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二十五章,西楚女儿对门居,颜容十五余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201  |  更新时间:2019-11-07 12:34:36 全文阅读

没能见到夫子因此心情不太好的少年拎着剑鞘,出了私塾正门莫名其妙就来到了桃子坞,看见了酒楼内有一些熟人以及那几个西蜀来的剑士,他想进去看看,但是奈何人命关天,李当归只能隔着街道看一眼,只不过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跑堂的十二岁一溜烟的冲了出来,一把将少年拽进酒楼,酒客们目光投来。

很大一部分眼眸中都是好奇,还有人窃窃私语,但那些个西蜀来的剑士则是以一口蜀腔说些骂骂咧咧的话,他们不知道的是少年听的懂,甚至有位长相不是那么好看的剑士以川蜀地方某些偏僻的小言语少年都能明白,这全都要归功于爹经商娘亲为蜀人的缘故。倒是其中那位赵家大户的妇人脾气不是太好,有一种我“我儿子我揍得但别人不能揍”的护犊子感觉,只要是小镇上有什么人被外来人骂了,几乎都能看见她的身影,妇人一张嘴能骂的一个镇加上整座私塾的儒生们哑口无言,所以李当归眼中看来赵妇人根本就不像是一位富贵人家,因为没有那种书上说的涵养,倒是许多年轻人们屈服于她骂人的淫威之下。

委羽镇上一大部分人都是跟少年一样十多年前就来的,不一样的是十个人中九个都是前朝大户或者什么高官子弟,他们有着几世传承的涵养自然不屑与赵妇人同流。现如今莫名其妙的出现一座真人洞府,傻子都知道这个骨节眼商船来到镇子是做什么,以前都看不得百姓们被骂的妇人,哪能眼睁睁的看着所谓的仙人留下来的机缘让外人染指,这不,她今日就是冲着几位西蜀剑士而来,正苦恼“出师无名”的时候那人就拐着弯的骂人,她想都不想肮脏的话语脱口而出,嗓门之大冠绝整个酒楼,那人说李当归没见识,她便回敬一句。

便是台上老儒生那样脾气极为好的人听了都觉得头疼,更别提李当归这只有十五岁的少年,他看见赵妇人的时候就觉得头皮发麻。赶紧凑到十二岁身前轻微的声音问清楚事情,秉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想要离开,然后回到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小庭院询问颜姑娘没见到夫子怎么办。跟她掐架,小镇上的年轻人们都知道那得有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手腕,否则十句话之类必败无疑。

打架,她没打赢过一人,骂架,她从来没吃过亏,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她便是这一行顶呱呱的“状元”。

赵妇人平常最喜欢与私塾夫子最得意的弟子吵架,美其名曰为“论道”,虽然每次都能让那位弟子吃些君子礼仪的亏,但是久而久之,赵妇人每次跟儒生论道之后都会有一番感悟,下一次遇见出口竟然也是之乎者也,那位儒生也想把她领回证道也孜孜不倦的跟她争论,一来一去几年,那儒生口才称得上江北第一,赵妇人骂人的手腕更是古今少有。

果不其然,十句才说了六句,那蜀人脸色就有些难看,见到如此光景那还得了,赵妇人就有了一杆子打死的心,“没出息的东西,凌宝儿那家伙背信弃义,便是手下子民也都是些小人,那徐冉修更是欺师灭祖之辈。”

李当归忍不住笑了笑,暂时止住了转身离开的心思。

酒楼内还有些西楚遗民,对于“徐冉修”这样一个屠戮西楚九郡的人恨得牙痒痒,赵妇人话音一落,那位赤芍曾说是西楚武夫如今小镇钱家护院的高大男子一脚就把那蜀人踢飞出去,身影如离弓箭冲出去拎着那位蜀人的衣领狠狠撞向两人人合抱的粗壮柱子。看见另外几个蜀人手按向腰间宝剑,高大男子劈头盖脸又是一脚,赵妇人趁机骂道:“你们也配用剑?”

李当归看的津津有味,那个高大男子他见过两次,第一次是三年前江岸跟别人闹翻,恼怒之际一脚把小山包一样的石头踢碎震慑了一群北唐贵胄,然后被钱家公子看重,以一个月二十两白银的高价聘为护院,第二次就是此时此刻,真正的江湖武夫。

蜀人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如此脸面受辱气得他七窍生烟,手按住剑柄就要杀人,只是不知道忽然想起什么,被其余几位蜀人看了一眼,硬生生的把满腔怒气压抑住,只是那赵妇人怎么可能有私塾儒生那种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高超觉悟,“要是让我看见你说话,我打掉你的牙,若是有胆子谋划些什么,我掀了你西蜀十门剑冢。”

蜀人手抖不止,不知被气得还是吓得。

赵妇人没了兴致,就把目光移到李当归身上,低眉看着少年手中拎着怪异的剑,“那杜家来了位大剑仙赤芍那小丫头片子没跟你讲?看来她不是真心喜欢你,你有时间去问问,要是她扭扭捏捏你就对她行不轨之事,反正那丫头片子对你有好感。”

李当归嘴角抽搐,无言以对。

十二岁恶狠狠的瞪了赵妇人一样,不肯吃亏的又还了一眼,两人对视,最后十二岁率先败阵。

少年再次经过私塾的时候看见了夫子,想要开口说话的清白少年临时想起什么欲言又止,最后眼神有些不舍的离开,当少年的背影消失那红衣女子就走了出来,看着这个如今一张白纸正有人逐渐点缀的少年,眼神怪异。

…………

私塾德高望重的夫子看着学宫最得意的弟子,满脸全是无可奈何,眼睛余光望眼那个剑乡孕育七千年的剑胎,想要开口说一些类似灵山和尚常说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劝解的话语,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舍不得,生怕严重了给自家弟子大道上留下一些“疤痕”。

红衣少年女察觉到自家师傅神情的时候很快收敛心神,双手背着,低着头,像是认错的孩提。

这才让刘先生进退不得,跟她说剑宗伏苓都死了几千年,要是实在是心不甘情不愿,那就努力修行,有朝一日也学妖土那天地初开的通天大妖一样,登背剑山怒斩五圣。

但是这些个话便是自家师尊都不曾提及,他自己是无法说出口,所以只能静待着这位被世尊点为千年不出奇才弟子的下文。

有那么一瞬间,刘言尽觉得如今的委羽镇有一抹春秋鼎盛的韵味,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没有等来意料之中的责罚,少女抬起头脸上略微有些疑惑,想了想明白之后,突然问道:“师傅,他也是儒家浩然大道上少有的天才,为什么把他领进学宫?”

红衣少女主动把注意力转移到小庭院那清白少年身上,刘言尽闻言也仔细想了想,脸上不知不觉间透出一股淡笑,好像是想到让他喜悦的陈年旧事,隔了很久,他才对着少女解释道:“他虽然是个天才,但是学宫像他一样的人还少吗?更何况他还是剑乡的人,若是稍有差池让剑乡剑气合一,那除了号称万仙来朝的道教外山河中便没人挡得住剑乡的怒火,为了一个天才毁了万年底蕴,何必呢?”

红衣女子听到脸色失望,不知道是对学宫与一位天才弟子擦肩而过的失望还是另有其因。

其实刘言尽看穿了少女的心思,若是紫霞大道是所有修士的大劫,那剑宗就是自己这弟子第二劫,他不想因此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再说了,五圣陨落之后剑宗元气大伤,即便那少年是剑胎,根骨悟性如何冠绝古今要走到那种地步至少也得百年。青儿,你知道他今日是什么事却不清楚我为何闭门不见,那柳家遗子有些不凡,当年就看出了那少年身俱剑胎,否则以天柳家的遗子的身份,何须守着区区一座真人府邸?”

红衣少女眼前一亮,笑着问道:“先生,那为何又要故意惹那西蜀剑士?”

刘言尽笑容浓郁,右手食指指着心口,“心有所思”,然后摸了摸少女的脑袋,继续说道:“若是让他被剑乡的人带走了,那还图个什么?那娃儿既有妖土王系的青睐,又得北唐皇族的关系,小镇上背景也称得上数一数二,若是我不是儒家的人,说不定也会从那少年身上谋划一些大气数。”

红衣少女脸色有些低沉,她对那少年印象不错,听到自家师傅的话后心情不是很好。

便是这位德高望重的夫子如今也不敢触其眉头,只得换个模样笑呵呵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红衣女子噘着嘴,看着可爱,可很清楚自己徒弟脾性的夫子深深的体会过眼眸之下的可怕,那家伙,不掀翻一座城不罢休。

刘言尽犹豫一下,决定把无聊的话题转移,以免又惹得自家心爱的徒儿心情不好,“王屋真人洞府内一切机缘都不及那把三尺青锋剑,那可是一位人间修士从踏上大道开始,直道证道紫霞的宝剑,为了防止岁月侵蚀更是以天龙气运护住。几千年来,谁又知道那把宝剑现如今变成了什么模样。”

红衣女子不以为然,她觉得先生讲的故事还不如桃子坞老儒生说的好听,但还是轻轻的应了一声,或许是顾虑先生的感受,故作惊讶的回了句“好厉害”。

刘言尽脸色如同调味瓶打翻,五味杂陈。

山河中谁都不如伏苓厉害。

有其父必有其女。

刘言尽进来私塾,步子迈的很小,脸上犹豫不决,经过小亭子的时候最终还是把先前到嘴边又咽下去的话吐了出来,“青儿,你要是气不过就努力修行,迟早有一日亲自登上背剑山把伏苓坟墓掘了。”

红衣女子猛然停住脚步,似乎是认为自己先生这话可行,她抬起手目光顺着手臂看向指尖,由指尖射向遥远的地方。

刘言尽继续说道:“到时候我让你尹师伯跟着,想杀谁杀谁,有什么罪过师傅一个人扛了。”

红衣女子有些不舍,眼眶竟然有些湿润。

她被先生感动了。

…………

次日清晨,晴空万里。

昨夜李当归就已经告诉了颜宝钗自己没有见到夫子,当时颜姑娘默不作声,今日一早就又让少年去私塾,一上午他去过七次,两次吃了闭门羹,一次被告知夫子正专研圣贤难题,一次是见到那红衣女子少年很识趣的自己离开了,剩余三次去的时候夫子已经离开了私塾。

然后李当归孤零零的回到小庭院,颜宝钗只安慰说柳如晦天命如此,然后继续坐定冥思感悟天地玄妙。

李当归仍不死心,趁着颜宝钗坐定之际准备再去一次私塾碰碰运气,吃了七次亏的少年也意识到夫子可能是有意如此,李当归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些不合适,但是人命关天。

只不过运气太好,他遇见了赵妇人,那家伙又跟人对骂。

约摸是因为李当归来此,所以她很快就收敛,便是‘毫不客气’的打量着少年,咧嘴笑道:“那丫头是不是把她给你了?”

李当归扯了扯嘴角,答非所问,“你看见刘先生了吗?”

赵妇人翻来个白眼,“那个老疙瘩谁能看见他,整日里待私塾不出来,怎么?你有事?可以跟我说,我给你指点一下。”

李当归知道这妇人的习惯,对于她骂夫子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富人们身家地位不凡,但跟相大多较于仙人就太过相形见绌,赵家虽然有钱但见到仙人还是会跟自己一样客客气气,就像赵家家主那日见到褚如良一样,低声下气就差没把跟官员见到皇上一样。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西蜀那群剑士顶多称得上武夫,要杀他们,对于富人们来说,只需要花高价请些人就可以。

看见李当归并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她就有些不高兴了,“赤芍那丫头片子肯定另有新欢了,要不然她怎么不跟你告诉你有个剑士住她家?”

李当归认为她打趣自己,一直没有当真,现如今听到赵妇人三番五次的提及才有些信以为真,就看似平静的问道:“真有剑仙来我们这儿?”

她漫不经心道:“那还能假。”

天上不会掉馅饼,尤其是这位嘴巴恶毒到没边的人,李当归很快就警惕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她有些愠怒,这小家伙真是狗咬吕洞宾,“我看你是镇子上唯一一个让我顺眼的人,要是换了谢川穹那兔崽子,我非得一脚踢飞他,今日一早我才遇见了刘言尽,他让我告诉你凡事多留个心眼。”

李当归笑道:“刘先生不会说这样的话。”

她三四十岁却权然没有那个年龄应该有的模样,满脸不屑,一笑置之,“真的吗?”

李当归看着妇人,虽然她嘴巴恶毒但举手投足之间仍是不失优雅,其实很多时候赵妇人表现出来的姿态更颜姑娘都不相上下。

她仍是那副反正我说了,信不信由你的表情,对此李当归也有些无奈,他不知道这妇人哪句话真哪句话假,但是说的那句话的确是怀着好心。

她很快就朝着小镇上出了名富贵的闹市地带走去,李当归愣在原地不知所以很久,最后想起了已经好一阵子没有见到的谢川穹,要是那家伙稍微有些脑子,凭借他那劲,早到了天都娶了一门大屁股的媳妇生了个男孩。

桃子坞十二岁站在二楼窗户正好可以看见少年。

西楚女儿对门居,才可颜容十五余的那座府邸内,赤芍小心翼翼的对着自家主子说道:“公子,我们真的困得住他?”

杜若服用了李当归还回来的半块药材,脸上多了几分红润,有气无力的伸了个腰,低声道:“他又不是真剑仙,困他半个月没有问题。”

赤芍有些担忧,“公子,我不让李当归进门你说他会不会生气?那以后会不会也不让我进他家的门?”

杜若不知道自家小丫头指的是什么门,但很清楚她的担忧太多虑,笑着说道:“那家伙心眼好着呢!你就是打他一顿,第二天起来发现他还是那个态度。”

赤芍半信半疑,伸出小手看着掌中纹路。

仙人看山不是山。

杜若看见有些无奈,“他大抵喜欢颜宝钗那种高挑女子,而且人家气质也的确……”

察觉到自己小丫头身上气势不对,他很识趣的闭嘴。

她低着头想了很久,最后突然抬起头怯生生的问道:“公子,那位玉虚传人拜访了四大家族,我怕到时候他会吃亏,我想借你的乾坤正气图……”

杜若哑然失笑,没有让自家小丫头把后半句说完,斩钉截铁道:“镇子上都是些无辜的百姓,少杀一些人,若是我走了以后你就拿着乾坤图回到妖土,相信那和尚奈何不得你。”

赤芍笑脸灿烂,坚定道:“我会治好你,一定会,哪怕是要我杀上背剑山。”

杜若笑了,打趣道:“那你又得被镇压几千年了。”

赤芍不以为意,补充道:“还可能会死。”

杜若语重心长道:“那家伙总有一天会明白世界上除了爹娘之外肯无缘无故帮他的只有你,而不是颜宝钗。”

赤芍点了点头,几千年的暗无天日都过来了,所以很多事情她从来都不急,而且作为妖土一脉王者就应该要有王者的心胸。

她不由得又有些担忧。

杜若看穿来小丫头的心思,不去管这活了几千年还像个少女的妖土大妖为什么如此,爽朗笑道:“堂堂妖土王者,几千年前伪八境的大妖还会怕一个才开天眼的修士?”

赤芍嫣然一笑,很俏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