问题,哪怕是演练一千遍、一万遍也徒劳无益,相反还会逐渐生根发芽,要想纠正就难上加难,当演练了足足三十多次之后就停止,想着回到小庭院后再演练几次让颜姑娘亲自点评一下,如果没有关键性的问题,那么久按照这个办法继续走。

修炼大道最讲求缘、根,仙、财二字,像颜宝钗偶尔提及东胜神洲那个冠压同辈的天生道种就四者齐全,前两者尤为重要,后者不过锦上添花,像颜宝钗就有着道种潜质,换句话说就是道家万年不出的道种,但是空有根骨却无济于事,缘不到位只是空谈。不过只要没有误入歧途走上岔路,哪怕是没有缘根不足,只要以圣贤大道理读书破万卷,心如明镜持之以恒,总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对于仙道一类的话题一向是李当归知识盲点,当然是由颜宝钗闲暇之余告诉他,其中最重要的还是想让他明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道理,关于后面一些话,譬如“东胜神洲道种就是山顶的人,褚如良便位于山腰,有人则蜷缩于山脚”,最后这个给人如浴春风的姑娘竟也会开些玩笑说“她颜宝钗则是坐在天上宫阙中俯视人间的天才人物”。

当时听颜宝钗说这些话语,尤其是蜷缩于山脚让李当归一度认为自己就是那一类人,只不过似乎被颜宝钗看破了心事,很看好这个剑胎的女子当即就给了一个栗子,有一点恨铁不成钢。当天夜里,颜宝钗破天荒的敲响少年的房门,少年雀跃,然后就听了一夜的道理,最后让一向不会自傲的少年第一次把自己也像她用俯视的眼光看待委羽镇。

那个时候,李当归才知道为什么这多人傲气十足,那种感觉,说不出的奇妙

李当归一脸微笑的摇了摇头收敛心神,走出背光角落眯着眼睛看来一眼天边,不过晌午,拍了拍衣服,慢慢走出巷弄,来到刘先生曾经叫骂的地方发现了镇子上的祥瑞吉祥如意以及他们姥爷,金童玉女站立身后,若是老人换作一位仙气凛然的仙子,说不定就会让人错看出灵山大士,他们三人口碑一向极好,或许是因为吉祥如意的缘故,总之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心眼极坏,李当归慢慢走过去看到如意的侧颜,一只手虚捏着,眼睛盯着那被刘先生屈指一弹有长剑悲鸣的地方,曾经被颜姑娘挖空。

李当归看了一眼,只觉得这也像是刘先生那种不为人知的道法一样,就好像非要抓出什么东西才满意。

看见她认真的侧颜,李当归也不好意思走上前去开口打扰,生怕让少女竹篮打水一场空之后心生不满,而且这个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日后相遇难免尴尬,就准备静静的让啫祥瑞少女事情成功之后离开,要是很长时间都没办法,那他就只有轻轻过去。

果不其然,几炷香时间后只听见老人如同鸿钟一般的声音,少女眉目舒展,顿时喜笑颜开,虚捏的手一松,生气一道白气,少女急忙丢到嘴里吃的津津有味,最后她转身忽然看见不知道来了多久的李当归,微微一笑不知道是不是缓解被发现窘态吃相的尴尬,两人相视一笑,吉祥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生怕打破了同龄女孩的高雅意境,以只有李当归能看见的地方捏拳,轻轻一扬,似乎正像李当归宣示着主权。

李当归扯了扯嘴角,虽然百般无奈,仍是点了点头。

小男孩修正统兵家,源于春秋鼎盛诸子百家之一,只是后来春秋大战百家凋零,导致繁衍出许多九曲十八弯的小路,如今想要一寻正统百家传承,比拜入道家三教之一当嫡传弟子还难。

山河四洲中杀伤力排名第二的大道。

东胜神洲一直都是春秋大战关键地,也是损失最惨的一洲,大战过后直接导致青黄不接,三千道法近一半失传,辉煌千年的诸子百家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于春秋大战唯二没有受到损失的灵山佛国与剑乡,山河中的上乘仙宗还生不出什么想法。

打了比方,剑乡就像是一根线,上面大小珠子齐全,东胜神洲有大珠子、小珠子,偏偏没有中间的珠子。

兴许是碍于自家姥爷,如意只是看了李当归一眼就乖巧的退到一旁主动让出道路,李当归也不客气,朝着少女以笑容还以谢意后就快步离开,一出王屋深巷就看见钱家护院殴打西蜀剑士,柳如晦正一旁指点江山,这家伙看到李当归的时候用一副质疑的眼光,像是询问少年“你说的帮助呢”?把李当归看的满脸愧疚低头前行。

李当归按照原路返回,只不过多走了一圈,来到青田巷特意去了那间名声不错的药铺,李当归身上没钱买什么药材,那些个珍贵的药材也很难吃,喝过一次这辈子就不想有第二次,他来只是想答谢一些这个年轻大夫,关于原因,有些话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名声不错就意味着医术高超,甚至冠绝江南也说不定,看见年轻大夫正把脉诊断,李当归就坐到一旁静静的侯着,药铺内一共七八个人,全都是土生土长的镇上百姓,得的都是一些常见的病状,对于年轻大夫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提起笔洋洋洒洒的写了服用方法,抓了药材,分毫不差,千叮咛万嘱咐是药三分毒一定要按照单子上的方法煎药,收了一个良心价,然后就转头看向少年,明知故问的打趣道:“你今天来还是买药?要人参还是鹿茸?我这里还有虎鞭,我的医术不说第一,江南地界上也得是前三甲,我想你应该用得上,你用过之后我传你一套养肾秘方……免费。”

李当归扯了扯嘴角,这大夫名声好就好在‘良心’二字,不管是什么天潢贵胄、泥腿子少年,他的药都是一个价,少年天经地义道:“多谢先生的茶。”

年轻大夫哈哈一笑,“我也是拿钱办事,况且你小子一口气花了十片金叶子,我请你喝碗茶海觉得心难安……你给我详细说说,你与那姑娘是不是已经有鱼水之欢了?要不然她能看上你这泥腿子?”

这家伙就这点让人无奈,一句话中半句话都不正经,不过还好今日没有说那些露骨羞人的字眼。

李当归扯了个谎,“颜姑娘生病了让我买些药。”

年轻大夫差点笑的人仰马翻,拍了拍自己胸膛,笑道:“小子,我是大夫,委羽镇医术第一大夫,你拿什么药我就知道你得什么病,你小子骗人也不换个说法,哪怕是说嘴馋了想换换口味我也信。”

李当归尴尬的笑了笑,脸上神色古怪,就跟宫廷太监拍马屁拍到马蹄上如出一辙。

年轻大夫低敛神色,认真道:“你这小子我喜欢,以后买药我给你半价,要是以后嘴馋了想吃点什么,我这药铺里千奇百怪的都有,口渴了就进来喝碗茶。”

李当归点了点头,再次说道:“多谢先生的茶。”

年轻大夫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些个读书人就是礼数多,太麻烦,哪里像他们一样爽快。

他这一辈子活的自由自在,也没有什么顶天立地的想法, 就想学先贤尝百草,其实也可以低一点,目标太大难以实现,那就让九州四海再无顽疾。

医者,仁心。

最后,年轻大夫将那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虎鞭’拍到李当归手里,拍打着少年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让他“注意身体”。

李当归最后答谢完就迅速离开了药铺。

向年轻大夫答谢之后李当归就走出青田巷,特意饶了一圈去桃子坞看了一眼,仍是没有看见十二岁的身影,如今酒楼的小二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年轻人,不擅言辞但是手脚极其利索。

最后就是来到杜家门前,大门紧闭,但是可以听见里面有些声音,像是读书声又不像是,但有练剑的声音倒是真的,这让知道府邸内是一个剑仙的李当归很意动,非常想要敲开大门看看一位剑仙练剑的风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