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二十三章,人间百媚千红,你是我情之所钟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17  |  更新时间:2019-11-04 22:54:35 全文阅读

李当归趁着颜宝钗坐定之际拐出了小庭院来到杜家这座府邸前,少年手中捏着赤芍送的半块‘药材’,不过他并不着急敲门进去,当少年来到这里后就站立不动很久,反而是凑到门前打量着大门上的靓丽风景,便是黄金天龙戏珠,觉得有趣,然后伸手摸向天龙,双指忽然用力似乎想要把它抠出来,嘴里一阵念叨后,有些不舍的慢慢松开。

之后才轻轻叩响大门,大门叩响不一会儿赤芍就跑出来开门了,当小丫头第一眼看见李当归的时候先是有些震惊,只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视线偏移,低眉看着这书呆子手中她才送出去的药材瞬间就清楚了他的来意,所以并未等李当归有什么举动,赤芍就一把将其夺了过来,话也不说。

清白少年想要进去,似乎只是进去坐一会,但是不知道为何,今日的赤芍格外奇怪,少女硬生生的用她纤细的身子挡住了少年,好似府内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见到赤芍不想解释,李当归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明了来意向她讨要了几朵海棠花之后很识趣的转身就走,此时近约黄昏,得到海棠花后李当归离开第一时间并没有回到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小庭院,反而是朝着柳如晦这家伙的屋子走,只不过期间穿过那潮湿街道的时候遇见了了跟颜宝钗一起来的年轻公子马蔺,这位高高在上的修士他已经有一阵子没有瞧见,李当归看到他的时候,这家伙脸上神采奕奕,嘴里似乎还哼哼着什么道家大道歌之类的,总之春风得意。兴许是因为跟桃子坞跑堂的十二岁有着些交易,当马蔺也看见李当归后身子不知不觉间就挪到少年必经之路上,李当归走了几步来到口子就跟这位挡住自己去路修士对视了一眼,跟这样的人他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倒是这位高高在上的修士气息收敛了许多,已经没有最初那种凡人不可靠近的气势,看着少年,他平静说道:“今年仲夏,剑乡那边便会是百年一次的盛会,虽说春秋以后剑乡的剑士有剑气之争,但说到底这场总归是整座剑乡的大会,马虎不得,坊间传言曾经鼎盛一世的剑宗自从被妖土那天地第一只孔雀一口气杀了四位圣贤重伤一位之后便逐渐落寞,现如今又出了你这么一个剑胎,他们应该不会轻易弃掉。”

李当归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也清楚这位修士一番话是好言。

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修士显然是提醒少年,他跟颜宝钗两人之间需要应对从剑乡来的人,像颜宝钗这样一位有着道种潜质的天才女子还能加入那有教无类的道家一教,但少年这样一个剑胎只能走进剑乡。

李当归虽然不解,仍是神色平静。

马蔺神色如止水波澜不惊,良久之后,笑了笑,身子慢慢移开让出了道路,李当归没有片刻犹豫起脚继续前行,走了几步后,马蔺便继续说道:“你得罪了那玉虚传人,待他返回断剑山后,届时整个东胜神洲所有上乘仙宗再没有人有胆子收留你,世俗皇朝更是眼不见心为净。”

李当归心如金石,无动于衷,仍是自顾自的低头前行。

马蔺摸着腰间双刀,有些于心不死道:“你杀了洞阳山的女弟子,洞阳三山五湖十八岛上她虽然称不上什么衣钵传人,但好歹也是一方山门的脸面,又是道门正统,也并不是你这样的凡人能触碰的,兴许你可以到剑乡避祸,但……颜宝钗呢?”

李当归停住脚步,转身看着一袭锦衣并不是那样让人见了心烦的年轻公子,然后视线偏移,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今日万里无云,一片蔚蓝。

但是这个时候年轻公子马蔺却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一脸认真的少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笑容,稍许时间之后少年也跟着露出笑容,两人相视而笑,这一刻,两人就像是久别重逢的人生知己。

马蔺不说。

哪怕李当归很想知道也不会问,他就是这样,注定不会强迫别人,而且还是这么一位……修士。

…………

李当归不会忘记答应柳如晦的事情,那家伙手脚有时候很‘讨厌’,眼力劲也不足,桃子坞的老儒生很早就说过他迟早要惹出祸事,果不其然,这生死大劫就临头而来。李当归不知道自己最后是用海棠花请动了颜姑娘还是愿意一起走打动了颜姑娘,但好在是这个世上他唯一位认识的人间修士肯出手帮忙,那应该可以轻松解决,虽然不是自己亲自出手,但这也算是还了当年相助之恩。

柳如晦的家在潮湿的东镇,不管天晴下雨、刮风打雷那里都一样潮湿,当李当归悠悠扬扬的来到这家伙小屋子的时候,发现多了些粗壮的棍棒,便是这家伙也带着一块铁片,正有模有样的练习着,看来这一次这个自缪腹中韬略压春秋的家伙真的是怕了。

李当归来了没多久,还没来得及跟柳如晦交谈详细了解事情来龙去脉,北唐皇族颜姑娘就走了进来,也从未看见过她有什么武器,赤手空拳像极了江湖武夫。或许是被那几只羽毛影响,李当归总有一种仙人们其实是法器间的斗争,就像那位什么玉虚传人身上的法器不如那几只五彩斑斓的羽毛,自然就打不过自己。

不过一些普通的武器甚至还没有柳如晦腰间铮亮的铁片养眼,李当归觉得如果肯掏钱请一位工匠稍微加一下功就能当一把利剑,要是运气好再碰见两三位修为通天彻地的仙人,说不准那铁片摇身一变就成了绝世好剑。

铁片有四尺左右,柄部被两块小木板夹住以灰布缠绕数圈,剑刃被磨的锋利。

对此,看得出来这一个就是那惹祸事的少年用心良苦才得到的防身利器,但李当归觉得它很危险,对许多事情都报以敬畏的少年就是这样。

只不过李当归有些想不明白,这家伙的脾性虽然喜欢吹牛但心地善良也不是谢川穹那种人见人嫌的天煞孤星,除了那些为了王屋洞天真人机缘的人之外,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什么人会用这种拙劣的手段。

不过,现如今他也只能向这家伙一样抱颜姑娘的大腿,不同的是李当归尽量使自己跟这位身世不俗的修士保持平等的姿势,但对于柳如晦他便不得而知了,这喜欢鼓吹腹中韬略横压春秋的少年心中所思所想难以猜测,只不过一看见那铮亮的铁片李当归很快就释然,这家伙有时候能把什么都看作是粪土,唯独小命不行,小的时候这家伙就视金钱如粪土,若是江岸来了一位巨商小镇上所有青壮去了都不够的时候就加双倍、三倍的工钱,但只有这家伙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拒绝,要是来人有几位高挑女子柳如晦还会故作深思然后拒绝,总之一句话,那家伙命最重要,要不然也不会冲进来扑通一下跪地上,李当归印象之中柳如晦这位自缪韬略不凡的少年可没有那种‘男儿膝下有黄金’的高深觉悟。爹娘死于战乱的李当归就不是这样,自幼喜欢读圣贤书的少年时常把金钱当作太阳东升西落一样,所以当年李当归初来的时候遇到一些难事就是这家伙解决的,用柳如晦当时的话说就是“我看你眉间不凡,属于龙困浅滩糟虾戏的那种,有朝一日,风云际会,龙归大海”,咬文嚼字一大堆,但真正欣赏的寥寥无几,也没有人跟这家伙说“孤芳自赏”的道理。

到后来,这家伙有一段时间喜欢上一位行商到小镇巨商的女儿,虽然李当归很想跟这家伙说人家从来都没有正眼看一眼,但是又生怕打击了少年,那商人走了之后,柳如晦就卖了一些家当北上天都说要混出个人样。尽管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忘记那少女,现如今自己的好友李当归认识北唐皇族,他自然要物尽其用。

李当归看见颜宝钗之后,第一时间就把赤芍摘下来的海棠花递给了她,她笑脸如花宝贝般收好了几朵花,然后看向柳如晦的眉间,那一瞬间让李当归有一种神棍的感觉,但她很快就移开视线环顾四周,脸上有些嫌弃,这小门户跟小庭院差了不是分毫,她甚至都没有找到一个能坐下休息的地方,最后只能坐在门槛上,抬头就看见了这小门户内唯一称得上“精致”的物件,是一副雕工精细的山水图。

她早已脱离五谷,但很多时候到了时间还是会吃一些点心,所以开口问道:“有没有什么点心,端一些上来。”

要是往常桌子上还会有些点心,但破财免灾的柳如晦现如今差不多是身无分文,别说点心,不知不觉他都饿了几顿。

李当归左右看了看,许诺道:“颜姑娘,我请你吃桃子坞最好的点心。”

颜宝钗并不理睬孑然一身的李当归,仍是看着柳如晦,对其随口说道:“你打碎的青瓷有没有拿回来,便是要你赔钱赔命至少也得看那物件值不值那个价,若是不值不是白让人坑吗?”

这种时候柳如晦不敢像跟李当归说话那般东一句西一句的答非所问,想都不想,如实说道:“青瓷这玩意碎了就是狗屎,但是我拿起一块看过,有一股荷花的香气,轻微一闻就让人心旷神怡。”

颜宝钗闻言眉头紧锁,她小心翼翼的问道:“然后就跑了?”

柳如晦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那不然嘞?!我还没开口说话那群人就已经抽出来剑,要不是我跑得快加上运气好遇见夫子,那还能更姑娘你说话。”

颜宝钗一笑置之,“死了最后。”

柳如晦扯了扯嘴角,瞥了眼李当归,脸上有些不服气,这家伙运气能这么好得到颜姑娘这种北唐贵族的青睐?

不过一心只想着那群西蜀剑士的李当归注定看不到柳如晦的神情举动,他插嘴道:“应该是被人捉弄了,但这家伙又没有去过王屋洞天那边,按照常理来说不会触及到外边那些仙人们的利益。”

颜宝钗冷笑道,“不一定非要靠近才能得到。”

李当归有些不明所以,“难不成还会有人送上门来吗?”

颜宝钗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你这傻乎乎的东西,不就喜欢这样吗?”

李当归长长吸了一口气,“我那是报恩。”

她双手轻轻拍打着大腿,笑着说道:“灵山那位尊者都已经说了洞府内的东西都是你的,实际上你只需要说一声就能让所有人竹篮打水一场空。可你偏偏要当烂好人,这里跑一趟,那里跑一趟,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李当归欲言又止。

柳如晦实在是看不下去,想要替李当归打抱不平,但刚一张嘴就看见颜宝钗眼眸深处的冷意,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她迅速偏移视线,又问道:“你是不是这样的烂好人?”

李当归犹豫了一下,“要不然我跟那位师傅说一声,看看来不来得及。”

颜宝钗冷声道:“吃进嘴里的东西你会吐出来吗?”

李当归摇了摇头。

柳如晦不知道这位皇家贵胄想表达什么,但很显然已经达到了目的,便微微退后几步,尽量低着头不去看她的眼睛,重新回到正题,“颜姑娘,若是那群剑士来了怎么办?”

她天经地义,“杀了。”

柳如晦一脸惊讶,李当归喜欢的女人真‘不一样’。

李当归也是扯了扯嘴角,不过她说的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她看了一眼李当归,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没事就多到私塾学习,别没事总想着对门那小丫头。”

李当归点了点头。

她想了想,没有什么好嘱咐的后,转移视线对着柳如晦说道:“那群西蜀剑冢的人不足为惧,麻烦的是他们身后的十门剑冢十家剑魁,这一次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那位真人的宝剑,最后你没事也像李当归一样多跑跑,现如今小镇上山雨已来,这个时候除了一个人外再没人肯帮你,只有灵山来的和尚。”

柳如晦作为土生土长的委羽镇人,自然知道一些李当归不清楚的事情,他低声道:“能不能趁夜走?”

李当归看了他一眼,显然是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但很快颜姑娘就一盆冷水泼来,“走得出东胜神洲?”

柳如晦尴尬的笑了笑,没说话。

李当归突然说道:“要是你真死了,我替你报仇。”

柳如晦看着颜宝钗咽了咽口水,并不是觉得这位姑娘有多么倾国倾城,只是很想骂孑然少年一句,但一看见那眼眸就瞬间泄气。

李当归看到柳如晦这反应,还以为他是允诺了,便学着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那般咬文嚼字,“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

少年慢慢转头看着望向英姿飒爽的高挑女子,好像是问她“你看怎么样?”

她自然又是另外一盆冷水泼来,“不怎么样,傻子行为。”

这个时候,她觉得川蜀那句“憨批”很恰当。

她起身离开小屋子,这小门户地方实在是太小,远不如小庭院舒服。

走的时候丢了一些药丸,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李当归跑到柳如晦耳根说了些悄悄话,然后就看见后者神情忽变,看向李当归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

李当归按照着颜姑娘的吩咐,慢慢悠悠的朝着私塾的方向走,他走的很慢,颜宝钗走的更慢,不过少年还是很快就追上先走一段时间的颜宝钗,两人擦肩之际,少年喊了一句颜姑娘。

但高挑女子此刻正低头思量着某些事情,这个剑胎迟早得踏上修行大道,自己是不是应该也要有些准备了?!

她到底不是一个用剑的人,但也能想象到有朝一日一剑之下天地黯然失色,星河倒流的壮丽景象。

…………

桃子坞那边,老儒生又慷慨激昂的说了一段故事,讲起了春秋百家鼎盛的时代。

这一次满楼的酒客们竖起耳朵认真听了一段。

…………

那个玉虚传人一一拜访了小镇上赵钱孙李四户大人家,看见这位顶尖宗门的弟子,他们显得客客气气。

每次出来的时候褚如良腰间总要鼓一点,走路的时候那里有金石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

最后到李家的时候,他甚至多余的问了一句跟另外一位李姓少年有没有什么关系。

…………

灵山的尊者带着小和尚四处转悠,似乎只是为了欣赏小镇上的风景,两人甚至来到江岸,坐下来讲起了佛,由世尊遇见妖土一只孔雀开始,讲完了一个春秋七千年。

小和尚佛根聪慧,不论苏补底说什么,他总能一字不漏的答上来,当论完佛之后,苏补底站起来看向小镇东方,摇头说了一句“无妄之灾”。

看着欲哭无泪的师傅,小和尚目光顺着望去,那边万里无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