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二十九章,君子动口不动手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192  |  更新时间:2019-11-12 00:03:42 全文阅读

李当归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剑乡那个背剑山十剑图的剑仙浥轻尘敲响了小庭院,少年望着大门无动于衷,颜宝钗没来由的开了大门。对面那座府邸传来一些刺耳的响动,李当归抬头一看,原来赤芍那小丫头顺着海棠爬到了高墙上,府邸的高墙正好能将小庭院内的“景色”一览无余,那个剑仙没有着急说话,反倒是李当归听见了府邸内杜若的声音,不见其人,但光听声音明显可以感觉到有力许多,大抵是因为家里住着一个顶天立地的大剑仙,随手一丢就是灵丹妙药的缘故,来自西楚世家的少年不管与谁说话都是温声和气,“丫头,你要是摔下来,那可不得了。”

一袭儒袍腰间系绿玉的读书少年,抬头向墙上的少女看了一眼,然后扶着墙一路走到门外,视线移向小庭院内的李当归,有些希冀。

李当归暂时没有理会无动于衷的两人,顺着声音望过去,发现那杜姓的少年脸色愈发红润,竟有一种大病将愈的感觉,看着满脸希冀的浊世病公子,又转身看了一眼浥轻尘这个剑仙,摇头无奈笑道:“我家来了客人,你要不要进来坐坐,颜姑娘是北唐大家族,说不准有治病的法子。”

当然,少年有那么一点私心,他还是希望这个不管面对什么都是一副超脱苍穹态度的少年跟自己一起。

不过很显杜若心里只有自家的小婢女,反倒是小庭院内一直都没有任何动作的浥轻尘率先开口,如同江湖武夫一般,开门见山道:“姑娘,想不想看看山河有多大,星辰多广?譬如神洲那万仙来朝的道教,我能保证你可以拜入圣人门下,你有道种资质,只要修炼五百年,就能位列古之圣贤之境,到时候北上剑乡,剑宗必然扫榻相迎。”

李当归雀雀欲试,欲言又止,手脚无处安放只能握着那颜宝钗差人为‘碧海青天’量身定做的剑鞘。

江北小镇百姓心中“腹有诗书气自华”,自幼便想成为荆襄名士‘谈笑鸿儒’的半个清白少年,昨日已经清楚的知道了这位剑宗剑士心中所想,所以他忍不住想要替颜姑娘允诺下来,明白那有着‘万仙来朝’的一家道教代表着什么,也清楚圣人弟子意味着什么,那褚如良不过是圣人徒孙小镇上就畏手畏脚,若是颜姑娘成为圣人弟子,修炼大道上将会平步青云。

只不过颜宝钗的脾气李当归这些日子的相处已经了解,看到她那副古井不波的神情,他就知道颜姑娘会果断拒绝,果不其然,颜宝钗很‘礼貌’的想了一会,然后‘善解人意’的拒绝,“大人的恩情让颜宝钗不胜惶恐,现如今烽烟初灭九州不平,颜宝钗生为皇族自然要替天下万民肃清寰宇,至于圣人弟子,颜宝钗未曾想过。”

颜宝钗一席话说的很认真,声色俱佳,如果不是清楚她的脾气以及自己便是两人话外的“主角”的话,他真会相信。

但看着颜姑娘将嘴边天大的机缘丢开,李当归神色有些复杂,开口轻声喊道:“颜姑娘……”

浥轻尘很快就把少年的话打断,对于颜宝钗的拒绝他一笑置之,关于高墙上看似观戏实则‘虎视眈眈’的少女不以为意,万千阴谋他唯有两剑,一剑斩尽山河不平事,一剑破除诸般道法,“姑娘先不要急着拒绝,星河之大一座山河四洲十六天下,莫要被世俗皇朝迷了双眼,弃掉眼前并不属于自己的机缘,有朝一日出了九州,登临碧游仙宫,若是圣人不收你,便说是剑宗浥轻尘让你来的,如果圣人意绝,你就说苡仁的剑鞘上还有半把未雕刻。”

颜宝钗笑说道:“大人并没有给我拒绝的余地。”

李当归凝视着,中年剑乡再没说多余的话,他好似与少年一样都知道了颜宝钗的意思,转身就走,出于礼貌李当归将他送到门外,由于不知道这个剑仙要去往何处,因此便站在门口不动,浥轻尘抬头看着高墙上神色轻松的少女,好似看破了这个妖土大妖的心思,拍了拍剑鞘,双目直视着她说道:“早日回到妖土,免得受到无妄之灾。”

跟外人,小丫头向来没什么好脾气,摇晃着脚丫好似与高墙融为一体,看似有些天真的说道:“大人何不早日回到剑乡,省的剑断人亡。”

那些喜欢把妖土当作弟子试炼地的剑乡,对于赤芍这样一位春秋大妖而言,根本不会有什么话题可谈,见面没打起来就已经是性子很好。

剑乡内背剑山十剑图或许根本说不上话,但是天地圣人不轻易而出的时候,十六座天下中十剑图已然是顶尖中更顶尖的那一筹天骄圣贤,参悟大道已经就杀过一只大妖的浥轻尘并没有恼怒少女的不识时务的天真话语,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没有后退回到诞生剑胎的小庭院,也没有抬脚走进府邸,挺立原地,平静如止水,“看起来那位真人最后留下来的大阵已经被人破除,而且你身上佛家法印尚未完全解除,近万年道行只剩下不过十之一二,我并不是蝉衣那一代的剑士,没有见妖杀妖的超尘觉悟,现如今长生天下十之八九的顶尖宗门冲着真人……准确的说亚圣传承,你留下来毫无用处,你应该知道,我让你走并不是看中你身上什么机缘宝物,单单只是因为你相助于剑胎。”

实际上赤芍没准备搭理这个剑仙,但他说起话来确实是让人厌恶,她低头把目光移向门口站着一动不动的少年,然后又看向满脸春风得意的中年男子。李当归知道高墙上摇晃着脚丫天真无邪的少女来自妖土甚至还是王者的身份,所以两人的谈话他感触不是太大,后者就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然后妖土少女就直勾勾的打量着中年男子,也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很讥讽,好像是告诉来自剑乡顶天立地的剑仙说,“大人的话令人作呕。”

望着妖土少女的剑宗剑仙浥轻尘有些意外,也知道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王屋洞天可没有对妖精有用的天材地宝。

浥轻尘想到了已经是剑宗囊中之物剑胎,嘴角翘起,这是浥轻尘进入东胜神洲开始最意外的一件事,意外之余还有些得意,不愧为春秋七千年剑胎,上至皇朝公主,下至妖土王族。

只是浥轻尘想到颜宝钗是天底下气运最盛的一座皇朝皇族嫡系就莫名替高墙上坐着的妖土少女悲哀,他作为与妖土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剑乡修士,真的替少女悲哀。

浥轻尘能理解少女的心情。

现如今虽然实力受损严重,但到底还是有着近乎万年的丰富阅历,眼睛一闭一睁就把中年男子的话全当屁给放出了,然后视线穿过中年男子的头顶看着小庭院门口未曾有离开心思的李当归开口说道:“李当归,你家颜姑娘肯定有事情找你,你还不回去?”

赤芍生怕这心底里对北唐那个长公主有一点男女之情的‘白痴’少年会藏不住心事把什么都抖出来,看见他有转身的心思又急忙补充道:“要是看谁不顺眼就把他往王屋深巷领,那里曾经是真人府邸,那个真人破开紫霞大道后就是亚圣,承蒙天地眷顾,自然不会允许有人肆意践踏。”

李当归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才真是抬头三寸见青天。

赤芍嘴角抽搐,她最不喜欢李当归这种都不反问一句的脾性。

浥轻尘轻轻一笑,哪怕是跟高墙上的少女有些许不愉快,但是杜若这个看的极开的病读书人还是会准许这个剑仙住进来,或许是怕他一怒之下杀光整个镇子的人,也可能有读书人所不耻的私心。

没有人知道赤芍以前是什么模样,一万年会不会被狗吃了,但就目前来说她顶多是一只年龄不大的小妖精,浥轻尘大人不记小人过,可她却并非如此,一跃下了高墙,两步冲到即将迈进小庭院的少年身前,双手张开挡住大门,抬起头眼睛盯着李当归的双眼,轻声问道:“李当归,你要不要我帮忙?”

李当归一头雾水的看着少女。

赤芍有些无语,“不过是几只小蚂蚁,不值一提。”

李当归恍然大悟,对此有百般无奈,只能轻轻的推开少女的身子,走进自己的小庭院。

赤芍低着头骂了少年一句,也不能说是骂,顶多算是气话,但是看着李当归那张脸她就没来由的有心无力,对着少年的背影大声说道:“李当归,你要是没办法就叫我。”

李当归轻轻点了点头,听那个剑仙的话知道这丫头年龄活了不短的时间,受过伤,妖土那边受伤应该会影响心智。可惜的是少女注定不能看见李当归的神色,要不然一定会骂一句‘傻子’。

李当归看见如今坐在庭院里的高挑女子,其实他是怕中年男子真的会像跟自己说的那样不讲道理杀了颜姑娘以及赤芍,看到好像若无其事的颜宝钗后快步走过去,脸上犹豫不决,最后小心翼翼的问道:“颜姑娘,要不然就答应他吧?”

坐在庭院中仰着脸不知道望着天空还是神游天外的高挑女子就这样许久,似乎想明白了惊天地泣鬼神的问题后突然笑道:“李当归,你是不是怕了?”

李当归想了片刻,他不想隐瞒,而且有些事情也没办法隐藏,实话实说道:“他真的跟我想的正气凛然的剑仙一样,甚至可以说是蛮不讲理,所以我觉得万一惹怒了这个不讲道理的剑仙,我想他真的会动手杀人。”

颜姑娘笑了笑,看不出是鄙夷还是另有其因,“你还是怕。”

知道多说无益的李当归很识相的闭嘴不谈半字,省的又被抓出毛病这个来自皇族笑起来会有一对梨涡的女子“教训”很久。

只不过李当归发现她还是仰着头,于是鼓起勇气坐到她身边也抬起头,他并不知道颜姑娘眼中风景如何,但自己眼中只有一片天空,然后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些小事,幼时经常会看见荆襄慕名过来的慕名们交谈,有时会看见他们头顶紫气盘旋久久不会散去,年龄稍微大一些也会看见私塾夫子得意门生头顶也有如此光景,只不过他是白气。赤芍送过来的书中有一段描述跟那般场景一模一样,被称作浩然正气。

大局已定的棋盘上莫名其妙的多加了几颗子另一方有“一线生机”,心中非常顾忌浥轻尘的李当归说什么也不让颜姑娘一个人出门,一口咬定了自己肯定会请到人帮助柳如晦,然后伸出手对着天,五指张开还立了一个誓言说以‘君子不一定必报’。颜宝钗知道少年对剑乡的憧憬很大一部分因为浥轻尘淡去,也为了让李当归早一点见识到山河险恶、人心险恶,希望对于整个长生天下上乘修士来说如同跳梁小丑一般西蜀剑士会成为李当归踏上修炼大道上的第一块‘石头’,如同剑乡剑士要想登背剑山取一把剑就必须要进妖土混沌天下斩杀一只第七境的大妖一般,都是一种证明。

因为柳如晦是李当归来到江北第一个伸出援手的人,所以执念稍微有些深。

初来乍到的李当归除了爹娘经商留下来微薄的财富,便是一身清白两袖清风,如果没有柳如晦,说不准自己也会是谢川穹那人见人嫌的‘过街老鼠’。

李当归承认自己对北唐皇族的颜姑娘有些喜欢,当然,他也清楚现如今这种事情应该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所以他很期待颜姑娘看见秋风掠过满城金黄的那一天。

委羽镇来了剑乡的人,因此颜宝钗并不需要担心李当归的安危,就她看见的情况来说,这座镇子能挡住他一剑的不超过三人。

李当归为了柳如晦的破事一天跑了很多次,现在又离开了小庭院,经过私塾的时候遇见了这家伙让少年有些高兴,至少心里平衡许多。

只不过看着柳如晦这家伙脸上丝毫没有惹祸上身的觉悟,李当归就有些后悔答应了下来,“你帮了那么多人,有没有收到一些回报?”

李当归知道这家伙的眼睛有些奇怪,幼时生过一场大病,痊愈之后一双眼睛就总能看见一些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因此柳如晦靠着一双眼睛只要看见自认为以后会高人一等的同龄人之后总会不留余力的伸以援手,为的就是以后有人‘涌泉相报’。

看样子还没有什么成效,柳如晦还是一副天经地义的模样说道:“滴水穿石非朝夕之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东西哪能这么容易就看出成效。”

这个同龄少年仿佛有着金山银山数之不尽的财富,除了小门户饱受诟病之外,自幼锦衣玉食养成了一副很好的身板,抛开许多缥缈莫测的东西不谈,李当归身上气质其实远不如柳如晦,他把手搭在并肩少年的肩膀上就玩笑道:“你家颜姑娘味道怎么样?”

勾肩搭背,想来便是此刻最完美的形容词,柳如晦权然没有看到身边少年黑着的一张脸,自顾自的感慨道:“你小子真是月老摔你门前了,镇子上漂亮的姑娘都喜欢你,也不见得分一个给我。”

李当归扯了扯嘴角,没有理会这家伙的无稽之言。

来到桃子坞楼下的时间李当归又看见了二楼的十二岁,柳如晦抬起头当场就吓得蹲到地上,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嘴唇发白,双眼无神,李当归抬头看着楼上嘴巴刻毒出名的十二岁,想不明白这家伙又发什么神经,难不成那双眼睛白天还能看见鬼?

世界上真有鬼?

其实李当归还想进去休息一会,但柳如晦死活不进去,死爹娘都不进去的那种决绝让少年束手无策,无奈之下继续赶路前往孙家大院请求那位镇子上很少有人知道姓名的护院出手,但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还没走两步就遇见了西蜀剑士。

为首那个也是当日抱着青瓷瓶的蜀人立刻拦住了两人的去路,操着一口纯正的蜀腔,“小子,今日我不要你赔钱,只让你们两个带我们去一个地方。”

柳如晦轻哼一声,没有给他们好脸色,“滚。”

原本就是众多修士当中最弱的一批,处处受人牵制,但他还是压抑中心中那股不平怨气,强颜欢笑,“柳如晦是吧?!只要你们带我们去了那个地方,到时候不管有什么要求都会满足,徐冉修听说过吧?!我们剑冢客卿……”

李当归默不作声,他想具体了解一下两人的恩怨。

柳如晦打断了蜀人的话语,“然后呢?”

西蜀剑冢的剑士苦笑不得,抬头看着桃子坞二楼的小丫头,低头前行。

西蜀十门剑冢,皆是世俗皇朝的噩梦。

可如果拿到上乘仙宗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只不过春秋时期蜀中的确有过一段时间的鼎盛,号称十万剑士十万仙,甚至一度可以与剑乡媲美,后来源于神洲量劫春秋大战触发,没有圣人庇佑的川蜀剑士被杀了个精光,西蜀十门剑冢早已是今非昔比。

哪怕是一个正二品的武夫都能让他们吃一壶,所以来到这座真人留下来的洞府,他们小心翼翼生怕言行触怒了某位春秋大能,更怕惹了长生天下哪一个顶尖宗门导致西蜀国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