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乱世江湖奇情录 > 正文
第二章 河中艰险有几多
作者:蓑笠  |  字数:3028  |  更新时间:2020-02-08 18:28:45 全文阅读

花见羞双手被反绑,扔在船舱的一个角落里。这时候,他的心里被巨大的死亡阴影笼罩着。所有的后悔都变成了现在极度的恐惧。可他还不想死,一股求生的欲望在他的体内翻腾着。他虽双手被绑,但手指能摸到绳结。

  因他还是个孩子,再加上他身材瘦小,那个捆绑他的艄公并没有用力。他摸索着绳结,用手指悄悄的解开。解开绳索之后,拔出口里的抹布,长长出了一口气。

  他能记得船舱口梯子的位置。但刚才被人家活捉了之后,他再也不敢轻易浪费这个活命的机会 ,他只能不动声息的呆在原来的地方,等待能够逃出去的机会 ,只要能跳到水里,生在汴河边的他肯定能凭着水性,逃得性命。

  时间慢慢的过去,他再也没有睡意。摸索着从蒲包里摸出一把粮食,放在嘴里,轻轻的咀嚼。外面依旧水声不断,知道大船行驶得甚快。

  他明白,自己要是在天亮之前跑不出船舱,那就再也没有逃生的机会了。最后,逃生的欲望代替了心里的恐惧,他摸索着找到梯子,顺着梯子爬出舱门。看来曹帮主他们对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有让人严加看管。

  星光满天,借着气死风灯的光亮,能看到黑幽幽的河水激起的浪花。他不能再犹豫,趁着曹帮主他们发现他之前,跳到水里逃命。

  他刚要纵身,突然河道里点起无数的气死风灯,灯光交织在一起,显得特别明亮。前面有一艘大船疾驰而来,看来他所在的大船是逆风,没有张帆。而迎面而来的大船一张大帆张的满满,极速冲了过来。这时候他听到了船上的艄公齐声惊呼。有人吆喝转舵,哪里还来得及,迎面来船径直撞上大船 ,那船本来就把帆张的满满,如此劲力之下,船头被撞的粉碎,少年只觉得船头一沉,应该有大量的河水,汹涌进入船舱。接着 旁边数艘船上点满了火把,他看清每艘船上都站着数个手持利刃的黑衣蒙面人。他知道,是大船遇上埋伏了。

  “黄河槽帮的兄弟们,我们运河槽帮和你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两家世代交好,为何要在这里死死相逼”,少年听出说话的人,正是那个刘堂主。大船虽然被撞进水,但是一时半会还不会沉没,所以船上的艄公们都集中在桅杆之旁。

  少年花见羞知道这些人早已看到了自己,只是无暇理会。如果自己要跳水,那边无数人拈弓搭箭,说不定自己就会被射成刺猬,于是,他决定,不先跳水,看看情况再说。

 黄河槽帮的人听到刘堂主的喊声,也大声喝道:“刘堂主,不是我们找你的麻烦,是你们抢了我们黄河槽帮的生意,我们才出此下策,不知道你们曹帮主在不在,要是在这里请他出来搭话”。

  “你是黄河槽帮的何副帮主吧,要是我们运河槽帮对你们不利,咱们完全可以坐下来谈,不必要把事情搞的如此难以收场,如果我们多有得罪,在这里,我代我们曹帮主向你们陪个不是了”,刘堂主大声说道。

  “刘堂主,我问你曹帮主在不在,你为何不让曹帮主出来搭话”,何副帮主大声质问道。“我们曹帮主不方便见客”,刘堂主说道。

  “哈哈哈,死到临头,还说不方便,你们看看,你们的大船马上就要沉了,你们都要喂王八”,何副堂主一阵狂笑。

  突然,一袭破空之声传来,只见一点星光向着何副帮主发声的地方突袭而去,何副帮主的笑声戈然而止。少年这才看清,那个何副帮主也是蒙面人中的一员,那点星光分明就是一支金钱镖,显然发镖之人并不想要何副帮主的性命,那只镖擦着何副帮主的鬓稍而过,何副帮主本能的一歪头,那镖还是打掉了他的蒙头青布,可见镖上的劲力非小。

  短短的一瞬间,何副帮主竟然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在两船相距如此远的距离,发镖之人还有如此劲力,可见武功深不可测,何副帮主不禁心里害怕,急忙吩咐人灭了火把和气死风灯。

  少年人花见羞虽然没有看清飞镖是何人所发,但是他看到了何副帮主的窘态,不禁对发镖之人大为佩服。

  周围的亮光一灭,少年所在的大船上的气死风灯早就在撞船时,跌入河中,这一下,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只能借着微微的星光,来看那些船的轮廓。

  花见羞忽然感到脚下冰凉,知道大船已经入水,冰凉的河水霎时之间浸上了小腿。这时候,只听那个何副帮主大声说道:“弟兄们,别和他们客气,放箭把他们射成刺猬”。花见羞也听到了何副帮主的命令,知道乱箭射来,自己岂不也成了刺猬。急忙俯身在水里,耳边羽箭呼呼声不绝,大都跌落在水里,也听得有人连声惨呼,花见羞知道,有水手躲避不及,被乱箭射中。

  花见羞趴在船上,觉得两脚再无着力之处,原来大船船舱进水,不堪重负,沉入河底去了。他浮在水面上,听得乱箭不断,只好向下潜水,憋不住之时,再到水面换一口气。

  他虽是一个少年,完全不懂江湖之事。在这半日之间,只听到曹帮主,刘堂主,还有何副帮主之类的一些话语,至于他们因何火并,来自哪里,自己也是无从知晓,只是因为自己好奇,才踩上这趟浑水。

  河水冰凉刺骨,他心里明白,如果再呆在水里,就算是不被乱箭射死,也会被河水冻死,虽然从小长在汴河之中,学会了在水中换气之法,要是在夏天,就是伏在水中半个时辰,也无大碍。但现在正值春日,河水冰冷。再呆一会,怕是要被冻僵。

  他潜入水中,奋力往外游去,有时悄悄露出水面,深呼一口。听到乱箭声音渐远,知道已经离开危险之地,得脱牢笼,心情大好,借着星光,分辨了一下河岸的位置,用力游了过去。

  正在奋力前游,忽然河面上火光冲天。想来是黄河槽帮的帮众放了一阵乱箭之后,见运河槽帮毫无动静,这才点上火把查看。花见羞怕被他们发现,深吸一口气,急忙潜入水底,想在水下继续前游。可是往前游时,却被啥东西兜头拦住,伸手一摸,心里大惊,触手之处,竟然是绳网。原来,黄河槽帮的人早有埋伏,怕有人从水里逃走,才装下大网,他知道,这种大网连着铃铛,只要有人撞网,铃铛必然会响,果然,他听到一阵铃铛的响声,接着又是一阵,看来有人跟着他一起触网。

  铃铛一响,黄河槽帮的人马上知道,接着就有人收网,花见羞只觉得渔网越收越紧。毕竟他在运河滩长大,从小就学会结网织网,他知道渔网在何处打结,在何处能够解开。哪知道伸手摸到渔网之后,不禁大吃一惊 ,那渔网分明是细钢丝织就,柔软光滑,坚韧无比,看来这渔网不是用来捉鱼的,专门用来捉人的。

  小花见羞心里惶急,随着渔网越收越紧,他发现渔网里还网住了一个人,在换气的功夫,他赫然发现和他一同被网住的竟然是那个清瘦的运河槽帮的曹帮主。

  渔网很快被收拢到一起,他和曹帮主紧紧靠在一起。有船在拖着渔网前行,二人一会被拖出水面,一会又被拖进水里。

  被拖出水面的时候,花见羞觉得曹帮主狠狠的瞪着他。似乎还以为他是奸细。但是,他心里又想,自己要是奸细的话,为何也会被捉进渔网里,随即又想清楚,要是自己是奸细,凭曹帮主的身手,自己焉有命在。

  渔网被拖着前行,渐渐天光放亮。二人在渔网之中,被拖的疲惫不堪。船行的越来越慢,想是要靠近岸边停泊。二人在渔网之中紧紧靠在一起,连心跳都能彼此感觉的到。

  大船完全停了下来。二人在渔网之中浮在水面上。这时方才看清,几艘大船并排一起,后面都拖着渔网 ,似乎渔网中都有人,不知道是死是活。

  随着两个人浮上水面,曹帮主问道:“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到我们槽帮来打探消息”。小花见羞看了看他,说道:“我根本不知道你是啥槽帮还是鞋帮,就是在起风的时候,看你一支竹篙迫退大船,好奇你究竟是啥人,才偷偷上船的”,曹帮主看了看他,似乎相信了他的话,见他冷的牙关打颤,伸手放在他的后背上,花见羞突然觉得有一股暖流从曹帮主的手上传到他的后背上,渐渐在他体内游走,这时,他方才不觉得寒冷。

  而他又怎能知道,这是曹帮主以他的内力来助他取暖。曹帮主也明白,这孩子在如此冷的河水里竟然能够支撑如此长的时间,必定天赋异禀,体质不同于常人。在看看自己那些手下,被拖进渔网之中,漂浮在水面上,哪里还有命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