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二十七章,山河最美是剑图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28  |  更新时间:2019-11-10 19:57:05 全文阅读

其实被拒绝很多次之后,李当归便已经知道私塾刘先生心中的意思,至少那位看起来不像是唐人的红衣女子脸上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只不过对于她是谁,少年觉得没必要也没有理由深究,既然私塾的儒生尤其是刘先生最得意的弟子之一的学生都将其置若罔闻,那就跟他没多大关系,而且李当归也不是赵妇人那般看谁都不顺眼想骂两句的性子,正如同颜姑娘所说自己是个超级烂好人,但并不是那种喜欢什么都管的烂好人。

实际上,对于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人,李当归很多时候并不会伸手,甚至也会像其他人一样围观。

腰间佩着空剑鞘的李当归来到很快私塾,然后就看见了满是憧憬坐在私塾大门外台阶上的红衣女子,不过这一次很幸运,因为他看见了少女身后满脸无奈的夫子,手拿三尺戒尺。

夫子脸上百般无奈,有一种打在少女身痛在他心的奇怪韵味。

红衣少女看见李当归,没好气的给了一个白眼,那意思很显然是嫌弃少年说“你烦不烦”,只不过夫子却是整个小镇或许江北最讲道理的人,哪怕来人十恶不赦他一样温笑以待,但是看着李当归,这位小镇上教书育人半甲子的夫子光是笑,不说话,那意思也很明显拒绝了少年。

李当归不撞南墙不回头,早上吃了几次闭门羹现如今好不容易遇见了夫子,所以只要刘先生没有明言拒绝他就仍要坚持,哪怕这一次是颜姑娘叮嘱的最后一次。夫子脸上无奈逐渐又起,台阶上的红衣女子嘴角扯了扯,她正想要替自己师傅把这个“不识趣”的少年赶走的时候,便看见背对着自己的夫子划了个手势,然后红衣女子也“很识趣”的闭嘴。

李当归看不清两人的‘小动作’,但看清楚了少女的一举一动,生怕稍有差池便会惹得这位显然看得出夫子心中地位不低的少女不满,所以他忍住笑,故作犹豫,然后笑着喊道:“先生。”

那位红衣少女眯着眼眸,看起来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很庆幸这一次遇见了夫子,不然又吃闭门羹了。

夫子来到小镇约摸有半个甲子,行圣贤教书育人之事,久而久之百姓们也把他当作了地地道道的江北人,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先生并不是北唐人,他低头看着台阶下平地里站着如同松柏的少年,开门见山的问道:“颜宝钗让你来的?”

李当归抬起头看着私塾德高望重夫子的眼睛,这些事情病没去什么好隐瞒,他轻轻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夫子又轻声笑道:“我说话你听不懂,你跟她说我教书育人半甲子不曾对委羽镇一草一木有一丝异样的想法,镇子上有着真正的大人物,要是真想救人,就让柳如晦自己去。”

李当归想到了自己会被拒绝,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夫子会这样说,让他满头雾水,不得不急匆匆的解释道:“先生,柳如晦有恩于我。”

私塾刘姓夫子又一次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清白少年,“那是你,君子报恩并不是必报,必报那是傻子。”

李当归不过十五岁,见过的东西哪里能和私塾的夫子相提并论,一番话就把李当归堵死,张嘴吐不出只言片语,若不是出门前有颜姑娘的叮嘱,少年定然会急的面红。他的印象中,这么多年来夫子是第一次有着现在这般模样。

李当归开始束手束脚。

严格来说年龄不大的红衣少女到底还是心软,见不得少年那副模样,动了动嘴唇就说了两句,大抵是劝解自家师傅只不过是动动小手指的事情,只不过这一次夫子看起来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袖手旁观,虽然对这少女打不得骂不得但还是没有给太好的脸色,朝着她瞪了一眼,向来硬气的少女这次却莫名其妙的低着头,很委屈,坐正身子一拳就把私塾大门打穿,然后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夫子轻叹一声,不敢有片刻逗留立马追上去,生怕这丫头一气之下把小镇给掀了个底朝天之后惹怒了那位大人物,到时候可就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了。

李当归看着有点‘落荒而逃’的夫子也跟着叹了一声,不知道是对自己再一次被拒绝,还是出于红衣少女的傲娇,总之少年静静的看了私塾大门半个时辰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一路上他就想着先生那句“君子报恩不是必报”的话,刚有一点眉目就发现桃子坞的小丫头守着二楼的窗户往下看,对着街道上的李当归招了招手示意少年上来。心中想着颜姑娘的李当归抬起头满是歉意的看了一眼,没有学着赵妇人那家伙大嗓子吼,只是笑了笑,他相信楼上那个八面玲珑的小丫头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分叉口,李当归其实想早些回去告诉颜姑娘,但又有些担心柳如晦,因此改道去了那只想着“赠人玫瑰,总有一日也会有人赠他玫瑰”家伙的小门户,谁知道这家伙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小命,正翘着二郎腿津津有味的哼着小曲儿。

李当归有些生气,自己奔波劳累,结果他许自己却是那样高高挂起。

少年忽然觉得夫子那句话“正中下怀”。

但他还狠不下心,口语中有些不满,“我去求了刘先生七八次,他都拒绝了,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的就只有让颜姑娘帮忙了。”

柳如晦识相的收了‘高雅’的姿势,笑嘻嘻道:“颜姑娘可真是一个好人,有机会我一定要报答她。”

李当归把这家伙的话当成了‘假慈悲’,加重了语气,“要是你还这样,就是颜姑娘也不会帮你,到时候我也爱莫能助。”

柳如晦深吸一口气,认真道:“李当归,你来真的?”

李当归斜瞥了这家伙一眼,没有说话。

大抵是最后良心发现,跟苏木那铁公鸡老爹各有千秋的柳如晦请李当归吃了晚饭,晚饭之后还特意取了一盏灯笼递给李当归,然后指着自己的双眼,“镇子上什么都逃不过我这火眼金睛,赤芍小媳妇家来了一位大剑仙,今日你应该也看见了,就是那腰间佩两把剑的骚包男子,之前还来过我家,不过我不大喜欢舞刀弄枪就把他请了出去。”

李当归下意识的就想起那天赤芍怎么都不让自己进门的时候,当时只觉得这小丫头心情不是很好,现如今看来说不定这位有待考证的大剑仙已经住她家了。

柳如晦很满意少年的神色波动,故作忧心如焚道:“杜若那病恹子活不过今年,他一走,赤芍那小丫头也就顺理成章的继承家业,她喜欢你是街坊邻居们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到时候嫁给你,你这家伙就是我们这儿的大富人了。”

李当归决定离开,不想再听这家伙的疯言疯语。

很显然柳如晦意犹未尽,追着李当归硬是要清白少年给出一句“苟富贵,毋相忘”的承诺,少年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是暂时答应。

两炷香时间后,李当归就看见了颜姑娘,席地而坐于庭院之中,老僧入定,头顶有蒸蒸云气。

一动不动半盏茶,她换了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很快额头就渗出汗水。

又是半盏茶功夫,她睁开双眼,双手掐着一个滑稽的手势,呼吸沉重清晰可闻。

颜姑娘如今这般光景是李当归第一次看见,姑且称之为大道上必不可少的修炼,但是睁开双眼后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寒意,让人如临冰窖,目光死死的盯着少年,少年起初因为自己什么地方惹了颜姑娘不高兴,可过了一会儿移开身子才明白原来颜姑娘看的是杜家府邸。

他又想起了柳如晦这家伙的话,联想到早些时候遇见的中年剑士,他如实说道:“今日我看见了一个剑客,那是一位真正的剑士,我跟他擦肩而过没有说一句话,只不过我看他剑鞘上雕了一座插着数十把剑的高山。颜姑娘,你说他会不会就是剑乡的人?”

李当归满脸疑惑的看着颜宝钗,他很希望得到答案,遗憾的是颜宝钗摇了摇头,“不清楚,但这种人跟洞阳山的女弟子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李当归似懂非懂。

她笑道:“要是他也像洞阳山的女弟子一样,你们这儿除了灵山和尚以及夫子之外,没人挡得住。”

李当归想起了夫子那句话,说道:“夫子肯定不会出手,灵山的大和尚就更不用说了,颜姑娘看起来也应该打不过他。”

颜宝钗扯了扯嘴角,但是没办法,谁让这家伙说的是实话。

李当归嘴角微微翘起,难得看到一次颜姑娘的窘容,“其实镇子上说不定真有谁都不知道的大人物。”

第一次听见这跟好奇孩提一样的少年吐出如此话题,她来了兴趣,“你说说看。”

李当归点了点头,笑着开口说道:“我最后一次去问夫子,果染如同颜姑娘料想的那样我又被拒绝,只不过这一次先生跟我说了一个道理,我有一些感悟,另外他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先生说小镇上有大人物,我认为先生指的并不是那个中年剑士。或许还有着夫子也敬畏的人,这些日子山雨不断,但也没有看见小镇真正出过什么大事情,还有就是那些个上乘仙宗,他们畏手畏脚我觉得并不是真的怕什么举头三尺神明,而是那个大人物。”

看着颜宝钗陷入深思,他又轻声喊道:“颜姑娘?!”

少女笑了笑,“我听着呢!”

李当归笑了笑继续说道:“颜姑娘认为怎么样?”

颜宝钗玩笑道:“什么怎么样?”

少年知道颜姑娘这是玩笑话语,但他还是会很认真的回答每一个问题,若是其他人就不会如此,“其实感触挺深的还是夫子那句君子报恩不是必报,我觉得有些事情没有规定必须有恩必报。”

她权然没想到李当归出去一趟竟然变了性子,忍不住打趣道:“哟,竟然开窍了,真奇怪?!”

然后就上下左右打量着李当归,好像真的不清楚一样,李当归虽然对颜宝钗有好感,哪怕如此还是被她给看的心里一阵发毛,左右不是滋味,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十四五岁的还未走出过江北的少年,颜宝钗这个自幼于皇宫那种勾心斗角地方长大的女子很快就收敛了心神,恢复了少年心中那英姿飒爽温润如玉的俏丽女子模样,换了个让李当归感兴趣的话题,“剑乡的人已经来了,按理来说你是七千年孕育的剑胎,剑乡无论是剑宗秘术还是气宗道术都最适合你。我自己也不过是初开天眼的小修士,既不喜欢刀也不喜欢剑,虽然也教过别人,但要让我教你这样一个剑胎那就真的有些强人所难。不过,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你是不是真心愿意跟着我。”

李当归点了点头。

她笑脸灿烂宛如西蜀漫山桃花盛开,那是天下间少有的美景,“那好,我便告诉你,那中年剑士就是剑乡的人,剑宗巨擘。”

颜宝钗怕少年不能理解其中含义,她又善解人意的补充道:“剑宗的人经常以秘术在剑鞘雕刻背剑山图,山顶剑的数量就象征着这人的地位,据我所知,春秋以来最高就是苡仁的十三剑。”

李当归听的津津有味,这些故事可不是老儒生那山精野怪能相提并论的。

颜宝钗想了想,有些得意道:“不过这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当年那位有机会问鼎背剑山十四剑图的天才剑仙还不是被人用自己的武器一招钉在了山顶。”

李当归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星空下,看着这个北唐皇朝身份一等一尊贵的公主颜宝钗,她今晚讲了很多,脸上神色时而得意、时而落寞,得意的时候最美。

不管她说什么,少年都是认真的听着。,

………………

其实对面那座府邸内,李当归口中的剑仙便坐在院子里,抬头看着星空,良久,低头环顾四周,最后把视线移向小丫头赤芍,盯着少女了一会,似乎看出了什么,他眉头微皱,“你一个人对那少年有兴趣?”

杜若家世西楚大家,当年西楚乃是东胜神洲最鼎盛的皇朝,强大到许多上乘仙宗都不得不退避三舍,山河中很多事情他都有所耳闻,所以当中年男子开口问赤芍的时候,他只是一旁静静的看着。

两个人看起来像主仆,实际上两人在一起只是因为杜若的父亲对赤芍有救命之恩,而互相的身份大家都心照不宣。

剑士最见不得妖,现如今剑宗背剑山十剑图的剑士见到了一只曾经的大妖,院子内气氛沉重。

其实当中年男子住进来的那一刻杜若担心赤芍的身份被看破,甚至还不惜动用一些手段想困住他,只是谁曾想到这位竟然是剑宗十剑图级别的剑仙。按照修士们对剑乡的传言,背剑山十剑图便相当于世俗皇朝一品大员,十一剑、十二剑便是王孙贵族,整座山河的剑士看见都得极其礼敬,不容些许怠慢。

对于这个谁都没想到修为会有如此高的剑宗剑仙,大致是自知时日不多的缘故,杜若并没有丝毫反感。

关于这个爹曾经顺手救下来的妖精,允许她跟着自己不过是不希望发生书上那些妖土大妖来到世俗皇朝之后大开杀戒惨绝人寰的事情。

中年男子并没有小丫头想象中见到妖精腰间三尺长剑愤然出鞘的一幕,反而是笑了笑,“蝉衣那一代的剑士的确有门规‘但凡剑宗剑士踏出剑乡必须见妖杀妖’,但这对于我来说并不实用,否则也不会任由一只妖精接近剑胎。”

赤芍一张脸阴沉沉。

中年男子一笑置之,随意瞥了眼院子中高出墙些许的海棠,平静说道:“你家老祖宗的确个大人物,十三剑图之下的剑士没人经得起他的五色神光,不过剑宗还是有两位十三剑图的圣人坐镇……”

赤芍打断了中年男子的话,讥笑道:“阁下是嘲笑我妖土无人吗?”

男子笑了,点了点头。

赤芍怒气深重,有十亿八千斤,“你可以试一试。”

中年男子满脸鄙夷,他一笑置之。

背剑山十剑图的剑士,如今只要将剑胎带回剑乡那么他剑鞘上就会多一把剑,便是这样也能杀进妖土如入无人之境,圣境大妖之下宛如野草。

………………

桃子坞,十二岁站在窗前看着夜色,夜色其实很美。

只不过她觉得不美,只要不是北俱芦洲混沌天下的星辰都不美。

但是镇子上终于来了剑乡的人,江北总算不会太寂寞。

抬头星空璀璨。

她云淡风轻,权然看不出只是十多岁的跑堂小厮,望着星辰念念有词,“姑奶奶每一岁十二万七千年,便是曾经雕刻背剑山十五剑图的剑仙姑奶奶都亲手杀过一位,十剑图,很高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