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夷水悲歌 > 正文
引子
作者:葫芦生  |  字数:1536  |  更新时间:2022-07-01 10:22:14 全文阅读

嘉庆三年元宵之夜,暴雪覆盖下的大山,银装素裹天地苍茫。

营盘岭上,一场惨烈杀戮渐渐接近尾声。

前面便是千百仞丈绝壁,再也无路可退。覃佳耀霍然转身,一抖九环泼风刀,斜指当空,狂吼道:“谁敢前来送死?!”

敌首突然转身,身后追赶官军吓了一跳,不由停住脚步。,数百人挺着刀枪,环伺在五六丈开外,却无人敢上前,悬崖边一时鸦雀无声。

寂静中,一声轻咳,众兵勇闪出一条通道。知县赵源生倒提精钢游龙剑,昂首走到阵前,将剑缓缓插入剑鞘,右手往前一挥,背后二三十名火铳手、弓箭手疾步跟进,一字排开。

“可叹,可悲,可惜啊!本县数到三,尔等若不缴械就擒,即刻枪箭齐发。!”赵源生叹息一声,将右手举起,拖长声音高喊道:“一…………”

覃佳耀环顾一眼身边兄弟身边,麾下数千教中兄弟,经过一夜激战,数千兄弟剩下不到十人。覃佳耀仰天悲叹:“何不佑我?”旋即放声吟道:“黄天死去苍天来,我血洒尽莲花开!”猛然转身一跃。

张大贵、覃声柱与身边教勇悲壮唱和:“黄天死去,苍天自来,献我热血,白莲花开。!”手挽手紧随覃佳耀,纵身跳下了那百丈悬崖。

“轰隆隆”当空惊雷炸响,将阴沉的云层撕开条缝隙,一颗流星闪出耀眼白光,拖着长长的尾巴,划向西边天际……

清江,古时称夷水。

从鄂渝之交的七曜山发源,千里清江百里画廊,时而蜿蜒逶迤,时而呼啸奔腾,浩浩荡荡向东而去,在湖北宜都汇入长江。

不知何月何年,巴人沿水而上,在顺夷水与大小支流两岸河谷,繁衍生息,在鄂西南崇山峻岭中建立了巴子国。

巴子国有位公主,贤德聪慧貌美若天仙,国王视为掌上明珠。转眼间公主到了婚嫁年纪,登门求亲的小伙络绎不绝,却未有一个中意,公主终日郁郁寡欢。偶尔对镜梳妆,铜镜中映出一面万仞绝壁,一名后生就住在岩下河谷,那公主一见倾心不能自拔,便将镜中影像画出,求父王派出手下人四处按图寻找,历尽千辛,终于找到镜像中的岩壁,将岩下河谷中的后生带回京城。

巴子国王询问后生,那面岩壁是何去处,叫做什么,后生说那面绝壁高耸入云,背后群山峻岭,荒无人烟,故而没有名字无名,只是自己打猎采药常去去过岩顶,天气晴朗时可以遥遥看到陛下京城。国王惊奇不已,后生岩顶望京城,公主铜镜映岩壁,莫非是天意,还是巧合?

正踌躇间,国师觐见禀道:“恭喜陛下,!臣昨日夜观天象,有朗星自东而来,与公主星座呈双子并立之相,应是公主天赐姻缘已至。”国王大喜,将公主许配给那后生,并赐名那处岩壁为照京岩。

又不知过了几朝几代,低山河谷巴族乡民和外地汉族居民,或因灾荒,或因战乱,逐渐进入高山丛林,挽草为记,垦荒狩猎,棚户而居,在那照京岩侧面不远的云盘岭下,逐渐聚成了一条街市,唤作官店口。

小镇北望夷水,西控伍家河,东据支锁河,南接查辽河、长潭河,为低山河谷所拱卫。川湘盐道与施宜古道在此交汇,乃夷水南岸巴东、建始、鹤峰、恩施、宣恩诸县相邻高山地区的枢纽之地,商贾云集,异常繁华。

只可惜,嘉庆初年这朝廷与白莲教覃佳耀厮杀中的一场战火,将那小镇付之一炬。

劫后重建的官店口,依然是参差错落的吊脚楼、泛着青翠的石板街、翘檐勾画的防火墙,沿袭着旧时繁华,却愈加质朴秀美,与那绿水青山相映成景,美不胜收。

昔日的战壕营寨已踪迹难寻,恩怨情仇也已烟消云散。但数百年来,白莲教纵横鄂西南大地、覃佳耀慷慨赴死的英雄事迹,却在民间口口相传,神奇而悲壮,让人仿佛走进了那个刀光剑影的时代,置身于那场血雨腥风之中……愿读者透过那段历史,感受英雄悲壮之余,也能看到饿殍浮生之悲惨,更加珍惜眼前,感恩盛世。!

盛世不知乱世苦,

乱世向天求太平。

英雄一朝拔剑起,

苍生十年苦难行。

那边说,

护江山为了黎民百姓,

这边说,

举义旗为了救国救民,

君不见,

奈何桥窄堵冤魂,

忘川河畔垒新城。

终究是,

千古悲壮往事,

转瞬过往烟云。

愿世间

大地河清海晏,

华夏万世康宁。!

葫芦生
作者的话

覃佳耀造反,是流传在鄂西南地区的一段真实传奇,时至今日,民间依然津津乐道。作者数年时间搜集整理相关史料和民间传说,将这段历史演义呈现,只盼读者能体会乱世之苦,更加珍惜眼前,感恩太平盛世! 同时,白莲教号称神兵,传奇中自然有些神话色彩,葫芦生将其保留,以尽量与传说相符,其中真假请读者甄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