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三十章,金刚开窍,君子大气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36  |  更新时间:2019-11-12 20:00:18 全文阅读

东镇那边,一向被百姓们当作麒麟祥瑞一般的如意小丫头一早就追着谢川穹把大道理说的口干舌燥,谢川穹听着她由山河神仙讲到儒生君子大道,甚至其中还有人间富贵,尤其是大屁股好生养的女子一度触动心弦,可如意却像是对牛弹琴,谢川穹非但没有给予理会更是加快了步伐,雀雀欲试恨不得此刻便诛杀那群西蜀剑士,如意少女越说,他脸上就越发凝重,最后大抵是想起来小镇上跟少女关系融洽的人都运气不错,他才强颜欢笑道:“那是我跟李当归之间的事情,与他柳如晦没有半文钱的关系,我知道你家姥爷地位非凡能请仙人出手,但我想亲自解决。”

背着双手宛如山间精灵满身灵气的如意,眯着双眼盯着被人说是天煞孤星有一身力气的高大少年,真正的大智若愚,如意真想不明白那个剑胎有什么好,上不知道山河险恶,下又是个儒生臭脾气的烂好人,出了长生天下不知道会被吃成什么模样。

以前她就有跟姥爷提起过把委羽镇上有真人庇佑的修炼灵胎全带走,结果被恶狠狠的骂了一顿,说是那人已临圣境有天地眷顾,便是如今道经三教都得给三分薄面的人物,他们一介武夫之流自然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姥爷甚至不惜降低武仙城大城主的身份款待了玉虚门那位弟子,然后把她跟如意喊道大堂,推到那人眼前,身段降的极其低,“老夫误入‘莲藕’深处,如有得罪还望褚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这里有两位童子,根骨不错,虽然不是道种佛骨之流也是上乘之辈,苦修千年必然莅临古之圣贤,还望褚公子笑纳。”

腰间佩刀的玉虚弟子开天眼以玉虚圣人正宗道法查看了她的根骨,结果正如同姥爷所说,哪怕不是道种也会是古之圣贤之流。

只不过吉祥却是眼眶湿润,扑通一声跪下,自幼熟读兵家典籍的他第一次痛哭流涕,抱住姥爷的大腿拒绝了褚如良的好意。

如意看着无动于衷、意志坚定的高大少年,突然问道:“你想没想过要是打不过怎么办?”

谢川穹身子颤了一下,很明显高大少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亦或者说他心里看来那群西蜀剑士不堪一击。

被百姓们视作祥瑞一般的少女,兴致高涨,满脸笑容,趁热打铁道:“他们虽然没法跟仙家相提并论,但好歹也有着一个春秋的传承,像你这种泥腿子还真不一定打得过人家,哪怕得到过修士的指点。”

少女的话变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谢川穹忽然停住了脚步,高大身躯把少女遮挡的严严实实。

少女砰一声撞到高大少年背上。

捂住额头,如意转到少女身前,抬起头看着若有所思的谢川穹,这家伙原来也不是传言中的那般是个榆木脑袋,不过想到小庭院内那个少年她就气不打一处来,那家伙活像个聚宝盆。

谢川穹到底还是没读过多少书,很难想清楚其中道理,不过大致也能明白一些,就低头看着活泼的少女不像是作假的神情,认真问道:“如意,若是不让李当归知道山河险恶、人心难测日后说不定都走不出北唐,他是这儿唯一一个肯跟我说话的人,我把他当朋友,自然不会眼睁着不管。”

如意愣了愣,一时间没有想到这个江北委羽镇上出了名的榆木脑袋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掏心掏肺的话语,因此她也收敛了俏皮的模样,摆出少有的认真,但是想了半晌,最后竟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只能轻轻笑道:“柳如晦呢?我记得那家伙也跟你讲过几句话。”

谢川穹仰着头细想,显而易见,天煞孤星命格少年已经将少女口中再微不足道的小事忘的干干净净。

恍然大悟之后谢川穹竟然有些恼怒,那家伙说自己胸中韬略古今罕有,一肚子的坏水,江北认识他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家伙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好事。

想明白始末谢川穹笑容收敛干净,抬脚继续前行,他知道李当归求助先生无果之后肯定不会让颜宝钗亲自动手,所以应该会去赵钱孙李四家大院求助,赵家那嘴巴恶毒丝毫不弱十二岁半分的妇人自然排除,钱李两家向来喜欢自称门第不凡便是普通官家人都休想跨进大门半步,最后自然是待人一向和气的孙家,所以谢川穹很快就调转脚步,向着距离桃子坞几炷香时间的孙家大院的走去。

只不过就在此时,如意随口说道:“求人不如求己,今日求了人,明日又要想如何还人,如此往复,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谢川穹是榆木脑袋不假,但是并代表他是一个傻子,少女的话宛如雷霆一击,顷刻间让少年明白许多道理,甚至是让天煞孤星的少年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

大抵谁也不曾想到,这个被百姓们视作祥瑞少女与少年待了一会,榆木脑袋竟然有些开窍的模样。

赤芍眼中榆木脑袋永远都不会开窍的少年,当少女一番如同雷霆响于耳畔的话语洗礼之后,此刻显得格外的平静。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大约就是这个意思,少女一番话让他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或许是一种考验。按照颜姑娘每次谈起李当归的那种神情,绝对不可能让‘万一’有机会发生,他不清楚仙人们的事情但正如同颜姑娘以前说过的话,江北还是北唐的领地,北唐还是四大皇朝之首,九州之主,有青天大气运。

委羽镇一共那么大的地盘,有什么消息都能一夜间家喻户晓,杜若家那个身上有着剑中仙人气质的中年男子被也被桃子坞的酒客们传遍。他隐约记得颜公主有说过李当归是罕见的剑胎,某一种程度上足以媲美道种,那人要带走李当归,自然会有人阻止,那就要杀人。

谢川穹不是很清楚其中道道,但是明白光凭颜姑娘一个人根本不足以挡住那个中年男子。

如意时不时盯着这个已经会独立思考事情的天煞孤星,转继一思,当谢川穹有想明白的举动的时候,反身望着桃子坞这栋镇子上最高的楼,笑着说道:“你们这儿其实还有一个仙人,准确来说也不能算是仙人,但你要是能打动她,我敢保证长生天下乃至整个东胜神洲你都可以横着走。”

谢川穹深吸了一口气,自从见到那位北唐一等一的公主之后,他再不是天煞孤星的少年,他知道了很多关于山河的事情,自然明白少女那句话有着什么含义。

谢川穹点了点头,没有质疑少女这番很容易让人误会是白痴的话语,只是平静的开口说道:“你说的是那个和尚?”

如意摇了摇头,她的道行加上自家姥爷,只怕是搬出来整座武仙城都不够别人的零头,心中存以对王屋洞天那位破开紫霞大道亚圣的敬畏,顾虑身后桃子坞那个四万八千劫每劫十二万七千年的大妖,所以只是低声吐出两个字,“不是。”

谢川穹没有多问,如意是委羽镇的如同麒麟一般的祥瑞,而且她家姥爷江北谁都知道是来自那个满城皆武夫的地方,能让她都闭口不言的人,怎么也得是颜姑娘曾说过万仙来朝道教圣人那般只手遮天的大人物。

其实少女一大早敲响天煞孤星大门有两个原因,第一个自然是奉姥爷的命让这个天生就是量身定做的武夫根骨的少年开窍,第二个则是想要解决他与李当归之间的关联。

很多东西上面武道与修士大道殊途同归,能心无旁鹫自然最好

看见逐渐开窍的谢川穹,如意心底里不得不佩服自家姥爷的‘火眼金睛’,脸上压抑不住丰收的喜悦,“不过你不要太担心,像那种大人物也不肯自降身段欺负我们这些小辈,只要谨记举头三尺有神明,抬头三寸见青天,然后谨言慎行,那就性命无忧。”

谢川穹停住脚步,似乎正在思考着江北谁最有可能是如意口中那个能只手遮天的大人物,“如意姑娘,你说我能有一个机会见见那种大人物吗?”

如意有些为难,这个问题的确把她问倒了,仰着笑脸思考,这个还真不好说,保不准那位就是春秋量劫中相信天机的一类,也可能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之辈,但总得来说这种人还不是他们能揣测的。

她低敛眉目,满脸毫不掩饰为难之色。

谢川穹神色如常,他也只是随口一问,其实心里也清楚便是皇朝的大人物都看不上他们这种泥腿子,更别说上乘仙宗都畏惧的大人物了。

如意笑了,果然,这家伙如同姥爷所说哪里是什么榆木脑袋,他是大智若愚。

谢川穹还是没有放弃向孙家大院走,他要走,有自家姥爷严令的少女自然要跟着。

如意转到谢川穹背后,少女高大身躯再次把她遮挡的死死的,她侧身看着那栋标志性的高楼,看的见二楼那个小丫头挺直了腰板,古井无波,

她彻地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没有触及到这位妖圣的底线,只是想到有人触碰之后莫名有些悲哀,同时有很想知道那个幸运儿是谁。

她没打击谢川穹,同时也没让这个少年得意,只是中规中矩的说道:“李当归那家伙以前常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天底下没有天生的圣贤,修为足够的时候自然能看见。”

谢川穹沉默片刻。

少女知道这家伙一切都是为了小庭院那个少年,甚至几度被颜宝钗当作是李当归日后的护道者,教金刚法门,现如今已是胚胎,姥爷作为武夫自然没办法出手打碎但是可以截胡。

所以,把谢川穹带到武仙城之前,她则需要让两人的关系斩断,省的日后沾染佛家因果,因此当看见谢川穹欲言又止的模样,她就明白了,赶紧说道:“人心难测,那家伙说到底还是委羽镇这一亩三分地长大的人,或许聪慧可格局不够,要想让他看清山河险恶,就必须要亲自经历。”

谢川穹点了点头,这一次他真明白了。

也正是这一刻,金刚开窍。

如意却是眼神复杂,因为两人关系几乎可以说是形影不离,所以她拿捏不准这个少年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

秉着君子先动口再动手的剑仙浥轻尘独自一人来到私塾见了委羽镇德高望重的夫子刘言尽,司马昭之心有心人皆知,既然小庭院的剑胎喜欢同人讲道理,那他就请这位夫子出来劝说。

如果还没办法,那浥轻尘只有动手了,他是实打实的十剑图剑仙,书上剑仙是正气的代名词,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滥杀无辜。

只不过很可惜,来到浥轻尘也跟李当归一样吃了闭门羹,甚至红衣少女空青态度很恶劣,与李当归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好像对剑士,准确来说剑宗空青有着说不清的仇恨,滔天仇恨。但是已经有着大儒风采且是夫子最得意的弟子最后还是告诉浥轻尘说刘先生出了委羽镇,需要晚一些回来。

百年如一日练剑的浥轻尘自然甘愿‘静候佳音’,瞥了一眼红衣少女,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少女为什么对剑宗有那么大的仇恨,有些不明所以,只不过转眼看着温润如玉的儒生,浥轻尘一脸笑容,“刘言尽当了半甲子的夫子?”

儒生点了点头,满脸敬意,刘先生就是他的伯乐,对于先生,他心里只有敬畏。

浥轻尘笑容逐渐收敛,有些好奇,“你很少离开私塾?”

儒生再次点头,自从他见到刘先生以来就很少看见他走动,没看见先生出过江北一次,如今这是第一次。

浥轻尘一脸微笑,“看来刘言尽修了无为大道。”

儒生莫名有些犹豫,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

浥轻尘忽然想起什么,立马问道:“你是刘言尽的弟子?”

儒生想了想,开口说道:“先生说我是他出宫以来唯一的弟子。”

这一次浥轻尘默不作声,没想到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圣人的嫡传徒孙,而且看起来这年轻人似乎并不知道。

这样看来,众多年轻人之中似乎就他们剑乡的剑胎没什么背景,想到这,浥轻尘嘴角扯了扯,自己是不是应该让他拜苡仁为师。

这才不失剑宗风采。

红衣少女空青忽然冷笑道:“一群乌合之众。”

浥轻尘嘴角微翘,腰间宝剑不由得吱吱作响,他伸手一拍,两把剑好像受到了委屈一般一声清脆剑鸣之后恢复如常。

空青轻哼一声。

儒生汗如雨下,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肩膀上扛了一座天下,压的他踹不过气。

浥轻尘低头看着腰间宝剑,自顾自的呢喃细语,“小惩大诫。”

两把宝剑以剑鸣回应。

指桑骂槐,这就是空青的想法,但很可惜,他指的并不是桑。

其实都不想告诉这个出自剑宗说话让人讨厌的剑仙,实际上先生就是不想见他刻意离开的,空青以为自己这个便宜师兄会把事实说出来,没想到平日里看着君子正派的人原来还有这般模样。

空青面色沉静,这才是君子应该有的性格,哪里是什么烂好人。

…………

正如谢川穹所料,李当归领着柳如晦准备前往四大家中唯一和声和气的孙家求助,只是途中遇见了有些日子不见踪影的灵山高僧,手里托着有裂痕紫金钵,身后的小和尚换了一身看起来清雅的装束,苏补底看见两人后面容冷静,当着两个少年的面以妙法收了紫金钵,与两人擦肩而过,边走边说,“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

李当归一头雾水。

柳如晦如同雷霆灌顶,呆立当场。

桃子坞那位跑堂的小二其实请了很久的假,掌柜的雇了一个新人,因此十二岁就每日守着二楼窗户看着委羽镇的靓丽风景。

她看见长生天下有一座城,仙气缭绕,恍若春秋紫霞大道,只能看见“天都”二字,那里是天都长安城,看见后脸上笑容浮现。

有位读书人手持画卷,展开三丈,紫气东来三万里,函谷初度五千年的圣人第一位弟子出手将一人镇压。

北俱芦洲有人背剑而来,步履轻盈,脚踏祥云,身后有万丈剑气。

忽然,看起来只有十二岁的小丫头吐了一口血,嘴唇发白,面色苍苍,而这一幕恰好被赶路的褚如良看见,这个玉虚嫡传抬着头似笑非笑,当他穿过桃子坞之后确定是那栋高楼的死角后,摇头喃喃自语,“师祖尚且不敢擅窥剑乡天机,纵使你渡四万八千劫得天地认可,那又如何?终究还是逃不过妖的宿命。”

原来,这个委羽镇真正只手遮天的大人物消耗生机窥探天机,企图谋夺一缕机缘登临那最后的境界,如此,妖土就能跟其他十五座天下扳手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