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三十三章,我教你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131  |  更新时间:2019-11-16 12:03:53 全文阅读

黄昏,小庭院来了最后的人,高大少年带着如意到底还是叩响了大门,前者脚步沉重,神色凝重,后者低着头,脸色低沉如冰水,他几次叩响大门都不见得有什么动静,就加大了力度,不过仍旧是没见有什么动静。与李当归一样,孙落葵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天煞孤星的谢川穹自幼便吃足白眼,现如今一朝开窍自然有些明白这个大燕王族嫡长女待价而沽的想法,不过谢川穹却没有身为剑胎的李当归价值高,所以他就与如意商量,打听一下李当归的想法之后看看能不能请她姥爷出手。

李当归坐门槛上抬头看着挂着微风吹过就摇晃的海棠花香袋,八九个香袋中唯有一个有些香气,当听到多次的敲门声之后他无动于衷,最后加大了力度后就猜出来门外是谁,想起浥轻尘那个不讲道理的性格他有些担忧,这才没去开门。

他坐在门槛上想看看谢川穹何时走,不过那个家伙脾气倔,有时候不到黄河心不死。

果不其然,还有着敲门声,想来若非是因为身后府邸内来自剑乡的大剑仙,谢川穹应该要开口喊。

最后李当归转身看了一眼屋内,颜宝钗仍旧是无动于衷,他这才走过去打开了大门,果然看见了谢川穹这与门板一样高大的少年,然后又看见了吉祥物如意,看她低着头瞧不清神色的样子,这家伙的榆木脑袋应该开窍了。

李当归由心的笑了笑,然后关上大门,转身正想将两人带进屋内就发现已经不见了颜宝钗的身影,有些疑惑,很快就释然,再看向把心事都写脸上的谢川穹,李当归也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少年清楚吉祥如意的姥爷来自一个大地方,一座满城衣冠皆武夫的地方,两人一起来或许不简单,也许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李当归想了想,脸上微笑,或许是来自满城皆武夫的小姑娘喜欢上了高大少年也说不定。

最后谢川穹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却突然咽了下去,然后带着如意转身就走,什么也没说。

李当归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准备告诉谢川穹那个剑仙的臭脾气,便准备回到房间看看颜姑娘,说实话赤芍那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飞出来一把剑’让他有些意动。

他脚似千斤的来到为特意为颜宝钗准备的房间门口,隐约听到一些声音,静听,有些惊讶,原来只是一阵细读声,然后房门就被推开,颜宝钗高挑的身子站在门口,李当归愣了愣,只能如实说道:“颜姑娘, 你来这么久应该还没见过如意吧?她跟着谢川穹一起过来。”

颜宝钗很快就重新回到房内坐着,抱起未读完的古书,继续参读。

李当归略微有些好奇,鼓起勇气进了现如今来说算是颜宝钗的闺房,然后才看见颜姑娘的脸色并不是太好看,或许是因为谢川穹,她读书的声音细微语速极快,便是李当归有心静下来认真听都听不清楚。

他不知道颜宝钗为什么如此,不客气的拖了一把椅子坐下来之后,重新望着她,开口解释道:“听老儒生私底下说如意她姥爷是来自一座满城武夫的大地方,刚才她随着谢川穹一起来敲门,起初我以为是她喜欢那家伙,后来仔细一想觉得有些不对,于是就过来告诉你………我想,他应该不会去天都了。”

她合上书籍,抬起头问道,“有没有说什么?”

李当归犹豫了片刻,突然说道:“谢川穹好像有话要说,只不过后来止住了。”

她望着李当归,很久,开口轻声说道:“把因果丢给他们也好。”

看见她不以为意,李当归点了点头,既然颜姑娘并没有因此生气,谢川穹这家伙他印象很好,就没有作死。

颜宝钗眼中似乎有了笑意,她向前挪移凳子,拿起手中合上的古书到少年眼前,说道:“你想不想亲自动手,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法宝。”

她说的话一向会让少年极认真的对待,一丝不苟,现如今山雨已来的局势下,她相信已经不是清白的少年更不可能拒绝。

果不其然,李当归便将目光定格于古书上,只是简单的《地方县志》,于是目光中有些疑惑,视线偏移到高挑女子脸上,想了想,迟疑不决道:“我能吗?”

高挑女子瞬间收了古书,随手翻了一页,指着上面的一个名字,李当归低着头瞥了一眼,大抵是写一个寒门状元的人,半盏茶功夫,她才开口笑道:“我教你。”

“传你剑法,诸子百家,奇门遁甲只要你想学,我都有。”

剑法?

闻言李当归抬起头很认真的望着高挑女子,没记错的话她是不会任何剑法的。

谁知道颜宝钗便是屈指一弹,指尖便射出一道凌厉的剑气。

李当归欲言又止。

颜宝钗便是这么盯着少年的神色举动,脸上波澜不惊,心中静若止水,好像知道了少年要说什么话。

四大皇朝之首北唐皇朝长公主,身份地位俱是天下一等,府衙之中培养高手数不胜数,那位号称“皇庭第一甲”李幼孤便是古之圣贤境界的剑仙,她自幼于深宫高楼长大脑中学生囊括诸子百家奇门遁甲,她确实不会剑,但是剑意天下剑气之争中剑乡剑宗便是以秘术闻名山河四洲,李幼孤作为拿到剑意天下也有一席之位的人物,颜宝钗自然会向他求教一二,只不过并不是许多剑士那样背起剑走山河罢了。

颜宝钗食指敲击着桌面,古井无波,静侯着少年完美的回答。

李当归左右不是滋味,便看着她。

她露出微笑,脸上泛起一对梨涡。

李当归想云想衣裳花想容大抵便是如今这般场景。

实际上最初只是觉得颜姑娘喜欢讲道理,女儿身却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让少年印象不错,便是相貌他倒是未曾仔细看过,随意瞥一眼,不是坊间流传西蜀徐冉修那般一笑覆灭东蜀皇朝的倾国倾城,但也是极美。

至少,李当归是这么想的。

度过了十几个春夏秋,少年极少有机会亲身看见这么凌厉的剑气,哪怕只是一道也好过老儒生口中一剑破开紫霞大道那样虚无缥缈,只是他的话语就真的有些井底之蛙了,让颜宝钗这个只向皇庭第一甲的李幼孤学过几招剑道秘术的皇族公主有心无力。

“颜姑娘,我没有迈进修炼大道的门槛也学得会吗?虽然我按照你说的法子每日清晨黄昏都有学习,但总觉得天府就像一道被山岳堵住的大门,怎么也推不开。颜姑娘你这一招,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也能学会?不过既然是颜姑娘拿出来的,我会试一试。”

颜宝钗强颜欢笑,她有些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剑胎,若是不夭折有朝一日便会是下一个苡仁的剑胎,看着这家伙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她也没有打击,“我也花了半个月时间才学会这一招。”

实际上她只用了三天,想来若是告诉这家伙实话,指不定会郁闷多久。

李当归不会半途而废,尤其是关于修炼大道的事情,所以颜宝钗说完,他很快就说道:“你念吧,我记性好。”

高挑女子却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笑着问道:“我念的很快,就好像你刚才在门外没听清我念什么一样,这些道法秘籍最忌讳隔墙有耳,现如今这个镇子山雨齐聚,那些仙宗高人你也见过几个,甚至还亲自动手杀了一个,他们手段通天,有时候你心里想什么他们都知道,你就不怕道法外泄?”

天色渐晚,李当归点了一只蜡烛,他便盯着火苗,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少年的举动让颜宝钗哭笑不得,她还以为李当归最少得说一句没事之类的话,谁曾想这家伙屁都不放一个,便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蜡烛,她笑了,“不过他们应该不屑于偷听属于你这样的小人物道法,但是属于你的机缘那可就不好说了。”

看到李当归脸上有些难看,颜宝钗笑意更加浓郁,“说不定残渣都没有你的份。”

李当归挪了挪位置,尽量靠近颜宝钗,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问道:“怎样才是大人物?”

这个问题倒是把高挑女子难住了,自天地开辟之后便好论,但要让颜宝钗在一个尚未涉足修炼大道的少年面前露出窘迫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她看着靠近自己的少年,打了个比喻,“就像私塾的教书先生一样,他就是一个大人物,我想这个你应该知道吧?往上就是来自剑宗的那个剑仙,如今的小镇中最神秘的大人物没现身之前,他就是第一。简单来说就是他一剑曾经杀过一只伪七境的大妖,剑宗那位享誉盛名的女剑仙苡仁更是一剑把妖土十脉王族的老祖宗打伤逃到灵山才得救。”

李当归听明白了,总之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大人物,但是他不明白这些关颜姑娘什么事,她倒是高兴异常。

颜宝钗只觉得自己曾经也像少年一般什么都不懂,如今看到这般光景就觉得有趣,想来她这种山河中微不足道的修为也能为人师表就莫名高兴。

只不过身为北唐皇朝长公主的女子意识不到,她最后苡仁一剑把妖土老祖打伤的不恰当的比喻,当剑胎少年李当归背起剑走山河的时候会产生多大的火花。

李当归更不会想到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一剑杀妖证明自己的想法推到了第二重要的位置。

第一重要自然是颜姑娘,当然,他心中忐忑且害怕并不敢说出口。

颜宝钗收敛心神,不再打趣少年,端起不知道凉了多久的茶润了润嗓子,然后重新看着李当归,目光中全是认真,她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回归正轨,平静说道:“如果山河中的剑士都要像剑乡一样分个类,李幼孤应当属于气宗,但是他教我的这一招却是剑宗秘术,名叫《春秋剑诀》,实际上我原本打算先教你江湖武夫的一些拳脚,因为武夫的拳脚功夫大多对体魄有着很高的要求,你作为天生剑胎自然非比寻常,不过我想了想还是算了。”

李当归一脸好奇,“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颜宝钗扯了扯嘴角,深呼吸几口气缓和一口气讲这么多话后的难受,然后闭着双眼不去看只差临门一脚就迈进修炼大门的少年,亲启朱唇为了让少年能够一字不漏的听清楚以及自己不背第二遍,所以她语速不快不慢,大约念了十之七八后,她这才睁开眼睛没好气的笑道:“要是让浥轻尘知道我传他们剑乡剑胎蝼蚁一般的江湖武夫拳脚,他肯定会一剑砍来。”

“今晚就说到这里,贪多嚼不烂,李幼孤自创的这一招重意不重形,以江湖剑客的剑招为模板,一共十三招,境界越高威势越大,但是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就是一剑破万法,不过对你来说很受用,若是天时地利的情况下也不是不能一个人击杀西蜀那群剑士……准确来说只是剑客。”

“这一招我也只是好奇学的,并不精通,只能给你讲解前七招,但是关于其中生僻晦涩的字眼我都能给你解答,说句不谦虚的话,我曾观遍百家典籍。”

颜宝钗知道李当归的性子,但她还是耐着性子慢慢的讲,要是换其他人,她念完《春秋剑诀》之后就赶人了。

这些日子少年的一举一动颜宝钗都看在眼中,她非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也不会是忘恩负义的市井小人。

《春秋剑诀》全篇一万三千字,若是书写下来足足十页。

总纲就四个字。

“春秋无声”。

颜宝钗看着李当归拿了纸笔洋洋洒洒的书写起来,速度很快,字体却不是什么大气磅礴,反倒是有股清水出芙蓉的女儿秀气,难怪这家伙能吸引女子的目光,光是这一手字就够了。

当看到李当归一字不漏的把自己念的全写下来的时候,说实话她还是有些惊讶,于是主动挪了挪位置,两人板凳靠在一起,但李当归却退后几步,她会心一笑,不以为意,啧啧道:“没想到你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李当归点了点头,非但没有骄傲反倒是略微有些羞愧,因为镇子上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还有就是他觉得总把这些东西拿出人前说会让人反感。

不过这却让颜宝钗欲哭无泪,这样足以让江南一半的文人雅士黯然失色的能力,不拿出就算了,竟然还藏着,莫非还怕有人吃了它?!

李当归拿起几页纸小心翼翼抖了抖,这可是专门请镇官从江南买来的,三十文钱一张。

颜宝钗笑而不语,与这家伙相处这么长时间,也了解到了他的脾气,一把抢过纸页,打趣道:“经过你这么一写,要是再遇见一个识货的人,一出手就是一座委羽镇,要是来几个纨绔子弟,那就相当于十座委羽镇……嗯…以后你要是混不下去了就写这些玩意,保准富可敌国。”

李当归目光一直盯着纸页,哪怕知道颜姑娘是故意的,但他还是忍不住,“颜姑娘,你小心一点。”

颜宝钗眉头一皱,故作怒容,“切,到了天都这些东西要多少我给你多少,我还附赠你皇帝平常书写用的纸张,那可是有钱都买不到。”

李当归不是很想与颜姑娘争执,“这不一样。”

颜宝钗不以为然,气笑道:“哪里不一样?它大了一寸还是短了三分?”

李当归深吸了一口气,沉默是金,他索性闭口不言。

显而易见,无声胜有声。

颜宝钗一把将纸页全拍到桌子上,茶杯跳起五寸,茶水晃荡出来,吓得李当归迅速把自己的心血抱到怀中,可怜兮兮的看着高挑女子,很显然,他没想到颜姑娘竟然来真的。

她看着李当归这幅模样,更加苦笑不得,“我有分寸。”

李当归低着头一张张的看着花了半个时辰才写完的‘秘籍’,发现并没有被茶水打湿之后,长长舒了一口气,死鸭子嘴硬道:“我知道。”

颜宝钗笑意浓郁,立下重誓,“要是湿了我亲自抄一份给你。”

李当归看着她,还真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草木皆兵’。

李当归不知道想起什么,微笑着自言自语道:“真好。”

颜宝钗听见,转头问道:“什么真好。”

李当归想了想,如实说道:“要是颜姑娘以后也像今晚一样真好,刘先生说人必须正经,但不能随时都正经。”

颜宝钗笑道:“你学会了再说。”

李当归认真说道:“我很聪明。”

颜宝钗笑了,“那也得学。”

李当归点了点头。

颜宝钗站起身,把洒到桌子上的茶水擦干,挥了挥手示意李当归没事就可以出去了,“春秋武夫与江湖武夫不同,春秋武夫锤炼体魄,大成者可以力撼苍穹,但江湖武夫顶多称得上征战沙场的大将,这还得是胸有韬略,所以以后你要是遇见一两个大成春秋武夫,不要想,直接跑。人间修士就不说了,这种人打不打得过其实各自心里都有数,被人打死只不过是打着脸充胖子。”

李当归似懂非懂,点了点头,迟迟没有走出房间,似乎知道她还有话要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