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三十二章,山重水复疑无路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47  |  更新时间:2019-11-14 22:02:50 全文阅读

现如今有人捷足先登,哪怕孙落葵再怎么想让大燕国祚继续千百年,但是看见剑乡真正来人的时候,的确是让她不得不深思若是大燕的谋划失败之后,那个剑仙会不会光顾大燕皇庭。换句话说,她不知道大燕皇朝乃至是洞阳山有没有人接得住他一剑。

北唐皇朝她并不清楚,但对于大燕来说,孙落葵知道几乎没有人。

最后,她也没有给少年答案,只是让他先看看。

离开孙家之后的这些日子,李当归好似瞬间参悟了什么便极少离开小庭院,像当初求学一样向颜姑娘讨教一些简单的道法,关于人间修士境界一说,李当归甚至都尚未踏进大门,便是都感觉不到那所谓的天府内有任何灵气波动,只是觉得力气大了不少,只不过他也没有付出什么代价,答应柳如晦要出手的颜宝钗似乎也忘记了,近些日子把房间挪到距离清白少年只有一墙之隔,少年迫不得已只能将小庭院重新改造一番,倒是那浥轻尘除了第一天敲门被李当归狠下心拒之门外以后就再也没过来敲门。

如今李当归满腹狐疑,不知道自己的举动是否惹怒了那个顶天立地的剑仙。

期间倒是夫子最得意的弟子高良姜来了几次,而颜姑娘却是‘厚颜无耻’的从这位曾经江南名士中有一席之地的儒士手中拐来了一些还不错的东西,然后就混着海棠花装到了一个袋子里,一朵海棠花一个袋子,再用针线缝上,这也就是一个没有香味的香袋了,却是那细致的针线活让李当归有些呆滞,他权然想不到像颜姑娘这种自幼于深宫里长大的姑娘竟然有如此细腻的针线活。颜宝钗其实并没有打算解释什么,可看见李当归如坠云雾的模样,她就随意说了一些,现如今少年已经知道一些东西,作为剑胎迟早都会登临背剑山取一把剑像整座剑意天下证明,到时候他随口提一句北唐皇朝,山河中不知道有多少修士会蜂拥而至。

闲暇之余李当归总会翻阅早已经读过百遍的书籍,譬如赤芍赠送的《参同契》,看起来像是丹道其实谁又知道会不会参悟出一种天道,然后会开口向颜宝钗问一些问题,像浥轻尘心服口服的苡仁大剑仙,便是让浥轻尘这样每字每句都掩不住傲气的人都服气,怎么说山河中也是屈指可数的大人物了,可却从来没有听谁说过她的故事,诸如一剑开天,一剑杀妖的传奇事迹。

北唐皇朝作为四大皇朝之首,颜宝钗又是长公主,实际上山河十六座天下中的趣闻她知道十之六七,关于苡仁这样一个奇女子,剑意天下最强的剑仙,她也只知道苡仁是剑气大会第二代魁首,一剑将妖土那天地第一只孔雀重伤不得不遁走西牛贺洲,然后某一日登背剑山雕刻了十三剑图,顺理成章的就变成了剑意天下修为最高的剑士。

对于其中具体细节,颜宝钗也说不清道不明。

不过关于这一类事情李当归也只是有些好奇,他相信山河中的修士很大一部分都想不明白,尤其是腰间佩剑的剑士更想知道,他腰间还只有剑鞘,而且也答应了会跟颜姑娘一起走天都长安城,因此他对于剑乡的一些高手兴趣就大不如最初那般浓郁。所以当颜宝钗说的时候李当归竖起耳朵听的很认真,但只是听,有疑惑之处李当归也不会问,不过却会思考像苡仁这样一位剑仙是如何走来的,心中最大的疑惑就是不明白剑意天下甚至山河四洲的剑士为什么非要登临背剑山才算真正的剑士,便是能一剑斩杀一只大妖的苡仁也不例外,这个问题颜宝钗注定给不出答案,丢给抱着书籍的少年自己思考,于是这个有着背三尺剑走天涯的少年也想有朝一日登临背剑山取剑刻图,然后他相信那个时候自然会有人解答自己的问题。

近些日子颜宝钗经常会玩笑着问少年有没有什么目标,或者‘反正迟早都会登临剑乡,既然如此为何不跟着浥轻尘走’,‘你后不后悔’一系列的话,显而易见,李当归不会。只不过关于目标颜宝钗没想到的是这个少年反将一军,她也乐意告诉少年,然后李当归就知道了这个北唐身份一等一的长公主便是肃清寰宇,尔后才是游历山河四洲,李当归便是一直没忘记那句话。不过当下看起来那个剑仙极有可能出手,而李当归则是像高良姜叮嘱的那般,尽量与颜宝钗形影不离。

王屋洞天的事情暂时考虑不到了,不管是跟颜姑娘一起的另外一个皇子也好,还是洞阳山一起来的所谓的玉虚传人也罢,李当归相信正如同红衣少女说的那般镇子上有着以为手段通天的圣贤。

不过跟着颜宝钗一起到天都长安城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剑乡暂时已经动摇不了李当归丝毫。

所以这些日子遇到很多不能解决的问题,颜宝钗也看出来这个镇子上百姓们眼中腹有学识的少年已经变了,最初来的时候看见的那个老好人很多时候也会像商人一样思考利弊,甚至还会讨教一些道法,这个家伙或许不是天生修道的人,不过勤能补拙,而且他还有着春秋七千年都不曾出过的剑胎,她虽然不会剑,但是皇宫中一样有着不少剑道大家。

虽然看着这家伙腰间空空荡荡的剑鞘实在是有些别扭,但是不久之后就会装一柄宝剑。

次日清明,李当归将小庭院打扫干净之后,依然是微微推开大门从封透过食指大小的缝隙看着对门的府邸,今日仍旧是大门紧闭,然后李当归很快关上大门。

锁好大门之后回到屋内,没过多久就传来一阵敲门声,李当归只是往外面瞥了一眼之后就继续手中的事情,洋洋洒洒的抄录着一些书籍,不过门外那人耐心很好,没人开门就一直敲,到最后李当归实在是静不下心带着犹豫走向了大门,透过一丝缝隙还能看见门外的人影,确认并不是杜若府中那个剑仙之后,李当归这才打开大门,定睛一看,原来是赤芍这小丫头,少年急忙探出脑袋左右环顾,然后迅速关上大门。不过现如今赤芍过来却是很奇怪,杜若这个来自西楚世家的少年心态虽然极好,但脾气犟起来八头牛都拽不回来,这么多年全靠着父辈一点点积累下来的威望有西楚余商们资助,自己也有着些许当初徐冉修打破国门仓皇之中带回来的宫廷重宝,严格说起来甚至是委羽镇最富的人家,虽然肯定没办法跟江南世家嫡系子弟们相提并论,但也不逞相让,尤其是有一副老者骑牛的画卷,正气凛然。虽然说赤芍是小婢女,但杜若给她的待遇却是不一般,若非是他身子弱的缘故,府邸内许多活计应当都会有其他仆从,至于为什么只有赤芍一人,原因很简单,小丫头不喜欢。按理来说来了客人,这个时候赤芍应该不会过来才对。

老儒生的故事里妖土跟剑士们永远都合不来,李当归没有好奇赤芍过来的目的,只是看着把一个个袋子踮起脚尖挂到门上颜宝钗,一头雾水,实在是猜不出来她的想法之后才肯把视线移向赤芍,然后才发现这个丫头正坐地上津津有味的看着颜宝钗的举动,缝起来的袋子似乎逃不过她的眼睛,哪怕是这么多天海棠花的香气彻地消失,李当归也敢肯定,小丫头一定是看出了端倪,甚至能猜出来颜姑娘意欲何为。

李当归看过许多书籍,可以说杜若看过的书他都知道而且看过,从书中见过不少类似奇门遁甲的东西,自当用赤芍给的五彩羽毛杀了洞阳山仙子之外,他更加肯定这是一个道法,而且还是用的那株海棠花,威力定然不容小觑。

把几个袋子挂好,颜宝钗也转身看着小庭院内席地而坐的赤芍,眼神只停留了一刻就移到李当归身上,生怕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的赤芍迅速收回目光看了李当归一眼,嘴角微微一笑像是示意着什么,然后与颜宝钗对视,良久后强挤出一抹笑容道:“你这个香袋模样不错,只是可惜没有香味,香袋一旦没有了香味就跟饭菜凉了一样,不太好吃。”

颜宝钗一笑置之,“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肚子要是饿了,哪怕是馊了也得吃。”

李当归愣了一下,只知道两个人打着哑谜。

赤芍笑容浓郁,看了前者一眼,然后仰着头似乎并不想看见颜宝钗的脸,“王屋巷子那边动静这么大,你不去瞧瞧?”

颜宝钗不以为然,并未理睬少女。

李当归看出了一点东西,只不过女人心,海底针,他倒是不好插嘴,就当个观众静静的看着,只要两人不打起来就行。

想来以颜姑娘的家教和脾气,应该不会跟赤芍一般见识。

赤芍说不过自幼生长于深宫的颜宝钗,她也就没跟个傻子一样继续讨罪受,坐到一旁,直勾勾的看着门上挂着的几个袋子,以前那副怯生生的模样于少年心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挪了挪身子,靠近李当归,满脸笑容问道:“你也不好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飞出来一把剑。”

李当归愣住,少年很明显有些意动,只不过瞥了身后的颜宝钗一眼,最终还是丢弃了如同赤芍说的那般想法,摇了摇头道:“不了。”

少女扯了扯嘴角,没好气道:“都不跟我说为什么吗?”

李当归也不好给出原因,只是转身向颜宝钗挪两步,希望少女真的聪慧能明白他都意思。

实际上赤芍不过是随口一问,她就想看看这个书呆子于有些心动的姑娘面前会露出什么囧态,毫无疑问,她失败了,就眯着眼眸儿开玩笑,说李当归以前的糗事,听的李当归很着急,只不过好在是颜姑娘一点也不好奇,他也就当老儒生的江湖故事左耳进右耳出了,当小丫头口若悬河的讲完,自以为是让少年出糗的时候转身一看,原来李当归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颜宝钗身边,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得来的海棠花递给颜宝钗,隔着这么远她都能闻到香味,显然是才摘不久亦或是落下来。

那朵海棠花香气浓郁更胜往常,晶莹剔透,宛若一块白玉,透过光芒权然看不出是一朵海棠花。

赤芍莫名有些生气。

颜宝钗有些奇怪,不知道这家伙身上还有海棠花,但看着对门小丫头不是很好看的脸色,她大抵明白了。

李当归拿起海棠花晃了晃,笑道:“那天我看见墙那边有朵海棠花飘过来,想着颜姑娘喜欢就接住了,我怕香味消失于是用了书上一个老方子保留了香味,原本打算过些日子给你,可我看见门上的香袋总觉得少了一个。”

双手撑着地的高挑女子抬起手接过海棠花,脸上洋溢笑容,“风吹下来的?”

李当归想了想,“当时是有一阵风,看见海棠花的时候我还特意向墙顶看了一眼,应该是一阵微风,江北也不是川蜀有十万大山遮挡,平日里时不时会起一阵风,夏天的时候很凉爽,冬天可就惨了。”

她把海棠花捏手心,捏碎,香气四溢,这一朵海棠花香气充满了整座小庭院,待香气消淡一点,她张开手掌,扯了一块衣布把海棠花包裹其中,意会的李当归很快就跑回屋子拿出针线缝起来。

她还特意拿起来,赤芍气的鼓起腮帮子。

细致的针线活计注定是小丫头这辈子最难学会的。

她看着已经缝好的香袋,真正的香袋,有香气,很满意。

他就看着她,脸颊果真有一对梨涡,极美。

……………

孙家门口响起一阵敲门声,孙落葵打开大门,原以为会是李当归,不曾想是出了名的天煞孤星,她有些顾忌,倒着自大燕皇庭带来的仆从没有顾及,直接开口问道:“天煞孤星谢川穹?李当归已经七日没有来过了。”

一袭长袍腰间带刀的孙家护院,大步来到两人中间,抬头脸一脸微笑的向着谢川穹望来。

如意低着头默不作声,武仙城畏惧上乘仙宗但不会怕世俗皇朝,只不过姥爷严令不让弟子搅入其中。

谢川穹闻言愣了愣,仔细一想这些日子来还真没有见过李当归,也抬起头望着这位武夫护院,气势不肯弱了半分,开门见山笑道:“那日我就打算过来,只是中途因为某些事情耽误了,我今天来只是想问一问,当时你们有没有答应他?”

男子转身望了孙落葵一眼,后者轻轻点头示意之后,打量了金童玉女中的玉女如意一眼,视线停滞一秒然后看向谢川穹,也是开门见山道:“他带着柳如晦来寻求小姐帮助,我家小姐既没答应也没拒绝,然后他就离开了。”

一直站在谢川穹身后的如意低着头若有所思,这个小镇上被百姓们视作祥瑞的少女清楚这位孙家长女的想法,便是东胜神洲仙宗林立洞阳山支撑不住大燕国祚,现如今山河中能庇佑世俗皇朝风调雨顺无数会元的除了道家三教、春秋学宫一百零八山门外便只有剑乡了,所以作为剑乡孕育七千年被视若至宝的剑胎少年会是不二选择,一旦交好剑乡,东胜神洲四座天下内大燕皇朝将会破茧成蝶,一跃成为上乘顶尖皇朝。

虽然开窍了,奈何腹中学识浅薄的谢川穹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无异于被变相拒绝的李当归回到小庭院之后有什么举动,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多谢孙姑娘,只是不知道姑娘意下如何,若是姑娘能答应下来,便是我欠下一个人情。”

谢川穹便少有的双眼认真的透过男子看着孙落葵,一脸希冀。

那日中途他跟着如意去见了她家姥爷,抉择于武仙城与颜宝钗之间,最后他选择武仙城。

如意抬起头看着男子,善解人意道:“还有武仙城。”

孙落葵挥了挥手示意男子让开,跨出门槛,这才开口说道:“你们应该知道西蜀剑冢有着一个春秋的底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往上追溯大燕立国也不过千余年,再说了,那家伙心思细腻,最后谁杀谁还不好说。”

如意笃定道:“他不会动手。”

孙落葵笑着转身,男子直接关上大门,他似乎是算出了自家小姐的心思,看着孙落葵的背影说道:“小姐,何必这么麻烦,让奴婢动手,保证那群剑士活不过今晚。”

孙落葵没有转身直接拒绝,“不,如今那尊妖圣没表露出意思之前,除了剑宗那个剑仙亲自来,不然镇子上没有人会出手,东胜神洲除了道家三教外没有一方势力喜欢得罪一尊活着的妖圣。”

那个以前行人罕见的王屋深巷,如今变成了委羽镇的禁区,不管是土生土长的江北人还是自颜宝钗挖开王屋巷之后来的人,都极少涉足那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