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十六章,那年暮春,谁把海棠捧手心(上)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3479  |  更新时间:2019-10-25 22:12:46 全文阅读

便是老儒生口中那位曾经徒手擒天龙的道教真人传承下来的洞天福地,那座李当归采药的下山旁边,有个头戴如意冠,腰带一长一短双刀的俊俏年轻人,脖子上吊着一把金锁,他有些迫不及待,自顾自的走上小山,弯腰捻起疑点泥土,悠悠然放到舌尖,随后吐出,脸上露出久逢甘露般的笑容,手摸向腰间,眯着眼睛看向右边王屋深巷。

年轻人身后跟着一位女子,女子的年龄因为脸上那疤痕不好辨认,不经意间看过去倒有些姿色,近看却被那食指大小的疤痕坏了美景,一张美人瓜子脸,桃花眼。

女子便目不转睛的盯着年轻人的一举一动,古井无波,既没有一丝好奇,也没有任何动作,似乎觉得年轻人的一切都合理,甚至左顾右盼想要寻一个好位置坐下来静观,可四周凹凸不平,实在是没有什么方便的位置,她便开口说道:“褚如良,你专门来到这里就只是为了扼杀那剑胎?可为何我嗅到了一股令人厌恶的气息?”

年轻男子愠怒道:“若是剑胎真的到了那座剑乡,断剑山便不止是被一剑削断这么简单了。不然,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来谋求那委羽真人留下来的机缘?庸俗!”

女子不以为意,双手背着,挺了挺胸脯,原本应该是极美光景却被那疤痕扰的干干净净,她看着这位断剑山的嫡传,阴阳怪气道:“你既是断剑山嫡系,又是那玉清十二门人黄龙真人的嫡传弟子,背景之煊赫,整个东胜神洲也是少有,的确是看不上那些俗物。”

年轻男子的确如同女子所说那般,脸上不由然的有一股傲气,那股傲气绝非皇家子弟能媲美,只是未曾想到她说的如此直白,阴阳怪气令他有些不适,不过他却是来自扼杀剑乡孕育七千年才诞生的剑胎,即便是那委羽真人留下了什么惊世传承他也提不起兴许,何况师门祖师乃是玉清一门圣人,他又是玉清嫡系,自然看不上这些小机缘。

但是眼前这位女子却不是如此,所以他第一时间并没有反驳什么,反倒是有些助人为乐的心思,目光投向那王屋深巷,笑道:“凌姑娘且放心,我心中自有分寸。”

凌烨见到这位玉清嫡传胸有成竹的模样,便没有多问,跟着他走向右边。一男一女并肩行走,这一刻像极了金童玉女,不过各自所思却不同,但是褚如良总会说一些玉清一教的趣事,那些故事即便是凌烨这样一位背景煊赫的人也忍不住有些好奇,不过这些跟迫在眉睫的事情比起来就上不得台面了。

凌烨对于这位玉清十二门人嫡传弟子可以说是‘言听计从’,现如今断剑山是东胜神洲上乘宗门之一,她洞阳山也是一流,实际上她完全没有必要将身段降的如此低,但是这位断剑山的弟子身后还有着玉清十二门人,那一类人才是春秋正统,拥有着深厚的底蕴。

凌烨来此却不是跟这位玉清传人的目的一样,愈是临近那洞天福地,她越压抑不住,“褚公子,洞阳山虽然还不至于为了一个洞天福地与人刀剑相向,但却是听闻那真人曾经徒手擒拿天龙……”

褚如良笑了笑,“那东西只怕跟剑胎一样有很多人盯着,尤其是妖土那边,灵山的和尚没有出手镇压他们之前,整个东胜神洲的上乘宗门都不敢贸然打开洞天。”

凌烨若有所思,轻声说道:“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的确广负盛名,手段跟迦叶权然不同,否则也不会代替迦叶来此地,若是请不出妖土真正的大能,那只要必死无疑。听祖师说现如今佛家西渡事宜迫在眉睫,若是这个时候惹恼了他,除了道家三教、那座剑乡、春秋学宫之外没人扛得住整座灵山佛国的威势,如果像他们镇压妖土一样手段直接一点还行,唯独怕被那群和尚惦记,一旦西渡完成,鬼知道他们会不会成为跟两教媲美的宗门。想来褚公子的身份地位,对于这些高人之间的事情很清楚,这一次我还特意带上了洞阳山的法宝以防万一。”

褚如良安慰道:“放心,我杀了那剑胎之后便打开洞天。”

凌烨朝着他露出笑容,这人什么都看不上,唯独对奇珍异宝感兴趣,为此她牺牲了洞阳山三大法宝其中之一。

褚如良洋洋得意,他是玉清门人,但是手中法宝却是少的可怜,不过那师傅的的确确是极其护短,非但如此,那玉清十二门人都是一个样,护短,所以他才敢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意,毫不忌讳。

凌烨反应不大,只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目的不同心中所思自然不同,来此之前凌烨用了洞阳山至宝才牵上了断剑山,为的便是褚如良身后极其护短的玉清十二门人,换句话说便是买了一张保命符。凌烨不怕因为机缘宝物最后与人奇冲突,但却怕他们背后的人出手,她只是洞阳山上一位资质聪慧的天才,并不是什么第六圣贤、第七真人。

悠悠转转快要抵达那洞天福地的时候,褚如良放慢的步伐,随口说道:“听老祖说灵山那西渡的关键人物有十世金身,妖土那边有一个流传很广的说法,食其肉,饮其血能立地圣贤。”

凌烨很显然雀雀欲试,但想起那座灵山佛国便像一盆冷水泼来,故作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抵挡的住古之圣贤诱惑的人少有,不过她显然不是其中之一,望向远处,褚如良适可而止,“妖土的说法,十有八九当不得真。”

凌烨猛然停住了脚步,也看向远处,准确的来说是拐角处,嘴角微翘,收敛眉目,侧身看着褚如良,笑道:“你说要是吃了那位剑胎,我会不会也变成剑胎?”

褚如良愣了愣,明显是没有想到这一筹,但听到凌烨的话之后很快就生出一股冲天杀意,只不过感受到怀中那宝物的温度后没来由的消减。

只是他开始有些犹豫答应这位洞阳山的弟子帮她进入洞天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若是为了庸俗的宝物惹了一堆仇人,那可就得不偿失。但是依照凌烨这种称得上过人的修炼天赋,一旦是拿到那位真人留下来的至宝,假以时日,甚至有开山立派的手段,纵观春秋七千年这样的例子也不是少数。然后深入东胜神洲的几座世俗皇朝,以窃取王朝气运人间香火,如此一来,不出千年,必定稳坐第七真人境。但断剑山原本就是东胜神洲顶尖宗门,如今因为他身后有有玉清道教坐镇,整个东胜神洲除了春秋流下来的那点儿事之外,少有能让他感兴趣的事情。

走过拐角,想来映入眼帘的便是引起东胜神洲无数人窥视的王屋洞天了,以前应该是一座小山包,但被挖空之后便是一块狭小的平地,能容纳的人不多,就像里面的宝物一样,不多。

察觉到了凌烨的异样,褚如良瞥了一眼之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拐角处,那里剑气盎然,与此同时妖气冲天。

这一刻,褚如良猛然从闲适中惊醒,似有所思,手摸向腰间双刀。

他头顶如意冠微微有些倾斜,额上发丝有些湿润。

人间修士降妖除魔,以捍卫天下正道,日行一千三百善,救人一千善,杀妖便是三万善。

恰好能消除杀那位剑胎留下来的因果。

凌烨目不转睛,可褚如良的目光中却是极其喜悦,如同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稍许时间后便是神情,心态也飘然许多,看着这位脸上有道疤痕的女子怎么看怎么顺眼,若非是她,兴许杀了那剑胎之后还得上昆仑仙山寻求祖师消除那缥缈莫测的因果。

褚如良抬起脚继续前行,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凌烨双手负背,其实她也想作小女儿姿态,只是因为疤痕吃了很多亏之后便再没了那种想法,与人交谈顶多如同此刻一般嫣然一笑,细声温言,“褚公子,是发现了什么吗?”

能让她这般说话的人不多,但褚如良却是其中之一。

褚如良笑了笑伸手指着前方,凌烨顺着望过去,那里也有一男一女,女子高挑英姿飒爽,男的是一个少年,眉宇间有股浓郁的书香气息,但凌烨能感受到,正是这股书香气息恰巧掩住了他身上那天生剑意。

少年正是孑然一身的李当归,女子自然是北唐皇朝长公主颜宝钗。

虽然李当归看起来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书呆子,但小镇上的人都知道这个少年这些年搬货卸货练出来不小的力气,他身边那北唐皇族更是知道谢川穹将那些佛门金刚法门传了一些给这个少年,只不过李当归却没有什么举动,只是左手握住赤芍赠送的尖锐指甲,嘴里念叨的是“老祖庇佑”,少年手中红光闪耀,完完全全将凌烨手中那颗乳白色珠子的威势照的黯然失色,非但是那宝物失去光泽,便是她身上也调动不了天府内的灵气。

这一刻,女子由高高在上的人间修士变成了体魄不错女子,少年由一个读书人变成略会仙家法术的‘小人物’,但杀这么一位女子,绰绰有余。

李当归听的一清二楚,也犹豫了很久,被颜宝钗点通之后看见两人便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两指捏着那指甲,不知不觉间赖到凌烨身前,手一滑,一道红光掠过,那位洞阳山的女弟子便身首分家。

红光让此地所有法门失色,那女子鲜血喷射的那一刻,少年右手捏拳,一拳将女子轰出去,撞倒数堵高墙,与此同时狭小的平地死过人变成了三个半。

半个只有一个脑袋。

手段残忍的权然不像是一个初次杀人该有的样子。

褚如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双眼死死的盯着少年,实际上这位玉清传人也第一时间拿出了看家底的法宝,只是他未曾想到这么一个令妖土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剑胎身上竟然还有那位大能的东西。

匪夷所思,是当下褚如良的唯一举动,还有一些担忧。

高挑女子目睹着这一切,无动于衷。

少年握手心的那尖锐指甲不知何时变成了海棠花,少年将它拿到鼻尖,嗅了嗅,满脸陶醉。

很熟悉的味道,正是对门府邸那株海棠花的香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