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十三章,我们都遍体鳞伤,也慢慢坏了心肠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19-10-22 17:50:26 全文阅读

那一夜静如止水小镇风起云涌,第二天赤芍也没有舍得走出屋子半步,那病恹恹的公子似乎也并不着急,李当归也没有坏到主动去敲响那座府邸的大门告知杜若他家婢女的下落。只不过大夏皇朝的皇子此刻站在桃子坞二楼窗户前俯瞰着小镇,他身后站着的正是那嘴巴尖酸的十二岁,双手背着,亭亭玉立犹如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似乎正欣赏着这位大夏皇子宛如泰山一般傲然身姿,眯成月牙儿状的眼眸,不动声色的欣赏着,马蔺看着小镇的风土人情,十二岁看着马蔺,一来一去就是半个时辰,一个不说,一个也不问。但总有些东西只看一眼就能让人厌恶,自然也会有一见钟情,只不过对于生长于皇朝的马蔺来说,小镇上几乎没有什么物件能让他感兴趣。虽然说王屋深巷中挖出了仙人洞府,可马蔺并不觉得那些东西已经是囊中之物,那天的波动常人兴许不觉得有什么,但像他这般几大皇朝中少有能和北唐齐驱并驾的王朝,所以很明白那群人真正抬手之间山河破碎星河倒流的厉害,这也是马蔺为什么肯自降身段主动请求跟颜宝钗和好的原因。

兴许贵人的耐心都很好,十二岁实在是受不了伸了个懒腰,丝毫没有主客区别拖了一把椅子过来坐着,准确的说应该是半躺着,一种很舒服的姿势,有气无力的说道:“马蔺,既然那洞府都已经挖开了,怎么还不进去探宝?”

被人直呼其名的马蔺笑容掩饰心中愠怒,慢慢转过身姿,坐到一旁,压抑住不适故作平静道:“姑娘当了十二年的跑堂倒是诚意十足,不过可惜却没人看得清楚,要不然今日也不会过来跟我这位世俗皇朝的皇子交谈,但是既然姑娘堂堂妖土的王者肯自降身姿,我自然也不会故作高深,那样只会让他人坐收渔翁之利,这样你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欢。姑娘,马蔺既然肯跟你静心和气的坐下来交谈便是诚十足,要知道灵山的和尚已经来了此地,现如今便是古之圣贤都不愿意主动招惹肩负大气运的灵山,更别说像我这样区区世俗皇朝。”

十二岁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这位心思玲玲的小丫头此刻身上隐约有一股王者气息,如同眼前的年轻公子一样,是长居高位的人身上才有的,“那就开门见山,只是到时候万一遇见那种我要的物件正好是你要的,那免不得会有一些摩擦,我相信你们大夏皇室会仔细斟酌其中厉害……哦!对了,我是以妖土王者的身份跟你说话,并不是店小二。”

马蔺深吸了一口气,略带笑容的脸很快阴沉下来,手不由自主的敲击的大腿,目光四处游荡。也对,任由谁被人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说话的时候心里都有些不满,更何况还是一座皇朝的皇子。

对于这位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年轻公子,十二岁无动于衷,妖土随意一只大妖便能颠覆一座皇朝,“能让你坐着说话已经是莫大的恩赐,没有对你出手显然是恩惠,还能平心静气的谈‘交易’那是你的诚意打动了我,那直话直说,大夏皇朝有三样东西不能动,一是那个剑胎,二是那把剑,三我还没想好。”

“先前灵山的和尚便是我故意带偏,姑娘可以理解为礼物,兴许难入像姑娘这类春秋王者,但今日不同往昔,尤其是现如今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如果稍有什么大动静,将剑乡的人引来,到时候谁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马蔺心性收敛自如,满脸笑容真诚,眼底既没有弄虚作假的神意,也没有刻意为之的模样,取下腰间那块绿玉双手送到十二岁眼前,一脸笑容,开口平静道:“虽然不是什么先天法宝,但前一代主子是取了儒家古之圣贤文位的儒生,吸收了千年的书生文气,蕴含着浓郁的浩然正气,或许让姑娘不舒服,但确实是掩盖住身上妖气的绝佳宝物,想来依姑娘的修为加上这块玉佩,即便是那灵山上被世尊称作‘解空第一’的尊者也难以擦觉。若是姑娘不喜欢还可以转赠他人,这类宝物对人,尤其是读书人有莫大的功效,修身养性,乃是人间修士修养心性的不二之选。”

这类宝物即便是儒生们眼中也是圣物,马蔺拿出来神色平静,口语真诚,看着作思忖的少女,希冀着她的回答。

十二岁想了一下,笑了笑,说道:“还不错,但是还不够。”

马蔺瞬间黑着一张脸,现如今这已经是他身上能拿得出来的最好物件,但她仍是不满,这位大夏皇朝地位一等一的年轻公子只得干笑一声,“那便只能跟私塾那位夫子交谈了,爱屋及乌,想来他定然喜欢这类儒家至宝。”

少女脸色如同暮秋时节的荆扬阴晴不定,忽然好了些许,把玩着那块绿玉,有些意犹未尽,“马蔺,你这堂堂一方世俗皇朝的皇子,还是嫡系,身上能没有一两样上得台阶的宝物?!跟你一起来的那颜宝钗身上也有一方山河印,我也与你多说,只问你一句,你们大夏的诚意是不是只有这么一块绿玉。也不怕跟你说,你大可以与刘言尽交涉,看看他肯不肯为了一方皇朝跟妖土作对。”

马蔺双手不停的换姿势,可很长时间总没有一个安逸的位置,最后双手重叠一起,额间已有冷汗。

十二岁坐正身子,笑而不语。

马蔺脸色低沉,不知何时只觉得耳畔嗡嗡作响,双手慢慢捂住胸口,手心冷汗打湿衣裳,待到耳畔雷鸣消失之后,年轻公子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感觉到自己有任何心跳。

十二岁眨了眨眼睛,那心跳猛然跳动起来,恍若一头困兽似乎想撞开大门,少女背靠着椅子,这位年轻公子瞬间恢复如常,少女眯着眼睛说道:“好歹也是一方皇朝,既然拿不出好物件,那么就只能许诺些誓言,也就是你们经常说的不平等条约,那位剑胎,以后是你们大夏皇朝的贵宾。”

呼吸沉重背心已被冷汗打湿的马蔺犹豫不决,倒不是对少女的说法有什么意见,只是有些疑惑,但看见那位妖土中说话分量有三成的少女停止手上动作,双指夹着绿玉。

马蔺心中咯噔一声,拧着眉头,死死的盯着少女的一举一动,那少女每一个动作,四周空间似乎就会扭曲一些。

妖土那边杀的人都是人间修士仰望的存在,十二岁耻于对这样一位汪洋这的一叶出手,但仍旧是有几分脾气,他们不是想要求什么长生大道,既然这家伙诚意不足,那便拿他的长生大道以及整个大夏的气运来。

一个皇朝的气运,应当足够让那书呆子走的平坦一些。

马蔺却是不明所以,只知道有一刻感觉自己似乎失去了很多东西,但他很快就想清楚了,修士这大道上三教九流什么都有,失去的东西迟早能从其他人身上取回来了,所以忍住不适,问道:“还有吗”

十二岁恢复那个心思玲珑的店小二模样,双手拍打着大腿,频率不快不慢,但恰好对上了马蔺的心跳,“其实我很想让你跟那颜宝钗刀剑相向,但是看起来他似乎被那女子蛊惑了,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马蔺心中如同千层浪花被激起,果然不愧是妖土的王者,当今锋芒正盛的北唐皇朝都敢出手。

但恰巧是这样的人,马蔺清楚应该怎么交流,只不过恨只恨出门宝贝没带够,否则的话说不准除却那把剑之外整个王屋洞天都是他的。

对于颜宝钗这位北唐公主,马蔺并不觉得这座锋芒正盛却只有二十多年的皇朝底蕴有多么深厚,还会栽倒在一个女人手里。

十二岁双指微微一用力,那玉佩忽然断裂为两块,掉到地上摔成碎片,绿色变白色,晶莹剔透,她低头看着这些碎片,眼神中有些惋惜道:“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物件,谁也没想到它这么脆弱,就好像人的生命,轻轻一点就会烟消云散。”

马蔺嘴角抽搐,强行平静下来轻声问道:“怎么说?”

敲一棒子给颗糖恩威并施,十二岁也不是灵山上死不要脸的和尚,“给我盯好灵山的和尚,我会帮助你先进王屋。”

马蔺不假思索,“没问题。”

十二岁想了想,好像没有想到还有什么纰漏。

但是马蔺却添加道:“那位的实力姑娘应该清楚,我只能尽量转移他的注意力,但是如果被他发现,我只能保证尽力拖住他。但是这之前,姑娘还得给谁一个防身的物件。”

十二岁看破了年轻公子的心思,不以为然道:“我帮你解决颜宝钗。”

马蔺无后顾之忧后,问道:“那姑娘还有没有什么事情?”

十二岁叮嘱道:“现如今这里山雨欲来,你也知道这里很多都是十多年前借着那场大战混进来的,说到底这里有些什么牛鬼蛇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能让你走一步看一眼,别把手错伸到你们东胜神洲那些上乘宗门的兜里,那个时候我可没闲工夫帮你。”

马蔺郑重的点了点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