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二十六章,尔来四万八千岁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265  |  更新时间:2019-11-09 12:08:45 全文阅读

其实被夫子拒门外的时候李当归就有些茫然无措,期间遇见那嘴巴恶毒到没边际的赵妇人,虽然不喜欢那十句话中九句骂人的赵妇人,但是先前那些话的的确确是好心,因此他便有了一些多余的想法,正如颜姑娘所说,很多时候自己都是一个超级烂好人,只不过却局限于以前帮助过自己的人。

实际上,他知道只要颜姑娘肯出手,那群被赵妇人骂作不配用剑的西蜀剑冢的剑士就会很轻易的被解决。

星河底下那座剑乡被人间修士们看作剑士的圣地,很多人都跟少年一样只知道它位于北俱芦洲,但是清楚具体位置寥寥无几,至少十五年来李当归没有看见或是听到过除了北俱芦洲之外任何地方,只知道有一座背剑山,想来那便是剑乡圣地,能登山顶的人应该都是顶天立地的大剑仙。

拎着剑鞘配铁片的李当归毫无头绪的走了一段,绕开街道,最后才来到被小镇上所有人嫌弃的天煞孤星谢川穹的家,破败了一点,奈何风景秀丽,李当归推门而入的时候,看见那家伙正手脚并用额间冷汗冒出,当看见他练完一段,李当归这才开口说道:“谢川穹,柳如晦那家伙惹了西蜀那群商人,颜姑娘说他们是剑士。”

修炼完颜宝钗交给自己的金刚法门其中的一套拳法的谢川穹稳定了呼吸,笑着说道:“别看我脑子笨,谁好谁坏我都记着呢!那家伙心眼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骗了你,你呀!凡事跟颜姑娘学一学,多留个心眼。”

李当归跟着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想起了赵妇人的叮嘱,轻声道:“赵家那妇人也这么说,不过桃子坞的时候那群剑士被钱家护院打了,看样子会把气出到柳如晦身上。”

谢川穹拍来拍衣服上的灰尘,来到大门外左右看来一眼,然后席地而坐,转身看着屋内眉头微皱的清白少年,咧嘴笑道:“我跟你一起,不过是去见颜姑娘,柳如晦那小子心眼多又嫌弃我,他死了就死了,但要是那家伙如果想把祸水引到你身上,看我不掀了他祖坟。对了,今日一早我看见李家那姑娘出门了,第一次看见,那屁股大,小镇里面最大,脸蛋也美,跟你家颜姑娘不逞相让。”

李当归满脸无可奈何,没理睬谢川穹这家伙最后的“胡言乱语”,他想不明白这家伙是受什么蛊惑为什么唯独喜欢大屁股的女子,难道只是因为俗话说的大屁股好生养吗?当然倒不是嫌弃这样的女子哪里不好,只是单单觉得谢川穹这家伙有些执着。

不过听到李家的富人也出门了,以前一个月甚至几个月都不见有人开门的四大家族,如今一天之内见到三家,李当归有些好奇问道:“那她跟你说话了?声音好听吗?”

谢川穹不以为然的笑道:“我又不是你这种读书人,我们这泥腿子没被她护卫赶跑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奢求跟人家说话。”

李当归有些无奈道:“那我也没跟人家说话,而且还被赵妇人骂了一通。”

谢川穹翻来个白眼,他跟这个小镇上唯一一个肯与自己交谈的少年一起的时候总不会有顾虑,有话说话,有事说事,“我看颜姑娘对你挺好的,还有赤芍那丫头,她主子可是以前西楚贵族,江北地界朋友多如牛毛。我知道王屋那边肯定有不得了的宝贝,但我是没那个福气,不过你有啊!杜若那家伙知道赤芍喜欢你,所以什么都帮你,颜姑娘也帮你,你这家伙只有心狠一点,那群外人管他什么神仙道种都得竹篮打水。”

李当归走到门口坐到门槛上,有些好奇以前对读书人的东西七窍通六窍一窍不通的高大少年,现如今说起话来也跟私塾的儒生一样咬文嚼字,只不过虽然好奇却没有问出口,反而是换了个话题,“杜若天生顽疾,你这么背后议论不太好。”

谢川穹转身背对着清白少年,双手一摊虽然看不到脸上神色,但可以明显的感觉他百般无奈,一口把话咬死不让李当归这烂好人有话柄,嘿嘿笑道:“李当归,我不跟你多说,你那脾气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分不清谁好谁坏,赤芍那丫头对你好,但是你也别拿人家的好给颜姑娘啊!那她得多伤心?!”

李当归抿嘴一笑,不作言语。

谢川穹站起身子捏着拳头凭空打出,一道劲风呼啸,哪怕心里很想看着柳如晦被西蜀剑士活生生打死,但是看见李当归的笑脸,他得意洋洋,“你有时间去跟柳如晦那小子讲,告诉他那群西蜀剑士我替他解决了。”

李当归翻了个白眼,“你不是钱护院,自己小心一点,打不过就往私塾跑,夫子虽然什么都不管但也不会容忍外人们嚣张。”

打不过就往私塾跑,这是李当归想了很久才明白的道理,夫子教书育人半甲子,虽然没有什么大举动但小镇上谁有难的时候都会出手帮助。

谢川穹笑着点头,“那是你。”

半个时辰功夫之后李当归就把柳如晦那家伙手中得来的铁片交给了高大少年,谢川穹说要万无一失,想要跟颜姑娘讨教两招“绝学”,所以就跟着李当归一起回到了小庭院。来到大门的时候赤芍正好从屋内走出来,手中拿着一副泛黄的画卷,低着脑袋,看见李当归之后她抬起头笑脸如花的看了一眼,然后很迅速的回到自家府邸,一头雾水的李当归踏进大门就看见了一袭白衣的颜姑娘,梳了一个闺中女儿的头型慵懒的坐在庭院里,少年看见之后没来由的就笑了,这一幕恰好被谢川穹看见,他觉得这家伙真的分不清谁对自己好。

当跟着这位北唐皇族学过武艺之后,谢川穹对这位英姿飒爽的姑娘产生了畏惧,原因有很多,他自己都不一定说的清楚,其中自然有她那北唐皇朝长公主的身份,说起这个,北唐境内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然,很大一部分还是因为颜宝钗会仙人手段的原因,要是跟那群普通的剑客一样,谢川穹顶多会有一丝犹豫,但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敬畏,如同百姓们岁对神明一般。

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北唐皇朝的公主偏偏对李当归另眼相看。

听见动静颜宝钗眼角余光瞥视了一眼,起初不以为然,当看到少年身后跟着的高大少年谢川穹后微微坐正了身子,看见谢川穹手中熟悉的铁片之后就释然,重新恢复慵懒的姿势,温言道:“见到刘先生了?”

抬头不见低头见,李当归观察的很细微,清楚颜姑娘这句话很大部分都是明知故问,与此同时,今日颜姑娘心情应该很好,要不然不会有这般姿势,至少不会梳女儿头。

李当归知道她已经是略有所成的修士,早已辟开五谷,但是他还是会多准备一份,煮了浓粥,端了一把放到颜姑娘身边,将粥放到上面,这才转身看了谢川穹一眼示意这个天煞孤星的少年趁着颜姑娘心情好有话快说。

谢川穹堵着大门,静静的看着少年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了一个动作导致自己如坠云雾,看着清白少年李当归心情不错,他心情也好了很多,“不急。”

颜宝钗坐正身子,不想让李当归的心思白费,端起粥喝了一口,然后催促道:“你再去一趟,要是他还不见你就回来。”

李当归点了点头,人命关天的事情由不得他片刻犹豫,很快就又离开小庭院,这次一路小跑,唯恐晚了半步就又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是当走出青石巷子的时候突然看见了私塾夫子的得意门生,腋下夹着书,背上还背着慢慢的一布袋,满脸微笑,看见他,李当归知道夫子肯定又不在私塾,因此刻意放慢了脚步。

先前就已经见过李当归多次,所以第一眼看见匆匆忙忙的少年的时候他张了张嘴,但后来又发现少年有些忽然放慢了脚步,他轻轻一笑,走上前告诉李当归夫子要晚一些回来。

李当归虽然满肚子疑惑,但很快就抛之脑后,悠悠转转于小镇,出了青石巷回头一望,那位私塾乃至江北都不逞多让的儒生身影早已经消失,踏进小镇闹市的李当归也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去何处。

最后想了很久李当归还是决定去桃子坞,只不过拐过街道就看见了一个陌生人,走近两步,原来是一个中年男子,吸引目光的是他腰间两把长短不一颜色不同的剑,背对着大门,衣襟端正身姿挺拔如同山岳。

大抵是看见了李当归腰间没剑的空鞘有些怪异,中年男子看着李当归似笑非笑,拍了拍腰间宝剑。

李当归顺着瞥了眼,有一道不易察觉细微入致的剑鸣声,心中疑惑,却不敢有片刻的犹豫,加快了步子,绕开了他。

自幼有背剑走天涯心思的李当归看见中年男子腰间两把剑的时候很细致,哪怕擦肩而过只有惊鸿一瞥,他还是看清楚了男子腰间那两把剑鞘雕刻一座耸入云端高山的精美图案,云雾中有数十柄剑,想来若非是剑鞘太窄的缘故,那云雾中应该会有成千上万利剑这般壮丽景象。李当归不会把他跟西蜀剑士联想到一起,这位长袍的中年剑士怎么看都像是颜姑娘一样身世不俗的仙人高人。虽然听到颜姑娘说过自己是剑胎,但是也不会把他当成那座距离北唐不知道有多远的剑乡剑士。

实际上李当归很想上去打招呼,可是又怕遇见另外一个洞阳山的修士,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那种人。那一次有着赤芍送的羽毛,这一回便什么也没有了,万一是真的,自己就死了。

他来到桃子坞的时候生意不是太好,便是平常腿脚很勤的小丫头现如今也坐在一旁托着腮帮子,桌子上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有一只很肥的黄猫守着,它注意着饺子,她神游天外并没有发现快要来到身后的少年。但是酒楼掌柜的并没有给李当归这每次来都只听故事的少年好脸色,板着一张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十二岁去招待。

惊醒的十二岁忽然转身,当看见身后三四步的少年,翻了个白眼骂咧两句。

对于十二岁来说,像李当归一样全身掏不出油水的清白少年还不值得她端着笑脸服务。

十二岁跟老儒生骂人一样不带重复的本事李当归由衷的佩服,李当归也不过是休息一会,看着桌子示意她继续发愣,笑着坐到高台下听着不管风吹日晒都不会缺席的老儒生。

今日的老儒生聊起家常家短,说到小镇上那位极少露面的江南嫡系官员被撤职,因为前段日子不小的动静惊动了江南王府,前日新来了一位大官,赵钱孙李四大家排开辉煌仪仗迎接,那官员进来的时候跟着一队身上杀气腾腾的卫兵,硬生生的让赵钱孙李四大家族把到来嘴边的话活生生的咽下去。

对此李当归见惯不惯,那以前的官员他都没见两次,现如今这位新来将三把火全烧到大户人家的官员也一样反应不大,但是略微有些好感,然后老儒生又说起这个官员的来历,好家伙,江南王府嫡系官员,跟先前那江南嫡系可不是一个派系,看着酒楼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来了兴趣,老儒生就顺杆往上爬的详细讲了一堆,譬如江南两派官员之间的明争暗斗,王府嫡系消息灵通眼界宽广看出了委羽镇的不凡之处因此动用特权撤走了皇上钦点的镇官,偷梁换柱一位王府的人。

至于胡编乱造还是确有其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老儒生讲故事的手段那是天下一品,小镇上没有哪个酒客不服,甚至于还会故意请这曾经的状元郎喝最烈的酒,灌醉之后要他讲一些“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每次都听的十二岁面红耳赤的都到门外另外一条街,害得掌柜的扯破了嗓子都喊不回来,最后被严令不许讲这些故事之后,酒客们就趁着夜色来听,说是“那样才有意境”。

李当归听过一段,真正明白为什么私塾的儒生们会骂“有辱斯文”。

李当归坐在高台下,津津有味的听老儒生说江南那些事儿。

老儒生口干舌燥喝了口酒后,打量一下酒楼内已经屈指可数的酒客,便没了太多的兴趣,看着底下脸上藏不住事的少年,眯着双眼,开玩笑道:“几片金叶子还不够娶媳妇吗?”

李当归抬起头看了一眼,微微一笑,没能明白他指的是谁。

老儒生认为少年装傻充愣,故作微怒,左右摸了摸最后从袖子里掏出可怜的两个铜板,一扔,恰好落到李当归眼前,他笑着说道:“人家好歹也是天都的王孙贵族,不能太寒碜,镇子上一千多户人家,你一家一家的敲门要钱,总能凑齐聘礼,我先给你一文钱,省的你小子半夜鬼敲门。”

李当归拿起铜板也不解释,当着那老儒生错愕的目光中揣到怀里,得了便宜还卖乖,“谢谢老先生。”

老儒生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继续玩笑道:“你小子没吃百家饭,但是娶的是百家媳妇,圣人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换句话说你小子还得叫我一声爹,不过这就免了,以后多来看看我,日后有出息了别忘了委羽镇还有一个曾经给钱你娶媳妇的穷酸儒生就行。”

越到后面,老儒生声音越低,李当归竖起耳朵才听清楚。

老儒生灌了一口酒,豪豪气干云,“小子,我看你大早上几次往私塾跑,刘先生实在不想见你就去求你家媳妇。”

李当归站起身子,郑重的点了点头,对于老儒生这个坊间流传的落魄状元郎,他印象很好,“颜姑娘让我最后再来试一次。”

说完,少年头也不回的离开桃子坞。

十二岁忽然站起身子,动了动嘴唇却发现“为时已晚”,一把将黄猫丢开,有些悔恨的趴在桌子上。

老儒生看着门外久久不曾回神,最后目光移向趴着的十二岁,张了张嘴正想安慰一下,不曾想小丫头忽然转头恶狠狠的看着他,“老东西,你看什么看?”

老儒生来桃子坞的时间差不多也有半个甲子,可以说很清楚十二岁这小丫头的脾气,对她也是敬而远之,能不惹就不惹,不管什么就一笑置之,但小丫头却得理不饶人,“老疙瘩,你说为娘美吗?”

拿着白大碗的老儒生笑道:“小丫头,你要是这样,那家伙还真不喜欢你。”

小丫头不屑的“切”了一声,看起来不稀罕。

老儒生微微一笑,“小丫头,其实并不想告诉你这个有辱斯文的办法…………”

十二岁很明显愣了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打断了老人的话语,满脸不屑,“老杂毛,你讲的鱼水之欢、床笫之私,春宫八十一图有辱斯文还少啊?”

老儒生动了动嘴唇,她又趁热打铁道:“老家伙,春秋七千年,你娘我如今四万八千岁,镇子上有什么,来了什么人我心里都清楚,什么道种剑仙,真人佛陀,那是姑奶奶我还没有生气任由他们玩,要是哪一天姑奶奶我不高兴了,打个喷嚏都能把这长生天下掀翻了,姑奶奶看谁不顺眼就消去他顶上三花散了胸中五气,而且……这里…………我说了算,就是姑奶奶要你吃狗屎你也得笑着咽下去。”

看着台下老气横秋的小丫头,老儒生眼神有些恍惚,看遍半生荣华的落魄状元郎已经分不清真假对错。

酒客们一如既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