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十五章,圣人之下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3680  |  更新时间:2019-10-24 19:06:05 全文阅读

李当归很快就发现自己对小镇上的很多的事情想错了,以前孑然一身的少年只认为王屋深巷顶多不寻常,有些方圆百里都知道的奇闻佚事,这才把那些山上山下的人吸引过来,可便是赤芍跟他说了很多,他才恍然大悟,那原来怯生生的少女竟然是山河故事里的妖,而且还是一只王者,因此少年想,这座小镇兴许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平凡,至少采药的时候那年轻和尚看起来像是个高僧。

赤芍突然要求少年每天代替她采药,然后煎好送到自家公子门口,最后双手背着,袖子里滑出一片指甲,像是老鹰的,却又更大。

李当归踏出大门的时候,她跑过来将那指甲拍到少年手心,轻易就将少年手掌划出一个口子。

孑然一身的少年抬眸看着少女,嘴角扯了扯,低头看着那指甲,依稀有些熟悉,虽然想不起来,但可以肯定这跟先前那五彩羽毛都是出自同一只……鸟身上。

赤芍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李当归顿时被那气势吓了一跳,急忙跑开。

赤芍双手重叠于胸前,嘴里念念有词。

念的是“老祖庇佑”。

李当归耳力极好,刚跑出去没多远就听见了少女的念念叨叨,所以转过身子目光凝视着这位由怯生生的小丫鬟变成妖土大妖的少女,准确的说不能算是少女。

少女脸上笑意浓郁,眼底有一股‘孺子可教也’的韵味,看起来心情不错,只是口语却给人一种担忧的感觉。果不其然,她也凝视着少年,叮嘱道:“因为你家那颜宝钗跟那位大夏皇朝闹掰引来了不少人,实际上他们原本可以丰收然后悄然离开,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而后来的人身后要么有一位绝顶大能坐镇,要么便是来自于上乘宗门,就像那年轻和尚身后便有一座灵山撑腰,桃子坞旁边那间私塾的夫子也有一位圣人师傅,即便是你那颜姑娘最近也靠上了夫子这颗参天大树,只有你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不过现在好了,有我。还有,我送你的羽毛和指甲你记得贴身带着,若是有遇见什么让你畏惧的人就拿出来默念老祖庇佑。”

李当归有些无奈,想了想,问道:“也就是说那些人其实并不是什么流落过来的难民,甚至还可能是古之圣贤?”

赤芍伸手捂住额头,百般无奈,但是看着少年那清澈的眼神,她又笑了,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不过下一刻,原本雾蒙蒙的天空忽然有一道阳光洒进这座小庭院,她抬头看着这一抹阳光,愣了一会才点头说道:“对!他们可不管你是什么绝顶聪颖还是万中无一的修炼奇才,只要身后没人坐镇,谁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当归欲言又止。

赤芍换了个姿势坐下,舒了一口气,犹豫很久,期间突然想起什么,眼前这位在少年心中原本已经定格的少女又变了模样,让孑然一身的少年既摸不着也看不清,渡过一个春秋的少女此刻却像是邻家小妹妹一般,眼眸儿眯成月牙儿状,拍着胸脯豪迈道:“老祖乃是圣人之下第一人。”

李当归一脸茫然,又不知道这丫头神神叨叨的说些什么。

赤芍翻了个白眼,知道现在跟这个书呆子说这些东西无异于对牛弹琴,拍了拍手之后背靠着柱子作半躺的姿势,催促道:“快去快回,凡是多做少问。”

这次李当归明白少女的意思,很干脆的点了点头,顾不得手掌那仍流血的伤口以及微痛,抬起脚,大步迈向王屋靠左那座满是药材的小山。

赤芍看着李当归的背影,若有所思。

她伸手,似乎能摸到那抹阳光。

当李当归穿过一条小巷的时候隐约看见了颜宝钗的身影,于是停下寻了一会儿,不见有任何东西之后认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的少年低头继续前行。实际上少年并有没看错,只是当那道身影如光一般的速度掠过,当穿过巷子,小庭院内的少女猛然起身关门,只是在少女来到大门那一刻,颜宝钗就已经站在门前,脸上有淡淡的笑意,如同寒冬诞生的一抹阳光。

这一刻,小庭院内落针可闻,天地寂静无声,少女身后生出一股肃杀之气,与此同时整座小庭院的光线暗了许多。

颜宝钗静如止水的站在门口,不进不退,就像是谢川穹那高大的身板一样,想要将大门挡住,似乎是害怕屋内的少女跑掉,但女子身材高出少女一个头,向前两步来到少女身前,低头看着这位少女……妖女!

颜宝钗看了这只大妖很久,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察觉她气息又弱许多后,有些讥讽道:“你们妖土是准备跟剑乡死磕了吗?你活了一个春秋,应该知道剑胎对于剑乡意味着什么?”

赤芍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又想来‘蛊惑’李当归的女子,没有给好脸色,不悲不喜,不作言语。

颜宝钗见到少女这般模样,四下打量一番知道是她刻意打发了李当归不让少年跟自己见面,却没有生气,只是有意无意的瞥了少女一眼,但少女眼中看起来这就是一种警告,或者说威胁。

少女眯着眼睛看着那衣角的若隐若现的流光,她眼神复杂。颜宝钗微微抬手,少女犹如惊弓之鸟猛然后退一步,视线移回眼前这位北唐皇族脸上,想了许久,才讥笑道:“小丫头十七八岁就故作深沉,莫非以为靠上了刘言尽这颗大树便能行走自如?小丫头,今日老祖送你四个字‘祸从口出’。”

岁月的气息显露无疑,那几千年的气息扑面而来,颜宝钗无动于衷,却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小丫头的的确确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对于她来说倒也是称得上老祖,但相较于妖土那边的许多大妖便有些小巫见大巫。

颜宝钗不请自来的走进小庭院,犹如主子一般四处观望,走进屋子,看见了案几上面的书籍,她径直走过去,坐到案前,拿起来细细观看一番。

那本书正是被李当归视若至宝的《参同契》,少女所赠。

此刻少女亭亭玉立,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两人这一刻似乎互换了角色,少女像是来者,颜宝钗反倒是成为了小庭院的主子。颜宝钗细细观摩着《参同契》,似乎想要琢磨出来是什么大道理能让李当归如此喜爱,但最后徒劳无功,将书丢到地上,她有些失望,“你家的书籍都是这么……垃圾的吗?”

北唐皇宫内藏着当年大隋皇帝搜集的百家不传典籍,为此还专门修筑了一座百丈高的摘星楼,她依稀记得那楼顶有几卷上乘道经,皆是由春秋圣贤亲自所著,字里行间透着威严。

她自幼便熟读这些书籍,十三岁就将整座摘星楼的内的书籍背下,像地上那本书顶多称得上上乘。

这位皇族女子似乎想起什么,起身又将被她丢地上的书捡起来,重新放回案几上,与此同时又拿出一些书叠到那《参同契》上面,举手抬足之间动作优雅,估摸着是故意像那少女炫耀她身上那股总能吸引小镇上少年的皇家贵气,笑着问道:“你也有?”

赤芍一脸鄙夷,“搔首弄姿。”

颜宝钗笑了,从头到尾的打量着少女,故作惋惜,“你太小了。”

赤芍不以为意,“若是让李当归发现,不知道你还会不会是他念念不忘的……颜姑娘?!”

颜宝钗一笑置之,“或许是颜姐姐。”

少女拧着眉头。

颜宝钗得饶人处且饶人,赤芍却不以为然,看着那案几上面的书籍,这些东西是自家公子都不曾有的,所有她目不转睛,那是这小庭院的主人最喜欢的东西之一。

颜宝钗起身四处看了一下小庭院的格局,最后来到院子,“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话就叫我,我虽然打不过那和尚,但至少能缠住他。”

赤芍神色如常,没有说话。

颜宝钗笑了笑,没有理会死鸭子嘴硬的少女,然后自顾自的走出了院子,但是当她一脚踏出大门的时候,屋内坐的端正的少女才低声自言自语,“难怪李当归总念叨你。”

修行之人耳目聪明,尽管少女声音很轻微,但颜宝钗还是听的一清二楚,与此同时还不忘得意的回了一句,“你太小。”

赤芍这一次有些生气的挥挥手,掀起一阵劲风将大门关上。

然后起身来到案几前,近看着那些书。对于颜宝钗这位北唐皇族的到来是预料之中,因此她以采药的理由支开了少年。

只不过那却是因为时机未到,她虽然是只妖怪,但却是真的对那剑胎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尤其是跟山上山下那些人一样,要么是想获得王屋洞天里的宝物,要么就是想把那剑胎培养成杀人利器。

至少,赤芍眼里看来,堂堂妖土王者心胸还没有如此狭小。

……………

实际上颜宝钗看见了背着背篓的少年,但并没有去打扰,因为如今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像少年这么一位孕育了七千年才诞生的剑胎,谁知道头顶有什么人盯着。

北唐皇朝赌不起,因此她想要来一次巧合,至少让李当归觉得很巧合。

很显然,结局正如颜宝钗所料那般,当李当归背着背篓采足赤芍点明需要的药材之后,来到那天传出剑鸣的地方,抬头就看见了拐角处站着脸带微笑犹如清晨阳光的女子。

只是他并不有走上前去打招呼,愣在原地,哪怕已经见过几次,也清楚颜姑娘是那种讲道理的好人,仍是有些多余的想法。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少女竟然是一只妖,怯生生的脾性忽然变得奇怪,这些对于李当归这么一个见识还不够的读书人来说短时间内很难接受。李当归这些年读过的书,听过的江湖故事,也有那些山精野怪的佚闻,但到底还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所以哪怕是少年心中对这位北唐贵族印象很好,也没有主动上前问好。

李当归甚至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退到高墙,双手撑着墙壁,目光望着不远处的洞府,张了张嘴。

孑然一身的少年有很多问题想问,最大的疑惑还是想问她为何而来。

只是想起谢川穹那位高大少年后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那是委羽镇为数不多肯跟他掏心窝的人。

最近那家伙来过几次,每一次都会炫耀学了些稀奇古怪的把戏,然后说颜姑娘如何如何的好,弄得少年有时候心痒难耐。虽然不清楚这位颜姑娘到底有什么想法,但李当归知道这位女子不会害谢川穹,甚至可能会带领那家伙见识到异样的风景,所以李当归并没有说一句负面的话。

不过自从赤芍受伤之后那家伙就像是失踪了一样,若不是偶然路过听起酒客们谈笑之间说起,李当归真的会跑到颜宝钗面前仔细质问,最后甚至可能还会报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