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十四章,此生多寒凉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3600  |  更新时间:2019-10-24 12:00:32 全文阅读

便是将王屋深巷瓜分的桃子坞酒楼之外,那座小庭院里,李当归正看着朦胧的天气,赤芍却始终都不肯闲下心来,却有不敢闹太大动静,兴许因为少女是妖的缘故,身上那伤实际上第二天就好了八成,但是她却舍不得走,也跟着少年抬头看着天空,似乎能猜透孑然一身少年的心思。李当归坐在一旁,换了个舒服姿势,“赤芍,我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你?”

赤芍收敛眉目,想了一下,双手撑地,“只要是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但要是问一些奇怪的问题那我就没办法了。”

李当归并没有多想,直截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北俱芦洲有多远?”

赤芍微微一笑,片刻之后却拧着眉头,犹豫一下,仍是轻声说道:“不好说,但是像你这样的读书人一辈子也看不见那里,即便是一些人间修士也需要很久,传言中的妖土那位大圣也需要翻几千个跟头才能到北俱芦洲。如果让我亲自走的话……说不准,但有一个人可以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就是你家那位颜姑娘,只不过那女人骨子里有一抹很难去除的清傲,迟早得吃个大亏。”

听到少女说起颜宝钗,李当归就不自觉想起那英姿飒爽的模样,但听见赤芍最后一句话,少年按捺不住问道:“那位跟着颜姑娘一起的年轻公子呢?”

“马蔺?”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似乎并不是北唐人。”

不知何时挪到那顶梁柱旁边的少年一脸认真,双眼清澈。

赤芍也知道身旁这孑然一身的少年就是一块未雕琢的璞玉,春秋以前便是妖土的王者,自然一眼看得出来少年是天生剑胎,当少年神色认真,她也逐渐认真起来,“其实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我明白你的想法,你想跟着那位颜姑娘一起走……”

少女重新抬起头,脸上笑容破天荒的有些苦涩,这位曾经纵横半个春秋的妖土王者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想带着你一起走,但是那群剑士不会同意。实际上那群人看待山河中的修士就像一览众山小,最气人的是他们还能让许多修士敢怒不敢言,即便是还没有人来到这里,但那些名气就能让一些修士举止‘优雅’。”

李当归低头看着手背,说道:“我很想知道,那群剑士为什么如此,就如同十二岁说的那样我只是个书呆子。”

赤芍哑口无言,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位少年,总不可能率先坏了规矩直截了当跟他说‘因为你是孕育七千年的剑胎’,要是如此非但是那老秃驴,只怕下一秒私塾那位有一位圣人老师的夫子就会敲响大门,赤芍沉默半响,待到少年不知何时坐到她身边的时候,这位曾经怯生生的少女才开口说道:“怎么说呢?!那人间修士大道上九曲十八弯,而且每过一段时间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惊艳绝伦的天才出现,但是也有几位还没踏上大道的璞玉,相较于前者,许多人更喜欢后者那尚未雕琢的璞玉。我这么说,你明白吧?”

李当归轻轻应了一声。

之后孑然一身的少年慢慢起身,拍了拍衣服,神清气爽的看向小庭院外面。

实际上少年也知道有一个词叫“尔虞我诈”,清楚那块尚未雕琢的璞玉会被其他人按照喜欢的模样雕琢,雕琢出来的玉,很多时候都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种。

道有日行一千三百善,自然有日杀一千三百人。

少年把目光逐渐移向那座府邸,过了你几日都不见少女的主子来敲门咨询一下,望了很久,李当归脸色有些担忧,“你不回去也胬不让我去看一下就不怕你家公子出事吗?”

“没事。”

“他那病弱的身子走路都要人搀扶着,他一个人待在家中,万一有个什么好歹,你岂不是要后悔很久?”

少女斜瞥着那有些书香气息的少年,道:“我能隔着一堵墙看见你,自然也能看见我家公子。”

李当归恍然大悟,尴尬的笑了笑,挠了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抬脚准备走向屋子,一步迈出去之后忽然又想起什么,转身欲朝着门外走去,“如果我跟着颜宝钗一起走,若是有朝一日到了那座剑乡,我一定不会让那些剑士们拿你们妖土来当试炼地。”

少女不以为意的目光中那少年说的极其认真,是她第一次看见孑然一身的书呆子这么认真的模样,非但如此,那少年脸上神采奕奕。

很显然,这位少年已经决定将自己这块璞玉交给颜姑娘那喜欢讲道理的女子来雕琢,实际上他也想要自己雕琢,但却不知道从何下手,生怕错了一刀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来到小镇第二天起,背完那卷《参同契》,李当归就开始想那座星光璀璨的山河。

少年孑然一身,但也有了牵挂,不知道是身旁那位妖土曾经的王者还是英姿飒爽的女子,但他望着门外,目光坚定。

少女轻轻拍了拍大腿,少年发尖有流光环绕。

被少年压床底下的五彩羽毛不知道何时飘了出来,两只羽毛飘到少年眼前,孑然一身的少年伸手,它们就乖巧的落到手里。

李当归目光移向少女,好像是在说“真的多了一只。”

与此同时,王屋深巷那边,有一道剑鸣嘶哑。

少女以一个死角屈指一弹,一抹白气射向少年。

那一刻,孑然一身的少年似乎觉得背上背了一座皇朝,双腿一弯险些被压倒,那座“皇朝”很重,但很舒服。

………………

马蔺走出桃子坞的时候忽然停住了脚步,看向王屋那边眼中神色异样,好像自己身上少了很重要的东西,可他却发现不了是什么,最后走过私塾看见了一位病恹恹的少年,手里拿着一卷古书。

看见病恹恹的少年,马蔺不知道想到什么事情微微一笑,那少年警觉性很强一瞬间就察觉到异样,猛转身姿看着年轻公子,少年是让夫子都称赞的读书人,很讲礼貌,朝着他点了点头,还以笑容。

不一会儿就看见私塾内走出来一位女子,正是北唐皇朝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长公主颜宝钗,脸上春风得意,看起来此行不虚。马蔺朝前走了几步,发现那病恹恹的少年恰好挡住了大门,他正想开口说话就看到了那少年眼中藏着星辰广袤,马蔺以大夏绝学细微观看,发现原本命悬一线的少年多了一线生机,那身上有一股很熟悉的气息。很久之后马蔺惊醒,那气息正是酒楼中被十二岁夹断的那块绿玉中蕴含的浩然正气,与此同时,这位大夏皇朝嫡系皇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对于马蔺而言,有这种手段的人屋翻手间就能颠覆一座皇朝。

颜宝钗也觉察到了年轻公子的神色,脸上有些幸灾乐祸,但很快就走向马蔺,她还未开口说话,马蔺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那位先生答应了吗?那群人确实很强,而且那种资质的人不是你我能染指的。”

皇室贵胄血脉优越,颜宝钗又是北唐皇朝嫡系,现如今又是踏上了那人间修士大道,以北唐国力求了最好的丹药典籍,便是马蔺这位皇子心中也有让颜宝钗换一身女儿装束的想法,都知道踏上大道人间修士第二境界便是洗经伐髓,身上疤痕会被消除,暗疾消失,同样的道理,人也好好看许多。

这位北唐皇朝身份尊贵的公主颜宝钗脸色看不出来是喜是忧,但却不是那么糟糕,不然的话也那为夫子也不会亲自送到门口,想来也跟马蔺一样与人交谈其中有些不满意,被人以高修为碾压一筹,最后不得不妥协,“剑乡那群人还没赶来,只是断剑山的人已经来了,断剑山的嫡传,但师傅却是道家三教玉清一门的大能黄龙真人。若是一个人还好,我还有办法对付,但却是被那先生告知还有十一位,其中更是有触摸的那境界的人物。”

马蔺好似听到了天外玄音,看着这女子为难,他却有些欣喜,不过压抑住,故作安慰道:“宝物自然是能者居之,而且玉清一门还有一位圣人坐镇,门下弟子无数,你我区区世俗皇朝在他们眼中连跳梁小丑都算不上。”

颜宝钗笑了笑,“刘先生答应了我。”

马蔺神色瞬间低沉,“山上那群读书人还肯为了一座世俗皇朝公然得罪上乘宗门,甚至是剑乡那群自命不凡的剑士?难不成春秋乱战以后他们还能存有几位古之圣贤?”

颜宝钗摇了摇头,打击这位皇子并非她的本意,“刘先生答应的很果断,看起来不像是畏惧那些上乘宗门的样子。”

马蔺有一句说一句,“丑话说在前头,如果玉清门人结怨于你,我不会出手,也保不准会不会趁火打劫。”

颜宝钗不以为意,“玉清门人还不至于为了一个剑胎得罪整座剑乡,但是为了确保万一我还是答应了刘言尽许多事情,并且舍弃了那方山河印。”

拐出私塾,马蔺便看见了那位灵山尊者,当颜宝钗目光投去的同时,这位西牛贺洲享誉美名的尊者停住脚步转身看着颜宝钗,后者看着前者,两人对视了很久之后才双双移开视线。

心中已经为李当归这样一个春秋七千年不出的剑胎谋划了很多的颜宝钗脸上浮现出些许担忧,她凝视着年轻和尚很久,然后绞尽脑汁的思忖着踏出天都开始的所有事情,荆扬地界的时候马蔺这位大夏皇子主动上前来交谈,实际上她对于这位皇子并不是很喜欢,否则的话王屋洞天也不会暴露于人前,至少她可以赶在断剑山的人来小镇之前安然带走李当归。甚至还能让那谢川穹修佛门金刚法门給灵山添堵以此交好妖土。

女人心,海底针,马蔺倒是没有颜宝钗那些想法,以为颜宝钗靠山了南部瞻洲的儒生这颗参天大树,他脸色极其低沉,但是却不作言语,心中自有思量。

马蔺下意识的目光移向桃子坞,直到年轻和尚身影消失,颜宝钗走出很远之后他回过神来。颜宝钗抱上了儒生这颗大树,马蔺身后站着一位妖土王者。

两步并一步,马蔺大步流星追上颜宝钗,边走边说道:“刘先生那第六圣贤之境对上玉清十二门人还不够看吧?”

颜宝钗加快步伐,“根本不够看,玉清十二门人皆是第七真人境界,拿到小镇来说便是跟王屋洞天主人是一样的人物,而且身后还站着圣人。想那春秋以前道家一教何其煊赫,即便是春秋过后一家分三教也是东胜神洲顶尖的那一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