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二十二章,他在人间观天,她在天上观人间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5016  |  更新时间:2019-11-03 20:14:19 全文阅读

孑然一身的李当归耐心十足,少年自幼读圣贤书也养成一颗有条不紊的心,所以不管颜宝钗有什么让人心情不怎么好的举动,他都会静静的看着。

只不过颜宝钗很显然不是少年这样耐得住寂寞的人,身为神仙修士她却不会像李当归想的那般闲暇之余修炼,反倒是会传授一些拳脚给李当归,对此颜宝钗没有那些上乘仙宗会把传承看的很重,她自幼于皇宫那种尔虞我诈的地方长大,很小就被娘亲灌输“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的观念,十多二十年的观念难以改变,但是还是会对这位少年有着较好的看法。

她想起了褚如良的一脚,若是体质稍微差一点,那胸口便被踢碎,“你没事吧?”

李当归顺着女子的目光自然知道她说什么,手中还拿着被切半块黝黑药材的少年另外一只手轻轻按了按胸口,下滑捂住肚子,“看起来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实际上因为经常到岸边卸货的原因我的身体也不错,而且又服用了赤芍送的药材,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很明显没有最初的轻微阵痛。倒是颜姑娘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能跟我讲一下吗?”

颜宝钗看着清白之年李当归,在少年的目光中,谢川穹嘴里世间极美的眼眸眨了眨,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但长眉微拧,视线移向李当归手中对门那妖女送的“灵根”,嘴角扯了扯,笑道:“说来你也不会懂。”

李当归轻轻笑了笑,显而易见,少年预料到了高挑女子会如此回答。

但女子一笑置之,只是看着少年继续说道:“你实在是太弱了。”

李当归欲言又止,捂住小腹的手不自觉的摸向腰间没剑的剑鞘,那是眼前这位坐在台阶上的颜姑娘赠送。

看着少年那副“总有一天我会很强”的模样,她就没来由的笑了,但是她自己却不知道,便是这样不经意间的笑容让少年刚鼓起的豪情壮志被泯灭。

颜宝钗端起身边先前少年煎那灵根时候多余的温水喝了一口,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双手轻轻撑着地,也换了个话题,有些认真道:“现如今剑乡兴许来了一位大剑仙,虽然极有可能震慑住褚如良,但是剑乡距离东胜神洲终究有着千万里路,哪怕你是他们孕育多年的剑胎。若是断剑山弟子身后那真人铁了心要替弟子清除你这个大道上的绊脚石,杀到背剑山,说不定剑乡的人会看到山顶弃掉你这个剑胎。要知道蜉蝣撼树非易事,颜宝钗只是一座世俗皇朝的公主,并不能像你爹娘一样给你留一个置身之所,但君子大道,恩怨分明。”

蜉蝣撼树非易事,谁能世间无敌?

可惜少年无恩于她,导致自己无法违背大道寄予帮助,哪怕少年是一位剑胎。

颜宝钗的心中复杂,脸上神色有些难看,但还是有一抹笑容,她向来不作女儿姿态,因为娘亲曾经说过“天下间没有男人能看她凤冠霞帔的模样”。

遗憾的是李当归始终都是一副“佛陀割肉喂鹰”的大慈悲,况且对门还住着一个超级烂好人,什么都往这里送,便是神州四方天下许多宗门都视若珍宝的书籍也不吝啬,用书上一句很美的话就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因此李当归也逐渐学着杜若那副性子,皇天不负有心人,原本就有大慈悲的少年也能轻易办到,只不过有些东西还是不能笑着脸送给别人对于杜若那副性子李当归有所遐想,大抵是因为身上顽疾所以视死如归,看淡一切。

自从颜宝钗遇见李当归起,少年就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或许只是因为她的原因,但不管自己说什么,李当归脸上都是那副“颜姑娘你说吧我听着呢”让她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颜宝钗皱着眉头思考,随后看着对门那座高出小庭院很大一截的府邸,不曾想还真让她想到一个理由,顿时雨后天晴,眉开眼笑道:“你杀了洞阳山那位女弟子,从头到尾我都是袖手旁观,但是上乘仙宗不会跟世间凡人讲大道理,所以我也要给他们一个说法,但是我又不想给他们说法,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会背刀拎剑杀上山门,到时候顺路就帮你解决了。”

听起来很勉强,但是她说的很认真,不等李当归站起身道谢,她就继续说道:“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没人会无缘无故帮你,所以我要一样东西。”

李当归一头雾水之中,她伸出手掌,赫然是被十二岁丢掉的三朵海棠花,她微微一笑,“这三朵花看起来很美丽,就送给我了,当然我好歹也是北唐皇朝的长公主,第一朵花当是日后我替你解决洞阳山的报酬,第二朵花是我每日有事没事指点你拳脚的报酬,第三朵花我就跟你说说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现如今我也只是第五境界开天眼,春秋武夫九品,人间修士九境,天府之中并没有孕育绝美图案,距离古之圣贤还有十亿八千里。”

以前说些山精野怪神仙修士李当归还能理解,如今说起这些他就如坠云雾,满头雾水。

颜宝钗不以为然,那玉虚传人弱冠之年开天眼已经是上乘仙宗天赋罕见的奇才,如今她十八九岁就达到第五境顺利开天眼,说起来还低了褚如良一岁半。

没学会走之前李当归从来不奢望飞,因此当看到颜姑娘来了兴致,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以免颜姑娘说多了惹一些麻烦,“颜姑娘,我想不明白那人是修士,按照常理来说即便我体质不错,他一脚起码也能踹断我几根骨头,让我至少一个月下不了床。”

颜宝钗翻了个白眼,对于少年这种不知道是故意气人还是别有原因欠打的问题,她压抑住,“实际上他一脚就能要了你的命,但那只羽暂时封了他的天府,让他只能靠着常年修炼不错的力道踢你一脚……你又有不入流金刚法门那一脚只能让人有些难受,不过你却阴差阳错的欠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要是我不教谢川穹那法门,他就不会教你,所以说褚如良那一脚极有可能废了你的天府……这么说来拿你三朵海棠花理所应当。但是我恩怨分明,一码归一码,你要是不愿意跟着剑乡的人,我会尽可能帮你回绝他们,不过剑胎之于剑乡便如同沙漠中的清水。”

喜欢讲道理的颜姑娘第一次认真的谈起‘交易’,一时间让李当归愣神。

大抵是因为知道自己蜉蝣撼大树的原因,她脸色不是那么好看。

李当归目光移向对门那株海棠,轻声问道:“你很喜欢海棠花吗?”

颜宝钗拿起海棠花凑到鼻尖,轻轻嗅了嗅,满脸陶醉。

李当归微微起身,伸手指着那株高出高墙一截的海棠,笑道:“如果喜欢的话,明天我让赤芍摘一些给你。”

颜宝钗第一次有些诧异,良久回神后,笑脸灿烂道:“李当归,你是不是没睡醒。”

李当归第一时间没能明白她的意思,“我睡醒了,我向赤芍要,她一定会给的。”

不曾经她听了竟然有些生气,怒目少年,“圣贤书上有没有说你这叫小人之为?”

李当归欲言又止。

颜宝钗忽然想到什么,瞬间收敛神色,轻轻一笑,对着李当归问道:“要是我不喜欢呢?”

李当归摇了摇头,那意思很明显。

她嘴角抽搐,“你知道我是谁吗?颜宝钗,北唐皇朝长公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修炼大道上的天才,另外一位道种,有朝一日,即便是剑乡顶天立地的剑仙也要低眉……你……配吗?”

李当归有些意外,虽然颜姑娘说这么多跟自己没关系的话,但他还是有些不服气,“我也是剑胎,有朝一日,一剑之下,天地失色,星河倒流。”

高挑女子无语的无以复加,看着李当归,狭长眉毛微微一皱,拍了拍腰间,伸手指着少年的剑鞘,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打趣道:“你有三尺青锋剑吗?”

李当归不以为然,一本正经,“我腹有诗书气自华,胸中自有三尺剑,斩尽世间不平事。”

颜宝钗没好气的挥了挥手,满脸鄙夷,“李当归你知道吗?要是没有我,你早被褚如良一脚踢死好几次了。”

这一次李当归这没辙了,谁让人家说的是对的!

颜宝钗对此不作言语。

不可置否,整座北唐皇朝便只有少年这么一个剑胎配得上自己,但是那也要是到了剑乡百年之后的剑胎,修行大道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倒是对门那位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少年符合自己的口味,可惜是一个病恹子,如果顽疾去除跟着私塾那位夫子,说不准又是春秋学宫第二位年轻的古之圣贤。但是那副脾性她不喜欢,命里无时莫强求,便是有的时候他也要送出去。

天生顽疾,山河不曾温柔以待,何须温柔世人?!

现如今王屋也不是什么秘密,懵懵懂懂的少年也知道了很多事情,他转身看着高挑女子,很认真的问道:“颜姑娘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对此颜宝钗没有藏拙,有一说一,有板有眼,“我说为了你这个剑胎肯定没人相信,实际上我也是为了王屋那边的机缘,甚至我还是第一个来的人,如果没有我那洞天福地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重见天日,而且我身为北唐皇族,小镇又是北唐领地……”

高挑女子说的很市侩,但并不能影响李当归对她的印象,他打断了高挑女子的话语,插嘴道:“我明白了,那位高僧告诉我王屋的真人洞府名义上是我的,所以我答应让你随便选。”

空口说白话,但颜宝钗显然并不是这么认为的,那群‘难民’早来这么多年,不就是想求一个名正言说,规避开缥缈莫测的“因果”吗?

所以她有些高兴,“你知道那洞府内有一把剑,虽然不清楚品质但一位真人用来破开紫霞大道的武器,怎么说也是世间顶尖的那一筹,若是有人想跟你抢,我会尽最大的力量帮你,而且我还请了私塾那位夫子帮忙。不过要是真的有人请来道家真人,那不管是谁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当归轻声问道:“那剑乡来的剑仙呢?”

颜宝钗笑了笑,兴趣大减,稍有些失望,“他只管你这个剑胎,更何况剑乡还少得了宝剑吗?”

她想了想,又问道:“你愿意跟我走?”

李当归犹豫了一下,“我愿意。”

她有些不相信,“我可不是剑士,并不能教你练剑。”

李当归不以为然,“大道总是要有人走的,况且不一定非要到剑乡才能成为顶天立地的剑仙。”

颜宝钗好言相劝,“这样可能要修炼一千年,甚至万年。”

她把三朵海棠揣到身上,“你以后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当然,要是能把那株海棠挖来,我便让你看我穿女儿装的模样。”

或许是觉得这个太简单,她立马添加道:“没人见过。”

李当归望向那株海棠,怎么都觉得不太现实,“颜姑娘,要是有那么一个人曾经帮助过你,现如今他有难了,你有确定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帮他,这样你会不会出手?”

颜宝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这话你问我?”

李当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因为你有能力帮他。”

颜宝钗试探性的问道:“必死?”

李当归笑了笑,“惹了一些商人,川蜀来的。”

“腰间佩剑。”

“嗯。”

颜宝钗嘴角扯了扯,没答应也没有拒绝。

李当归笑意浓郁,他已经当颜姑娘答应了,遇见这么一个喜欢讲道理的姑娘运气真好。

下一刻,门外便冲进来一个跟李当归差不多大小的少年,扑通一声跪到颜宝钗身前,涕泪横流,那模样,怎一个惨字了得。

李当归急忙起身来到少年身边,朝着颜宝钗说道:“他打碎了川蜀商人高价买的一件青瓷,颜姑娘你知道,那些老物件动则黄金千两,他赔不起。”

脸上有些意外的颜宝钗问道:“故意的?”

柳如晦抬起头,袖子一下擦干眼泪鼻涕,出口就来,“姐姐,那天我走着走着莫名其妙就被人推了一下,然后一个踉跄就撞到了抱着青瓷的蜀人身上,当时你是没看见那场面,他身后那群人拔剑就来,要不是最后跑得快遇见了夫子,我就死了。”

已经知道如今小镇山雨欲来的李当归听到之后眉头微皱,“现如今那真人洞府重见天日,小镇山雨已来。”

柳如晦看着颜宝钗,只要她有一丝犹豫,他立刻就会冲上前抱住大腿。

颜宝钗很明显看出了少年的举动,侧着身子,尽量不对着他,“他们应该是西蜀剑冢的人,目的自然是为了那把宝剑,便是我都打不过,但是背景却不如我,不过背景再硬,死了便是死了。”

柳如晦目光看向李当归,有些恳求,他不知道这位姑娘跟李当归是什么关系,但是两人能待一起肯定不会太差。

对于这个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少年,李当归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看着没有作出回应的高挑女子,他轻声喊道:“颜姑娘?”

颜宝钗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

李当归重复着她说过的话,“你说过恩怨分明,当我求你,解决之后我跟你一起走,我是自愿的。”

衣着不菲身材结实的少年抬起头,他第一次见到李当归如此说话,求人的模样。

颜宝钗脸上如同古井无波,看不出是喜是优。

但是李当归知道她心中顾虑,对着仍旧是跪地上不起的少年严肃问道:“真的不是故意的?”

柳如晦摇头,一口咬断道:“那当然,虽然没看见人影,但肯定是有人推了我一下,要不然我就是吃饱了撑得去打碎人家的青瓷,那玩意就算是把我卖了都赔不起。”

闻言李当归脸色微变,低着头,黑着一张脸,“颜姑娘,我明天去向赤芍要几朵海棠花。”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颜宝钗见识过这句话之下的少年。

见到她还是没有反应,李当归转身就要朝着那座府邸走去,但是刚迈出一步就被女子喊住,“我答应你,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不管那位剑士许诺什么,你都不能一口回绝,至少要假装犹豫一下……这是为了你好。”

李当归转身露出笑容,但却没有说话。

柳如晦破涕为笑,没有说什么谢天谢地的话语,便是这么看着高挑女子。

身材结实的少年原本准备了很多话,但怎么也想不到这位颜姑娘跟李当归这家伙关系这么好,难不成是这家伙的媳妇。

李当归这书呆子除了赤芍那种小丫头,竟然也还有外面的大人物喜欢。

暂时保住小命的柳如晦开始神游天外,他不敢相信。

最后颜宝钗瞥了眼少年的剑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