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唐剑 > 正文
第一章 风云汇南淮(上)
作者:田小刀  |  字数:5132  |  更新时间:2019-10-10 22:43:57 全文阅读

奉淮南侯府之令,南淮城四门戒严,但凡入城人员,不论是谁都要严加详查盘问,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气氛紧张。

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因为一封家书,说的仔细一点,是淮南候长子夏十三写给他父亲淮南候的家书。

出门在外的孩子给家里写家书,这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为什么会弄的满城风雨?

这一切,都要从十八年前说起。

十八年前,淮南候府的大夫人、二夫人同时怀孕,淮南候大喜,颁布候命,谁先生下男婴,就立为小侯爷,日后承袭侯爵之位。

结果,大夫人早一日生产,并生下一男婴,却并没有被立为小侯爷,因为大夫人的儿子是一个怪胎。

据说,男婴出生在晚上,生产之时,男童全身散发出强烈的青光,笼罩方圆数十丈,将整个南淮城照的明亮无比。

而散发出这道奇异青光的东西,就是男童胸口那副与生俱来的图案。

听说,那是一个半人半妖的奇异图案,上半身是一个美妙的女子,下半身是一条青色的蛇尾,刻画的栩栩如生,妖艳妩媚,能将人的魂儿都给勾走了。

虽然侯府的人尽力隐瞒这件事情,但还是遮掩不住,传了出来,一传十,十传百,而且越传越离谱,越传越玄乎。

有人说大夫人生了一个妖孽,将来会祸乱天下。

有人说大夫人生的是一个神童,是上苍赐福。

不出三天的功夫,这事就传入了帝都,传入了皇宫,传入了大唐皇帝陛下的耳中。

这样的谣言,已经动摇了民心,不论是真是假,皇宫中的那位都无法坐视不管,当即派遣钦天监的袁天师来调查。

袁天师在见到怪童之后,只说了四个字,‘祸国妖孽!’

皇宫中那位一听这四个字,当场准备下旨诛杀男童,好在大夫人的哥哥是帝国战无不胜,功勋卓著的战神,这位战神散掉了一生的功绩,终于求得大唐皇帝松口,留了男童一命。

经过这么一闹,淮南候宛如惊弓之鸟,被吓坏了,趁着大夫人养身子之际,无暇他顾,连夜派人把男童送走,但在护送的途中,又被一群神秘人劫走了。

从此以后,男童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唯一给人留下印象的,就是男童的名字,夏十三。

十月三号,就是他的生日。

……

十八年过去了,夏十三了无音讯,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死了,那些个前尘往事也随之慢慢淡忘,淹没在岁月的尘埃之中。

但在半个月前,一封家书,又唤醒了所有人尘封的记忆。

书信的内容很简单,夏十三就是想要在淮南候四十岁大寿那天,回来拜见一下父亲。

儿子给父亲祝寿,这是很寻常的事情,但这个时机太不寻常了,因为,侯府早就放出了消息,淮南候四十岁大寿的那天,要册立他的次子夏千杰为小侯爷。

先不管这封家书是不是真的是夏十三所写,但就这封信出现的时机,太耐人寻味了。

按照大唐皇朝的律令,王、公、侯、伯、子、男,凡朝廷册封的实权爵位,承袭的规则都必须遵从‘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铁律,不得违背。

夏十三即是嫡子,也是长子,按律这小侯爷的位置应该是他的,只是大家一直都当他死了,才轮到次子继位。

夏十三消失了十八年,十八年不见踪迹,了无音讯,一出现就掐准了这个点,明摆着就是冲着侯爵之位来的。

……

烈日下,南淮城西门,浩浩荡荡的入城队伍都排成了一条长龙,延绵出数十里,人影绰绰,人声鼎沸。

近百个士兵站在城门口,对进城的人一一盘查,没有通关文牒的,没有身份证明的,一律都不让进城,驱赶开了。

“盘查这么严?就算是当年全城搜查南楚的奸细也就这阵仗吧?”

“谁说不是呢?看来传闻是真的,侯府的那位大公子……真的要回来了。”

“看这阵仗,他们是要把这位大公子堵截在城外,不让他进城,好让侯府的二公子顺利成为小侯爷。”

……

一群人议论纷纷,立刻招来了城门守卫的喝斥,几个人缩头缩脑的闭了嘴。

但这只是自欺欺人罢了,淮南侯府大公子的事情私底下早已经传开,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城门外不远处,有一个挂着桂花酒的酒摊,阵阵酒香从摊子里飘出来,勾起人们肚子里的酒虫,飘香四溢,令人精神倍增。

这店家也真是会做生意,在这里摆上了酒摊,抓住商机,心思活络。

这种时刻,这种天气,若是能喝上一口香醇的桂花酒,自然是快活似神仙。

酒摊东北角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少年,也就十八岁左右的样子,一袭青衫,眉目俊朗,抱着一本书看的入迷,眼神清澈,隐含着一丝神秘,让人捉摸不透,令人着迷。

少年身后站着一个女子,双手撑着一把伞,给少年遮阳。

看其样貌,年岁跟少年相仿,娇美俏丽,皮肤白嫩,光滑晶莹,尤其是那双圆溜溜的乌黑大眼,顾盼之间,灵动如水,令人眼前一亮,是天下少有的美貌女子。

忽然,少女的手抖了抖,伞微微倾斜,一束阳光洒下,刺的少年闭上双眼。

“公子,对不起。”少女连忙道了声歉,将伞摆正。

少年慢条斯理的合上书,问道:“怎么?累了?”

少女回头看了一眼排成长龙的入城队伍,摇头道:“不是累,是有些急了,在这么等下去,只怕到了晚上我们也进不了城……今天是淮南候册立小侯爷的日子,公子你……可不能错过。”

少年淡然道:“放心吧,区区一堵城门而已,还挡不住你公子我的步伐,我想要进去,随时都可以进去。”

“那我们为什么还不进去?”少女奇道。

少年:“我在等几个人。”

少女:“什么人有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能让公子你等他?”

少年:“不是面子的问题,而是公子我突然把人家叫来,总要给人家一点赶路的时间吧?算算时间,他们差不多也该到了。”

一只隼鸟如利箭般划过长空。

大地忽然就轰鸣了起来,桌面晃动,地面的石子如簸箕中的黄豆,不停跳动,众人一个个瞪大了双眼,环顾四周,惊慌失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烈马嘶鸣,风声呼啸。

只见远方山头,一群铁骑冲撞出来,人影幢幢,分裂成左右两军,飞奔而来,人如潮水,马似浪涌,延绵不断。

看那马,体型健壮,高大魁梧,皮肤光滑,鲜红如血,带着一种狂野的气息,清一色的全是北燕所产的宝马汗血宝马。

看那人,各个手持长枪,腰挂弯刀,清一色都是身着赤红色的铠甲,鲜艳如火,气势磅礴。

当先一骑,扛着一面大旗,红底黄字,上书一字,“康!”

赤马红甲,还举着‘康’字大旗,凡大唐子民,怕是没有一人不认得这只军队,大唐‘龙虎风云’四大神将中‘龙将’康道节的嫡系军队,赤龙骑。

赤龙骑,总数只有八千,却被称为大唐第一骑兵,名满天下。

想当年,以骑兵称雄天下的北燕,率领五万铁骑南下,想要叩开大唐北境的国门,可结果,康道节率领八千赤龙骑连夜北上,于阴山一带埋伏,趁夜袭杀,五万北燕铁骑全军覆没,降卒悉数坑杀,血流成河,哀鸿遍野。

那一战,北燕引以为傲的骑兵受到了重创,再也无力南下,向大唐俯首称臣。

康道节和他的八千赤龙骑也因为这一战而名扬四海,不久之后,大唐皇帝论功行赏,赐康道节‘龙将’之名,与大唐其他三位战神合称为‘龙虎风云’四大神将。

三百赤龙骑全力冲刺,浩浩荡荡,宛如一阵飓风,席卷而来,瞬间抵达面前,气势如虹。

“停!”

一声令下,三百赤龙骑的动作戛然而止,连马都立的笔直,不曾动弹丝毫,疾如风,徐如林,看得人目瞪口呆,真是一支钢铁般的军队,难怪能八千之数,灭掉北燕五万铁骑,果然是名不虚传。

一个白净臃肿的胖子咕噜咕噜的从马上滚了下来,狡黠的双眼环顾一圈后,最终落在酒肆中的那对少男少女身上。

胖子咧嘴一笑,挺着个大肚子,一步三晃的朝着两人走来,一双猥琐的小眼神盯着少女瞅了不停,调笑道:“小霜,好久不见,想死禄山哥哥了,赶紧来抱一个。”

说着,他真摊开双手向少女小霜抱去。

小霜不闪也不避,只是冷冷道:“你那只手敢碰我,我就将你那只手给剁了。”

胖子脸色一僵,双手僵在空中,一时间,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十分尴尬。

胖子愤愤不平的望向一旁的少年,指责道:“娘西皮的,夏剑,你管管你的人好不好?丫鬟都敢这么嚣张,还有天理吗?”

少年夏剑白了他一眼,“你觉得我能管的了她?”

胖子嘴角抽抽,以少女小霜的身份,别说是夏剑,就算是他的父亲来了,恐怕也管不了,这世上能管得了少女的人,屈指可数。

“娘西皮的,这年头,丫鬟都可以这么嚣张,欺压将军之子,实在是太没天理了。”胖子哀嚎着坐下,拍着桌子叫道:“小二,上酒。”

店家早就被赤龙骑气势给吓傻了,此刻听到叫唤,那里还敢怠慢,连忙取了一壶上等的桂花酒,唯唯诺诺的给送了过来。

胖子喝了一口,还没咽下去,就‘噗’的一声吐了出来,骂骂咧咧道:“娘西皮的,这什么酒?都淡出个鸟味了,跟我们北方的酒差远了。”

夏剑:“南方天气温和,不需要御寒,酿的酒自然不比北方的烈,你就将就一下吧。”

胖子:“娘西皮的,这也就是你,要是换做其他人,让我帮忙办事,还不给我好酒喝,我绝对打的他连他妈都不认识他。”

一边骂,胖子一边扒拉扒拉猛灌了几口酒,吐槽少年夏剑,“我说,夏剑,你学会谁不好,偏偏学李家的那个小白脸,看书装斯文,你脑子进水了?”

夏剑放下书本,叹道:“你以为我想读书?我家那老头子这次本来是不打算放我出来的, 我求了他三天,最后保证背三千本书,他才肯放我出来,我这也是被逼无奈。”

说着,夏剑扫了一眼赤龙骑,大致数了一下,缓缓道:“怎么才三百人?八千赤龙骑,你就给我带来这么一点?”

胖子怒道:“这已经是我能动用的最多兵力了,我还没有继承我爹的爵位,更没有接管赤龙骑,就这三百人,都是我冒着被我爹毒打一顿的风险给带出来的。娘西皮的,夏剑,这一次为了帮你,我可是豁出去了,等事情结束了,你酒窖里的百花酿一定要给我拉上几大车,不然我跟你没完。”

夏剑对他伸出三根手指,“三十坛。”

胖子大怒,“放屁,老子带了三百人,你给我三十坛?少说也要一人一坛,三百坛打底。”

夏剑:“三百坛?你就算把我酒窖里的酒都搬空了也找不出三百坛百花酿,最多九十坛。再多的话,我直接找你老子去,贿赂你老子只需要一坛百花酿就搞定了。”

“卑鄙!”

胖子愤怒的瞪了他一眼,愤愤不平,“亏我大老远的从北境跑来帮你,你太无耻了……娘西皮的,九十坛就九十坛,一坛都不能少。”

夏剑微微一笑,这胖子的死穴就是他爹,不巧的是,夏剑与他爹有些交情,很容易就拿捏住了胖子。

“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胖子问道。

夏剑:“还在赶来的路上,还需要等等。”

胖子气道:“这群不讲义气的,我都从北境跑来了,他们比我近,居然还没有到?娘西皮的,等见了面,我一定要胖揍他们一顿。”

夏剑:“他们跟你不一样,你出身军旅,父亲又是帝国四大神将之一,人手军队都是现成的,直接拉过来就行了,他们需要时间召集人手,来迟一点也很正常。”

胖子笑道:“这倒也是,谁叫我老子这么牛逼呢?”

这胖子也是一个奇葩,一方面怕他老子怕的要死,另一方面又十分骄傲自己有这么厉害的一个老子,害怕的点,也是骄傲的点,自相矛盾。

一个守城的都尉大步上前,行了一个军礼后,向胖子询问道:“在下南淮城西城守城都尉齐敢当,请问,少将军是否就是‘龙将’大人之子康禄山?”

胖子看着他,“没错,我就是,你认识我?”

齐敢当哭笑不得。

带着三百赤龙骑风风火火的杀到,谁还猜不出胖子的身份?

赤龙骑可是‘龙将’康道节的嫡系军,普天下,除了康道节之外,能调动赤龙骑的也就只有他的儿子康禄山了。

齐敢当:“少将军风采过人,天下谁人不识?不知道少将军带着三百赤龙骑到南淮城来是想做什么?末将可没有接收到上面调军的军令。”

作为西城守城都尉,面对突然出现的三百赤龙骑,他也有些慌乱,毕竟赤龙骑的名声摆在那里,大唐第一铁骑可不是开玩笑的,哪怕只有三百,也不能小觑。

“哦,我是来攻打南淮城的。”康禄山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啊?少将军,你……你说什么?你要攻打南淮城?”齐敢当以为自己幻听了。

康禄山:“听说淮南候当年也是行伍出身,打过不少胜仗,才被封为侯。你去告诉淮南候,本少将要跟他干一场,问他敢不敢接战?”

齐敢当正色道:“少将军,你不要开玩笑了,我家侯爷是陛下亲笔御封的侯爷,你擅自领军攻打侯爷封地,可是犯了大唐律令,会受到惩罚的。”

康禄山毫不在意道:“天塌下来有我老子顶着,我不怕,你只管去宣战就行了,放心,我绝对不乘机偷袭。”

齐敢当顿时无语,早就听闻‘龙将’康道节的儿子康禄山天不怕、地不怕,三年前甚至还打过皇子,结果竟然安然无事,大唐皇帝一点惩处都没有。今日一见,才知道果然是名不虚传,这位当真是个肆无忌惮的主。

夏剑长身而起,对齐敢当行了一礼,“齐将军,他在跟你开玩笑,只要你们不先动手,就没那么容易打起来的。”

听了这话,齐敢当心中稍安,对夏剑还了一礼,“不知道这位公子高姓大名?”

夏剑:“我姓夏,单名一个剑,春夏秋冬的夏,刀剑的剑,这个名字你看能不熟,但齐将军一定熟悉我的另外一个名字。”

“哦?不知夏公子另外一个名字叫什么?”齐敢当好奇道。

夏剑淡淡道:“夏十三。”

“你……你说你叫什么?”齐敢当手指着夏剑,舌头都打结了。

夏剑悠然道:“你没有听错,我就是齐将军你们不惜封城锁门,也想要把我找出来的那个夏十三。”

齐敢当楞了几秒,而后猛然转身,大声喝道:“关门,封闭城门,进入一级战斗状态,另外,派人通知侯府,那个人找到了。”

在无数道惊愕的目光之下,那扇高达二丈有余的城门轰然关闭,数百个守城军登上城门,各个持枪弯弓,严阵以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