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二十八章,人间长安最美,天上宫阙最好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278  |  更新时间:2019-11-10 19:56:17 全文阅读

对于李当归来说,有朝一日登山剑乡那座背剑山雕刻一副剑图是他现如今看见中年剑士以来很想做的一件事情,虽然已经答应了颜宝钗暂时不会去剑乡,但是对于他来说,那个剑士的圣地迟早都会光顾。

他会从江北委羽镇开始,或许会因为自己曾经动手杀了洞阳山女仙子的缘故大道艰难险阻,因此李当归踏出小庭院的时候异常坚定,蓦然看见巷口那位剑鞘上雕刻颜姑娘所说背剑山十剑图的时候,李当归显得十分愕然,有些怀疑这位顶天立地的大剑仙是不是故意而为。

更是因为男子腰间长短不一颜色不同的宝剑吱吱作响,李当归便觉得这一次江北真的来了一个大人物,心中甚至有些遐想这个大人物能不能跟刘先生嘴里的大人物相提并论,中年男子身上有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气质让他停下脚步,不知何时看着一袭长袍佩剑的男子李当归竟然有些呆滞,他低着头微闭着双眼,眼前这个颜姑娘口中来自剑乡剑宗的大剑仙一剑之下应该会天地失色能让星河倒流,只不过那中年男子手悠悠然伸向腰间,鞘中长剑微微作鸣宛如春雷耳畔轻响,现如今称不上清白少年的李当归看着男子,似乎并没有看见星河倒流但却能看清楚一剑斩落周天星斗,看见如此光景的李当归心中五味杂陈眼神复杂,心中有些感受却说不清道不明,但是看见了这么一位剑仙,总归有些高兴。

眨眼功夫,他再一次跟这位剑乡的剑仙擦肩而过,后者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少年抬起头。

李当归抬起脚准备继续前行,那一袭长袍的中年男子走过少年身旁的时候忽然开口问道:“你的意境?”

这位剑仙没有说书先生嘴里那般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高超韵味,只是听起来不像是不惑之年该有的声音,这大抵是人间修士们共同之处,但是李当归心里这位剑仙最起码也是能七进七出妖土的绝代人物。

中年男子腰间两把三尺左右的青锋古剑,一长一短,尤其是稍微长一点的那把雕刻剑图的黄金长鞘宝剑,李当归心中所想便是这应该是由背剑山颜姑娘曾说的一百零八剑其中一柄,想来也会是王屋洞天那把名叫‘碧海蓝天’的惊世宝物,自身又是实打实的剑仙,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他都不会有些许怠慢,所以当中年男子开口之后,李当归认真的思考了许久,如同参悟夫子那句话之后才露出微笑,突然大声说道:“我李当归,有朝一日,一剑之下,天地失色,星河倒流。”

少年身后那位有背剑山十剑图,曾一剑斩杀妖土伪七境大妖的剑仙不明白这位虽然是剑胎却生长于江北小镇的清白少年如何会莫名其妙的喊出这么一句话,但很显然他并不是对着自己说的,因为他听见了少年后面的那句话,“李当归会向仙人们问一处山河中最美的地方,秋风一扫,会有满城金黄”,他没有开口打击少年,只是想到了江北委羽镇阻止自己带走剑胎最大的‘石头’,然后很平静的问道:“有人看吗?”

不知为何,每次想起颜宝钗,李当归总会满脸微笑,“颜姑娘看着,只是前辈,若是我不会跟着你一起到剑乡,前辈会如何?”

一袭长袍的男子没有回答少年,只是转身与他肩并肩像极了师徒,这才轻声说道:“我并不是蝉衣那一代的剑士,因此不会太死板,但还是会出手将她镇杀,还有便是那只大妖,若是她还是春秋以前鼎盛时期我定然不是一合之敌,我才出剑乡,并不是宗门中那个七进七出妖土一剑射杀第八境大妖的天才,但是要我动手杀一个才开天眼的小修士以及受伤的大妖,那再简单不过了,我也不是灵山的人自然不会觉得有‘罪过’。”

中年男子是的风轻云淡,但李当归听起来却如同雷霆击顶,当听到最后几句话,脸上惨白。

他下意识的摸向无剑的鞘,一脸认真道:“前辈……”

男子看破了少年的心思,打断了他的话,“浥轻尘。”

剑宗能不服蝉衣定下的规矩除了弱冠之年便是背剑山十剑图,尔后几十年百年都止步不前的浥轻尘之外,还能有谁?!

浥轻尘跟着少年走了一段,当临近东镇的时候,平静说道:“天底下的剑士我浥轻尘只服一人,便是剑宗苡仁,等你去了剑乡就会明白。”

的确,现如今李当归还不能明白苡仁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但清楚她会是自己剑道上一座高山,甚至于是山河中许多最难翻越多一座大山,既然能让这位看起来有些“得意”的剑仙如此钦佩,自然会有许多剑士钦佩,李当归还只是一个只有剑鞘的普通百姓,面对这样一尊神邸,心情很难平静。

浥轻尘送了少年一截,便如同灵山尊者护送少年一般,两人都让李当归走起来有一种心安的感觉,那是与颜姑娘一起很少有的,但是关于这个剑仙,李当归心中好感不大,兴许是因为颜宝钗的缘故,浥轻尘也不会跟一个才开天眼的小修士生气,至少堂堂十剑图的剑仙还犯不着自降身段行‘苟且之事’,看着李当归如此,他也毫无反应,只是神色如常道:“你跟我去剑乡,我会让那有着万仙来朝的正统道门带走北唐皇朝那个公主,她的资质甚至要高于你,迟早会是苡仁那般于剑道上独领风骚的人物。”

李当归左右为难,他已经答应了颜姑娘,可看起来这位剑仙并不会如自己所愿,甚至还会不惜自降剑仙身段对她出手。

他不确定的问道:“举头三尺有神明,抬头三寸可见青天,先生……以大欺小不怕吗?”

少年的印象中剑士哪怕不是儒生那般正气凛然的人物,好歹也不肯行小人之事,但很显然身旁这个‘大剑仙’并不是印象中的剑士,他毫不犹豫的就摇了摇头,有趣的看着李当归,他笑了,“要是以大欺小,你们这儿这种事情还少吗?譬如那位夫子即便是教书育人一千年,说到底还是个外人,现如今却把自己当作土生土长的人,难道你不好奇……至少要问一句凭什么吧!更何况你杀了道门正统洞阳山旗下弟子,若是以玉虚宫护短的天性,东胜神洲你会更加坎坷。”

李当归抬头看着清晨云雾中的东镇,隐约能看清那座钱家大院,心里有些无奈,这位剑仙真的是个怪脾气。

李当归百般无奈,山重水复疑无路。

浥轻尘笑着开口说道:“江南人杰地灵,江北山清水秀,委羽镇曾经作为一位道家真人正道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道场,自然不凡,你又是剑胎,恰巧服用了灵丹,奇经八脉周身窍穴早已打通,如今只有我才能把你引上大道赶超旁人。”

李当归越发觉得这位大剑仙让人讨厌,但物以不能类聚,人不可以群分,他一个人应该还不足以代表整座剑乡,否则的话也不会有剑气之争。

浥轻尘跟灵山尊者一样,都没有送李当归走太远,来到东镇就停下了脚步,有些感叹道:“道家整日想着谁才是道门正统,甚至有些脸皮厚如城墙拐角的家伙想要插手我剑乡的事情,他们以为北俱芦洲的剑士看不见东胜神洲,只不过现如今剑气大会近在眼前,十一剑图以上的剑士不屑罢了。若是真正动了某些东西,苡仁来讨债的时候,那会便是另外一场春秋大战。”

浥轻尘说话的时候李当归腰间没剑的鞘微微震动,少年诧异的目光中东镇了无行人的街道上剑气凛然,浥轻尘这个剑仙的话一句句传进少年的耳朵,一时间竟让他有些失神,收敛心神之后又忍不住腹疑,心想着难不成剑乡的剑士都如您这般傲气,若是那位苡仁来了又该是如何的光景?她一剑,山河岂不是要大乱!

浥轻尘想了想,一股傲气油然而生,“剑宗,浥轻尘。”

似乎没有想到这个剑仙会这样傲气,浥轻尘这股少年有史以来看见的最为傲气的人,这番话语说来,让李当归嘴角抽搐,苦笑不得。

浥轻尘并没有多说什么,跟灵山和尚一样都护送了一截,然后莫名其妙转身就走,来的干脆,走的干脆。

最后李当归来到东巷药铺买了一些昂贵的草药,人参、鹿茸、枸杞一类大夫推荐的大补药材,数量不多却花了三片金叶子,然后询问了煎药的方式,又买了一口碧绿色的小茶壶,独自寻了一个地方筛选掉一些卖相并不是很好看的药材,想着颜姑娘替柳如晦解决完那群西蜀剑士之后身子肯定有些差,这些应该能补回来,他就有些笑容,然后前往王屋深巷,那边有卖小鸡仔儿,说是小鸡仔儿,其实没人认识那种怪模怪样的生物,但叫声的确跟鸡鸣差不多,而且也确实是补身体的上好食物。

镇子上没有人知道那商人是从哪里捉来,但李当归看得出来那绝对不是江南能有的,柳如晦那家伙见过的事多,便是他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李当归把它们当作是老儒生山精野怪的一种。

谢川穹那个榆木脑袋也来了东镇,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肉便上了钱家出钱修筑的高大酒楼,这座酒楼装饰极美,总能引小镇上的少女们聚集,因此他有时间总会来到这里,便真真正正的是听曲儿,虽然想不明白他能听懂什么。

李当归进了酒楼就不自觉的按住剑鞘,大抵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只是今日这座酒楼格外冷清,两层楼一共才不过七八个人,甚至都还没有酒楼弹曲儿的姑娘多,李当归看见了二楼拿着原来是柳如晦的铁片。

想了片刻,李当归抬起脚走上二楼,看清楚这家伙的脸色,怪不得清白少年心中疑惑,原来那高大少年心里也有一颗背剑走天涯的梦,谢川穹这家伙傻人有傻福,他才不会去管什么天煞孤星,更不会搭理浥轻尘的剑鞘上雕了几把剑,他只把少年当作朋友。所以哪怕是李当归要帮助他没有什么好感的柳如晦,这家伙顶多会学私塾先生一般“劝诫”一番。

今日那姑娘弹了一曲亡国之音,便是谢川穹这榆木脑袋也听出了一些东西,觉着无趣慢慢走出酒楼,坐到街道树墩旁,把铁片插入石板缝隙中。

李当归坐了一会也跟着缓缓走出酒楼,不确定这家伙有没有看见自己,但还是走过去坐到旁边的树墩子上。这些树墩子是钱府花钱雇人搬过来的,中间还以仙家秘术种植了一颗合四人之力环抱不住的参天大树,为的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自幼拜入仙家承仙宗庇佑的钱家家主,是一个相貌俊逸的青年男子,传闻来自大燕王朝王族,腹中学识不深,胸中韬略不多,唯独对修炼大道有着独到的见解,被上乘仙宗道门正统看中,大燕王朝地位水涨船高得到仙家庇佑一跃成为东胜神洲四大皇朝之一,坊间流传年少时期受过一次不小的伤,然后便来到这座真人留下的洞天福地谋求机缘。

谢川穹今日权然不是往常那个脑袋不开窍的天煞孤星,不论春去秋来四季如春的参天巨大树下,他眼神熠熠。

李当归就这么看着他半个时辰,这个镇子上他在熟悉不过的高大少年就目视着前方,用这家伙喜欢的话说就是“前方似乎有个大屁股的姑娘”。李当归还能听见酒楼内的亡国之音,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大隋皇帝,约摸着是因为当时这个暴而不昏的大隋皇帝不留余力的开凿贯通南北的大运河,导致现如今也被许多江南士子们称道,只怕便是当今管制九州的北唐皇帝来了看见江南美景,也会跟着正气凛然的士子们一起称道那位大隋皇帝。最后谢川穹还是没有看见少年,兴许是有意为之,也可能是思考西蜀剑士的时候无意而为,总之李当归悄悄的来,轻轻的走。

谢川穹这才发现了李当归,看着少年的背影,低头看一眼插进缝隙中的铁片,似乎犹豫着要不要抬头开口叫住这个镇子上除了后来的颜姑娘之外唯一一个肯跟自己说话的同龄少年。

李当归走出东镇,又一次遇见浥轻尘这个顶天立地的大剑仙,果然,这座小镇还是太小,总会有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这个心中不会藏任何事情的剑仙,让李当归有一股源自内心的忧虑。

小镇又下起了雨,暮春最后一场雨来的极晚。

李当归把东镇那不知道从哪里搜集到极多珍贵要铺买来的药材按照着大夫所说,细心的煎好,煎药是个穿针引线的细致活,他不允许自己有半分差池,拿着扇子目不转睛的守着,每一下都牵动的少年的心。

药煎好,颜宝钗不会拒绝李当归的好意,如今这个山雨已来的时候她更不会拒绝,她替李当归掐指算了大约要离开江南的时间,北唐天都,这是清白少年不去剑乡独自踏上修炼大道的必经之路。

只是侧目透过门缝看着对门那座炊烟袅袅升起的府邸,她眼眸深处就有一股能让李当归顷刻间改变印象的狠厉。不知道是因为那个春秋便存在的妖土大妖,还是那个时日不多的读书人,也许是才来几日的剑宗剑仙。

颜宝钗将不久前放案几上的某些道经给少年一一解读,久而久之,潜移默化之下,李当归心境有好了许多,他对山河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下起细雨的日子镇子上的人似乎不愿意出门,就是明里冲着王屋洞天来的仙人们也是如此,李当归偶尔会跑到私塾,不是为了柳如晦,而是向夫子讨教一些关于山河的看法。最后一次,夫子话里话外有些贬低颜姑娘的意思,大抵是“事出必有因”一类的话题,不过李当归很清楚,颜宝钗有所谋求,但绝对不会害自己。

东镇那座酒楼内,镇子上终于有第三个人肯跟谢川穹说话,原来是被百姓们称为金童玉女的玉女如意,跟赤芍差不多大的年龄,看起来颇具灵气,“大家伙,你这模样倒有趣,但这样也代替不了你打不过西蜀剑士的事实。”

谢川穹笑了笑,君子有两面。

如意打趣道:“你真的要为了李当归帮助柳如晦那心思多如牛毛的家伙?他才十六七八岁就想着肩上抗一座天下,人不小,心太大。委羽镇上土生土长的人之中就你一个人有踏上修炼大道的天赋,所以你别为了一些小事让日后自己道心受损,到那个时候哪怕是努力感动哪位圣人,想要破开紫霞大道也难上加难。”

榆木脑袋的天煞孤星摇了摇头,如今他只有一颗未成形的佛心。

他修炼并不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破开紫霞大道。

人间长安最美,天上宫阙不一定好。

如意看着这家伙的反应,也知道自己是对牛弹琴,“那你日后可追不上李当归那个剑胎。”

谢川穹又摇了摇头,似乎是想说‘不一定’,但却良久不曾言语,大抵是害怕自己开口说话会让小姑娘有‘性命之忧’。

少女聪慧,一眼就看出了高大少年的想法,她却不会理会这些,眼眸儿眯着,“让那家伙多吃些苦头,胜过日后山河中吃大亏,至于那个讨厌的剑士,看在你这么有心的份上,我会请人帮你。”

谢川穹站起身,双手抱拳。

如意摇了摇头,小跑着走出酒楼。

到最后,天煞孤星也没跟少女说一句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